叛徒

第207章 刺激

第两百零七章 刺激

齐天林稍微有点恍惚,就着了道儿!

力道不大,但是很坚决的把小姑娘还在继续寻找目标的头挪开:“你这是心理有问题!”

蒂雅不满的睁开眼:“我不懂……再来嘛……”又要闭眼。

小姑娘真的不再是小姑娘了,还是小吃货的时候就没少琢磨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现在跟着一肚子坏水的安妮,精明能干的柳子越,擅长诡计的玛若依次生活交锋,平时不哼不哈,也不落下风呢。

房间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自己安排好的,椅子么就那么一把,齐天林不坐**就只能坐那里,椅子也是精心挑选过 ,根本就不是自己坐的,只适合自己那么顺势坐上去!

还是刚才那套T恤陪百褶裙的打扮,依旧也是黑白配,栗色打着卷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两个小辫,前面梳了厚厚的刘海,随着身体的变化,面部的轮廓似乎也有变化,当然也有可能是小姑娘偷偷学着化了妆!

北非女孩儿本来就有一种特殊的混血气质!

因为地处亚非欧三洲的交界处,蒂雅的身体在开始朝着典型的非洲姑娘方向发展,齐天林明显能感觉到的臀围增加和身长腿比例,以宝宝他们以前传授的经验来说,这是全球所有女性最黄金的比例,相比之下,大多数亚洲女性的腿就太短了点。

可身材方面的变化还有点青涩,毕竟前凸后翘也是需要时间来演变,可小吃货脸上已经隐隐有了亚洲人的细腻和欧洲人的深邃……

因为从西方人看东亚人的角度来说,都觉得亚洲人的脸太平,而颧骨又比较突出,所以某些在法西兰走红的东亚女模特都是这种典型长相,可蒂雅的鼻梁是阿拉伯人那种笔挺,眼窝又有欧罗巴人的那种标准深陷,于是躲藏在深深眉骨和鼻骨下的淡绿色眸子就格外灵动,现在又似乎蒙上一层水雾,很吸引人想去一探究竟……

摘枪套的时候,小姑娘就未雨绸缪的取了内衣,现在紧紧贴在齐天林只穿了背心的胸口慢慢磨蹭……真的很惹火!

齐天林赶紧搞学术探讨,似乎这样也可以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要说自己心理生理没反应那是骗人的:“你这是属于恋父……情结!”

蒂雅撇嘴:“我都不知道我父亲什么样,只有母亲……”

齐天林改口:“嗯,正好你妈那会儿不见了……那就是恋母……”又觉得这么说自己怪怪的。

小姑娘也扑哧一下笑,在齐天林胸口**摸:“你也好意思说是我妈?”

齐天林的手却有点不由自主的她腰

间舍不得离开:“反正就是这个道理,你这个是亲情……和玛若的那个不一样。”

蒂雅不争辩:“随便,反正我就是要你这么抱着我……晚上抱着我睡觉,好不好?”

这个太有联想了!

齐天林真的是一下就有点反应,小姑娘感觉到了,哧哧的笑,轻轻扭两下:“我好看不?”

齐天林皱眉推开点:“好看……待会儿玛若要是看见这样,不得拆了我的骨!”

小姑娘居然轻哼两声:“她?也就借给她几天!”

真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齐天林咳两声放开手:“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嗯,你……”

蒂雅一口打断,呶呶嘴:“你就愿意我天天抱着这些东西?”

齐天林头痛:“我们那时是在恶劣环境下,现在这里安定了,就没有这个必要!”

蒂雅的手还是在胸前,轻声:“自打你从船上走了以后,我就睡不好觉,跟着安妮到了那个大学,半夜我经常都要醒,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动静,我都会摸枪跳起来,呆呆的看着外面的路灯好一阵,只有抱着电话和枪想着你,才能靠在被窝里慢慢入睡,以前没有完全安排好……就不给你说这些,从现在开始,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齐天林有点柔软:“你是我的妹妹……”

蒂雅似乎很喜欢打断:“那是以前!我才是你最亲的女人!不是玛若,也不是安妮……更不是那个演电视的!我不要做妹妹……!”

齐天林想想还是站起来,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俯身放在那张双人**,还拉了个一个枕头给她垫好头:“你不想学别的东西,想做PMC,那就做这个,以后就跟我在一起就是了,只是玛若是你的嫂嫂,你要尊重她……”

小姑娘居然又鄙夷:“她都没几两肉,重什么重……”现在华语对话真的越来越流利了。

齐天林慢慢帮小姑娘的手放开:“反正现在就是这样,她……她总是我正儿八经的女朋友,总不能让我回家就看妹妹跟老婆闹矛盾吧?”

蒂雅不满的挑剔:“女朋友不是老婆!还有……还有你本来就可以娶几个老婆的,我又不嫌弃她!”阿拉伯世界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理所当然,法西兰则是讲究浪漫情人关系,都似乎对数量不太在乎,不得不说齐天林有那么一瞬间,心里噗通的动了一下!

定定神,齐天林真得控制自己那颗有点异动的心:“你……要去利亚比,那就跟我一起去,但是去之前,要好好的训练……”对这个陪伴自己在最艰难岁月的小姑娘

,齐天林真的不知不觉有些宠溺。

蒂雅高兴的提要求:“你教我!”

齐天林点点头:“嗯,明天开始吧……我,我得下楼去了,塔塔呢?”啰里啰嗦,时间其实过了不少呢,不过一直没有看见那个好笑的猴头在附近出现。

小姑娘有战略意识,今天需要达到的目的都达到了,不啰嗦:“拴在露台上,免得打搅我们,亲我一下……”

齐天林眯了一下眼睛,才快速的在脸颊上亲一下,放开小姑娘的手,站起来出门,没过去招惹公主同学,轻脚轻手的下了楼。

玛若还是那身打扮,靠在**看书:“这么久?”上下打量齐天林,嘴角有点似笑非笑的样子。

齐天林尽量态度端正:“我跟她谈了,叫她要尊重嫂嫂……”

玛若不相信:“她?我看要是我被车撞了,她保证不会伸手救我,说不定还会推一把。”

齐天林嗤笑:“哪有这么离谱的事情。”拉开被单,舒服的躺在侧面观察美女。

玛若配合的摆个侧卧的玲珑起伏姿态,嘴上却不留情:“你们这些玩枪杆子的,我算是能体会了,受个伤中个弹都不在乎,你这个妹妹,要是急起来,没准真敢对我扔手雷……”

齐天林觉得新鲜,嘿嘿笑着伸手:“你这个算不算吹枕头风?”

玛若第一次听这个说法,但是能领会个中含义,也扑哧一声笑:“她们也会不会给你吹这个风?”

齐天林赶紧撇清:“没有……我绝对没有出轨行为!”

玛若哼哼:“最多是现在没有!你那个妹妹,我看是志在必得,未婚妻嘛,恐怕也不容易松手,也许就是那个现任老婆对你没什么感觉……”

话音未落,齐天林的手机就响了,这会儿都快十点钟了,还有谁找他?

一接听,柳子越的声音就传出来:“你终于开机了?”

齐天林算算时差:“你那边……凌晨五点?”

柳子越点头:“嗯,今天做完一个大节目,完了搞了个庆功活动,有点晚,但是没什么睡意……不打搅你吧?”

齐天林看看旁边有点聚精会神,但是完全听不懂的玛若,忽然觉得有点冒汗,真是发自内心的冒汗,就是有点做贼心虚的那种……

听出是个女音,有点诡笑的玛若居然伏到他身上,伸手慢慢摸到他的左胸,扬扬手示意他继续……

这是要搞心跳测试?

齐天林好严谨:“不打搅……今天刚回公司。”

柳子越在试着了解:“这次去的

什么地方?”

齐天林汇报行踪,其实这种被关心的感觉,让他也有点受宠若惊:“也门……就是参加那个叙亚利的反对派大会……”

柳子越恍然大悟:“我在新闻上看见了……你居然连这种事情都要去搀和?”

齐天林想笑着轻松回答,又觉得不能表现得太开心,继续板脸:“嗯,只要是热点地区,就有危险,有危险就要出钱找我们了。”

柳子越忽然有种为什么不早点打这个电话的感觉:“你危险么?”声音有点轻,但是那其中的关怀,真的透过上万公里的电波距离,依旧能感觉到。

齐天林还是笑了:“有危险才能挣钱嘛……”

柳子越的声音更轻了:“我正开着这部你用危险挣回来的车……”女人真的是感性的,在结束了一整天的忙碌,在清静无人的凌晨回家路上,和名义上的丈夫轻声聊天,这种感觉真的有点奇妙,真的有点恋爱的味道了!

齐天林也听出来不一样的东西:“你……开车打电话,要注意安全……开慢一点……”

他的关心语气真的就跟那天在机场的那个拥抱一样,几乎是瞬间就击垮了柳子越的壁垒防线,一贯精明强悍的女主播有点泣声:“我……我想……你!”

玛若一下就弹起来,大叫:“哎呀!你的心跳突然加快了!”用英语喊的,因为齐天林的法西兰语实在没多少词汇量。

柳子越一下就听见了姑娘的叫声,而且这句英语她也听懂了!

一下就挂了电话,急促的抓住方向盘喘气!

已婚夫妇享受未婚待遇么?

有点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