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08章 浪漫

第两百零八章 浪漫

亚亚的动作确实很溜麻,一路熟门熟道的就回了家,对于他来说,回到那个贫瘠而混乱的祖国,就好像鱼儿进了大海。

不过挂念着齐天林要去利亚比的事情,把一包步枪送给三姑六婆当做礼物以后,交上自己挣的钱,就开始在自己的伙伴中间挑人。

想去的人多得很,甚至临近部落的得了消息也想让子弟们跟着他出去打工,这些年的索马里还是太艰苦了,何况他们这边还靠着世界上最难生存的埃塞俄比亚,最后筛选来挑过去,非得是身体条件好,动作敏捷,打猎是一把好手,关键是听话老实的,还是有三四十个,远远超出了他和齐天林本来预计的十来个人。

所以打开卫星电话给齐天林汇报的时候,很有点忐忑:“是不是多了点?”

齐天林正坐在安妮的办公室,也是自己以前的办公室听安执行官论述公司的发展前景:“嗯,人多点不怕,都带过来训练吧……什么时候到海滨上船,打电话叫我出发,然后记得随时发GPS坐标给我……”转头就对安妮敷衍:“这些事情,你做主就行了,我没什么意见,我去找苏珊帮忙,得去租条船,过些日子找几个靠谱的船员跟我去接人……”

安妮双手玩着一支原子笔,轻松的靠在椅背上:“你不认为你面前就有一个环游地球的高级船员么?”

齐天林恍然大悟,可想想还是作罢:“算了……我还是另外请人去,那啥,玛若知道了不高兴……”

安妮一早就把他叫过来谈论正事儿,还没跟他说点别的:“那柴禾妞有什么好,怎么就把你治得服服帖帖?”

齐天林老实:“华国男人吧,分北边和南边的,我们那边是西南,听老婆的话算是习俗……”

安妮两眼放光:“这么好?”

齐天林笑:“真的……打老婆的不多,被老婆打的还不少……”

女权主义分子索菲亚使劲回忆:“对啊……我在那边呆了那么些日子,是发现有这个问题,比例比较高!”

齐天林点头:“从我们那往北面走个两三百公里有个省会,比例更高……”

安妮啧啧:“这事儿真该便宜我啊……你说玛若这小姑娘比我还后跟你遇见吧,怎么干柴烈火的就……”

齐天林得意:“我有魅力嘛……不说了,真得去租船找人,过几天就要用。”

安妮出馊主意:“你不告诉她嘛……我去码头找艘漂亮点的船,好久没出海了!今天先去溜达一下。”

齐天林还在纠结,安妮就自己悠

哉游哉的拿了个文件夹出门:“待会游艇码头见……正好跟你讨论公事……今天就当试试船。”

对吧,讨论公事呢,齐天林也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就还是继续去找苏珊了,这丈母娘就跟总管似的,回来了总是要去请个安吧。

苏珊皱眉看着他:“电话里你就说导演已经死了,具体怎么回事?”

齐天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他说得很明白,老鹰的事情他不完全清楚,现在两人也是分开在行动。”

苏珊点头:“你打算怎么办?”

齐天林盘算一下时间:“利亚比的活儿是长期的,我必须先去做一单,稳稳客户的心,然后就去美国……”拉出兜里的金属牌:“导演说他在家有资料,我得去看看,看明白了再决定是直接去阿汗富找老鹰,还是做别的。”

苏珊点头:“你有步骤就好,我的建议就是慢慢来,找叛徒报仇,打理公司,这两件事都可以边做边看,萨奇已经带人去利亚比做护卫了,但是在埃及的分公司还没建立起来,因为人手不够,他那边的都放在护卫队里了。”从头至尾,她也没有询问齐天林将要去利亚比做什么大单子。

齐天林思索着拿手指敲桌面:“那个安妮做的公司计划,她说您很赞同?”

苏珊笑起来:“做大做强,我跟玛若的股份也就跟着水涨船高,就算稀释一下,分点给这位公主,我们也还是发大财,我为什么不同意。”

齐天林点点头:“那些商业运作的事情,我不懂,那就全交给您把握了,您跟她商量就行。”

苏珊稍微坐得在办公桌上前俯靠近一点:“你恐怕也还是要多跟她商量吧……”

这种时候,齐天林就有点心虚:“我们关系还是不错……”

苏珊居然催促:“从玛若母亲的角度来说能,我建议你只跟公主保持比较良好的朋友关系,但是从公司股东的角度来说,我想敦促你还是尽快突破朋友关系……”

齐天林抵挡不住:“我们是朋友……不是那种利用贪图的关系……”

苏珊慢悠悠:“嗯,真情实意的感情投资就更稳妥了,我是希望你把这条线一辈子抓在手里,别丢了……”

齐天林怀疑:“您是玛若她亲妈么?”

苏珊哈哈的笑起来:“我自己的女儿我还是明白,你真叫她结了婚在家相夫教子,估计是坐不住的,她是个跳脱的性子,你们还是该出去玩玩,别不是找叛徒就是出任务,人生当中不是只有这样的事情,罗伯特好歹也每年陪我出去旅游一两次嘛。”

苏珊点头:“浪漫点嘛……其实我不反对你跟安妮结婚,玛若做你的情人恐怕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这件事其实也是不可逆变的了。”

齐天林有点惊讶:“您有这么大公无私?”

苏珊脸上似笑非笑:“你要是对她没点好感,会答应去苏威典帮忙么,你们华国男人那个一个茶壶四个茶杯的理论我还是听说过的,我们法西兰人呢,也不认为婚姻就是必须的事儿……而且你认为苏威典小公主未婚夫的这件事,一旦王室不了了之或者宣布悔婚,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欧洲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也许是安妮刻意摆出来的一副简简单单的模样给齐天林挖了个大坑,齐天林仔细一想才发现,如果他想跳出坑的话,几乎他所有的事情都会立刻天下大白,王室只需要抛出他的身份,所有八卦杂志就会跟闻见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围上来,会把他连小时候尿床地图什么样,都翻个底儿朝天……不厌其烦!

看齐天林脸上有点纠结的脸色变化,苏珊笑起来:“不跟你说这些了,你是个成年人,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

齐天林有点伤脑筋的点头。

玛若听说齐天林晚上要跟安妮去出海试船,脸上表情果然有点玩味:“你们这算是约会么?”

齐天林坐在她的办公桌前:“不算吧……办点事,谁叫她就是一高级水手呢,总不可能去找个外人做这种偷渡的事情吧,先去试试,不过估计问题不大,谁叫她环球都跑了一圈呢?”

玛若讪笑:“让个公主跟着一块搞偷渡,你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齐天林嘿嘿:“也不是第一次了……”

玛若直接探询:“你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比较花心的倾向的?以前你不这样的,也不要跟我说你现在没点什么花花肠子,法西兰的男人几乎个个都这么博爱,我只是想探讨你这种变化的来源。”

齐天林也不否认:“我这……不算花心吧,可能是原来不具备这种诱惑的可能性?当真的有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说喜欢我,怎么可能坐怀不乱。”

玛若敏锐:“不具备?现在的你和两三年前的你有了变化?”

齐天林点头:“很大变化,不然你认为我要是还跟以前那样不吭不响的小佣兵,你看到我,会不会失望?当然,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你根本没机会看到我!”

玛若随意的拿支长笔盘住自己的头发:“那行……早点回来,给我原原本本的解释一下你的改变……话说你让我跟一个公主共享情人,还真是有点压力。”

齐天

林站起来:“她没这么多想法的……”

安妮还真没太多想法,乐悠悠的开着甲壳虫到游艇港口,花钱租了一艘跟自己的安妮号差不多结构的双体单桅船,就兴致勃勃的开始做出航检查和准备,来回还是有千多海里呢,毕竟要横穿大半个地中海在海面上接人。

按照亚亚的计划,他搭乘的偷渡船过些日子也要到这边,差不多的时间齐天林再出发过去,利用坐标在海面上接头,再把人接进来,偷渡船自己有办法经过要查验手续的运河区,这样齐天林也就少操心点,不然就只有从北非陆上转移,麻烦得多。

而且齐天林还真的想摸索一条地中海内的海上线路,无论去利亚比还是别的什么临近热点地区,都隐秘方便得多,就是稍微慢点。

所以过来把这想法跟安妮一说,安妮来劲:“把我的安妮号弄过来吧!”

齐天林白眼:“那谁都知道你在这里了。”

高个儿姑娘一想也对,嘿嘿笑:“走了走了……先上海面溜达一圈……我还带了野餐篮,待会儿就在海面上吃晚饭好了,看看这周围环境……这艘船的电子设备比我那个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齐天林难得没有携带枪支,就这么轻松的跟安妮一块出海……

看起来更像是出去旅游一般,虽然半夜就得回来……

还是有点浪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