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12章 信条

第两百一十二章 信条

一个亚亚当时在安妮号上就很让安妮头痛了,现在几十个小黑!

连齐天林都觉得好像是孙悟空抓了一把毫毛吹出来的,要不是衣服还有点差别,真的感觉全是亚亚啊!

亚亚似乎很怀念当年在安妮号甲板上跟着齐天林学习射击的时光,这边也开始就叫小黑们全部趴在大甲板上做训练,自己就背着个手当教练,连几个小姑娘都没落下,全都趴在那……

安妮坐在驾驶台上看了半晌:“你要答应我……一定要约束好他们,不能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齐天林坐在旁边的一个高脚凳上也在看,有点认真:“是得好好约束……向左不是会点阿拉伯语么,让他给他们当政委好了……比我能说。”

安妮有点出神:“我真是跟着你才这么自由自在,什么都敢做,换以前我怎么会想到,我居然会去偷渡一船的杀手!我的上帝!”

说是这么说,把这一船的小黑豹们全部偷偷的送进郊外训练基地,苏珊自己想办法找阿尔吉亚利或者摩洛哥的身份,亚亚给弟兄们做了简单的安排,齐天林一伙人就又在安妮的偷渡下,去利亚比了!

真的有安妮这么个高级水手挺方便的,又不会泄密,连朱迪都不敢带,齐天林一行五个人就偷偷的消失了。

下船的时候安妮看着齐天林欲言又止,齐天林似乎也觉得有话说:“你……你回去的时候,一定注意安全,座位下,我给你留了一支枪。”

安妮有点笑:“终于有点挂念我的意思了?”

齐天林不擅长这种调笑:“反正……你一个人回去,总之注意点。”

安妮轻松:“认识你以前我还不是一个人跑全球……你才是注意安全,这次回来……我要检查你有没受伤,记得早点叫我来接你们。”

齐天林点头跳下船。

天色还没亮起,黑漆漆的,这个已经被前两年的动乱和内战搞得千疮百孔的苦难国家,基本的治安都没有,哪里还有什么海防线,轻易的就被他们近岸登陆了。

帆船是靠近的班西加,萨奇就带着人在这边,齐天林还是没有通知他们做接应,毕竟还是信不过,这种事情太逆天了,一旦泄露出去,就是被灭门的下场,齐天林很小心,就算不告诉他自己过来做什么,要是自己一过来,就接连出什么事,萨奇那样的老油子也会联想到的,所以那里只是作为一个万不得已的撤退援助点,具体的事情还是就这五个人来干。

冀冬阳跟向左这段时间早就蓄上了胡须,虽然不够长,但是把脸色抹深点,带上头巾,粗略

的冒充一下阿拉伯人,比欧美特工还是要像一些的,一样都穿着旧旧的M65军装加多袋裤,背着大包,就跟绝大多数的反政府武装分子,嗯,现在已经是政府军,差不多了。

这两个家伙从做准备开始,都没有询问过要去利亚比做什么,齐天林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通过什么渠道,把这个消息传回国没有,他也不在意,毕竟应该没有谁知道他实际上结识那两个对外宣称已经死掉的超级枭雄吧。

利亚比盛产石油,这基本上就是这个国家为什么会被推翻的原因,全世界都知道中东盛产原油,可却很多人都不知道全世界的石油只有这里生产的才是最好!是最好,没有之一。

好到什么程度,有些油田的油抽出来,可以直接加到车里油箱用!

所以这个企图用石油掐住欧洲国家脖子的领袖,才会被死死的摁住追杀,导致整个国家被颠覆。

可这也才能说明现在的领袖手里,还有多少的钱!

传说他被推翻的时候,央行的黄金储备是144吨,是英兰格的一半,外汇储备是一千亿美元,政府存款跟基金存款更是超出了这个数!

领袖在好些年前其实早就应该意识到了这件事,他有一句名言:如果你们扩大战争推翻我……我就在世界任何地方反击!

所以他早就安排了后路……

齐天林似乎也成了其中一条。

他对这个领袖没有任何的好恶感,纯粹就是你拿钱我做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一定要给希望从推翻利亚比政权中得利的国家添堵!

既然我们都是死在你们造成的事情当中,那我就一定让你们不安生……

有时候,一只老鼠在一群大象中间偷偷摸摸的转悠,真的可以让对方防不胜防!

一踏上非洲的土地,齐天林似乎就觉得神清气爽,奥塔尔的灵魂似乎也在欢畅的叫嚣,无论语言文化,还是地理特征都在他心里脑海中了若指掌……

当然了若指掌的还有安妮的GPS定位,准确的把他们放在了一个介乎于班西加和艾季达也比之间的市郊小镇外,趁着夜色,五个人快速的涉水上岸,按照事先的安排,冀冬阳跟向左永远都在齐天林的左右翼大约十来米靠后的地方,亚亚在正前方,蒂雅跟在齐天林的身后,一个简单的锥形阵,迅捷的靠近小镇。

黑漆漆的亚亚在黑夜里如果不笑,估计就没人能看见他了,敏捷的摸到一片楼房后,之前已经通过苏珊那边研究过这一带的卫星地图,了解详细的平面,熟悉的找到一片民居,没多久就找

到一部皮卡车,在几个人的警戒下,冀冬阳三两下就把车打着,在车主人根本还没来得及出来查看时候,五个人就跃上这辆皮卡车逃之夭夭了。

有车,在这个沙漠居多,但是公路发达的国家就很方便了,特别是在加满几桶油以后。顺便说一句这个国家以前加油都不要钱的,现在加油站还是在恢复营业,但是要收钱了,蒂雅自己加的,毕竟她才是最典型的利亚比长相,蒙上面纱就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额外特征了。

亚亚跟向左坐在后面车斗,因为全都在车厢里实在不便于有什么情况的战斗。

齐天林给冀冬阳指明了那个叫加拉的小镇作为目的地就一言不发了。

天色渐渐亮起,能见度慢慢升高,太阳也在升起,亚亚跟向左坐在后面用篷布把自己遮盖起来,警惕的通过篷布缝隙观察周围,不过亚亚还带着塔塔,他说小猴子也算是训练了这么久,该上上班做点事情了……

齐天林也在看……

公路受到损伤的情况并不严重,毕竟无论哪一方都需要这些线路来运送石油和人员,但是路边能看见各种各样的汽车和装甲车辆残骸,虽然没有伊克拉那条著名的逃亡路边那么多,但是也说明这些路边一直都在作为各种武装势力的争夺要点。

加拉距离艾季达也比并不太远,但是在加拉这个石油重镇到海边的艾季达也比之间有个油田才是利亚比最大的产油区,齐天林就打算一连串的把这两个地方给先端了!

有种说法是建立一个世界要多久多久,但是毁灭一个世界只需要几秒钟,现在看来齐天林要做的事情就差不多是这样。

但是在冀冬阳开车接近艾季达也比的时候,齐天林在纸质地图上稍微给他示意绕个小圈,也就是围着那个已经被英兰格石油公司接管的最大油田周围稍微看看,就被他们看出了问题。

没这么简单的!

理论上来说,这些石油公司才是PMC的大客户!

这个被英兰格石油公司接管的油田,表面还是属于现政府,可是无论周围高点的警戒观察哨,油田附近的厂区大门岗卫,都是西方PMC在负责安保。

他们随便挑选了一个炼油厂稍微接近,就有PMC做出警戒的示意!

甚至在经过一个厂区的时候,他们还看见空中有一架小型的直升机在盘旋巡逻……这些石油公司是真有钱!居然请这么多承包商搞这么严密的防守。

不过也对……

作为这些区域的经济命脉,已经成为军阀割据状态的利亚比,每一方都想把这些

资源抓在手里,如果没有严密的防卫,那不就是成了扔在路上的金坷垃,谁都可以捡了。

所以齐天林有些思想准备,不过这种严密程度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期。

指指前面的路线,选择继续朝加拉进发,齐天林才轻描淡写的开口:“我们这次就是来炸油管和炼油厂的……如果被逮住,你可以想象会有什么后果……现在还可以选择不去。”特别是华国人被逮住,那可是有国际政治影响力的事情。

冀冬阳没惊讶,显然事先考虑过,毕竟知道要来利亚比,偷偷摸摸做的事情都不会小了去:“嗯……”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才想起自己的PMC身份:“我能那多少钱?”

齐天林笑了:“两处,你跟向左,每处能分十万美元,还有一处高价,待会儿说。”这黑心老板,领袖给他的价码是每一处就上百万美元,像艾季达也比这种比较大的,还翻好几倍!

如果顺利,搞这种事情真不需要太长时间的,他们就只携带了大约五天的口粮,每人二十万美元?

这个价码,比起马克他们已经口水横流的公主护卫工作,又高了快十倍,纵然以冀冬阳这样的家伙,眉毛都忍不住狠狠的跳了几下,然后好明显的吞了一口口水!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

这就是PMC的原始信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