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13章 收入

第两百一十三章 收入

齐天林并不熟悉北面的这些偷渡线路,包括这次也是利用自己的公主偷渡船才能过来,所以当年他就没有带着蒂雅走过这边,毕竟那时这边基本都是反政府武装分子,太容易产生遭遇战了。

现在不太一样了,一来这个五人小组的战斗力应该拿到什么地方都算是出类拔萃了,二来形势也不是单纯的反对派对政府军,所以选择这边直插过去才是最简单快捷的,也更不容易引起什么动静,毕竟齐天林也太熟悉加拉了,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脑海里的奥塔尔。

蒂雅也熟悉,无论离开了这里有多久,毕竟这里才是她生长了十多年的家乡,虽然在苏威典那么高度发达的国家甚至是在皇宫里呆着,都还是不如这里的一草一木来得亲切,虽然这里的草木确实很少。

越接近加拉,小姑娘的脸上神情就越紧张,她倚着一大堆背包坐在后座右侧,偷偷的把手从副驾驶靠车门的缝隙伸过去,抓住齐天林的衣襟,就好像离开这里时候一样。

齐天林感觉到了,就拿右手轻轻的握住,小姑娘才安定下来,嘴角带点笑容看外面。

因为这里并不是当年政府军的交战热点地区,所以这一带的损毁并不大,小镇依旧,齐天林示意冀冬阳开着车在周围转了一圈,略微观察了一下小镇的情况,还是没有什么人出现在镇上,但是有挂上几个招牌,表明有西方国家的石油公司办事处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简单的堡垒区域,齐天林想想,还是引导往几公里外的那个水泥厂开过去。

冀冬阳不诧异他对这一带的熟悉,闷头开车,只是警惕的观察周围的细节,这个时候的驾驶员几乎就掌握了大家的性命,公路上面的任何奇怪痕迹都会让他小心翼翼的躲避过去,无论是哪一方都有可能在这些地方埋地雷或者简易爆炸物。

可能因为这个水泥厂是华国援建的,也没有什么战略用途,依旧荒废着,齐天林娴熟的指引冀冬阳把车藏进去:“这里作为我们的第一撤离点……”

然后就下车招呼车斗的两个人把东西搬进破损的房屋里面建立补给点。

蒂雅咬咬嘴唇看看后门方向,还是没有挪步,尽量伸手帮忙搬东西,齐天林给冀冬阳指了一个藏车的地方:“那边以前有些油料,你去检查看还有没有……”叫亚亚和向左准备物资,自己才带着蒂雅往后门走去。

一上岸,原本也是多袋裤加T恤打扮的蒂雅就又熟练的给自己裹上黑纱袍,只是上身穿了一件防弹背心,这会儿就低着头跟在齐天林背后,静悄悄的出了厂后门……

荒凉依旧,正是阳光最炙

热的时候,那个小坟包还是静悄悄的在那里,因为凸起的程度很小,很不起眼,估计也没有被谁经过的时候注意到过。

小姑娘眼里有点包泪花,却不怎么哭,伸手拉齐天林一块,齐天林没做声,就跟她一块站在坟前,想想掏了三支烟点燃给插在那。

蒂雅有点惊奇的看这种异国扫墓行为,自己准备的零零碎碎小东西不少,本来她们的习俗是没什么随葬品的,也不能嚎啕大哭,小姑娘却觉得母亲过得太苦,平时想着就挺憋屈,所以这次打定主意要过来,就偷偷买了些发卡,戒指之类的小东西,跪在坟前,轻轻的摁进沙土里面,算是献给母亲的敬意。

齐天林蹲在那给自己也点燃一支烟,左右放眼看看,略微有些感慨,离开这里差不多有一年多两年的时间了,见了那么多人,去了那么多地方,经历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法经历的事情。没想到兜兜转转,居然又回来……

蒂雅仪式简单,动作迅速,三下五除二就弄完,拉拉齐天林的衣袖,示意回厂区。

一过来,冀冬阳就汇报,油料全部清空了,别的地方也应该是被清洗过,什么物资都么有。

齐天林点点头:“没有就没有……本来也没计算这些东西在内,现在开战前准备会……”

向左明显是被冀冬阳提示过要做的事情和价码,来劲,赶紧伸手拿出一叠事先准备的利亚比东部详细卫星图,苏珊把这些东西准备得很细致,只是向左他们不知道具体地点而已。

蒂雅和亚亚都不参加这种技术性的会议,他们只服从齐天林的指挥,所以小黑早就抱着塔塔爬上那个粉尘处理高塔当哨兵,小姑娘则去准备待会儿的食品。

齐天林娴熟,挑出加拉这张:“这个石油开采点是美国人过来接管的,我们的目的就是把它破坏掉!”冀冬阳跟向左的呼吸声明显有点加重,华国人似乎对给美国人拌脚,也是蛮乐意的。

齐天林熟悉这个开采点,毕竟之前沙漠鹰的任务就是守卫这里:“首先我们的任务路线是在这里搞第一个点,然后迅速撤离,兜个圈子去西北方向两百公里外的这里,搞我们的第二个攻击点,最后才是顺着这边向东北方向回撤并炸掉这个油田的主要外送输油管道。”

冀冬阳皱眉:“这里是攻击采油设备?用炸药?”

齐天林点头:“这个开采区我非常熟悉里面的结构,就算被美国人接管了,大体结构还是没有变化的,你,我,亚亚潜入进去,向左高点掩护引导,我携带的是调整过黑索金配比的C4炸药,这样不会有什么后患,定时

器也有,不过具体的爆炸面和炸药量的计算搭配,就要你来搞了?”

冀冬阳眉头打开,有点笑容:“这个是我的本行……”然后就不吭声。

向左下细:“第二个攻击点是什么东西?”

齐天林也有点笑:“这里应该没人防备,是个预先留下的破坏点,跟那个著名的五千公里灌溉工程有关。”

这两个就有点惊住:“要破坏那个灌溉系统?”

这是领袖在位时候的著名利民工程,号称连绵五千公里,其实也就不到四千公里,但是是把地下水抽起来送到北部地区的重要工程,耗时二十六年建成,耗资近两百亿美元!

因为利亚比这些北非国家都是号称最缺水最干旱的国家,这样的工程可以说就是生命线。

如果要破坏这样的工程,带来的人道主义危机几乎是可以预想到的……在那个前政府最危急的时候,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破坏这个东西。

可能那两个无法无天的小黑和少女会毫无顾忌的跟着齐天林做这样的事情,这两个毕竟还是有基本良知的华国军人就觉得有点受不了了。

齐天林脸上真的很少见到这样诡异笑容:“不影响灌溉和饮水……水早就抽起来在四个大型水库了,这是个坑人的东西……就是针对石油的。”

看着眼前两个军人还是有点怀疑的眼光,齐天林开始转述自己在邮件里看见的消息:“这个灌溉工程其实有点复杂,是从地下抽取冰河时代的地下水来满足需求,但是从六百多米的地下把水弄起来,下面就需要很大的压力,还要转换物质填充什么的,具体原理我说不上来,但是我们要去炸掉的那个闸阀是预留的,会把原本水抽掉的空隙放开,慢慢的让油田里面的石油去填补……那些油田里的石油就会,嘿嘿……存储量就会……迅速下滑掉三分之二!而且由于这样的采油面下降,很快外国公司们就会发现现有设备没法采油,除非另外打井寻找……嗯,据说这些新开采点也是有数据可以预期的……记住这点,可以预期!”

两个对石油勘探也不甚了解的大兵张大了嘴,还有这样的事情?

齐天林表情精彩得很:“没了石油的好处,看看这些外国势力还能搞什么……等平静了,再有新的位置重新开采,就不知道该谁拿到开采权了……”

冀冬阳的眼睛立刻有点眨巴……

向左想得有点多:“会不会影响到老百姓的死活。”

齐天林跟冀冬阳都有点鄙视他:“有石油,这些利亚比老百姓也没什么好处吧……这些东西我们

想那么多干嘛……你又不去当总统。”

好吧,向左也学着把自己思维变成PMC:“这么简单,跑那边去,有多少钱?”

齐天林嘿嘿笑:“一人五万……”

向左吓一跳:“这么好?会不会有诈?”

齐天林不在乎:“过去看看了……又不是非要干,先远远的看看情况,这件事儿看上去没什么问题,我们才下手。”

冀冬阳疑惑:“那为什么还要炸两个油田?”

齐天林嘿嘿嘿:“管我屁事……给钱做事嘛……”之前几天,安妮跟苏珊就开始调动资金,通过各自的很多渠道,一点一点分散吃进原油期货,却发现最近一直在稳步推高,说明有大量可以影响到国际原油价格的资金也在干这样的事儿,导致期货很走俏……

如果利亚比正在复苏的石油开采业遭受这样的打击,原油价格一定会再攀新高,那时抛出来的期货就赚翻了!

说不定就是那个躲藏在暗处的领袖也要通过明面上的爆炸,获得收入了……

连付给齐天林他们这点报酬,可能也轻轻松松赚回去了!

~~下午的停更,网站已经做出了处理,我不知道还有会不会有人把叛徒拿出去盗贴,真的只想哀求各位高抬贵手,你损人不利己轻松写意的,把我的文字拿去炫耀,拿去招摇,拿去分享,真的会断了我的生计,我只能放弃码字这个职业,去另谋出路,盗贴已经毁掉了《老衲》和《舵爷》,您如果还有点起码的良知和善意,怜悯,都请放过《叛徒》,码字真的不容易,我两个小时辛苦写三千字,您轻松花一毛二看几分钟,我落下一身病,还不抬手放过我?真的求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