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14章 守好

第两百一十四章 守好

冀冬阳对爆破确实专业,听齐天林在地图上标注了大概的七八个爆破点,拿过齐天林携带的炸药和雷管看了看:“都是混合炸药,我去做点配比调整……”就到以前齐天林住过的那个电工房去了,中途神神秘秘的跑食堂和仓库去了一次,还在外面小心翼翼的烧了一块从屋顶上拆下来的沥青布,为了防止烧沥青的黑烟飘起来暴露目标,后来干脆把自己闷在电工房里烧。

齐天林对炸药只能说是会用,不算精通,知道这些炸弹狂人有自己喜好的配方,弄点食盐、木粉、沥青什么的改变一下比例,可能有自己熟悉的引爆时间或者效果,就不管这边,跟向左随意的吃点蒂雅端出来的东西,就叮嘱她给冀冬阳做警戒,正说让她给亚亚也送点吃的,就看见塔塔嬉皮笑脸的过来,亚亚在通话器里也嬉皮笑脸:“把吃的让它带上来,它爬高塔轻松……”

蒂雅自从难得的在华国动物园看见过一次演猴戏的猴子,就学着给塔塔也做了身衣服,结果亚亚变本加厉,让一个手脚麻溜的黑小妞在塔塔的衣服背后缝了个大口袋,现在正好可以把吃的放里面!

就看见塔塔自己吃着花生米,得得得的又跑回高塔了,齐天林有点愕然小黑人跟猴子的沟通方式,只能仰视一阵,跟冀冬阳约定好时间安排,看向左吃完,叫上他就提着枪械包去做潜入观测了……

向左跟冀冬阳这次回来,总算是有了第一份PMC的进账,算下来也有一万来欧元,咬咬牙自己各自跟后勤申请,购买了心仪的武器,颇有点鸟枪换炮的感觉,现在他背着自己很有点爱不释手的SR25步枪跟在齐天林背后,想伸手去帮齐天林拿那袋狙击步枪,齐天林一手一包:“负重行军,你不如我的……省省体力吧。”

华军负重行军可是传统,向左有点不服气:“不见得吧,我可是军区大比武的冠军……”

齐天林不说话,胸前一支加重的M4,右手一包狙击步枪,左手一包观测器材都背上背,当先就往外走……

两人都是沙色迷彩加战术背心,头上戴着圆边帽,一离开厂区的阴凉地带,就开始接受阳光的炙烤……因为过去只有五公里左右距离,齐天林不知道对方的警戒圈有多大,所以还是决定不开车过去,全步行……

间隔拉开十五米左右,两个几乎混同于地面沙色的小点,就这么快速的在各种沙丘荒漠内侧快速的移动,一直都不停下来歇息,仅仅是不停的从背上的水袋里面吸一点水含着……都是经验丰富的野战专家,刚才也只是果腹的吃了一小点,让胃部

有个简单的运动,根本不吃饱,免得这会儿胃**……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向左有点服气了……

因为在接近油田区的时候,齐天林开始放慢脚步,向左稍微靠近一看,这位都不太大喘气儿的。

齐天林用手掌向一边虚切:“这边你上去,携带望远镜,这个高点应该可以建立一个外围观察点,你确定观察范围没有问题再跟我联系,我往那边走,在那个高点等你,交替观察跃进……”

正在平息喘气的向左明白点点头,取出自己战术背心里面一个折叠小型望远镜,物镜上罩着网格防止反光,才小心的匍匐爬上高点,尽量的把自己融进环境的沙砾中,从一块西瓜大的石头边,缓慢的探出头和望远镜进行视野观察,检查各个所能看见高点的隐蔽位……

齐天林确实谨慎,一公里多外就开始这样了,他大约前行两百米也上高点,不过把枪械器材包都放在下面……这个时候的温度,热感应仪几乎没有用途,地表温度都在接近五十多度的样子,只有通过目测寻找可能的狙击手和暗哨……

这种白天的观察,都是快速、全面的先扫视整个区域,筛选出明显的物体以及不自然的颜色、轮廓或者动静。然后在把整个视野按照五十米左右的距离,由近及远划分成若干个小区域,从一个方向开始交替观察,每一个细节都不错过……

好一阵,耳机里面传来向左平静的声音:“第一观察点完毕,视野范围干净……申请改变阵地……”

齐天林同意,半小时以后,他才看见向左出现在自己的左前大约两百多米的地方,确定他已经到位开始观察,才通报一声,慢慢退下去,捡起装备又往前跃进……

有点繁琐,但是尽量保证安全的抵近直到看见在一片起伏沙丘中的石油开采区,向左才在一个明显的人工堡垒处辨识出来应该有岗哨……

齐天林已经趴在他侧面大约两米的地方,有点无言的看了看,那是雄鱼和阿基当时筑的堡垒……

对方的观察哨摆得并不远,有可能内部警戒就比较严密,当然也有可能就是防备松懈,齐天林期望是后一种。

稍微落下一点山脊,就不会被哨位看见,齐天林给身边的向左直接描述射击诸元:“从大门侧面开始,两百米……第一个钻井塔,四百米,第二个,五百米,第四个六百米,那边的楼五百米,那边的处理厂区侧门七百米……”

向左不惊讶他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默不作声的打开一张射程卡进行标注,同时把自己的SR25作为快速的精确射击步枪

校调到两百米,这几乎是狙击手的遇到攻击时候的最低防守距离,低于这个数字,还是赶紧转身逃命吧,不要再考虑射击了。

被携带过来的M40就被校调到四百米,如果到时候忙乱起来,有经验的狙击手,自然知道利用目测抬高或者降低射击弹道……

齐天林左右看看,寻找确认一下位置。摘下左手的战术手套,在沙砾土面刨了一会儿,掀开一块土下的石头,就抓出一小扎白色的一次性简易塑料叉!

向左显然被惊奇到……

齐天林脸上有点苦笑:“这是我埋的,这是我两年前的狙击位,不过那时候是防守,从这里防守厂区,然后兼带保护那边那个哨所……来,你把这些动作做好定位……”

这些塑料叉都是三根刺的,中间那根已经被掰断,正好形成一个Y字形的叉,一个狙击手对一个固定位确定好以后,如果夜间有需要,就会用这些小东西把几个重点方向确定好,一旦忙乱起来,只需要把枪管放进不同的叉,就自然瞄准了大门、钻井塔、楼房门口……等等关键狙击位……

向左也明白这些小窍门,接过来细心的定位,口中慢吞吞:“凌晨动手?”半夜貌似稍微早了点。

齐天林闷声:“嗯……”

下面的开采区,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位于谷底的的石油开采区,其实和他们的地方海拔差也就一百米不到,从这里摸过去也就两百米左右距离,但是是在大门的侧面,整齐的铁丝网两米五高,外翻六十度的顶端和铁丝网底部各有三根带电的金属荆棘,齐天林甚至知道那个电闸就在就在侧面那根钢管柱上……

好多个夜晚,他跟宝宝默不作声的趴在这里,看着重犯跟导演,抖抖索索的在下方巡逻,间或对他们比划一个中指,在通讯器了笑骂几句……

那时候他们都在守卫这里……现在他要来亲手炸掉这里……他算不算是叛徒呢?

好久没人这么喊他了,宝宝有点咽炎,爱干呕,经常一边发出呕声一边叫叛徒给他送点喷剂过去……

精神略微有点恍惚……

不过手上的观测镜没有停顿,死死的看住几个营房和正在运作的钻井塔以及必须要炸掉的高压阀房……关注偶尔出现的工人和几个在办公室出现的西方人……

这样的观察一开始就一直持续到暮色降临!

太阳西斜之后,整个井区工作面和生活区的人才开始出来,有两部越野车开了出去,齐天林观察到基本都是西方人,其中有带枪的PMC,不知道是连夜赶路去到

哪里,还是到阿威兰德去寻欢作乐……

不过也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能比较真实的判断这个区域的人员大概有多少……而这个时候,才是所有设备都全部启动的高强度工作时间开始,因为白天太热了,很多设备不得不停止运行,到了夜间反而才开始上班……

灯火通明……就跟两年前还没有开始被追杀的那半年几乎完全一样!

齐天林一直等到天色全黑,才留下向左在这里做监视,自己返回半路的高点,为后面过来的冀冬阳三人做引导……。

半夜十二点过,冀冬阳就准时带着亚亚和蒂雅出现在一两百米外的沙丘后面,用通讯器跟齐天林联系上,才在一盏IR红外线灯的指引下默不作声的靠过来。

既然上了战场,那就是战士,没有什么区别,蒂雅的战斗岗位就在这里了,齐天林已经预先给她挖好一个藏身坑:“这里是我们的撤退路线,你要守好……注意安全!”终于伸手在那张用面巾围住,戴着一副战术红外线墨镜的娇嫩脸庞上轻轻摸一下。

抱着一支G36C步枪,身穿轻便战斗服和防弹背心的小姑娘,抿住嘴唇,肯定的点点头,一只手揽住齐天林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一下,低声:“我爱你!一定守好!”

然后就熟练的把自己蜷进单兵坑,翻下头上的夜视仪,拉过一条锡箔毯盖住自己,一方面可以在温差极大的夜间保暖,另一方面也可以防止热感应仪的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