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15章 冲

第两百一十五章 冲

脸上似乎还带着那种清幽的唇香,齐天林在黑夜里快速行进,亚亚和冀冬阳都相隔十米左右跟着,不敢打开红外线灯,这种敌我识别的东西,在阿汗富或者伊克拉的反政府武装分子中间很有用,在面对PMC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主动报告自己的方位了。

因为几乎每个PMC都戴着能看见这种不可见光的战术墨镜……

那种被柳子越电视台的小伙子说很铁血的墨镜,几乎所有的PMC都在戴,真不是装酷。

一般这种镜片都是可以抵挡大多数飞溅的战地碎片或者沙尘袭击的,虽然太过猛烈的弹片或者子弹不能抵挡,但是已经可以让人身上最娇嫩的眼部收到保护。

其次一般这种眼镜都配有好几副镜片,无色透明的用于日常保护,黑色墨镜用于VIP保护,保镖不就最喜欢别人不知道他的眼珠在看什么地方么?黄色增光片用于在阴暗环境增亮,而带有红外线过滤涂层的就是这个时候晚上用了。

因为整个北约军队大量采用肉眼不可见的红外线频闪灯作为敌我识别的工具,压制那些完全没有科技含量的落后对手,几乎能做到频闪灯跟墨镜都人手一份,真是个简单有效的办法。

不过同样的东西,被齐天林他们这样的PMC运用起来,就有点像奸细叛徒了,完全熟知这一切的技巧。

靠近山脊,头戴单目夜视仪里是能看见向左微微比周围的砂土白一点点,但是也不醒目,最重点的是他在自己身上也披了一张反红外线锡箔毯,简单有效的躲避热感探测仪的寻找,到了下半夜,地面都凉下来,不做这样的遮掩,在大功率的探测一下,人体就好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明显……这就是伊克拉或者阿汗富的反政府武装们潜伏在哨所周围一动不动,却被轻易发现的原因,这是个高科技的年代,不再是五十年代的韩战时期,那种抵近潜伏没少让美军吃亏,华军的拿手好戏。

齐天林先在步话机里提醒一声,才悄悄的摸过去,不翻上山脊,就蹲在那等冀冬阳和亚亚到来,然后听见向左在步话机里轻声汇报刚才的结果:“一共大约在一百五十人左右,战斗人员四十多名,其余的是工人,有重武器,一般情况下能抵挡一百到两百人的当地武装袭击。”

齐天林默然,当年他们也是这样准备的,标准甚至更高,五百人,队长怎么也不相信反政府武装可以在这个偏僻的油田聚集五百人的攻击力量,结果呢?数千人……战场上真的是计划不如变化……

口中还是回应:“嗯,我们就五个人,所以不正面打,尽量不要暴露。”

齐天林笑:“你很了解油田的这些花样嘛?”

冀冬阳不讳言:“我……参加过伊克拉油田大火扑救的。”当年伊克拉被美军打下来,那位强人就垂死挣扎,点燃了几十口大火,烧掉了几十亿美元,怎么都扑不掉,华国也派了些人去参加所谓的人道主义扑救工作,点火跟扑灭本来就是双胞胎,懂得怎么灭,才能更好的点……

齐天林想哈哈笑:“待会儿这样,向左做高点掩护,冀冬阳做主要安放,亚亚做冀冬阳的贴身保护,我做中途掩护和次要安放,如果有紧急情况发生,你们尽量安放炸药保证完成任务,我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大家以水泥厂作为撤离集合点,记得带走我们半途掩护员,不要管我,我自己能活下去……”

什么叫战友,并肩作战的时候,最渴望的就是这种战友,最困难的事情他来扛,最危险的任务他去担当,向左跟冀冬阳铿锵的是一声,就不说话了。

毯子把向左盖得严严实实,狙击步枪也被盖住只是把瞄准镜露出了一个口子,慢吞吞的看着下面……

灯火辉煌,夜间的油田区,比白天还要热闹得多,尽管已经到了下半夜,钻井塔和储油罐周围都亮满各种灯光,半自动化的采油程序,虽然不需要太多的人手,但是工人们还是经常出没在不同的地方。

亚亚的AK步枪上也装了一支PBS消声器,和其他人的消声器不同,俄国人做的东西真叫一个笨重!一个钢筒装在AK步枪上足有一斤多重,严重影响了整支枪的平衡,不过小黑人不在乎,喜欢得很,平时还舍不得用。

塔塔也被他带来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养它这么久,就该出来干活儿了!小猴子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战场,喜滋滋的蹲在沙土堆上吃瘪苹果,一直都没拴它,就跟在亚亚旁边,看不见恶霸蒂雅,它自在多了!

蒂雅作为半途掩护员,任务就是为大家保证不要被摸了后路,从她的夜视仪里面是看不到远处那几个小白点的,但是周围的山脊就一望无遗,任何人想偷偷的从这边摸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小姑娘虽然经历过不少的战事,但这才是正儿八经的被赋予了战斗任务,颇有点小兴奋,把自己蜷在单兵坑里,慢慢的扭转脖子,像个探照灯似的的观察周围……只是整个动作一定要慢,动静是被人发现的最大原因!

同样慢慢转的就真是探照灯了,几盏高照度的探照灯被架在高高的储油罐上,旋转着为周围提供漫射光源,方便几个高点的PMC做警戒,向左看得明白:“有四个高点哨兵能看见我们这边,其中有两个点是单独的,我可

以在必要时候,先打掉这两个高点。灯光没有什么规律性,是无意识设置的旋转频率和角度……”

他们就是在等待,等待对方的人员进入最懈怠的阶段,这几乎是公认的,就是凌晨天亮那个鱼肚白之前那半个小时!

纵然对方有经验的PMC也许会着重防备那个时间段,但是攻击还是选定那个时间,因为占大多数的工人们,一定会在那个时候最懒散松懈,这是人体生理机能所决定的,不是谁反复强调就可以打起精神来,何况天天都这样……

等待的时间对于战士来说,也不难耐,有经验的战士这个时间不会紧张,也不会兴奋,只会静静的调节自己的心跳呼吸,让比较平静的心态一直稳住自己的精神,有些神经粗大的甚至会呼呼大睡,亚亚就是这样,听齐天林解释还有三四个小时才发起进攻,就抱着塔塔,随意的找了个沙坑,蜷在里面打盹。

齐天林把向左换下来休息一会,毕竟狙击手是个极为需要精力的岗位,两个华国军人也没有碰头叨叨什么,分头抱着步枪静坐打盹……

放大到十倍左右的狙击瞄准镜里,顺着从大门的道路,一直到油田区,生活区……

齐天林几乎能背得出来那一条条战友的生命就被杀戮在这个区域!

六十二个人最早就是在这里开始被突然袭击的,不是这样偷偷摸摸的潜入,而是突然就铺天盖地的皮卡车和散兵游勇蜂拥过来!

墙上的弹孔还在,偶尔的爆炸坑也在……

因为战斗主要集中在大门附近和生活区,采油工作面这边没有什么损伤,直到死了十多二十个人,罗伯特还在幻想能逃脱围捕,保存好这个油田,拿到最后的奖金!

现在呢?那些屈死的冤魂都到哪里去了?有没有听见他跟奥塔尔的对话,有没有把报仇的希冀目光死死的拴在他的身上?

很少有波动情绪的齐天林,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场景,那些尸体似乎都自动浮现出来,血肉模糊的都躺在一个个拐角、沙包的背后,握住步枪的手也忍不住有些颤抖起来……

真的好想念他们……

一个漂泊在外面好几年的孤魂野鬼,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支好像家一样的队伍,跟这些骂着粗话,动不动就打闹取乐的汉子们在一起,那种有依托,有集体,有伙伴的感觉,真的很难跟别人表述……

都死在了这里,就因为这些黑色黄金,天下熙熙皆为石油来,天下攘攘皆为石油往……

齐天林忍不住自己冷哼一声,有点自嘲,自己现在不也为了利而来么……

看看时间差不多,通过步话机呼叫:“准备起身了!蒂雅?”

蒂雅的声音也从耳机里清晰的传来:“一切正常!”

向左爬过来钻进毯子里替代狙击位,齐天林拍拍他的肩膀,退出来,冀冬阳背着一支G36步枪,胸前挂着一个储物袋,腰间战术背心旁边还挂了一个防毒面具袋,应该都装满了炸药和定时器,右腿绑着一支装了消声器的勃朗宁大威力手枪,毕竟P226有些习惯跟国内的手枪不同,一时半会儿,他们还不敢随便换枪,高手阶段,一点点不适应都会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

亚亚要懒散一些,一大排的弹匣挂在胸前就跟链子锁似的,变相保护了他的腰胸部,他那样的扫射技巧,确实也需要大量子弹的携带,不过他那支金伯尔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法加消声器,现在就挂在背后,不过咧出的白牙显示,精神饱满,只有塔塔抱住他的头,还在打呵欠……

那就冲下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