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16章 流逝

第二百一十六章 流逝

齐天林最后一次警告:“我第一个,等我到了铁丝网边再跟上,冀冬阳第二,亚亚第三……注意安全!”然后腾的一下就跃出山丘背面,一把拔出战刃挥一下,咬在嘴里,用向左简直难以置信的身形速度,鬼魅一般的就飘下了山坡!

冀冬阳没有这样的身手,但是有了前面的压制点,看齐天林已经端枪在警戒周围,他一点不用担心前方的问题,只需要躲避灯光和按照耳机里向左的报位声行动:“前进……快,还有两秒,转过来了,停!稍等……转身了,快!”

就这样,在狙击手的指挥下,忽停忽跑,或躲或奔,带着粗重的喘息声冲到齐天林身边……

亚亚和他又不同,向左刚刚在步话机里用阿拉伯语结结巴巴的叫了个跑,就瞥见小黑人就好像一只叉角羚一样蹦跳着,轻巧得好像他身上的十多公斤的枪支弹药完全不存在一样,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跳跃落点方式下了山,反而是塔塔跟在他后面有点跌跌撞撞笨拙的跑跳着,最后索性抱着头滚下了山!

齐天林看见亚亚伸手把塔塔抱进怀里靠近自己,抽出战刃,用上面淡淡的黄芒光指点地面给瞠目结舌扭头回来的冀冬阳,看见这把完全不是自己能理解发光方式的刀,华国爆破高手又惊住了,齐天林不解释刀:“那里是上面三条电缆,下面三条,跨过的时候注意别碰着了……”

冀冬阳的思维能力似乎稍微被限制了一下:“我们没带钳子?”过铁丝网要么用毯子跳板之类的压制翻越,要么就是用钳子破坏进入,三个人可都是没有携带大钳的,你要拿个折叠小工具钳,估计大半个小时都钳不完。

齐天林笑着跟亚亚也叮嘱了电网,这小黑人对电的知识可不咋地,非得好好警告一下才行,然后就这么伸手用战刃在铁丝网上划拉,这可是用五毫米镀锌铁丝缠绕成的细密铁丝网,冀冬阳就那么看着齐天林跟切蛋糕一样……不,比切蛋糕还轻松,切蛋糕的时候奶油跟下面的蛋糕不是还要泛起来么,烦得很,现在就是干净利落的切开,齐天林甚至还用刀大概的画了个人形!

然后用带着战术手套的手一把拉住松动的这块人形铁丝网一掰:“进!”

亚亚抱着猴子一躬身就窜了进去,冀冬阳楞了一下才跟进,齐天林把自己放进去,拉上铁丝网,随意掰弯一根铁丝钩挂住,不仔细还看不出来:“记住这个位置,待会儿万一你们自己撤离!”

亚亚看看周围的环境,表示明白……

冀冬阳真的忍不住使劲打量一下齐天林,有点高山仰止了,在他看来刚才肯定是什么高级东西,

无产阶级唯物论者是不会相信什么非自然的东西的,点点头,对亚亚做个手势,自己就顺着研究了无数遍的安放路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齐天林也不生事,跟在他们后面大约五十米的地方,慢慢行进,算是外围放风。

接连躲过两组经过的工人,前面的两道身影不同风格,一道踏实稳进,一道灵动快捷,交替前进,相得益彰……

只是在到达第一个高压阀房的时候,门口有个偷懒的工人,一直站在门口发呆,冀冬阳等了好几分钟,决定还是拔出手枪打算击毙时,亚亚拍拍他的肩膀,努着嘴对塔塔小声吱了两下,小绿猴蹦蹦跳跳的就踱出黑暗角落,明目张胆的出现在灯光下,一下就被工人看见,惊喜了一声,忙不迭的跟上来,想抓住这只小猴……

塔塔居然一瘸一拐的往回跑!

工人刚跟着转过屋角,就被冀冬阳一个手刀砍翻,亚亚熟练的从背后拉出几根扎带绑住人,脱下工人的T恤塞住嘴。

其实很多影视电影里面都是把炸弹贴在什么东西外面,那都是鬼扯,爆炸是通过在狭小空间剧烈反应产生能量,就是要越狭窄效果越好,放在外面一炸,大多数爆炸力都膨胀爆炸在空气中浪费了,能炸到正主的就没多少了,所以只要用对了位置,很小量的炸药就可以带来很好的效果!

毕竟现在是黑索金炸药的年代,比梯恩梯高效一倍多,如果在冀冬阳这样的行家手里,改变一下配比,效果还要好很多!

所以他采用的是连动定时,就是把原来齐天林打算用在一个地方的炸药分成好几份,放在不同的地方,共用一个定时器,这是他在那个电工房发现大量废弃细电线以后的改变,只是多用点电雷管而已……

小心而隐蔽的把炸弹安放在重点部位,才出来给警戒的亚亚指个方向,去往下一个地点!

同时也在步话机里通报一声:“A1点安放完毕。”

齐天林听见,慢悠悠的贴在墙面行进到最大的一个储油罐的金属钢架下,含着战刃,就跟一抹影子一样,轻飘飘的就到了钢架底部,巨大的罐体在这里也有闸阀,按照冀冬阳分给他的炸药包,一个个的放好……

一共七个储油罐,每一个都放,他这种是B类安放点,也就是有闲暇就放,不带定时器的,一旦A类定时爆炸起来,当这些地方变成火海,烧到这里,才会被高温引爆,这样基本就不会伤人,因为那时人应该都撤离了……

毕竟跟工人或者PMC还是没有多大仇恨,没必要搞这么多人命。

向左是能在

高点,偶尔在两组人的汇报下找到他们的身影,也可以为他们提供周围的大概状况,所以总的来说还是比较顺利,毕竟黑暗永远都是潜行战士的朋友,就算有那么多的灯光,只要不是在阳光下,就会有足够的黑暗,这种相差过大的明暗,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更加利于训练有素的特种人员潜入。

但是对方也不是倭瓜,还是做了足够多的准备,齐天林他们没有做到的一些精细工作,别人做到了,毕竟那时的沙漠鹰也就是个二流小PMC公司,跟这种能够接下大型美国石油公司保护业务的PMC公司有点不在一个档次上……

安放到第五个A类爆炸点,也就是一个钻井塔的时候,亚亚根本无法预知的触动了一个感应探头!

以他的文化知识水平来说,根本无法理解一个拳头大的玻璃小盒子跟几十米外的另一个玻璃小盒子之间能够产生什么联系!

冀冬阳已经尽量避开各种摄像探头了,这个偏远油田的探头基本都是刚加的,在他这样的人眼里,无论走线还是角度基本都是一目了然,因为能够锁定一个角度和一个区域的优良安放位就那么几个,而且数量也说不上密密麻麻,毕竟这么偏远,有几个作为监视就足够了……可两人是交替前行的,一个没拉住,亚亚就窜上钻井塔,然后冀冬阳就低呼:“你身上有红点!”一把拽住乡巴佬滚到钻井塔下面!

两个感应探头之间是空的,只要被阻隔,就会被触发!

立刻就有警报声响起来!

没有空袭警报那种凄厉声,也不像军营里面那么大的动静,优秀的PMC公司都是按照规则流程来做事的,什么样的情况做什么应对,这都是有文字说明的,该当班的应急处理小队立刻按照报警的地点出发检查,支援小队待命出动,监视组检查各个摄像头探头有没有其他异常情况出现……

一连串的命令有条不紊的传递出来:“大门一切正常……”

“铁丝网电网没有切断状况,监视器一切正常……”

“高点监视一切正常……”

“巡逻一组一切正常……”“巡逻二组正常……”“三组……”

所有在上班执勤的PMC都有正常回应……

监控室里就稍微松口气:“玛德……又是这帮土佬触动了警报……下次还是安得稍微远一点!”

但还是负责:“应急处理组,目前看没有异常情况,请检查完毕回应……”

“明白……”

向左这边的步话机里面声音也热闹:“有武装小组从三层小楼出来,

是否需要狙击!请指示……”

齐天林问明白怎么回事:“先不要动,等对方的反应……待会儿,如果被发现,请呼叫我首先开枪!”一边说,齐天林一边摘下背上的M4步枪,轻轻摘下前面的消声器,准备用暴露自己的方式,换取另外两人的快速撤离,一共就六个A类安放点,已经算是基本完成,可以撤离了,半小时以后就要爆炸了……

冀冬阳嘴里叼着一支小型工具钳,含糊不清:“明白……我正在安放炸药……好了!我处在隐蔽位……亚亚也在……”

嗯,塔塔不在……

当然,上班时候的塔塔是不穿衣服的,笑嘻嘻的坐在探头上!

一看见那组全副武装的PMC,吱吱的叫两声,转身就跑!

这可不是野外,没有谁敢随便开枪打猴子,无论跳弹还是火花,都随时可能引起火灾,PMC们呈攻击队形串连过来的,看见那只调皮的猴子,都松了一口气:“小畜生!老子这把牌,眼看就要赢了!”待班无聊时候,是可以打牌打电子游戏的,最好不要睡觉,因为乍醒的神经和头脑都不是最佳状态……

但是工作态度还是严谨,既然来了,就不会松垮垮的离开,这才是标准的PMC作风分散开来四处检查一下……

真正的定时炸弹没有那么多红灯闪烁和花里胡哨的显示屏,也没有什么滴答声,就那么安静无声无息的躲在某个角落,飞快的随着时间流逝,准备发出剧烈的怒吼……

冀冬阳跟亚亚也就蹲在炸弹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