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21章 水

第二百二十一章 水

但是翻过丘陵的齐天林没有马上走远,慢慢的趴在那个丘陵顶部的石堆后面悄悄的从间隙观察。

机枪手应该是被击中了,驾驶员就可能是打中了头部,副驾驶那个操纵机枪的非常激动,被后面越野车的同伴拖出来就抓了一支步枪想冲过来,几个人使劲的拉住他,甚至有个看起来是领头的,还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那么大个男人,居然抱着步枪蹲在地上哭起来!

无论是战友之情,还是别的什么感情,这种事情在战场上就是再常见不过了……身为PMC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有时候过于感情用事,还会干错事,所以很多有关联的PMC之间还尽量保持距离,就是为了在战场上有清醒的头脑和正确的反应。

齐天林不怜悯,做了PMC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看看对方确实没有再敢追击的的意思,才站起身,轻哼一下:“可以这样在战斗中死去,但是绝不能被出卖……”

拔腿就往东面撤离,但是临走之前还是看见那个领头的,带着两三个人一脸戒备的慢慢行进到他刚才射击的地方,捡起地上的一颗颗弹出来的弹壳观察……

这确实是老手,还是那句老话,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只要做了这件事就会有可以分析的痕东西留下,这枚弹壳起码证明采用这种5.56北约制式弹的袭击者不是恐怖分子常用的AK系列步枪,至于别的就要交回去让痕迹专家分析了。

齐天林有准备,每一次回去都会让后勤部换掉自己的撞针,尽量打磨弹膛,这个所谓射击指纹,比起人的指纹来说,毕竟是机械的东西,可以修改的地方还是很多。

只是不知道向左离开的时候,有没有把那些塑料小叉和他的痕迹都抹干净……

从那个石油开采区出来,齐天林就一直选择往东面逃,首先是因为加拉和汇合点阿威兰德都在北面,而他们要去的那个第二任务点在西面,他越是往这边走,就可以误导对方对他来路的判断,起码也可以给其他人争取到时间。

因为按照一般人步行的估计,这个时候都应该尽量选择便捷的路线,步行再绕圈子的话,在这样的荒漠沙漠地带真的是要人命啊,如果把他撵进这样的地带,如果没有外围接应,大多数人就算是进了死亡地带了。

而利亚比的东面,是一个正在也被阿拉伯之春折腾的国家,这些古老的国家,被点燃了所谓的民主风潮,都在一个劲的按照欧美国家的意图变天,齐天林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最后判断一下方位,开始选择朝北面转折,直接去往那个汇合点,兜的圈子已经

够大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追击让他更向东移动这么远,现在估计都能接近加拉了。

主要是干渴,有过野外生存经验的人都知道,口粮并不是第一位的,第一位永远是水,没有水,很快就会出问题,齐天林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脱水,但是人体内就这么点水分,他看看自己皮肤上渗出来的汗水,这些总在流失吧?还是要先补充水分……

无论齐天林自己,还是奥塔尔对这样的生存都说得上是驾轻就熟,在一个高点稍微观察一下,寻找荒漠地带的沟壑,这里是近似于沙漠化的外围,已经属于撒哈拉沙漠的外部范围,全世界第一大沙质荒漠,被列为最不适宜人类生活的地方,放眼望去,一点没有那种女作家笔下的浪漫,只有漫天的黄沙石砾,天色还是那么蓝,也不能提供一丝的降水……

降水对齐天林也没什么用,呼吸一口干燥炎热的空气,齐天林跳下沙丘,尽量减少动作幅度的往刚才瞭望的荒漠沟壑之间走去……

几乎两个小时,才走到那片看上有倾斜和裂谷的地方,这里应该在多少多少年以前还是有水的,所以形成了干涸的河床,虽然现在看不到一丝水的痕迹,但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沙漠植物在开始出现,齐天林熟稔,但不惊喜,还有好长的距离要移动,但是沟壑也能提供一点稍微阴凉的地方……

这一带连土著人都很少,虽然不是真正沙漠的那种全是黄沙,但是对于一个单身步行的人来说,条件还是太艰苦了一些,很多人在这个时候就会很容易出现幻觉,在平地上似乎能看见海市蜃楼一般的河流,然后就开始失去判断力,胡乱行走,最终丧命。

齐天林不会,他只是除了干渴之外,有些无聊,甚至想要不要摸出卫星电话来给玛若或者安妮打个电话聊聊天?不过那些商业通讯卫星可都会留下痕迹,在这个美国人控制的油田刚刚爆炸时候,附近出现卫星电话信号,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也就是想想而已。

这就是齐天林的长处,他喜欢这么胡思乱想的扰乱自己的思维,免得老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口渴这件事上,就这么背着一支步枪,胸前跟大腿各挂一支手枪,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偶尔看看稍微增加的植物,已经逐渐有绿色出现了,他看看,还是不去碰……应该是夹竹桃,有毒……

再走吧……

随着往北,地面上逐渐有了一些湿润的痕迹,沙砾石块之间似乎有些小小的水意,但旁边石块上浅浅的白色粉末说明这是石块之间渗透出来的岩间水,被污染的水,天知道这些水是从含了什么物质的岩石之间渗透出来的,总

之周围没有因为这点水意生长任何植物……这样极度干渴的时候,有些人已经可以不顾一切的去想办法饮用了,后果可想而知,齐天林有理智,嘴唇都有些干裂了,还得继续走。

好在现在的年代是GPS的年代,连个稍微好点的手机都能打开一张张GPS地图,放大再放大,隐约也能找到周围的色彩环境差异,在一片茫茫的黄色当中一点点深色有时候就是一个水源区,救命的地方,何况有了GPS还不会迷路。

齐天林左手和右手各戴了一块手表,左手表盘面朝内方便持枪时候观看的,还是那块柳子越看见过的登山表,右手就是一块高明的小型GPS表,这种黑白的小东西虽然不能提供彩色地图,却可以简单的提供行走痕迹,告知加拉在哪个方位……

沟壑的方向也差不多,让齐天林稍微省了一点劲,虽然还是没有什么风,他的沙漠迷彩战斗服已经开始湿透又被晒干,墨镜死死的护住眼睛角膜,虽然他不会害怕受到这种伤害,但习惯还是让他尽量的保护自己。

终于,一片有点湿漉漉的缝隙,被他发现!

从斜着的土层之间渗透出来……

赶紧摘下步枪,利用有些湿润的土在那里筑了一个小圈,自己也终于在步行了四个多小时以后,坐下来歇息,打开自己的救生包,取出一支口咽通气管,慢吞吞的用药棉堵住一头,就成了一个简单的过滤器。

周围还有一些浆果,随手捏碎一点抹在皮肤上,等了一会儿没什么反应,就一把握在手里翘起大拇指向下,让浆果汁顺着大拇指尖流进口中!

不算清爽的水分,简直不能覆盖干得冒烟的咽喉,越发的口渴了!

看看土里已经积起了一些水,等不及沉淀了,齐天林拿起通气管,把有药棉的一头浸进去,慢慢的吸……

已经算是极度干渴的情况下喝水,就得慢慢喝,喝一点停一下,不然身体机能会紊乱,很快就会开始呕吐……齐天林这个时候还是不愿意拿自己来做实验,一切都按照正常的模式来,一点点的汲取水分……

这时候他才听见一点轻微的轰鸣声!

只可能是直升机!

捅了马蜂窝的结果就是这样!

财大气粗的搜捕还没有结束,现在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直升机又开始巡查这个方向了……

只是鬼使神差的齐天林因为没有水,现在正躲在沟壑的缝隙中,本来就一身的沙漠色,从空中的直升机俯瞰,是不可能发现一个人体的,毕竟为了躲避这个军事人员可能的对空射击,这种小型直升

机又没有对地装甲,不可能过于接近地面……

齐天林一点不惊慌,现在不是反政府时代了,那个时候,所有人的念头都一样,要推翻领袖,现在呢,军阀割据,各自为战,根本无法凑齐大量的人手来搜寻他,而直升机么?不过是一种姿态罢了,巡航时间扣掉来去路程的距离,只有那么二三十分钟可以在这一带盘旋,连齐天林打个盹的时间都不够,至于好几架直升机轮流搜寻,估计一时半会还是做不到……

所以齐天林连探头出去看的兴趣都没有,躲在沟壑下面,听着盘旋声音慢慢饮水休息,最后还拆了一个急救包里的塑料袋,装满一袋有些浑浊的泥水,当做待会儿步行时候的消暑饮品。

直到直升机的声音消失,看看午后最强烈的阳光,展开头巾包住自己的头,顺着沟壑就继续前进了,他必须在黄昏天黑之前离开这一带!

因为到了夜间,携带红外热感探测器的直升机很容易就在茫茫的平坦荒漠上捕捉到他的踪迹!

那时就是活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