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22章 怪不得

第二百二十二章 怪不得

有了水,虽然喝到嘴里还有点沙沙的磨牙,但已经能够维持身体机能,齐天林的荒漠行进速度就可以加快了……

有战刃在,那就连续嗑药吧,带着战刃的感觉,真的就跟嗑药差不多,轻飘飘的舒爽,还没有什么副作用,关键是速度快啊,应该是超出对方预期的速度和方向,齐天林开始脱离这一带……

他没有那么文艺,没有到那个死而复生的血战之地去做什么吊唁的行为,在作战呢,所以只是远远的朝着那个方向敬了个礼,不知道那些冤魂还盘旋在那一带没有,快速的就直接朝阿威兰德那边过去,连加拉都不去了。

只走荒漠,不走公路边,因为按照常规思维现在公路边应该是搜寻的重点,虽然这边不是他消失的方向,但是对方总得做点什么吧,还是荒漠保险一些。

的确是,天色还没有黑一辆过路的越野车就发现了被冀冬阳隐藏起来的车辆一角,实在是这里太开阔,低低起伏的丘陵,他们的皮卡车只好开到一截烂墙背后挡住,可真挡不完啊……

这会儿在高点当哨兵的是向左,通报警讯:“越野车过来了,是战斗还是任其离开?”

冀冬阳摇头:“不可能离开,车斗里面好几桶油,我们也需要,他们就算不毁了车也会拿走油,何况他们是在搜寻,要是回去叫了大部队来就恼火了。”这样破烂的当地武装分子开的越野车,应该没有卫星电话,至于手机系统么,整个国家战乱之后就全面瘫痪了,手机这个时候更多是用作照相机或者摄像机在用了。

向左点头:“那就战斗!”还得他结结巴巴的用阿拉伯语给两个靠在墙角的小家伙讲述情况。

这俩是什么?好战分子啊!

亚亚立刻跳起来,躲在破土屋的残壁边观察外面,这里距离自己的车辆有六七十米的距离,距离另一个方向的向左还有一百多米。

蒂雅也站起来,扔了塔塔,抓着自己的步枪,蹲在亚亚侧面的地面上,小心的探头查看。

冀冬阳也端着自己的步枪,他和蒂雅的弹匣是通用的,只是他用的型号尺寸大很多,精度也高一些,所以就照顾小姑娘只携带了两个,他帮忙带了八个,这儿会把步枪架在一个侧壁的破窗口上,静静的等待对方的车辆过来。

耳机里面向左的通知声三个人都能听见:“距离你们三百米左右……两百米……”

冀冬阳快速的安排战斗位置:“亚亚在左边,蒂雅在右边,记住第一梭子开始以后,换弹匣顺序就是我、亚亚、蒂雅!明白?”英语用在战术上还是简单,都是约定俗成

的术语。

这个时候齐天林不在,更有正规作战经验的冀冬阳处在指挥角色,两个好战分子还是明白的服从……

只是亚亚比冀冬阳要求的位置,更靠外出去一些,他更习惯近距离接敌,就跟那时去阿汗富村庄收获人家的人头一样,蒂雅也不老实,轻轻的顺着另一边墙根溜远一点,因为跟着齐天林的训练结果就是,她更习惯狠辣一点,斩草除根一点,力求能够把这三个人的战斗阵地拉开点包住……

冀冬阳还是有点正规军的阵地概念,不过看看两个非洲朋友还算符合战术,就没有多说,看着已经进入一百米射击范围的越野车。

这个时候就能看出对方的战力不行了,如果是有经验的PMC,宁愿选择在两百米外就下车开始步行分散,以战斗队形靠近,无论怎么样,坐在一辆没有任何装甲能力的车里,这么大喇喇的开过来,枪支都没法展开,就是一口活生生的棺材啊!

因为这辆车是在向左跟三人阵地之间,向左先单独开枪撵人!

因为一辆贴满各种防晒膜的越野车,实在看不清里面有多少人,隔着车体打只要还有人活着,都不敢靠近,当然也可以用很多子弹把车打成稀巴烂,可大家是出来执行任务的,每一颗子弹都是珍贵的,别浪费对不对?

所以他扣动SR25的扳机,带着消声器的声音在一百多米外根本就不太明显了,但是故意打在右侧副驾车窗的子弹,啪的一下就打出一个龟裂的弹孔,越野车里一片混乱的叫声,乱七八糟的把左侧车门打开,六七个男人连滚带爬的出来,驾驶员死死捂住自己流血的肩膀,那颗盲打的子弹,看来幸运的擦过副驾位的人,打中了他。

基本上都携带的是AK步枪,还是那么混乱,有罗马亚尼的型号,也有前苏的型号,还有华国的型号,木托折叠托都有,慌慌张张的就躲在越野车体背后,开始朝整个右侧的山丘漫无目的的乱开枪!

还有两支手枪也开始胡乱射击,这是干嘛?吓唬人么?

冀冬阳说实话,是真不想击毙这些人,没什么战斗力的武装分子……可不能留下任何活口回去报信……

在步话机里快速的安排了一下:“按照位置,每人两个!”简单的英语,蒂雅能听懂,亚亚么,那就看运气了!

然后冀冬阳本来想说尽量留下越野车的,一来太复杂,二来他也已经开始扣动扳机,就算了……本来这辆车明显要好用一些……

他的G36比起蒂雅的G36C就是全尺寸的,枪管长,精度高,虽然射速没有那么快,但是德

国人的东西,真的好用,嗒嗒一个两发点射,一百米不到的距离,简直就是应声倒地!

忽然从背后打来的子弹,根本就容不得这帮散兵反应!

冀冬阳刚把步枪第二个点射送出去,就瞥见自己左边有道黑色的影子一晃就冲上去了!

亚亚真的习惯这样冲锋打仗的!

AK步枪只有单发或者连发,他的步枪就从来都没有关上过保险,永远都在连发的位置,冀冬阳射击的指令刚刚发出,他就跳起来冲出去开始连发射击,在这个小黑的眼里,才没有什么点射提高精度的思维模式,连发就是用来泼水一般把子弹洒出去压制敌人,收割性命的!

蒂雅不乱动,但是她在右侧,也就是越野车车位这边,这边的车后躲了三个人,她用的短型号步枪和冀冬阳一样,都是带有双发快慢机选择的,跟着齐天林的专业训练让她也更习惯快速的双连击,这样的步枪用起来那真叫一个顺手!

姑娘的眼里没有嗜血的色彩,就是冷冷的带点光泽,似乎回到这个杀戮的战场,才真的是适合她的地方,走过了那么多的城市和国家,见过了那么多的繁华跟美丽,似乎那些地方都让她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只有在回到这种战地,真的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透过三倍放大串联T1瞄准镜,扣动扳机,G36的扳机都有点重,但是在她带着战术手套的纤纤手指下,没有什么迟疑的拉动,她的步枪和冀冬阳的一样,都有两连发这个专门的点射档,效果非常的明显,弹头穿过那个小小的消声器,噗噗两声冲出枪膛,将一个男子的背部击中!

应声而倒!

另外两个男子发现同伴这么倒地,子弹似乎是从后面来,而且那边已经枪声大起,知道中了埋伏,赶紧蹲下背靠越野车,胡乱的朝周围乱开枪。

这里就要叙述一下蒂雅的战斗情绪了,当她终于面对面的正式跟敌人照了面,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愤怒或者激动慌张来支撑,平静沉稳的这么扣动扳机射杀面前的活人,还是需要一定的心理稳定的……

真的可以算是第一次这么样,虽然不太紧张,但是情绪的波动不可能没有,面对五六十米外的两个敌人,手稍稍偏差几毫米,放大过去的结果就是连续两个点射打在了旁边的越野车上!

两个几乎已经是在等待死亡召唤的男人毕竟经历过战事,眼睁睁的看着头边的车厢玻璃被击碎,顺着发现了躲在土墙后面的那个枪手,似乎是个稚嫩的新手,这样的感觉给了他们底气,怎么都是死,两个人居然端着步枪干脆跳跃着狠狠的扑过

来!

五六十米的距离冲刺,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候,没准还能创造世界纪录呢!

敌人的冲锋,让小姑娘的心里更有点慌,面对两个恶狠狠摇摆躲闪着冲上来的敌人,她再打了两个点射都没有命中,就对自己的步枪射击术没有了信心,居然直接就扔了步枪,左手到腰后一抹,一枚超小的卵形手雷就拿在手里……

真的有点小,以蒂雅这么小的手拿起来都很轻松,这可是无数次练习过的东西了,就在手从后往前的这个过程中,单手拇指已经挑开保险拉环,食中指再松开,弹掉压发手柄,口中念念有词:“大胡子,我想你!”然后就手一扬把东西扔出去!

现在的利亚比战场上,包括整个中东战场上,武装分子们真不太怎么多用手雷,因为,没生产渠道,而且相比RPG,这个更难掌握,威力也更小了点……

所以鸡蛋那么大的一颗手雷被扔出来,这俩真没在意,还以为是土坷垃,结果落到附近才发现是手雷?!

因为出手以前已经唠叨延迟了两秒,手雷基本上是落地即爆!

这么小的进攻手雷,装药量很小,加上又是在开阔地带爆炸,杀伤力真不算很大,它的杀伤半径只有六米,但是这么点大,里面有一千六百粒钢珠!

两个男人顿时被炸得九死一生!

蒂雅不探头看,手雷一出手,她就躲在土墙后面默数一二三四五……手上已经拔出大腿上的P226上膛,数完才飞快的探头看一眼外面,确认敌人受伤倒地,才一腾身就跳出去,快速的抬枪射击!

只有二十米不到的距离了,上前跑几步,缩短距离到几米,她的手枪射击是真练得最多的,双手握持,几乎是抵近开枪,爆开两个好像砸在地上的番茄酱瓶一样的头部!

熟练的东西就能产生本能,就不会有那么多误差,小姑娘就差吹吹枪口的青烟,转身看枪声已停的另一边……

冀冬阳已经收拾完敌人,正跳过来调转枪口,正要射击,就看见蒂雅的这一系列先炸后毙的打法,真的打了个哆嗦!

十七岁不到的姑娘啊,华国这个年纪在干嘛?

她在干嘛?

这么狠辣!怪不得齐天林敢把她带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