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23章 不好意思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好意思

向左没有过来,依旧在高点警戒:“没有发现任何敌情,没有连带危险,可以清理战场了……”是华文,通知的冀冬阳。

因为亚亚已经欢天喜地的带着塔塔过去了,先看牙齿,再看耳朵和手指,最后看衣兜!

动作非常熟练,塔塔更是,甚至还撩开衣服看,根本不怕什么血呼啦吃的现场,这只猴子真的是彻底被亚亚教成了精!

这哪里是清理战场?就是洗劫嘛……

蒂雅也不管自己的猴子,脸上终于有点笑容,回去捡起自己的步枪,手枪还是提在手上,好奇的伸头看看自己的射杀效果,比划着总结刚才的步枪射击术还有什么要改进的!

所以只有冀冬阳才是见怪不怪的过去正儿八经的做战场清理……

首先还是确认六个当地籍的武装分子已经都毙命,飞快的探头确认车内没有人,才把AK步枪都拾起来扔到一边,然后自己上车检查越野车能否再运转。

还好,居然能发动,虽然有点抽抽,估计车身上的十多个弹孔,还是有什么弹头伤到了发动机舱,勉强运行着把车挪到后面藏好,尸体也扔在车上,这个过程中,亚亚顺手打开后备箱,发现里面有两支RPG发射器和五六枚火箭弹,乐淘淘的就搬出来!

蒂雅也喜欢这东西,强行要求亚亚全部背回去!

冀冬阳这种正规部队出来的,真的看得眉毛一直都在跳!

亚亚就去撕人家的衣服和腰带裤子什么的,把裤腿一扎,才不顾那些裤子上面血迹斑斑,就把火箭弹插在里面,然后用布带这么缠来缠去的做成背包背在背上,两支空发射筒背在背上交叉,乐呵呵的站在冀冬阳面前,就好像哪吒一样!搞得这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很想拆两个车轮给他踩住!

咳了两下:“我们已经等了一个白天了,你们不担心?”算算时间,要是能逃脱,也该过来了,但是那种情况下的逃脱,容易吗?冀冬阳自问自己很难有信心做到!

这事儿就好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他跟向左的心头……

蒂雅抱着塔塔靠在破房子边,天色已经渐渐变黑,但是暮色中,还是能看见这个已经有些亭亭玉立的少女难得穿上这样贴身的战斗服,有些婀娜的靠在墙边,扭过头,有些细长的颈项似乎和这血与火的战场有些不相称的细柔,看着亚亚忙碌,冀冬阳的询问,终于开口回应:“你就别担心他了……我们永远都相信他能回来,比这难得多的时候都有。”

冀冬阳没能忍住打听:“你们去过什么地方?”

蒂雅撇嘴:“他跟着去得

多,哪里都去过,我只去过索马里和阿汗富……”她的华文和英文,都能勉强跟冀冬阳交流,亚亚就知道抬头傻笑。

冀冬阳有点想象那种非比寻常的经历:“我也有个女儿……才八岁。”

蒂雅笑得自在:“以后见面送她好礼物……”心里琢磨是买支手枪还是一把匕首呢?

但是再然后,冀冬阳想再问点什么,蒂雅就笑眯眯的指指自己的头,塔塔熟练的爬上去,然后小姑娘表示自己头昏听不懂,不说了!

亚亚看来是发自内心的喜欢RPG,吃过点口粮,坐在土屋角落打盹的时候,还把其中一支插上火箭弹抱在怀里睡觉,蒂雅就把另一支发射筒拿过去,拔出自己的枪刺工工整整的在表面刻上自己的阿拉伯名字跟胡子的字样,表达自己的所有权,这还是两支当中比较新的,亚亚自然是献媚的给蒂雅奉上好东西,这是原则。

向左已经被换回来休息,显然也对非洲战友这种热爱RPG的行为感到费解,低声跟蒂雅叮嘱:“用过这个没?发射的时候,后面很大的火焰,一定不能在车里和房间里用这个,明白么?”

蒂雅抓过塔塔在RPG尾部晃悠:“那……是不是可以用这个烤肉吃?”

向左顿时觉得当他没说过!

直到半夜,值班的亚亚才用夜视仪发现了深一脚浅一脚慢吞吞走过来的齐天林!

纵然神功护体,这么上百公里,一般人得走个一天一夜吧?他已经很快了,还是在没有什么给养,携带十多公斤枪械弹药的情况下!

路上又找到一个泉眼,补充了水分,所以精神还算好,就是脚掌疼,不知道是恢复系统出了问题还是怎么,磨破了又长好了,可是痛感一直还在,也许是因为一直都在磨吧。

亚亚赶紧打开自己的高频闪红灯,挥动几下,故意把镜片一边红外可见一边增光戴着的齐天林就看见了,挥挥手,打开通讯频道:“我先过去休息……待会儿就出发。”自己就朝土屋走了过去。

被冀冬阳叫醒的蒂雅,一个猫扑就跳到齐天林怀里,差点把累得双脚打颤的齐天林撞在地上摔个屁股蹲!

向左赶紧扶他:“蒂雅,他现在虚弱得很……”真的景仰,非常景仰,这种把自己置身敌后吸引换来战友撤离的空间,最后自己也全身而退的汉子,值得每个战友景仰。

齐天林摇头:“不是虚弱,只是累,还有就是饿了,饿得慌……”一天一夜没吃而已,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嗑药磕多了,消耗多了,真的饿得很。

冀冬阳已经拆开了一包

口粮在准备,又帮他打开一瓶水:“慢点喝,慢点吃……”他现在似乎也在慢慢适应那种对齐天林的信任感,那种似乎千难万险都挡不住的信任……

齐天林吃了一口,想想:“还是赶紧走……他们有直升机调过来,明天一早或者再过一阵搞巡查就麻烦了。”毕竟这个荒漠地区的日照太厉害,上半夜的热感仪效果不好,下半夜地面凉了,说不定就要出来到处找人了……

冀冬阳一想有道理,赶紧招呼向左搬东西上车,自己去发动车辆,把亚亚喊回来……

蒂雅看看他俩出去,看看坐在土基上狼吞虎咽的齐天林,摘了自己的步枪,过去坐在他的旁边,帮他拿着水瓶,轻轻的喂水,齐天林的两只手就腾出来专心端着吃。

小姑娘头上戴了个很小的LED头灯,名牌!朱迪买的,这女PMC比安妮还喜欢买名牌货,蒂雅有点受她影响,使劲的把头伸着给齐天林照明,顺便把自己的脸放齐天林的胳膊上贴着。

齐天林抬肘子撵人:“汗津津的,我跑了一天全是盐花花,臭死人,你贴住干嘛!”

蒂雅笑得开心:“我喜欢……”边说还边把脸在真的有些汗透了的战斗T恤上蹭两下!

这种动作,估计玛若要咬牙才能做,安妮肯定红口白牙的拒绝,柳子越闻见就要吐!

齐天林笑着腾手摸摸她的头:“你倒不讲究。”

蒂雅撇嘴汇报今天自己的杀人战绩:“步枪不好用!”

齐天林明白:“心理问题,要不下次你试试用MP5冲锋枪,那个更准,就是射程有点小。”

蒂雅控诉:“打不准,心慌……上次在那个停车场,我都没有那么心慌。”

齐天林思索:“难道是因为AK步枪更让你有信心?有时候步枪太轻拿在手里是会让人底气不足。”

小姑娘思路独特:“我觉得还是因为你不在,你在我就心安得多。”

齐天林逗乐了:“嗯,那行,以后你跟我在一起。”

蒂雅兜圈子就是这个目的:“你说过了哦……要算数。”

齐天林又伸手摸她的头,却被蒂雅歪了一下用脸颊迎住:“我知道你的心思,你现在是个合格的战士了,以后就跟我一起做事上班,不过这次回去是要好好上心理课,要调整。”

蒂雅才不关心什么心理课,笑开颜:“嗯!”伸手摘了齐天林推到额头的战术风镜,熟悉的在齐天林身上战术背心里面扒拉出东西,仔细的换好镜片擦干净,借着帮他戴回头上,就起身坐到他的大腿上,伸手挂在齐天林

的脖子后,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轻声:“我会好好的练习,不做你的包袱,要当你的好战士……”

齐天林还端着口粮呢,左右手就环着小姑娘,点点头,继续吃:“嗯……”

蒂雅继续小声:“我不在乎安妮或者玛若……再或者那个演电视的,反正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齐天林皱眉,没怎么说话,手上却稍微紧了一下蒂雅的腰就放手:“以后的事情,我都头疼得很,走吧……亚亚应该回来了。”

蒂雅也不着急,跳起来:“今天还收获了这个新东西,我要拿回家!”从角落里蹦蹦跳跳的拿出那支火箭筒。

齐天林展眉笑:“随便你……”

上了车,蒂雅还是心疼,让齐天林躺在后面打个盹,自己坐在副驾驶上,侧身看着后面酣睡的胡子……

柳子越也侧身,看着面前的安妮!

玛若当时没注意到柳子越的反应,随手扔了小木棍,口中随意的抱歉一声:“我楼上的邻居……”皱着眉就起身去开门。

安妮先在门口优雅的行了一个提裙礼:“我今天又没吃的……可否到您这里分点吃的呢?”因为齐天林的原因,三个人再包括蒂雅都尽量用英语对话,现在也是习惯。

挡住门口玛若没好气:“自从蒂雅走了,就没人给你做饭,你又不是不会,就是懒!”

安妮的优雅是永恒的:“这是一种体验……亲爱的,体验一下没有人唠叨的懒惰,毕竟这也是人生七大罪恶之一嘛……”

玛若还是有礼貌:“说不过你……进来吧,我有个新朋友……”

安妮先夸张的哦一声:“保罗走了,你难道就红杏出墙?”好奇的探头一看,就凝固在那里了……跟见了鬼似的!

柳子越上过多少次演播台?比安妮多很多倍吧?

她俩对话的这么一小会儿,她就起身调整好了自己的动作和面部表情,还根据两人的英语对话,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不过就是选了和她们同一家地产中介商,然后在滔滔不绝的推销员忽悠之下,都选了这栋景致比较漂亮,价格适中的公寓楼?

至于这个自己一直觉得很不错的女孩,不好意思,就是齐天林的现任女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