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28章 身边

第二百二十八章 身边

仅仅几个小时内,欧洲地区靠近地中海这边的监测站显然都发现了这次震动!

亚洲靠西亚这边的地震监测站也发现了……

隔着大西洋的美国也发现了……

遍布海洋底部和大陆架上的各种地震监测仪在作为民用观测的同时,也是监视全球哪些国家在进行核试验的有效装备。

这枚两三百吨当量的核弹,威力真的不算很大,从科研和军事的意义上来说,都没有达到有威胁的地步,对于核爆监测的下限门槛是千吨级,这样千吨级类似的地震,每天在地球上平均有二十五次左右,所以要筛选辨别不算很难,下降到几百吨的当量,每天就有数百次类似的地震了。

当然地震跟核爆有区别,是可以甄别的,只是工作量比较大,太多就没必要去辨别,可是这一次,几乎所有监测站都觉得有必要查探究竟。

因为利亚比从来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地震带发生区啊……难道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开始了?

所以关于震源情况的调查,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马上就开始了!

齐天林这几只鼹鼠能够猜到这种后果,所以只能一个劲的逃!使劲的逃出这一带敏感地区,向左有点发呆的看着自己脚边的金属箱子,因为路面颠簸,有点滑来滑去,偶尔还会互相撞击或者撞一下车斗护栏,真的心惊肉跳!

看着亚亚趴在一个箱体上打盹,他怎么都没法闭上眼睛,整整两颗原子弹就在自己旁边,皮卡车碾上颗石头,沉重的箱体都要跳一下!让他的心也要跳出来……结结巴巴的在步话机里:“慢……慢点好么……我要得心脏病了!老冀。”

冀冬阳安慰人:“应该不会这么就炸,先逃命,要是被谁发现三个华国人带着两枚核弹,还引爆了一枚,国际上的后果不堪设想……”

向左呐呐:“我……明白,可……”

齐天林在思考:“改变计划了……不可能携带这两件东西过去炸油厂,老冀你们到这个地方……靠近海边我们准备的几个撤离点之一,先到那里落脚,你们守住箱子,我自己去搞那个艾季达也比的油田,意思意思应付合同就行。”

冀冬阳心里有个孰轻孰重,不犹豫:“好……以后再来搞都可以,我们等着你……”在一个海边的偏远小村镇他们几个人守住两颗核弹,难度不算大。

这一路过去就有点远,足有好几百公里,齐天林跟蒂雅还对视了一下,毕竟两年前他们也是这么逃离这一带的,现在就不同了,有人接应,有人开车……

在船上跟安妮约定了十几

个详细坐标的,到了海边,连续去了两个村镇,都不太适合,要么人太多,要么海面船只太多,直到快天黑,才终于在一个小渔村扎下根来,亚亚跟蒂雅分头装乞丐去敲门,找到一户没人的房子,把两个箱子拿进去,那箱钱也提进去,路上没事,齐天林打开数了一下,估计放进密室去的时候还没有欧元,主要就是美元、英镑、法郎和澳元,还有一小叠华国币!

嗯,这一小叠华国币居然是大团结,真的年份有点久。

数了数应该总价不低于一百万美元的样子,不算很新,因为封闭着的牛皮箱提供了还算好的保护,没出现粉碎的情况,但真的有点干燥了,要赶紧送到银行去周转。

把钱交给向左:“这个也算是额外收入,回头我们自己平分,收好了……”

蒂雅终于在齐天林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他的意图,一番争论,齐天林也同意她跟自己一块去,他真的是太宠溺小姑娘了,不过蒂雅这种人畜无害的模样也算是一种伪装不是?

如果是这样两人去,齐天林就又要修改计划了,所以两人尽量什么武器都不带,齐天林别了一把战刃在腰上,小姑娘在大腿上缠了一支手枪跟枪刺,北非男人身上带把刀再正常不过了,而小姑娘么,这么窈窕的一个少女,谁也不会去检查她的腿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的,没在腰间缠炸弹就行。

衣服就是在这边的民居找的旧衣服,齐天林也找了身灰白色袍子和凉鞋穿上,蒂雅很喜欢,翻出医疗包里面的剪刀就帮他修理头发和胡子,最后除了眼窝没有那么深,咋一看,还真分不出来是不是阿拉伯人,毕竟他那口来自奥塔尔的本地话实在太地道了。

小姑娘就是典型的黑袍面纱打扮了,抖抖索索的装个可怜模样,真没什么威胁的感觉,相互看看没什么漏洞,就跟守住原子弹的三人打个招呼,开车出发了。

只是快接近两百多公里外的艾季达也比,齐天林才打开卫星电话发了一个数字给安妮!

不敢发地址或者坐标,仅有一个数字,安妮就知道去对应的什么地方接人,亚亚可是每时每刻都在海边看着呢,就跟当海盗似的,也不敢在那个邯郸藏匿的村庄附近发,避免被反过来找到坐标,谨慎是不翻船的唯一原则。

然后马上又关机,把电话藏在车座下,才继续接近那座巨大的因为石油而繁华富饶,却又因为石油带来战乱的城市。

在城市边的一个荒废小院停了车,用东西盖住撤离交通工具,两人就开始步行了。

只有步行也才是最不引人注意的接近形态。

齐天林看看周围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这里条件这么差,还不如在穆尼的街上呢。”

蒂雅摇摇他的衣襟:“我是说牵着你的衣服,不是在什么地方!”这里是看不到在公众场合男女勾肩搭背挽着走的,这样牵着衣襟已经很亲昵了,两人的年纪个头倒是看上去很像一对夫妻。

齐天林耸耸肩:“专心看周围,我们是来出任务的……”其实他也很享受,不过这样的温柔乡真的是陷阱,稍不注意放松警惕就会出乱子。

这里毕竟不是阿汗富或者伊克拉,没有什么外国军队耀武扬威,但是已经有几方的割据势力企图霸占这个产油大区,这可就是美金欧元哗啦啦的流啊,所有几方较量的结果就是,街头看上去武装分子不算多,但是暗地里都有点警惕。

艾季达也比可以说是整个利亚比战乱中最遭殃的城市,因为正好处在政府和反政府大本营之间,从一开始的争夺就是在这里,随处看去,到处都是弹孔,小商铺的卷帘门上没有被打成筛子,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处在闹市区。

那时已经十屋九空的城市,现在又开始慢慢积聚人气,人这种生物就是这样,安宁了太久就想东想西,真经历过地狱般的动乱,现在这一点点勉强的平静都让他们珍惜得很,民众似乎都在小心翼翼的想维护那种渴望的安宁,到处都尽量的在恢复日常生活,军阀们都把战斗尽量管制在城外,同时也避开了石油区。

齐天林就是打算穿过城市,到另一边十多公里外的产油区去,这样撤离的时候,万一有追兵,进了这个正在恢复人口的城市,就相对容易摆脱了。

清真寺永远都是阿拉伯地区相对不容易受到攻击的地方,一般妇孺们也喜欢逃到那里去避难。所以当齐天林跟蒂雅低着头顺着墙根走过一条街道的时候,不远处白色高塔的清真寺显得是那么巍峨壮观,跟周围破烂低矮的残垣断壁形成强烈反差。

听见里面巨大的齐唱歌声,蒂雅难得的站住了脚,拉住齐天林的衣服:“是……恶神的歌!”

齐天林闻言也站住:“歌唱奥塔尔的?”

蒂雅是知道齐天林跟奥塔尔隐约有点关联的,使劲的点点头:“这里跟阿威兰德都是恶神的地方,都很敬仰他的,这首歌也是很有名的……”

齐天林想起那个愤怒的冤魂,来了点兴趣:“过去听听?”

过了马路靠近清真寺,不用走近,邻近的路边都整齐的趴满了信众,一遍又一遍的高唱歌曲,真不知道这么趴着怎么还能把歌声拉得那么响亮。

整体的声音也大,怕有

上万人聚集在这里。

蒂雅拉着不许齐天林进清真寺,嘟嘴:“恶神的地方,都不许女人进去。”

齐天林想起这茬儿就笑起来:“好吧好吧……”随意的找个角落,两人似模似样的跪伏在地上,听着那清晰的歌声,渐渐的沉浸其间……

往日的爱,不复存在;

坐立不安,爱已离开;

那份身体的刺痛;

那粉身碎骨的痛;

无力摆脱,纠缠一生;

咬牙坚持,忍痛前行;

你孤独的忍受;

唯有死亡是你的归宿;

坐立不安;

爱已离开;

你的肩上;

承载所有男人的梦想;

王者无敌;

失败已经成为了历史;

你手持一柄利刃;

你击锤召唤恶魔!

你手持一柄利刃;

你击锤召唤恶魔……

歌词很很简单,旋律更简单,但是铿锵的节奏似乎一遍又一遍的在击打人的心灵,击打齐天林的心灵……

腰间的战刃似乎在跳跃,胸前的那块石头也在跳跃……

回头看看只把专注眼神放在自己身上的蒂雅,齐天林不由得想起家中的美娇娘,爱,应该还是会在自己的身边吧?

绝不会像奥塔尔那样孤独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