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29章 迎接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迎接

跟着信众们做完早礼拜,两人就随着人流慢慢的疏散,去往城东的石油开采区……

有很多人也是到那边去工作的,三三两两步行的有,顺路搭车的也有,反正白天上班也不多,很多都是下了晚班过来做礼拜的。

齐天林跟蒂雅也混在期间,慢悠悠的走,也不着急,毕竟安妮接到讯号出发也是要有好几天时间的,他们完成任务的时间也比较充裕。

甚至还悠闲的在城边小食店吃了点东西,两人混在人群中出了城。

只是越往石油开采区走,就发现越来越多的检查站。

汽车基本上都是每一辆都要叫停检查的,检查得非常仔细,武器和爆炸物是重点,行人也不例外,只要背了包袱,一定会要求打开检查,能听见同路人们的议论纷纷,就是昨天才开始这样突然严格起来的。

那就是前天凌晨对美国公司油井爆炸带来的后遗症了,谁都会有兔死狐悲的感受,赶紧加强对油区的管理,严防各种人等,何况昨天在中部地区的爆炸已经被定性为核爆,消息传递这里,都有点紧张,不知道是什么方面的什么人居然搞出这样的事情。

各大通讯社已经开始在媒体上讨论这件事了,首先这个核爆是被肯定了的,但是引爆者的用意何在?

英美北约倒是有点高兴,齐刷刷的指责前政府偷藏核武器,就是该死!

有些国家却理直气壮的提醒,会不会是新的一轮嫁祸行为,某些国家企图利用这个借口全面驻军利亚比,直接获得石油资源。

阿拉伯国家有的表达了激动,抱怨怎么不把这样珍贵的东西用到该死的以列色人身上去,有的却赶紧表示紧张万分,希望剔除一个干净的阿拉伯世界,他们只想沉醉在销售石油的满足当中去。

这时一盘阴测测的录音带却送到了著名的半岛电视台,一个带着浓厚鼻音的熟悉声音慷慨激昂:“这是真主对你们的惩罚!你们这些异教徒对我的颠覆是会遭到报应的!我依旧会遵循我那句战斗的宣言……你们已经扩大了战争……我会在你们的任何地方发起战争,直至我流干最后一滴血!”

举世哗然!

他那张尸体被凌辱虐待以后的照片不是已经传遍了世界各个角落么?

他原来还有核武器?

完全隐藏起来的他,会取代那个传说被干掉的拉胡子,成为世界上的头号恐怖分子么?

这还不算完,半岛电视台刚刚把消息播出来不到三个小时,那个传说已经被美军在坎大哈城外山谷剿杀掉的独眼将军奥尔马就发出消息,表

达对北非战友的祝贺,表示自己这边也会再接再砺,发誓要一起把异教徒们都赶出伊斯兰神圣的土地!

您这是来凑热闹么?

一直在宣扬获得了阿汗富和伊克拉战场胜利的美国顿时被狠狠的在脸上扇了一记耳光!

去年就讨论得沸沸扬扬的拉胡子击毙事件再次被拉上话题,为什么击毙以后就赶紧举行海葬?然后匆匆宣布为期十年的反恐标志性胜利?

只有可能是拖不起了,营造这么一个类似当年阿波罗登月计划一样的假象来欺骗全世界。

嗯,顺便也要把阿波罗登月事件拉出来说说,人类从来都没有登上过月球,不然怎么解释六十年代就登上去,迄今为止再也没有上去过?

真是闹得沸沸扬扬,话题纷纷!

晚餐时分的安妮看得兴致盎然,一贯不看书报不看电视新闻的她,提前几天就开始突然严格关注这些东西,现在自然是看的格外认真,还顺口帮柳子越惋惜:“你怎么就出国了,现在最热闹的就是电视媒体,你还在华国的话,就可以好好的折腾一把,露个脸了。”鉴于玛若的反应实在有点激烈,以前就经常一起在别墅搭伙吃饭的两个女人,决定还是在安妮的厨房做饭吃饭。

柳子越狐疑:“我觉得你最近几天有点鬼鬼祟祟,你似乎预知到要出事?”身为媒体人,这些天又没事,所以跟着安妮去公司也看过,大多数时间都跟安妮一块,这点敏感她还真不缺。

安妮得意:“那就要问问你那个夫君,哦,是我的男朋友了。你不知道他这次出差就是去利亚比么?”

柳子越诧异但不气馁:“原来是我的疏忽,没有对他关怀够,以后我会改进的,所以这次我才主动一点过来找他。”

安妮叠上报纸,凑近点观察柳子越:“什么事情促使你突然变化了,别告诉我之前在华国你就有想法,那时你们那么多机会你都没在意的。”

柳子越面对这个走高雅路线的北欧女孩,好像有更多可以沟通的感觉:“你年纪还小,觉得什么都还可能,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会明白,有一份真心的关怀,是多么珍贵。”

安妮撇嘴:“我还不比你明白?这么跟你说吧,保罗就这点打动我,我可以这么说,全世界,就他这么一个人不在乎我是谁,只当我就是个女孩儿……”

柳子越皱眉:“他为什么会不在乎你是公主?起码我得承认我对你都做不到很平心静气。”

安妮居然有点得意:“我看中的人,怎么可能是一般人?他身上真的有种骑士的气质,谦卑

、忠诚、勇气……啊,还有那充满眷恋的爱情……”

柳子越大皱眉:“你还越说越得瑟了……他都没什么文化,哪里配得上你!”

安妮反击:“应该是配不上你才对,你这么高素质的白领金领,他跟您才没共同语言,我们有,我们一直都在冒险……”

柳子越敏锐:“你们一起有什么冒险?”

安妮扬扬手边的卫星电话:“你没发现最近几天我一直都带着这个么?我在随时等着他的消息。”

“消息?”柳子越这些天可没少看她做什么:“股票期货的消息?现在来消息已经晚了吧?”

安妮吃吃笑:“期货做多的消息,他走之前就开始了……苏珊已经在开始平仓,我们赚了不少,我自己那点小钱都全部投进去搭着赚。”

柳子越随意询问:“投了多少,赚了多少?”

安妮脸上这两天的光芒有如神光,心情好得都不跟柳子越磕绊,跟玛若那更是和颜悦色:“不到一千万,但起码翻个好几倍……”

广播传媒专业的柳子越被吓住:“怎么可能,股市什么的涨个百分之十就差不多了。”

主修过国际金融贸易的安妮科普知识:“期货跟股市的区别很大,除了做空做多,最重要的就是有杠杆,我赌几十上百倍的差价都可以……要不是不确定保罗的具体时间,我一定会做满赔率的!”这倒是,因为一旦那五个人下船离开,就没有消息,她这边下注做多太狠的话,原油市场上稍微有别的什么波动,要是稍微油价下滑一点,倍率越高,赔率也就就越大,说不定她和苏珊操作的所有资金就化为泡影了!

她们所有能调动的资金在浩瀚的期货市场上真的是沧海一粟,她们也没真的打算把自己化身为炒家,只是觉得既然有这样的内幕消息,为什么不用着赚一把呢,所以还是稳妥起见,不招人眼的把各种倍率的杠杆设定在好多不同账号上,从十多倍上到最高上限都有,起码这样的情况万一有个闪失还受得住。

柳子越只是在国内那个不成熟的股市上看刘晓梨玩票似的做过几万块的进出,现在见识到了资本主义市场的血腥暴利,一双大眼睛骨溜溜的转:“你有这么多钱?那你还买那部车?”自从安妮走了以后,那辆破旧的面包车扔都没地儿扔,别墅区来提醒过很多次了,认为影响了整个高端地产的形象,请业主把破车停到车库里去,所以豪华的XC90现在反而停露天!

安妮叹口气:“这钱啊……我自己的就几十万,其他的都是保罗去年赚的,不过他都给玛若管了……真是

棋差一着慢一步啊!”一脸的失落,不知道是失落钱呢,还是失落人。

柳子越对这么多钱也就是个数字的概念,皱着眉:“你说,如果把这些钱都给那小姑娘,有没可能让她走?”算是商量一下,撵走一个算一个。

安妮笑着看她:“你可以去跟那小狐狸精商量,说不定她还愿意把钱给你,让你离婚走呢,嗯?对啊,你跟保罗还有婚姻嘛,这些钱算是共同财产有你一份,你跟她好好争一下,别便宜了小三儿!”什么叫一肚子坏水,这位公主就是典型,怂恿一个打另一个,然后自己笑眯眯的在旁边看热闹。

柳子越看她一眼,不上当,笑眯眯的靠回去:“以前保罗就跟我说他的钱除了买房子跟车,就没多少了,这些钱看来也是后面赚的,我不知道,我还打算我养活他呢……”她才是真不在乎钱的,自己有钱,爹妈也不差,其实说起来比某个公主说不定还宽裕一些。

安妮正要开口说什么,那个期待已久的卫星电话滴了一声,安妮翻开一看就跳起来:“我走了……你待会儿回去记得关上门。”船上物资她都是准备好的,随时就等着这个消息去接人,偷渡船的船长对这个职务比当那个国际期货炒家还满意。

柳子越跟着跳起来:“去哪里?我也要去!”

安妮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一番穿得知性美的柳主播,嘿嘿笑两声:“我去迎接他回来,很苦哦?”

柳子越看看她同样穿得休闲轻松的模样:“我不怕!我就是要看看他过的什么样的生活……”

安妮哼哼的笑着点头:“那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