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31章 遮掩

第二百三十一章 遮掩

因为靠近海边,稍微要湿润一些,所以艾季达也比的城外这个石油区,周围山丘是有一点灌木和稀疏树木的,这在利亚比已经是很难得的植被状况了,而且这一片的山丘还围着石油开采区呈新月状,自然就是狙击手最喜欢的高点守护区了。

齐天林带着蒂雅就是慢慢踱向工棚住宅区依山的高点,不过是在山丘背面这边,也就是说是跟采油区还隔着这一系列的山丘。

不能再往上走了,大白天的,狙击组可以很轻易的发现离开居民区的登山者,也可以视为对他们的威胁,开枪可能性很大。所以两人随意的找了一间房屋就进去,毕竟这里还在复苏阶段,到处都是丢弃的空房间。

这是个前后两间的小屋,齐天林没有马上到后面小屋的窗口张望,说不定两人这么走过来的行为,已经被狙击手观察到,他只是蹲在窗边的地上,根据之前在冀冬阳车上和现在自己步行看见的实际情况画了一张草图在地面沙砾上,判断对方大约会根据这个地形设置多少狙击位,位置应该会在哪里。

狙击手确实是个比较特殊的兵种,因为透过简单的十字瞄准镜就可以决定对方的生死,甚至可以像上帝一样决定何时何地。

所以面对这种不知何时何地会降临的死神,士兵们会产生巨大的恐惧感,一旦发现自己被狙击手咬上,最常见的做法就是肆无忌惮的把高爆弹药对可疑方位进行倾泻,条件允许甚至会申请大面积的无差别的轰炸。

但是这些做法对付狙击手的效率都不高,从古至今,对抗狙击手最有效的办法还是用狙击手,所以反狙击也是门技术活儿。

齐天林是个合格的狙击手,混迹PMC又这么多年,可算得上是知根知底,所以不多一会儿就决定了七个左右的地点,因为要兼顾既可以观察保护石油区,又要监视外围区域,角度和地形决定了就那么几个大概的方位。

只是有了灌木丛,寻找起来可能危险性就比较大一些,没那么容易,这时他就有点怀念那个仿佛有狗鼻子一般的痕迹专家萨奇了,现在他的身边已经逐渐聚集起了一些有专长有特点的PMC,怎么有效的捏合成型,他自己是没有这种能力和技巧的,他还是只适应个人的战斗技巧。

一边这么想,一边慢慢的从袍子下的裤兜里面掏香烟,还好不在叙亚利做乔装打扮,那边可是穿裙子,齐天林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愿意穿。

转头却看见蒂雅娴熟的把杂乱废弃的房间规整了一下,拉出这户人撤离时随意卷在墙角的毯子铺好,笑着招手让他坐上去。

齐天林还

不太习惯动不动就席地而坐,起身用脚抹掉地上痕迹,蹬了凉鞋,拉过卷在里面的一个方枕,打个呵欠躺好:“我先睡一会儿,傍晚时候出去吃饭,天黑了干活儿。”这里就习惯这样席地而卧,用床来睡觉的不到三分之一,也许是天气干燥,真不会有什么地气儿风湿的事情。

蒂雅坐过来靠着墙,把手肘放在齐天林的方枕上斜倚着:“嗯……”左右看看,熟稔的拿脚丫子拨拉过来一张纸片纸板,手里折叠一下就给齐天林轻轻的扇风。

已经闭上眼的齐天林轻笑:“以前在华国,这可是地主的待遇,俏丫鬟打扇呢。”蒂雅这种满心依赖的爱,确实让人很容易有种内心的满足感。

蒂雅都不冒汗的,对这种气候适应得很:“这算什么,给你做这些是我最喜欢的。”

齐天林不计较:“嗯……阿拉伯的男人是真有福气。”因为普遍地位不高,所以阿拉伯的女人对丈夫,那是真叫一个百依百顺,当然不排除有女权分子反对这样的依附行为,可真是少数。

蒂雅轻声继续推销:“那当然,还能娶好几个老婆呢。”

齐天林嘿嘿嘿笑几声,蜷了身子背过去侧躺,实在是猫眼姑娘的脸靠得太近了。

少女的动作自然得很,轻轻的滑下去一点身子,就把自己贴在齐天林背上,也不说话,就是轻轻的扇点风,只是过了一会儿,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武器硌人,轻手轻脚的掀起黑纱来,把贴在大腿内侧的手枪跟枪刺都抽取出来,卷到地毯下面藏好,又娴熟的躺回去,还拉过齐天林的一只手往后搂住她的腰……

炎热的光照直晒之下,小房间的升温很快,热得就跟个蒸笼似的,也许是临时住所,不是那种土胚房,没有那种传统的降温效果,所以两个人抱着睡,也不嫌热?

蒂雅是不觉得的,舒坦得很,连夜赶路,也有点疲倦,没多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放了纸板,把手搭在齐天林的胸前,也睡着了。

齐天林眯着眼睛在打盹,尽量让自己脑海里面想多点别的事情,才能避免背后的柔腻给自己带来的心猿意马,所以一直没有睡死,何况现在算是在敌后,怎么都不可能睡过去。

小心总是没错的,一个细微的声音在没有知了蝉叫的炎热午间,穿过外面近乎于静谧的空间,一下就传递到他的耳间!

是M4步枪的拉机柄挂在胸前跟战术背心走动时候的拉挂声!

和AK系步枪不同,M4的拉机柄是双面的,所以PMC或者军人们用各种枪带挂住M4步枪的时候,无论左手习惯还是右手习惯,

那个拉机柄都会被无意识的拨动拉挂一下,实在是因为战术背心上太多口袋、粘扣和绳带了,很正常,声音也很小,也不会引起什么故障和后果,一般人都不会在意……

但是齐天林熟悉这些东西啊,几乎是寒毛一下就立了起来,左手握住战刃,就要跳起来去拿蒂雅藏起来的手枪,刚才虽然背着身,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是知道在做什么。

无端端的出现武装分子在自己周围!

虽然以他超人的听觉,这个声音还在十多米外,但无疑肯定是奔着他们来的……这么热的天,巡逻是不可能的,何况这么巧?

就在他腰腹肌肉都要拉动身体起来的时候,脚步声和说话声出现了:“就看看……通知说是陌生男女进去了……他们正盯着呢……”

真是电光火石般的一瞬间,齐天林熟知这样的操作流程,肯定是先前两人这么走过来,完全就在某个狙击小组的枪口观测之下,这样陌生男女进入一户天天看着都没有人的房屋,这就属于不正常状况,严谨一点的就会通知就近的巡逻队去查看一下,虽然不是驻军在这里,既然接了单子,这一带周围的民房早就被他们了然于胸了。

齐天林原本打算直接击杀的打算不得不改变……

狙击组一定就盯着这边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过他们的高倍瞄准镜,想要完成任务就不能杀这过来的巡逻组!一旦惊动巡逻队跟狙击组,只会马上就带来无穷无尽的追杀,这里可是本来就有直升机巡逻的,快速升空,赤手空拳要逃离的难度非常大!

怎么办?

真是个棘手的问题……

身后的少女似乎感觉到他的动作,迷迷糊糊的呢喃了一声,手却搂得更紧了:“嗯……胡子……”

齐天林脑子给这嗯的一声点亮了!

转身搂住蒂雅在她耳边低语:“大声点!就这么嗯嗯啊啊的!”自己喉间却也发出那种低沉的吼吼声!

两个青年男女进房间干嘛?自然是**做的事情了……

这才是最合情合理的解释……

蒂雅睁大眼睛看着齐天林贴近她,眸子没有一点惊慌,却有点不惑和惊喜,齐天林忙着发声的间隙在她耳边解释:“外面有人……用本地话,赶紧大声嗯几下,那个……那个娇柔一些!”真难得他还知道用娇柔来形容。

蒂雅只是用鼻音放大的嗯嗯几声,完全没什么效果!实践出真知,这没实践过,哪里知道那种**之下的声音怎么回事?

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很清晰了,连蒂雅都能听见了,还有两声轻微

拉动枪栓和拨动快慢机的声音!

齐天林当然经验丰富,哼哼唧唧的很像那么回事儿,猫眼少女就完全不行了,断断续续的啊哦了几声,完全不得要领,有点着急的看着齐天林,她也觉得自己这个声音好像完全不对劲吧?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发出这个声音……毕竟她可没什么机会接触著名的岛国文化片,但是这样怪怪的声音怎么听都不对!

外面谨慎的脚步已经靠在门边了……突进室内,永远都是室内作战的课题,不同人数,不同风格,不同情况的队形次序都不同,但先尽量听个墙根是共同的步骤。

因为内外有两间,齐天林就等着开门,无论哪种形式,耳朵支着这么听,嘴在蒂雅的耳边传授要领:“就是……就是要,娇滴滴一点的喘息声,那个亲热时候的……嗯,随便你好了!”想想小姑娘也没法配合,貌似有些女人也不喜欢发出什么声音,就伸手扒下自己的袍子,**上身,右手更是拉开点裤腰,随时准备对方一开门就跳出去大骂!

一副**被打断,提着裤子的慌乱愤慨模样去大骂!

这就是齐天林的打算,因为一般来说,PMC和军人还是有些不同,拿钱做事,尽量少麻烦,只要对方没有威胁,没有武器,还是不至于随便滥杀无辜……

也许这样,就可以遮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