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32章 入戏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入戏

双体帆船在黑夜里面快速的穿行,安妮更多时候是通过精密的电子仪器判断风向,让电机操控风帆迎接,不然这么大的船体,一般都是要七八条汉子才能手动操作的。

初始的新鲜劲过去以后,周围就只有黑漆漆的海面和天空中的新月,坐在安妮旁边沙发上的柳子越有点职业病发作:“你原来一个人环游航行的时候,也这么度过夜晚,觉得寂寞么?”十足的采访口吻。

其实只要航行起来,安妮就没有那么忙,随意展展自己的头发:“一般采访我是不接触到这些个人感受的方面,我已经很多东西都展示在公众面前了,还是想尽量保留一些个人的思想。”

柳子越小拍拍自己的胸口:“对不起对不起,习惯了,我只当聊聊天的……再说我也不是做那些八卦节目的。”

安妮指指周围的黑暗:“其实这就是我的人生……看起来风平浪静,美丽浪漫,其实处处都是危险和陷阱,每一滴浪花都巴不得沾到我身上获得好处……这个思路就是我上一次一个人航行的时候悟出来的……”

柳子越听得认真,颇有点心有戚戚:“我没你这么大牌,也算是行业内的……嗯,被人觊觎的情况也不少,有时也分外的防备,包括……包括他,他回来,虽然双方家里是必须要求结婚,但是在我眼里他跟其他男人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一样的防备,一样的不愿他沾到我身上。”

安妮回头看看她:“然后呢?变化出现在什么地方?”

柳子越也指指周围:“黑漆漆的独行,身边的风还是有点冷,虽然他没有追求我的举动,但是一切他应该做到的,他都在尽量的做到,这是种责任,而随着这份责任逐渐增加的感情因素,就让我不得不感到温暖了……”

安妮点头:“都能体会这种感受……不知道玛若是不是这么想的,估计不一样吧……嗯,要不要弄点夜宵来吃?”

柳子越有兴趣:“刚才只是粗略的看了看,有厨房卧室……很方便?”

安妮热心的介绍:“我负责驾驶,既然你来了,就负责以下饮食?”

柳子越笑着撇嘴:“看来你真的有点懒……”

还算和谐的海上之夜,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随着天亮以后,潮汐的变化,海浪的起伏,柳子越这个内陆地区的姑娘,终于还是在大自然面前开始见识到人这种生物的渺小……

几乎是在安妮预测的时间范围,一大早,柳子越就开始晕船了。

这无良公主还嘲笑:“你这种没出过海的,最恼火就是这个阶段,大概

今天一天你都得病怏怏的。”

柳子越翻天覆地的吐了几次,挣扎着躺在驾驶台后的沙发上:“不跟你说话……没力气……”

安妮指指楼梯:“高处比低处难受一些,要不你还是下到舱室里面去?”她先来驾驶台,柳子越就是头昏脑胀之后,才勉强爬上来。

柳子越摇头:“我……怕我死在下面都没人知道……别管我。”

说是这样,安妮最后还是给她切了几片柠檬,端了杯饮料过来,笑嘻嘻的坐在旁边看:“现在没这么美丽浪漫了吧?”

柳子越企图硬撑:“都有个习惯的过程……”

安妮顺手指点:“从这里穿过去就是从意利大和突斯尼的中间,我们直接靠着地中海南岸走了,以前还有闲心走走北岸,看看风景,现在我似乎也有种迫切想看见他的心情……抄近路了。”

柳子越用一床毯子把自己裹在真皮沙发上,看看头顶的软蓬,再看看服侍自己的公主殿下:“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无论帆船,你,还有他,以及周围的一切一切。”

安妮看得开:“对我来说,就是探索的意义,探索一切我没有经历过的生活,仅此而已……好好休息吧,还有好几天呢。”

这边的齐天林跟蒂雅就不能休息,必须要做出很热烈的状态,蒂雅对齐天林俯在自己上空的上半身似乎有点诧异,试探着伸手摸摸,咬咬嘴唇,就尽量的撑起上半身来伸出一点舌头去舔!

齐天林专心在听门口的反应呢,口中也在应景的嘿嘿哈嚯,被这么一个突然袭击,还吓了一跳,蒂雅顺势把手挂在他的脖子上:“怎么……亲热嘛……”声音真的有点天然的腻味了……

齐天林稍微低头在她耳边吹吹气,蒂雅果然咯咯咯的笑起来,但是又想着外面有人,似乎把声音也故意放大一点……

齐天林在等待对方破门,双手撑在蒂雅的头两边,这样禁锢的两人姿态却似乎给了蒂雅一种切实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让她根本就不太在意外面的威胁,有什么事情是胡子不能摆平的?所以她的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上半身来,不是早就想捣鼓点什么嘛?这么好的机会!

不得不说女孩在有些时候是能无师自通的,轻轻拉一下自己黑色长袍,两条光滑的细腿就溜出来。

原本阿拉伯女性长袍下面是要穿灯笼裤一样的束脚长裤的,可是为了方便携带枪支,蒂雅就省掉了这一层,直接就是盖住脚面的长袍,现在这么一拉开,那种蜜糖色的长腿在黑色纱袍映衬下的视觉效果,让齐天林的余光都被吸引过

来看了一眼,没舍得离开了……

肯定没有安妮的长腿那么长,但是有个人类比较学的研究就说过,非洲女性的腿部跟全身比例,是高于欧洲女性,更高于亚洲女性的,而且这个比例越往东腿就越短,在那个盛产人体动作片的岛国上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所以不量尺寸,仅看比例,蒂雅的腿真的很长,加上快速发育的姑娘有点抽条,有点细,所以原来严严实实的黑袍下面,居然藏着这么一对让人惊心动魄的腿!

只是黑纱一滑下去,齐天林顺着一看,真的是一条自己的大平角短裤,肥大的裤腿显得格外空荡荡,在这个光照良好的午间小屋里,隐约能看见些什么旖旎的风光,差点让他有点按捺不住!

看见他这样目光几乎是游动不舍的表情,蒂雅仿佛觉得有种什么实质上的接触,似乎自己的身体就在被齐天林的什么部位拂过,自己的呼吸真的是不由自主的有点加重,双手还是搂在齐天林的脖子上,双腿这么一勾就挂在了齐天林的腰间……

两人的身体顿时有了前所未有接近的摩擦……

齐天林不是还哼哼着吗?现在这声音就有点应景了,他甚至还条件反射的有点摆胯的动作,蒂雅真的是被撞击到,发出由衷的一声惊呼,一只手还绕过齐天林的脖子去遮嘴,可眸子里的浓浓情思,怎么都遮不住……

齐天林的注意力是真忙啊!

一方面要全神贯注的分辩门外的声音,那里起码都是两个人以上,稍有不慎,也许两支步枪就这么哒哒哒的开始扫射……无论需要做出什么样的应对,都几乎是在瞬息之间的事情!

另一方面又真舍不得不看怀里的少女……蒂雅的手已经有点无意识的在他光光的脊背上滑动了……这姑娘现在还处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地步,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对具体操作流程,还处在朦朦胧胧的阶段,她妈毕竟也还没来得及给她交代这些,后来跟着安妮以及齐天林她妈,自然也没告诉过她这些,研究点萝莉装已经是她难得的进步,动作片还根本没机会接触……

可是有天分啊……知道到处抚摸,那种慢慢的摩挲,似乎也传递到了她自己的身上,就好像齐天林也在抚摸她似的,口中的喘息声真的开始有点绵绵了……

齐天林还低头鼓励:“大声点!大声点……”

好吧,那就再放肆点?

蒂雅的手就顺着自己的双腿之间往下滑了……

两人下面本来就贴得紧,齐天林有相当真实的反应,这个时候忍不住就咕嘟一声吞了口水,蒂雅

的猫眼也有点迷离的感觉,瞟他一眼,把嘴唇贴到他的胸前,慢慢的舔,口中倒也没停了叫唤声!

可真实了!

齐天林期待的破门声一直没来!

因为外面真的开始听墙根了!

PMC上班也挺无聊的不是?除了调休放假,可以放松一下,但是在中东战乱地区,不太容易找到安全的烟花之地,针对平民女性更不敢肆无忌惮的做什么,所以憋着也还是憋着,这也是PMC中间不乏有好基友的原因。

所以外面的PMC真的听出点兴趣了……

齐天林都在犹豫是选择吭哧吭哧的来个收尾音,让外面几位心欠欠的离开;还是捂住蒂雅的嘴,让PMC观众干脆着急冲进来,自己好延续计划的时候,终于听见外面有个低声对话:“走了走了,玛德!就是一对**的狗男女!老子不能听了,火急火燎的,哪里有消防队?上次在那边看见老子都难受半天!”

另一个明显犹豫:“好**的……难得!”但是能听见动作拉扯,明显另一个是真不愿听了……

还有清晰的对步话机呼应:“二组,你中奖了……叫老子来听三级片……你们来不来?草!这不是害人么……”

齐天林赶紧收尾的大声哼哼几下,外面的观众终于走了!

可眼前这个女主角是彻底入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