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33章 运气

第二百三十三章 运气

其实一直以来,阿拉伯女人就好像她们身上的黑纱一样,被遮掩得神神秘秘,无论什么时候似乎都看不到她们的真实面目。

但是也许真的是应了那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阿拉伯女人真的是热情如火……当然是在面对自己爱人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限制反而让她们在黑纱的掩盖之下绽放出极大的风姿。

蒂雅显然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两年左右的时间,在齐天林根本没有察觉的角度,那个似乎瘦弱而且坏脾气的小吃货,也许是年龄正好到了,也许是营养跟上了,更有可能是情绪到位,女性荷尔蒙分泌好,总之偷偷就成长起来,开始从女孩往少女发生质的变化,略显蜜糖色的浅棕皮肤变得细密紧致,身体开始发育抽条,展现出一派蓬勃向上的青春气息。

最重要的是眉眼之间的那股异域风情,深深的眼窝之间那点顾盼生姿的灵动眼神,已经有种女人的味道在流转……

感觉到齐天林紧绷的上半身在逐渐放松,蒂雅的脸在他脸颊上摩动轻声呓语:“走……了没?”

齐天林慢慢的点头:“好像是走了……”上半身也逐渐撑起来直立,蒂雅就变成挂在他的身上,他伸出一只手揽住蒂雅的腰,轻轻要摘下她,蒂雅不干,双脚盘在他的腰上:“就这样……万一回来呢?”

齐天林笑着给她咬耳朵:“我做个样子,我可舍不得让他们看见你这样。”

呼出来的热气让蒂雅的耳朵有些痒,身上也发软:“什么样?”

齐天林想拉开点看看,蒂雅不许,双手搂住紧紧贴脸:“就这么说……喜欢我这样么?”

齐天林点头站起来,单手扶住小姑娘:“喜欢,下来吧……我出去看看。”他实在是觉得太惹火了点,要是自己真忍不住擦枪走火,面对这么个小姑娘,还真有点禽兽,回过头安妮跟玛若一定会大大的把萝莉控这个帽子扣在他头上!

嗯?什么时候他这么在乎她们的感受了?

好容易获得战略性的进展,少女舍不得:“抱着我去……”手还乘机在齐天林光着的背脊上揩油,到处**一气,实在是有点找不到关键点!

齐天林另一只手摸摸她的头发:“我们在做事呢……来,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到门口去坐坐……”说到这里,蒂雅还是明白现在是危险的敌后,可不是撒娇的时候,嘟着嘴放开手,滑下来,身体却靠在他身上,淡绿色的眼珠看着齐天林,气鼓鼓的提醒他该做什么。

齐天林笑了,低下点头轻轻吻过她的嘴唇,蒂雅抱住他的头,紧紧按住,让人窒息的享受了

几秒钟才终于放手,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以后天天都要这样!”

齐天林点点头,就故意这么光着上半身,头上搭着袍子遮住脸,走到屋外张望一下,表现出刚才似乎听见什么声音的感觉……

借着这么一点走动,再顺便就在外面罩上袍子,乱蓬蓬的头发头巾,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伤口痕迹,胡子拉碴的典型阿拉伯打扮,应该就会让对方狙击手放下警惕心了,最后他索性在屋檐下的阴影处,抱着头靠着墙根蹲坐下来。

既然能看见他们走进这间屋,那么面向这间屋的视线范围就有一个狙击点了。

和自己之前的推测相互一比对,这么用余光一观察,他大概就确定了晚上需要攻击的第一个目标点。

晒了一阵太阳,蒂雅裹上面纱跟黑袍,也出来跟他一起靠在墙角,两人就好像热烈完了以后,无所事事的情侣一般蹲在那里无聊的晒太阳,就好像两年前他俩经常在那个水泥厂做的事情一样。

只是那只喜欢趴在齐天林肩头的小猫或者小蜥蜴,已经变成了拥有水蛇腰的小妖精,挽住他的手,喜滋滋的把头靠在他臂膀上。

齐天林只能给自己找理由,这样更迷惑对手,一言不发的享受这种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崇拜式爱情。

一直这么磨磨蹭蹭直到傍晚,两人才在开始稍微热闹的居民区转悠着找点吃的,顺便把这个居民区重新观察了一下,看着天色黑下来,蒂雅躲进居民区边缘的墙边,跟齐天林商量好撤退路线,才跪藏在墙角,借助身上的黑纱,把自己就隐藏进黑暗中,手中紧握那支已经上膛的P226手枪。

齐天林拿过她的枪刺,吻吻她的脸颊,脱了鞋就转身跃进黑暗中,身上的灰白色长袍已经不见了,随意的裹着一块刚才找见的黑布……

战刃叼在嘴里,身体轻盈得好像大雁一般在山坡上无声的起落,贴着地面快速靠近下午观察的那个狙击点,灌木丛和石头成为他主要的隐藏地点。

因为地处偏僻,又是石油区反过山脊来的一侧,除了居民区那一点点微弱的光,山体上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的光照,齐天林也正是选择这样刚刚天黑的时候,一方面对方相对有个白天到黑夜的自然松懈期,另一方面地表温度还很高,对热成像仪有很大干扰,如果对方有的话……

夜间除了热成像仪和夜视仪,所能依靠的观测手段最重要的就是听觉!

一般情况下,凡走过必发出声响,是适用于除了齐天林嗑药之外的任何人的,无论你动作多么轻,只要行走,地表必定发出声音,在

静谧的夜晚,任何企图靠近狙击阵地的声音都会被发现……

潜伏移动蹲着移动有时候比匍匐攀爬还小声一点,因为那种趴在地面移动的沙沙声,实在是太明显了,有些细致的潜伏移动,移动一次手臂大约就是六七秒钟,机器人一般腾空,垂直放下,再同样的移动一边的大腿跟小腿,到位以后,手脚用力让身体腾空移动,杜绝任何跟地面的摩擦……

而眼前这种到处都是石子沙砾的北非中东地形就非常讨厌,松散而且很容易导致小石头滚动发出声响,使有些小心拨开声响物再经过的方法也没法使用,因为实在太多了,拨开还是石子沙块……

所以也许是这样天然的防守优越条件,让已经安扎了好几个月的狙击小组实在是没有太过担心自己的防御线。

齐天林确实也非人,中途唯一一次停下就是他的光脚感觉到了一丝牵绊,就那么硬生生的半途停住,一点惯性都没有!

左脚脚背上就那么挂住一根尼龙线……

这样荒芜的山坡上怎么可能在离地十多厘米的地方出现尼龙线?

只有可能是一枚步兵雷!

也正说明这个角度才是对方不便于观察防范的方向,所以采用这样的器械防守。

慢慢的蹲下去,顺着丝线这么摸到一头,发现线是缠在一根伸出地面的绊绳绕线器上的……这根竖立在地面十多厘米高的金属铁丝上向周围几个方向伸出好几根丝线。任何一根的触动都可能导致这种破片式防步兵跳雷弹射到半空中八十厘米的高度,朝四面八方弹射钢珠和碎片!

只能说是叫做运气好,为了多防备一些角度和面积,安放者把几根线朝向不同的方向,面积是大了,但同时线跟线之间也多了一些相互拉扯,齐天林刚才的轻微触动才没导致触发,如果单是一根的话,真有可能就炸了……

没有拆除的兴趣,直接越过,剩下的半飘移动更小心,但是也基本就成功了一半,顺利靠近这个狙击位!

因为齐天林已经能听见对方细微的移动声,甚至还有低语!

那就再抵近一些……

这种潜伏抵近,有种莫名的紧张感,有时候人虽然相比动物退化了很多,但是真的还是有很多猎人或者狙击手有一种神奇的第六感,在某种生物完全没有声响的靠近他时候,莫名其妙的就会发现……

所以齐天林靠近到六米多就不敢再接近了,借着依稀的夜光,勉强能够辨别出对方!

这是一个典型的K字形永久狙击阵地,那一竖就横在他面前,因为他这边是不用

观察的角度,山脊,而字母上的四个分岔,就是四个需要监视的方向……

这也是一个典型的双人狙击小组,两个人其中一个背朝齐天林趴在一个坑道上观察放哨,另一个已经靠在另一个分岔上,缩在睡袋里,K字中间那个交叉点,堆放着两人的一些物资。

因为地处北非,几乎很少有降水,所以这样的狙击阵地就不用做顶棚,只是在地面挖出可以趴人的星形土坑就可以了。

齐天林就这么斜靠在附近的石头边,一动不动,静静的聆听等待,而不是等待机会,他已经放弃了攻击这个狙击点,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里架着的两支狙击步枪从他的角度都能勉强观察到外形轮廓,一目了然,都是中型口径的,能打,但是反器材的活儿不一定能干好,关键不是反器材枪,一般就没有那种高爆弹药……

既然干活就要尽量做好,一看见这个阵地,他就明白自己这次出击落空了,还得把刚才惊险刺激的搜寻靠近过程再重复一遍,甚至好几遍。

而现在他等在这里只是在等待一次基地呼叫……

所有外放的狙击小组,都有一个基地呼叫的保护程序,每隔一定的时间,基地就会通过通讯器材挨个儿呼叫一次外放小组,各狙击小组必须做出口令回应,不然基地就视为这个小组丢失或者被袭击,十五分钟内就必须安排搜寻。

这个呼叫的间歇时间从二十分钟到一个小时都有,一般是半个小时,因为齐天林袭击一个阵地必须要保证这个阵地一定时间的存在,所以了解对方的基地呼叫,就是一个必须的手段,这就是不熟悉他们战术原则的其他袭击者永远注意不到的细节。

这次的运气就不错了,十分钟不到,就听见那个在值班的狙击手清晰的回应通讯系统:“三组收到……一切正常,大坏蛋!”

格式和口令都收到……

齐天林立刻消失在茫茫的黑幕之中,祈祷下一次的运气能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