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34章 架势

第二百三十四章 架势

显然,今天的运气就在那颗跳雷上消耗殆尽了……

在午夜之前,齐天林就已经跟个劳模似的,在这片山体上寻找到三个狙击阵地,很不幸,都是中口径狙击步枪,颇有点挫败的他决定最后再看一个,实在不行,就不能冒险了,刚才看到的这三个阵地中,有一个就配备了热感仪,地表温度已经在渐渐变凉,再过一阵,他就如同空地上的靶子,再到处移动就很明显了!

只能怪这第四个狙击阵地的运气不好了,到时候有什么枪用什么枪……

这过去的几个小时里面,他一共遇见了五处地雷,这些谨慎的狙击手们,到处埋雷,只要偷偷的接近他们,不管是哪一方,只要被炸了就是活该!

齐天林甚至还看见用白色的塑料小勺,就是把单兵口粮里面配的那个小勺拿来做触发装置的,用一点灌木遮挡住,真是百无禁忌,信手拈来都是杀器啊。

所以也由此可见这里驻扎的几个狙击小组水平不错,根据刚才听到的呼叫,大概有五个组藏在这周围。

其实正要奔袭的这个点才是他最开始第一个确定的地方,因为这里是唯一可以正对外部公路的角度。

从狙击手的角度来说,到处都可以作为狙击阵地,只要前提是能保证安全,但是如果负责路面,还是尽量选择斜着或者正对来路的方向最好,因为移动的车辆速度不一,在侧面打提前量是对于一般士兵来说的,因为一枪不中还可以赶紧补射,狙击手讲究一击致命,有时候一枪不中就没了机会,所以不给自己找难题也是个基本原则。

那么对着公路正面,开枪对方移动的线路就是正着来或者正着去,移动的意义就小了很多,所以这里一定会有一个点。

只是因为被那第一个点发现了狗男女,齐天林才就近开始寻找,然后顺着山体,一点点靠近这边。

只是等他排除万难登上山脊,就感叹,有时候直觉,真的应该一开始就坚持,这里的狙击阵地上,赫然趴着一支M82A1巴雷特步枪,这种当今使用最广泛的大口径反器材步枪几乎就是反器材步枪中的领袖级枪械,也是美军和北约军队制式配备最多的型号。

齐天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斜倚在山坡上,慢慢的抽出左手的枪刺,右手搭在嘴边的战刃把手上,脚下近似于漂浮一般轻轻的靠近狙击阵地……

这是一个深陷结构的阵地,比起前面的都要认真,看来不是一时半会就建立出来的,深挖了一人高,上面做了半顶盖,甚至还移植了一丛灌木在阵地顶部,如

果不是太熟悉这些把戏,那丛有点突兀的灌木反而让他确定这里有个狙击阵地,一般士兵真的很容易忽略这里。

整个阵地大约是两米宽四米长的方形,里面有小沙袋,射击孔,甚至还有专门用于反器材枪专用的排气口,因为口径太大,后坐力实在太大,所以都配备了枪口制退器,后坐力是降低了,随之而来的火药燃气气流就从枪口制退器喷出来,有些环境下面,一枪打出去,那个阵势真的跟打炮一样烟雾弥漫……完全是把自己暴露在敌人面前。

所以这里的狙击手估计也是闲得无聊,就把阵地建设得格外认真,保命总是不嫌烦的。

只是这个带排气口的射击位是朝油田区相反的山外面,因为有这么一支枪,基本上利亚比现在所有的装甲车辆,都有信心可以守住!

可见强悍了……

M82A1保养很好的放在遮挡顶盖下,上面还盖了布,一名正在值班的狙击手面朝外面,用一副夜视仪在无聊的到处观察,每隔一会儿,停下来揉揉双眼,一般是一两小时换班一次。

听起来换班有点频繁?

很累的,一般人连续观察同一个场景不到二十分钟就会疲倦了,而他们是整天整天的看,钓过鱼的人就明白,很少有新手能持续三分钟不动鱼线,因为有目的,有期待,所以心里是慌的,总想提起来看看是不是有成果或者鱼饵还在不在。

而打过猎就更明白了,要在一只猎物面前保持一动不动的等待,那是多么的难耐,何况狙击手面对的是一旦发现就会反击的人!

因此每隔一两个小时就非常疲倦,需要换班休息,这也是齐天林为什么一直都习惯于一两个小时就打个盹的原因,带着对这样习惯的了解,齐天林轻轻的靠上去,正要放下手里多余的枪刺,再用左手后仰掰脖子,膝盖顶住后背,好方便右手战刃直接抹咽喉,把这名狙击手无声的割喉在狙击位上,就听见背后那个睡袋的拉丝嘶的一声,拉开了!

该死!

不知道是被休息的狙击手发现,还是对方只是要起来撒泡尿,总之计划有变!

狙击手最恨就是计划改变!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对方要是晚两秒钟,他的枪刺就放下了,再捡起来必然就耽搁时间!

不能犹豫,直接就把右手的战刃一下就飞掷向那个睡袋里的狙击手,右膝直接下压跪在面前这个正在掉头要开口的狙击手背上,枪刺噗嗤一下就从后背左侧捅进去,斜着向上挑!

平口的三棱军刺,轻巧的躲过了背部肋骨,靠着脊椎这么进去

,几乎从手感上都能感觉到突破外部皮肤肌肉以后,首先是空腔,肺叶很疏松,然后就遇见一个实体……心脏!

左手这么一翻腕,枪刺有个螺旋的动作刺进心脏!把几个心室一气贯通,然后直接穿透挑动到上部的动脉!

这才是上挑的关键,必须第一时间切断动脉……,那个惊骇的身体被他空出来的右手死死的面朝下按进掩体小沙袋中,呜呜了两声,浑身几乎没有太多的挣扎,直接就死亡了!

因为瞬间的放血也就罢了,一进一出,枪刺贯通上半身,鲜血这么狂飙的时候,他的大力已经摁断了对方的颈骨,切断神经系统,丧失所有的行为能力!

这个杀人行为不过是瞬间的,枪刺拔出来,不管血流如注的伤口是喷还是流,齐天林已经借着小腿的弹跳扑向两米多外那个睡袋!

也不观察战刃扎在了什么地方,枪刺直接就这么捅了进去,连续的快速捅杀!

几起几落,就这么十秒钟不到,两名经验丰富的狙击手,仅仅是因为被他无声的靠近,就丢了性命!

时间不能耽搁,先剥下值班那个狙击手的手套戴上,事情闹大了,没准会有痕迹专家过来破案,很少考虑指纹问题的他也必须注意这一点。他摸遍睡袋找到战刃,顺便在对方的头侧找到一盏头灯,戴起来,熟练的开始翻找对方的弹药物资。

有枪就必须要有弹,而且必须是专用枪弹,一阵翻腾,不出他所料,配备的五个十一发弹匣中,有一个是高爆弹,两个是穿甲弹,另外两个则是普通的高精度弹,旁边的防潮箱里倒是还有好几种辅助弹药。

齐天林犹豫是否使用曳光弹或者照明弹来助燃的想法,在这么黑的夜晚,那不啻告诉所有人自己的位置,毕竟曳光弹在带着光芒飞过去用燃烧的镁引燃油罐的同时,也用清晰的弹道告诉其他狙击手是自己干的。

只是12.7毫米的射击声音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除非对方认为是外来枪支,自己还是只有那么开几枪的机会。

所以最后,在头灯的照射下,他还是整理了一个弹匣出来,按照高爆、高爆、高爆、高爆、曳光、曳光的顺序排列出来放在一边,然后就是整整一个高爆弹匣。

拿着跟一本厚书一样的弹匣,装填进去跟一支支胡萝卜似的大型子弹,齐天林的情绪平静得很,丝毫不觉得身边两具尸体有什么问题,手上每一颗子弹都稍微破坏一下弹头尖,距离这么近,精度根本不成问题,但是弹头的平衡性稍微破坏,一旦击中就很容易翻滚,增大破坏力,自己就是来搞破坏的对不对?

中途甚至还接过一次基地呼叫查询,理直气壮而熟练的回应了,再找出一个睡袋,把步枪枪身用拉丝完全封闭在里面,这个巴雷特步枪开枪时候的枪口火焰,在这样漆黑的夜晚,简直就好像烽火台那么的醒目!

最后用小沙包在距离向内的方向距离射击口一米左右的地方筑了一个架枪的狙击位,装上一个全高爆弹的弹匣,深吸两口气……

这么一旦击发,就要大乱,自己只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持续射击,转身下山逃跑,也许还要带上自己的小累赘……

闭上眼这么回想一下等会儿的操作顺序,齐天林透过巴雷特步枪上的十倍瞄准镜,找到那几个点,快速的做了一个连续射击的预演。

轻轻的拉动六边形枪身上的枪栓,想一想,还是干脆把三十多斤重的步枪这么连睡袋笼罩一起端起来,好像一般人端着一支冲锋枪一样平端着。

毕竟这样的快速射击,目标又大又近,想不打中都难,快速移动枪口才是最关键的。

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这种架势,也就他了!

看看周围没什么遗漏,才徐徐的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