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37章 也许

第二百三十七章 也许

打定主意,齐天林就突然开始往西面转向,他已经奔行了大约三十多公里,在这样没有任何公路的荒山野地的黑夜里,除了空中的直升机,还真没有谁能赶上他……

从空中的显示屏上,那个小白点突然就开始变向,让一直有点犹犹豫豫不敢下降,为了跟进他其实一直在空中兜圈子的直升机赶紧通知后方:“方向改变!目标有改变!”相比直升机的两三百公里时速,齐天林再快也算不了什么。

阴差阳错,因为齐天林一直朝着南方在逃,之前交接的那架直升机都判断这个非人的袭击者应该是要奔向那个两百公里外的油田区,因为前几天刚袭击了加拉的油田,这个人一定就是奔着油田来的,是个名副其实的油田爆破者!所以驾驶车辆的PMC们已经纷纷沿着公路包抄过去候着了!

谁知道齐天林突然就来了这么一着?

打个比方如果艾季达也比是圆心,那个油田区在六点位置,而吉尔夫谷地在八点位置……只是山谷距离艾季达也比更近一些,可谷地跟油田区之间是没有任何交通通道的……您得原谅这种地区的交通架构都是以大城市为发散型的架构,还没有形成网状。

所以这些花了一个多两个小时赶紧奔往油田区沿线的PMC,就不得不全部又挨个通知回收,重新回到艾季达也比,然后又出发去往谷地,希望能在那边拦截到这只可恶的鼹鼠!

齐天林一个人,真有点自由自在,黑夜笼罩下,夜视仪能够提供基本的周边地况观测,不至于摸黑行进,战刃提供的体能轻飘让他的疲惫主要还是集中在精神上,不时还端起手中的枪作势瞄准一下直升机,算是警告这个讨厌的跟踪者不要太近。

从两三百米的空中,颠簸着用机枪打他已经被证明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这边反正都在包围,也就索性停了机枪射击,就这么跟着,只是在不停的给后方报送坐标方位。

夜间的荒漠气温下降很快,放眼望出去,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天地交界处隐隐约约的反光能够证明还有天际的存在,如果不是夜视仪,这样的夜晚根本无法这样快捷的攀爬奔跑……

为了避免被类似FAV这样的越野车缀上,齐天林尽量选择崎岖的山地行进,所以也不是所有地方都是可以用奔跑来解决的了,某些地方不得不攀登,有些小山谷又不得不直接跳跃下去……

只是和大多数荒野求生的行进路线不同,有战刃的帮助,让他基本可以选择直线行进,顺着天空中星辰指引的方向,为了让身上的东西少到不可能引起搜查的怀疑,他几乎没有携

带任何装备就过来了。

不过现在也轻便……

加上常年风化的山地状况,基本上都是高点岩石破碎,谷底或者低谷是松软的沙子,只要跳跃落地的时候掌握好各种滚翻卸力的动作,再有战刃的帮助,真的轻松不少……

这样的行进一直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直升机都换了一次班,不得不惊叹下面这个小白点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军队培养出来的钢铁机器,有些土著人能够做到一整天持续不断的前进超过九十公里,不用停歇补水……

可刚才的战术技能又明显是来自西方的战斗能力,根本不是那些乡巴佬可以比拟的……

同样还是有补水的问题,不过也许是靠近那个著名的水源山谷,又毕竟是距离撒拉哈沙漠的距离更远一些,这边的植被明显就要多一些了。

随着这么行进,依赖地下水生存的刺槐开始出现,甚至还看见过一口当地人挖下的井,齐天林没有停下来费力折腾,只是顺手扔了块石头进去,嗯,直径一米的样子,深度肯定超过几十米,还是干的,没水花的声音,理论上来说,只有下到井底,慢慢的挖掘到湿泥,才能找到一点水分……

真是个干旱贫瘠的地方。

不过他连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和机会都没有,只能不停的往前行进,期盼能够看到什么不同的地理状况,帮助他摆脱直升机那跗骨之蛆一般的追踪,而且还不能拖延到天亮,他明白自己现在完全是依靠黑夜中对方看不清他手中的武器,毕竟那支M82创下的战斗力太惊人了,无论什么低空航空器都有点忌惮。

可是天明以后要是发现只是一把M16步枪,估计就会死不要脸的靠上来扫射了……

赶紧走,不停的走,只有移动才能给自己找到一线生机。

比上次好的就是这次在夜晚,没那么热,比上次糟糕的就是根本连寻找水源的机会都没有!

整整一夜……

随着黑幕越来越变成迷人的湛蓝色,星空也越来越透明,仅凭肉眼也可以看见那个天空中发出轰鸣声的小黑点时候,黎明就要来临的时刻,齐天林翻过又一座遍布石头的山脊,突然在他眼前就绽开了一片几乎有点浩瀚的内陆湖……

这就是被称之为井的谷地湖,这才是地下水自动凝聚出来的湖泊……再从这里往西南方向,更多星罗棋布的小型井泉就会出现在这个区域,各种风化的山脉也有了高地错落。

最重要的是,因为有水……湖边就能看见成片的土房!

接着夜视仪,齐天林的视力能够看得更远,似

乎有条公路还穿过了这里,路边甚至有玻璃幕墙的房屋,毕竟这样的地方在整个利亚比国家都是很珍贵的。

巨石,高耸的山谷,陡边平原都让这一带突然变得复杂起来,怪不得领袖想在这里搞游击战,类似奥塔尔独眼将军的那种战略,看上去要是他逃到这里,也许能行……

不过也是也许,对齐天林来说就是肯定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几乎是跳跃着滚翻往下靠近狭长得足有二三十公里长的内陆湖!

这是一个造型很怪异的湖泊,相当不规则,不过也很好理解,因为几千年来一直在降低水位,所以露出的旱地是什么样子,湖泊就什么样子,一点没有那种补充充足的湖泊尽量圆乎乎的样子。

每隔两小时都在换班,借着黎明晨光终于也要熬到头的直升机成员们本来要长出一口气,天明以后的追捕包围就比较容易了,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看见那个身影居然一下就扑进了水里……

朦朦胧胧的朝霞中,热感仪上那个已经追踪了一整夜的小白点就这么消失了!

持续奔跑了一夜,超过上百公里的距离,任何人都应该精疲力竭的倒下了,可这个不可思议的身影居然跃进了湖水里!

队几乎所有人来说,就是那些世界顶级的铁人三项选手来说,都只敢在精力最好的时候先游泳后自行车,再跑步,因为人在衰竭的时候真的无法驾驭水中的活动,很容易就会因为低温症或者手脚抽筋丧命在水里。

这位呢?居然就这么跳进已经在低温下变得冰冷的湖水中,还是潜游,就那么消失了!

直升机机组成员有点无法置信的用电台通知了正在往这边集结的PMC以及后方的公司高层,然后傻傻的寻找了一个高点平坦地方,降落以后,都跳下来,取出狙击步枪跟望远镜开始大海捞针似的慢慢寻找……

其实领袖在位几十年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开发得不错的旅游景点,当然是面向既得利益阶层的景点,所有湖边都种植了密密麻麻的绿色植物,各种适宜这种气候的植物都在这里长得朝气蓬勃,倒是方便了齐天林的隐藏……

整个呈马蹄状的湖面,最长的两端距离有接近三十公里!那么最终搭乘十多部皮卡车过来的不到一百名PMC下车听明白状况以后,都有点傻眼!

平均一个人就要分担一公里的范围,更别提平方面积了,还有那么多植物跟房屋……再来一千人都不能正儿八经的进行搜寻,何况他们对那个袭击者的长相身高衣着都一无所知!

看着已

经早起,好奇的在路边看热闹的当地部族人群,几乎所有的PMC顿时就提出撤退!

天知道那个袭击者有没有就混在这些当地人中间?面对一个悄无声息地干掉自己最好狙击阵地的偷袭者,根本就没有把握分散开来进行搜索!

齐天林没这么恶趣味,跃进水面以前,他就扔掉了步枪跟弹匣包,扔掉所有累赘的东西,嘴里含着战刃就扎进水里,虽然说不上跟有了避水珠一样,也轻巧得像条鱼一样快速的在水面下一点点潜游,偶尔探头换气……

最后就那么悠哉游哉的躲在岸边抵垂到水面的植物下,只露出半张脸,静静的看着。

这一晚的劳累,终于结束了……

本来他完全可以逃往十多公里外的城里,号称利亚比第三大城市,虽然经过战乱,好歹也有几十万人,更何况那到处都空置的房屋,都可以让他躲避追踪。

可是有一种潜意识的力量,让他宁愿选择这么笨拙的方式来摆脱追击,也不愿让那个疼爱的女孩儿受到一丝一毫的威胁。

可能他自己也没意识到,就在不知不觉之间,那个小巧的身影已经在他的心底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也许这就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