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38章 挂念

第二百三十八章 挂念

蒂雅就蹲在路边的墙角下,抱着自己的双腿,浑身脏兮兮的样子,面纱和头巾抱住了几乎所有的容颜,只露出了一双眯着的眼睛。

一进城,她就放开了那个莫名其妙被她当做掩护物的中年大妈,随意的找个偏僻小巷的角落,自己在地上这么打几个滚,沾上满身的尘土,又把脸上抹满灰沙,才顺着墙根,一点不起眼的溜到那个清真寺去。

这里就是她跟齐天林约定的第二撤离点,因为如果场面太乱,清真寺永远都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地方,而且撤离点永远都是约定双方都一起到过的地点,那个他们一起跪伏在地面听见恶神歌曲的路边。

小姑娘就这么蹲坐在街对面,双手放在膝盖上,把下半张脸都藏在手臂里,只露出眼睛,静悄悄的看着对面,没有丝毫的慌张或者担忧,压在两腿间的手指轻轻抚摸过手枪握把的纹路,只有这个冰凉的东西,才能给她提供胡子不在时候的安全感。

从半夜在巷子口一边打盹一边看着,到太阳渐渐升起,有些灼热的阳光都照到身上,她才起身换个阴凉的位置,继续抱着脚坐在那里等着……

动作和样子打扮都跟两年前差不多,但是身形真的有点不一样了,以前那么瘦弱的样子,看上去怎么都是个怯怯的小孩子,现在无论怎么压紧身体,尽量缩小也是少女,起码她自己没注意到自己顺便在地上滚出来的尘土,在胸前还是有两个月牙似的痕迹,表现那里真不是一马平川了。

所以等中午时分,她慢悠悠的起身,到附近的集市上面去吃东西的时候,没注意到有人对着她的身体在吞口水。

已经尽量把黑袍放松显得宽大了,里面贴身的大短裤和圆领T恤上有小兜,按照朱迪教导的习惯,都会放一些十美元二十美元的零钞,这样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才能不起眼的进行补给。

蒂雅做的所有掩护工作跟这些细节都不错,中规中矩,但是唯独忽略了她自己本身,她正好处在小孩子跟成年人之间的这么一个独特年龄,小孩子可以让人忽略,成年人可以让人忌惮,唯独就她这么个少女,虽然是脏兮兮的少女,在这样的乱世,很容易让人萌发各种邪恶的念头!

特别是这么一个肮脏而看起来有点穷困的少女怯生生的掏出一张旧旧的十元美钞买食物和饮水,就更让人觉得有机可乘。

所以当蒂雅拿着用纸袋装着的饼子和几个蔬果,一只手提着一个装满清水的瓦罐顺着巷子慢慢往回走的时候,一个有些臃肿肥胖的身影就带着点诡笑跟在后面。

时的少女真的拥有太多训练以后的技能了,几乎在第一时间,她就感知到后面有人跟着自己,没有回头看,只是赶紧喝了几口水,万一等会儿有点什么,打翻了瓦罐,那就烦恼了,至于跟在后面的人么,还没这罐水重要……

但是在转过一个角落,正要拔出手枪干净利落的干掉后面这个跟踪者,蒂雅的脑子还是秉承了非洲朋友一贯不着调的风格……看看他要怎么做?

因为刚刚初尝跟胡子亲热场面的她,清晰的觉得自己已经都到了什么门槛上了,却有点抓不住重点,不知道干嘛,胡子又不主动教,那可不就得自己学?

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人可以像母亲那样教导自己这些为人妻为人妇的东西,更别提什么小电影了,联想到几次经历的坏男人场面,她打算看看……

浑不觉得那会是一个多么惊险的场面……

但是最贵重的还是那罐清水,就先藏在这个角落吧……

色欲熏心的中年肥胖大汉真没注意到转过街角来看见的少女手上少了个罐子,把空出来的手轻轻揣在了黑纱袍里……

经过一户门户大开,里面都是杂乱物品的弃屋时候,眼角瞥见里面厚厚的毯子和脏乱的被褥,突然身后加重几下脚步声,一个粗壮的胳膊就从后一把憋住了蒂雅的脖子,少女一瞬间真的不能发出什么声音,就被拖了进去!

左手的食品袋一下就掉在地面,右手的手指有点惊吓的紧了一下,差点就拔出手枪,忍了忍,还是没有付诸实施……

由此可见,蒂雅的神经还真是有点粗大了!

和那个肥胖身躯比起来,她真的娇小很很多,力量上的对比也不是训练就可以完全弥补的,何况身后用小臂卡住咽喉,绝大多数人都使不上劲,也只有齐天林那种怪物才能反击,蒂雅就这么被反着拖进屋里,小姑娘居然还配合的蹬了几下脚,表示自己的惊慌!

这是个有品位的**贼!

趁着战乱,在这个城市里面,已经得手过好几次了,面对这种无助的单身少女或者女性,压倒性的体力,根本无人关心的后果,让他内心的黑暗几乎是肆无忌惮的释放出来,借着在集贸市场做点小买卖,伺机在乱世间**虐杀女子,简直是神仙都不换的快活日子……

一把扔开小姑娘,甩出去的力量让蒂雅跌跌撞撞的摔在屋角,侧趴在地毯上,小姑娘满脸惊恐的表情简直就好像伟哥一样让他兴趣大开,脱了自己的袍子,带着**笑就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蒂雅背靠着墙壁,尽量表情配合,可那种似曾相识的紧张愤

怒感又来了……让她的手又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面纱在刚在的动作中,已经被拉掉的大半,露出了俏丽的容貌,有点惊喜于自己猎物的男人哈哈笑起来,心急的开始褪下自己的裤子……

小姑娘没有任何遮挡眼睛的动作,上课呢,她得使劲控制自己那种暴起杀人的冲动……认真观察,结合自己之前的遭遇回想大概是怎么回事,右手却拉过了一个脏兮兮的枕头……

已经勃发的器官促使这个男人带着点调笑贴上身来:“怎么样?陪我……”然后就看见面前这个小姑娘脸上居然泛起一点笑容,好美的笑容,接着右边大腿就这么露出来提到很高的地方,直到露出一层黑色的绑带……

没想到这个猎物这么主动,肥胖男人急慌慌的蹲扑上去,挺出的下身就要迎上去,却看见微笑的小姑娘右手拿个枕头迎上他的脸!

真有情趣!

男人兴奋得都要嗷嗷叫,浑不知枕头后面就是一把冰冷的P226!

结合动作跟姿态,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那么……教学场面到此为止!

蒂雅突然开口:“我的腿……只能给我的丈夫看,即使看见过的都是尸体……”然后击锤的声音几乎是跟话语同时响起,仅仅隔着一个枕头,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有了枕头的消音,枪声被压制到了一个极小的范围,有些污垢的枕头上仅仅是出现一个黑色烧焦的洞口,后面就传来嘭的一下震动!

小姑娘一下就跳起身,顺着手把一击毙命,背后溅起大片血迹和奶白色**的尸体推倒,蹲下来好奇的观察下半身变化!

因为体内血液大量的骤然流失,这边自然就瘪了气儿!

真是神奇而复杂的事情啊……

一脸的恍然大悟和些许不解,蒂雅连去拉开枕头看看人脸的兴趣都没有,随手拉过毯子盖住尸体,口中鄙夷:“居然敢碰胡子的东西!”回头捡起门外的食品袋,又慢悠悠的走回去提了清水罐子,继续在清真寺对面的角落慢慢边吃边蹲守……

乱世里面,干掉这样的人渣,不但是救自己,也不知道救了多少别的人。

虽然事情的过程在蒂雅那异于常人的思维模式下有了变异,根源和结果总是一样的。

可这一蹲就是四天!

实在是因为太远了点,而从谷地到艾季达也比之间零零散散的PMC也太多了点,齐天林实在是没有兴趣硬闯,也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有返回艾季达也比的企图,唯恐那样的讯息会让对方推断出城里有什么对他重要的东西

,从而威胁到蒂雅。

所有的封锁还是存在,特别是往北到海边以及往东南部的另几个油田区,都是严查方向。

所以一直在谷地转悠了两天,齐天林才有机会跟着一帮当地人混在其中,朝着略微放松的东北方向慢慢的回来……毕竟PMC也只是商业武装,不是政府军,没有那么严密的封锁能力。

不能搭乘车辆,一路上那都是检查的重点,也不能脱离这个赶着羊群的队伍,单个行人也很容易被关注,所以这么慢吞吞的顺着山路走……

走到身边都经过了不知多少次PMC飞驰的车辆,头顶也看见过多少次直升机,才远远的看见那座庞大的城市……

口中跟这些当地部族人士寒暄着告别,自己也才不着痕迹的往清真寺走过去,过了这么几天,不知道那里的少女还在不在,一切安好不,是否按照自己的约定准备撤离到第三撤离点,城外西北角的那个藏匿皮卡车的地方,超过五天就得去那里,只在那等一天,蒂雅就必须要自行驾车到海边去,跟亚亚他们会合,先行离开了。

天色渐晚,晚间的祈祷时间也到了,齐天林混在从四面八方聚集起来的当地人中,毫不起眼的走到那个街边,刚刚伏下自己的身子,准备直起身子四处看看,就感觉到一支小手,轻轻的挠他脚踝……

转过头,一双猫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喜悦,一直流淌到他的心里……

真的很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