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39章 保卫

第二百三十九章 保卫

跟着做完礼拜的当地人慢慢离开清真寺周围,蒂雅依旧拉住齐天林的袍子,这是一件在那边找当地人买的灰黑色袍子,脏得很,脚上也穿了一双破得露出脚趾头的皮鞋,算是买袍子的赠品。

齐天林扔在湖边的枪支弹药都被找到,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痕迹,连那双掩盖指纹的战术手套都被扔进湖里,齐天林就那么躲在湖边土屋里静悄悄的看着对方懊恼。

所以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换过了……

少女不在乎袍子的脏乱,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嘴里尽量忍着不发出声音,因为笑一直都忍不住,纵然蒙着面纱,还是能分辨出从眼角流出来的笑意。

看见那个熟悉身影破破烂烂出现在街头时候,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扑上去,那么摸摸索索不着痕迹的靠近他,就已经似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一走进巷子拐角,一个劲把齐天林往没人的方向挤,等身边的人一消失,一把就死死的抱住他的腰,把自己埋头在怀里面,有点呜咽:“好……想你!”

齐天林的手也抱住她的背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轻轻摸她的头巾,少女顺手就拨开头巾让他的手触碰到蜷曲的长发,才又把双手恢复到齐天林的腰上,没有什么其他情绪,一声不吭的使劲把头往带着异味的袍子上蹭。

好像这才是两人从认识以来,蒂雅第一次一个人单独呆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好几天,齐天林居然有点心疼的感觉:“这……几天,吃苦了?”

少女的头一阵摇,吃吃的笑:“给你剩了点饼子和一个西红柿,还有点水……”想拉着齐天林去自己栖身的地方,却又舍不得现在的亲昵,犹豫一下还是继续蹭。

齐天林才有点宽心的笑起来:“给我看看你的脸?刚才好像花猫似的,蹭干净没?”

低下头就迎上抬头的少女,真的已经蹭干净了,原本就是些浮尘,现在大大的眼睛看着他,明艳深邃的脸蛋和眼窝里都带着深深的情思,以齐天林这样的大头兵都能读懂,应该确实没有缺水,抿着的小嘴唇很润泽,还伸出点粉粉的舌尖稍微舔一下,确认自己的嘴唇好看,才嘟起来迎上,小抱怨:“这几天的,都补给我……”

淡绿色的眸子就这么闭上了,腰后的手上用劲,似乎在催促齐天林赶紧……

齐天林何尝不想念?

尽量控制自己澎湃的力量,轻轻试着亲上去,:“我……也很想你……”欢欣鼓舞的少女直接用唇封住他剩下的语言,足够了。

还没有舌吻的经

验,蒂雅只会把嘴唇在齐天林的唇边贪婪的滑来滑去,似乎这种亲昵已经足够让她沉醉,身体似乎都有点失去力气,把手臂换到齐天林脖子上挂住,不然真的要瘫软下去。

齐天林力气大啊,兜住她的腰,顺着腰再往下一摸到大腿,这么轻易的打横一抱,就把姑娘横抱在怀里,睁眼看看周围,张嘴:“去……”

蒂雅不满的睁开眼睛,惩罚的把舌尖伸到他嘴里敲两下牙齿!

齐天林笑起来,抬起头:“站在街头这样,在阿汗富要是抓住,可是要活埋的……”那些原教旨主义极端分子,真的一点见不得这样的情况,现在夜幕已经降临下来,但是外面居然也有了一些电灯的光芒,有些夜市开始营业了。

少女终究从小还是受到一些宗教影响,醒觉的伸伸舌头,手却不放开,懒懒的指方位:“就在那边那个房子……这条巷子都没什么人,太破了。”经过一处房屋的时候还随意介绍:“有个男人想强**……嗯,杀死在里面了,已经腐烂了吧,臭得很……”让一般人说起来发呕的内容,她真是轻描淡写。

齐天林能猜想到过程,手上稍微紧一下:“嗯,你一个人在这些地方潜伏,还是有点危险。”

蒂雅的头靠在他怀里不屑:“有了你,我什么都不怕!”还咯咯咯笑着引导齐天林去摸她大腿间的那支枪:“还有九发子弹……我们在这里呆几天再走?”

对她来说,只要这样两人亲密的在一起,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可能这样凶险的地方反而容易调动情绪或者制造机会吧?

齐天林冒汗:“你就不能正常点?谁会喜欢这种地方……算了,我们还是先去吃个舒服的晚饭,然后休息一会儿,半夜出发,我可是走了一天的路了,你还有钱没?特么的这个袍子太贵了!”他也只带了点零钱,都买袍子了,反正他实在不行还可以抢劫嘛。

蒂雅又开始吃吃吃的诡笑:“你的大短裤里还有点,自己拿……”还分开点腿方便他操作。

齐天林真是幸福的在黑暗中翻白眼!

好吧,就在夜晚的热闹集市上随意吃点烤肉和饼子,两人甚至还喝了一瓶啤酒,无论生活多么艰难,人这种生物总是会苦中作乐,以前好像不屑一顾的生活,现在就变得极为珍贵享受,边吃喝,边载歌载舞的人也不少……

当然也没人在意集市角落上那个摊位的中年胖子消失了好几天,也没人管,东西倒是被顺手牵羊拿走了不少。

啤酒其实是蒂雅喝掉了大半,因为齐天林主要还是饮水加进食,这几天确实有点受罪,

基本上就只能喝点浑浊的地下水,那个湖么,天亮了看上去居然是红色的,充满了矿物质,不经过过滤净化,实在没法下口,而那个修建在旁边的自来水厂,因为供电停止,已经停止运营一年多了。

当地部族吃的东西也很糟糕,都是些面渣饼,艰难得很,为了混进去掩饰好,他也只好这么吃了两天。

蒂雅高兴,对啤酒这种新鲜东西也好奇,一杯接一杯的给自己倒,还帮齐天林喝,自己跟自己干杯,兴高采烈的模样暴露她真实年龄。

齐天林伸手抹掉她上唇的泡沫:“好了……上路!”

美钞真是他自己颤颤巍巍的伸手摸出来的,跟剪炸弹线一样小心,最后被不满的蒂雅双腿给夹住享受了一小会儿。

价钱有点贵,也对,基本都是进口的走私货,这还是靠近海边,越往内陆越贵。

两人一前一后,拉着衣服开始往城外的第三撤离点走去,相互依偎着的行走方式不适合这个地区,也不太符合PMC的警惕形态。

蒂雅打个小酒嗝:“我昨天和前天都过去看了一会儿的,那边没有人。”这算是她的工作任务。

齐天林满意:“那就好……待会儿你就上车睡觉,说不定等你醒过来就上船了。”

小姑娘不在乎回家,期待下一次任务:“最近还有什么单子要出来的?我要跟你单独出任务。”

齐天林挠头:“利亚比的单子很多,但是这次把这里折腾得有点苦,过段时间再来吧,而且我得想个辙,每次都让人追得鸡飞狗跳的。”

蒂雅满不在乎:“你那是舍不得我跟亚亚他们去冒险,真叫我们组成队形阵地跟你一起对打,哪里会跑得这么辛苦?”

齐天林一想也对,自己中两枪无所谓,真舍不得身边的人,无论是爱人还是战友受到那么一点伤害,点头表扬:“你倒是想得明白。”

蒂雅有点笑声:“我又不笨,都是你教的。”

齐天林摇头:“我真不是个什么聪明的……玛若聪明,安妮那号儿的就不用这种形容词了。”

蒂雅擅长用贬义词:“演电视那个也狡猾!”

齐天林忍住笑,指指旁边的黑暗角落,蒂雅娴熟的拔出手枪躲靠过去给他做警戒,齐天林才小心的拔出战刃翻进院子里,打开院门前检查记号没有动过,搬掉遮掩物,细心的再检查一遍车辆没有被人做过什么手脚,才有油桶里面的储备加满油,发动汽车,出来接上小姑娘,快速离开!

既然终于完成了这个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的任务,那就赶紧逃离这

个满是疮痍的城市吧。

蒂雅终于在汽车轻微的摇晃中,慢慢陷入了沉睡,把小手搭在齐天林握住档把的手上,这几天的等待其实是很耗力的……

安妮跟已经逐渐适应海面生活,但还是满脸发白的柳子越终于把帆船靠近约定地点的海面,上百海里外就降下风帆,让船体自己在水面慢悠悠的晃荡。

柳子越基本都是呈躺卧状态,看看四周茫茫的水天一色玉空明状态:“等着晚上?”现在才下午两三点钟,要不是驾驶台上有软蓬遮挡,强烈的阳光早就让人呆不住了。

安妮点头:“总归是违法事件呢,现在这样基本还是安全的,要是敢靠近海岸边,指不定什么地方就会对着船体开枪了。”帆船就这点好,没有发动机,夜间行船安静得很。

柳子越伸脚拨开暗门,再仔细的看看那支她不敢伸手去触碰的步枪:“老在电视上看见非洲,除了去表达善心搞亲善活动就是动物世界,再不就是政变的消息……”趴着看看大概的方向:“真想去看看……”

安妮瞥她一眼,有种熟人之间的嗤笑:“我终于明白保罗以前为什么对我这种慈悲行为有点不以为然……”

柳子越不在意态度:“你们之间经历过很多东西?”

安妮微微的一笑,有种说不出的优越感。

柳子越看见了这个笑容,读出了里面包含的东西,不吭声了……很明显自己似乎确实有点处在下风?

有些东西错过了,就要花很多时间去弥补或者保卫了……

下定决心的她,有这个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