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40章 香艳

第二百四十章 香艳

黑暗深邃的海面上,约定的时分,安妮先戴上一副墨镜才端起硕大的望远镜,慢慢的顺着海岸线看过……

一道高频的红色光急促的闪动,按照既定频率以后就消失了,安妮确认方向,拿起手边的一个救生灯,也做同样的回应,然后对面的光才稳定的亮起,提供一个指示方位。

看不见任何讯息的柳子越好奇的坐在旁边看着这一切,黑漆漆的戴墨镜还能看见什么?不过那副墨镜墨镜貌似跟齐天林的是情侣款?

船体靠近海岸边,这边的救生灯指示被单独放置在一块礁石上,冀冬阳还是谨慎的带着亚亚躲在几十米外的礁石后观察船体,没有异常才过来碰头,向左在后面拿着其他装备,然后是齐天林,双手提着那两个怪异的箱体处在中后部,蒂雅居然才是最后扫尾的,端着步枪在后面警戒。

齐天林轻松的从船尾甲板把东西搬上船,刚放置在这边,转头就看见柳子越袅袅的靠在船舱不锈钢舷梯旁,有点大惊讶:“你……你怎么来了?”

柳子越有点喜欢这种感觉了,以前似乎没看见他这么惊讶过,总是什么时候都老神在在的样子,那种万事不惊的表情很讨打,所以现在很有一种得逞的快感,带点微微笑容:“我不能来?”

戴着头灯的齐天林看看周围的环境,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枪支弹药以及手边的两箱核弹,确定面前的女人确实跟这些东西同时出现,才吸口气:“就跟阿拉伯神灯似的……说出来就出来了!”

柳子越原本抱在胸前的双手放开:“你不过来拥抱一下你的妻子?我实在是有些不适应随意在船尾走动……”

在高层船舷边把双肘放在栏杆上看热闹的安妮当场揭穿:“昨天你还在甲板上跳恰恰!”

齐天林摘下胸前的M4步枪,笑着过去伸手:“你要抱抱,我不反对的……”

然后一股浓烈的汗味就完全笼罩了一贯洁净淡雅的柳主播,堪比生物武器!

自打下船他们一直就没洗过澡,那股子令人作呕的酸臭味,熏得柳子越简直摇摇欲坠……

乐得跟在后面的蒂雅哈哈大笑,因为船身是后掠式,顶层略高一点,这种靠近船体的热闹安妮看不到,急得她使劲的伸长腿脖子探出身来看!

向左跟冀冬阳看看有点复杂的剧情,赶紧提着东西拿到甲板上包装,待会儿有些枪支弹药是要用防水袋装好沉到水面下的。

亚亚刚要带着塔塔走进船舱,就被安妮叫住:“赶紧去洗澡……换衣服……不然不许进去!”她已经

跳起来开船了,后面的言情剧估计最近一段时间都要长期播映,不急着这一会儿看,还是赶紧远离这个危险的地区才是船长的正式职责,这点轻重缓急她清楚。

柳子越也想这么对齐天林说,何况自己有些丰满的胸前还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硌着了,艰难呼吸中伸手一摸,是一支冰冷的手枪?

但这种冰凉似乎让她有些清醒,提醒了这些汗味来自什么地方,正要推开的动作变成拥抱,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变得低柔:“累么?”

齐天林略显惊讶和感动:“还好……都这样。”手还是放开了,让开一点,站到下风口。

柳子越借着头灯光线穿过自己的头顶余光,看着那张脏乎乎的脸庞跟自己在渝庆看见的天差地别:“这就是你的生活?”

齐天林还没回答,后面的小观众轻飘飘的走过来,踮起一点脚,轻巧的在齐天林脸上亲一下:“我去洗澡换衣服了……”然后给柳子越一个明显好敷衍的笑容,就熟练的取下胸前的G36C步枪提着,彰显自己跟齐天林类似的打扮,摘掉头上的头巾,蓬松出微卷长发,散发一点跟齐天林类似的尘土气息,却一点没有汗味,好神奇的,然后用一个好有女人味的背影走了。

柳子越原本从汗味中艰难搏杀出来的柔情顿时消失殆尽,手上想做点什么,连续上下在齐天林腰上移动好几处,摸到的不是弹匣就是手雷烟雾弹,根本不敢随便拧打,撇开点头:“你……你们做了什么?”

齐天林没压力:“没做什么……好吧……我也去洗澡……”想离身。

柳子越不放手:“你打算跟她一块洗?你这个变态大叔!”最后几个字说得真是有点咬牙切齿的腻味。

齐天林分辩:“她其实只是看起来小……这个地方这年纪可以嫁人了……”

柳子越越发磨牙:“你还真……禽兽!”说着就也踮起点脚仰头一下咬住齐天林蓬松的胡须和下巴!

这里总该不会有什么枪支弹药吧?

齐天林的手在妻子身上真不敢乱动了,拥抱只是个玩笑,没想到现在看见的柳子越有完全不同的思路和方式,继续化解自己心中的问号:“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柳子越有些含糊不清:“要你管!”

齐天林不怕疼,干脆伸手把她抱起来在舷梯上坐下,自己半蹲身方便她的攻击行为:“我这胡子可是经过了核污染的……”

柳主播横蛮的哼哼:“我不怕!”

齐天林伸手指指自己脚下:“真的……这是两枚核弹。”

柳子越

是看着他提着两个怪模怪样的大箱子上来的,只是所有的注意力在人身上,自动忽略了两件道具,闻言还真的有些惊讶,低头去看,嘴就松开了,手却顺着挂在了齐天林脖子上:“真的?”

齐天林轻轻的摘下她的手,从怀里掏出一个GPS打开,确定一下方位,看看已经驶离海岸线的距离,按键记录下坐标,就伸脚把两箱东西从后面蹬下去!

距离海岸线一两海里的距离,不算太深,这里也没有渔村,应该不会有什么暗洋流把这种东西冲走,就让这两个家伙埋藏在这海底下吧。

指指已经消失在舱室里面去洗澡的冀冬阳和向左,齐天林转身对坐在舷梯上的柳子越小声:“那两个家伙是你爸塞给我的,估计是国内有关部门的人,这两件东西还是有些敏感,趁他们洗澡换衣服,我就把东西扔了……只有我知道在哪,他们和国家就会忌惮我一些了……”

柳子越才回忆起当初在机场分别时候的那两个不起眼的配角,试着同步思考:“不会对我们……我们家有什么影响吧?”

天地良心,已经在玩了十来年的嘴上功夫,柳主播这种级别怎么可能出现重复结巴这样低级的错误?这就好比要求华国乒乓球国家队员用拍子颠个球还会掉地上一样荒谬,不过是为了加重提醒一下这句话的重点罢了。

这种言谈之中的技巧,她太熟练了。

齐天林这呆头鹅果然上当:“不会!拼着命,我也要保住我们家的安全。”

柳子越真不觉得汗味有多熏人了,拉齐天林在自己身边坐下,转脸对着他:“我们现在……开始恋爱,好么?”

齐天林虽然没有虎躯一震,起码也哆嗦了一下,头上的头灯就这么照着身边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美丽脸庞,那种有点锋利的果断英气,在柳子越独特风格的专注眼神交相辉映之下,真有一种让齐天林不敢乱动的感觉。

柳子越最不怕什么?

就是无数盏雪亮的水银灯照着她……

那盏名牌头灯明亮的灯光这么直射她的脸和眼睛,换其他女孩子可能会不悦或者退缩,对她来说,却似乎迅速找到那种站在主播台上的熟悉自信,浑身简直就是战意浓浓,大有一举拿下山头插上红旗的趋势,眼睛都不带眨的,坚定的看着齐天林!

面对无数敌人各种狠毒,阴冷,惊恐,愤怒,狂暴的眼神都能毫不在意的齐天林,现在居然有点溃败的感觉,呐呐几下才张嘴:“玛若……”

柳子越一口打断:“我不想听到别的女人名字!我说的是我们之间……”眼神稍

微调整了一下,降低了一点进攻凌厉的百分比,换上一些期待和温柔的成分,真的太熟练了,在头灯的照耀下,就算齐天林这种不看电视,不看电影的家伙也读懂了她的含义。

深吸一口气:“我承认我确实有挂念你……但是阴差阳错,我已经跟玛若开始,和安妮也有些纠缠,蒂雅……我肯定会陪她一辈子,你愿意容忍我的这个局面么?”

柳子越等他说完才重申自己的原则:“鉴于你现在复杂的局面,我虽然是最早获得法律承认的,但是我错过了,我明白我其实是个后来者,没有谁会愿意跟人分享这种东西,我只是问你愿意跟我从现在开始尝试一段恋爱么?”顿了一下:“在我刻意避开她们的前提下。”似乎想加点轻松气氛,又赶紧补充:“你都有这么多经验了,我还没有……算是教教我?”

齐天林有点苦笑,指指自己的身上:“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算是有多少恋爱经验?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这样的事情上……”

柳子越伸手理理他杂乱的领口:“所以你才需要有个真的妻子帮你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

嗯,夫妻生活这四个字,在华文中可以理解为夫妻二人世界的日常生活,也可以理解为那个**运动,这里得帮柳主播解释一下,她真的是表达前者的意思,她还没到那种拿**跟丈夫肆无忌惮发表意见的少妇阶段。

好些天没有圈圈叉叉的齐天林却下意识的把眼睛往柳子越身上看了看……

平日看也许可以掌握好目光偷偷的程度不被发现,现在么,灯随头动,目光跟头灯的光芒是同步的,柳子越就好明显的看见齐天林的灯光在自己胸部打个旋,居然还往下滑到两腿间停顿了一下,立刻会意过来,真是满心羞恼,伸手就去搂他脖子惩罚,因为齐天林全身上下,战术背心上的各种装备都是她看上去怕怕的杀人武器,只有**的脖子跟头看起来安全一点……

但是这个惩罚未免太香艳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