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42章 清晰

第二百四十二章 清晰

求各位投鲜花,求支持哦~~谢谢订阅

蒂雅才不来打搅,上了船,她就跟消失了一样,把自己跟齐天林的所有装备都搬到一起,天天坐在船尾细心的拆开,从战术背心的每一个口袋到每一颗手雷子弹,从枪械的每一个零件到所有周边的配件都摊开在地面上,慢吞吞的整理擦拭,细致程度就好像对待古代文物一样。

这天中午柳子越看见就有些好奇,端着咖啡杯坐在旁边看:“每一次都要这么麻烦的清理?”

蒂雅点头:“这就是我跟胡子的**,不好好对待,下一次就会丢了性命。”

柳子越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争取成为一个军属,跟失去丈夫的烈属婆婆生活了那么久,突然才发现,自己也有走到那种路上的可能性,一种突入而来的恐惧感,一下就抓住了她的心脏:“你们……很危险?”

蒂雅不满的撇她一眼:“你以为是过家家?你的房子跟车子都是胡子拼死拼活打出来的!”一脸瞧不起米虫的样子。

柳子越不争论自己也买得起,只在意自己的爱情原来是站在刀尖上的,跳起来就往驾驶台跑。

安妮正跟齐天林坐在这边聊天呢,大不满:“不是说好白天跟我一块,晚上跟你么……”算是心照不宣的分了个不成文的时间段。

柳子越大喘气:“我……突然觉得时间很宝贵!”

安妮莫名其妙的打量她:“你是不是看了什么狗血的言情剧?”

柳子越不怕她的嘲讽,走到齐天林身边靠着:“刚才看见蒂雅在那收拾枪支,我才突然发现原来这么危险,随时可能都失去。”

齐天林轻拍她的手安慰:“没那么吓人。”

安妮落井下石:“就是有这么吓人……你以为我那个什么战地骑士是那么轻松的?我们在战场上枪林弹雨的,随时可能丧命……你看见过天灵盖被掀掉白花花的脑浆么,手脚都被炸断血糊糊的样子么?”得意的看着柳子越,期盼她受不了。

也许是她的描述能力不行,柳子越没作呕的感觉,却越发觉得有些珍贵,探出半个身子朝着安妮,顿了一下才问:“那……你是不是就是觉得反正很危险,不如先享受过程?”

安妮白眼送她:“就不告诉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她这样的人更是,跟齐天林说说就是她唯一放开心防让进来的人了,哪能随便说?

柳子越转头看看齐天林,咬咬嘴皮,点点头:“嗯……我明白了,好了,不打搅你们了,我去休息一下……”亲一下齐天林,就下驾驶台,只是经过安妮的时候,突

然也亲了她一下,吓得安妮哇哇的叫:“她没在嘴唇上抹毒药吧?”

齐天林流汗:“您真是武侠小说看多了……”

安妮嘿嘿笑:“其实这个柳大姐比在你们家乡时候好相处多了,那会儿一天到晚摆个冷脸……”

齐天林恭维:“那是……谁有您这么平易近人。”

安妮不要脸的接受了:“嗯……说到谦卑跟优雅,还真没什么人比得上我。”

齐天林附赠一句:“呸!”

安妮还谢谢的接受了……笑得挺自在的。

可到了晚上,柳子越脸上就没什么开心的表情,拉着齐天林起身,不坐在船尾的柚木踏板上了。

说起来这是他们这几天谈恋爱的主要地点,船尾靠近海平面的一块踏板,不锈钢镶边的柚木拼接面,主要是用于下海游泳或者潜水起来的地方,有不锈钢栏杆和拉手,距离水面只有二三十厘米,既可以坐在这里喝点小酒,也可以伸脚泡在冰凉的海水里,加上两边白色船体的侧壁,很有点公园谈恋爱角落的私密性,最关键的是,没有公园绿化带里随处可见嗡嗡嗡的蚊子,那玩意儿实在是煞风景的大杀器。

前几天都还挺喜欢这样依偎着坐在一起的,今天怎么就突然变了样,齐天林有点摸不着头脑。

柳子越小声:“我想了一天了……恋爱现在谈了好几天了,算是谈完了,该抓紧时间下一步了,别磨蹭,争分夺秒呢,既然觉得是享受的日子就要赶紧……你说呢?”说这话的时候,眼角有点上扬,瞥着齐天林。

齐天林东张西望的一看:“嗯……你不反对,难道我还唧唧歪歪?你不知道这几天跟你腻着有多惹火?”两人现在一般都是抱着的,手上自然是有点亲昵的动作,齐天林还真有点难受,就是顾及着老婆说想谈恋爱的思路,老老实实的不越轨。

柳子越有点小惊讶的挂他身上:“你……跟那啥她们没干什么?”白天她经常都是在卧室里面补瞌睡,完全是延续以前昼伏夜出的习惯。

齐天林摸后脑勺:“没……”

柳子越来劲:“那还不赶紧……十二点都过了,她们都睡得早……”确实是,除了冀冬阳在驾驶台值班,蒂雅跟安妮都是十点不到就睡觉。

齐天林有点发热,伸手抱起老婆就往卧室走……

双体船大,卧室有好几间,主要分布在两边的船体上,可安妮心眼坏,介绍柳子越睡两个船体中间的大卧室,说是风景最好的……

这个卧室确实是最大的主卧室,也最豪华,就相当于是挂在两边船体之

间的房间,前面是带有大面积舷窗的观光卧室,对安妮这种常年在海上的人来说就是风景最好,对柳子越这种第一次下海的人来说,就是折磨,因为地板上有一块硕大的透明地面,可以看见翻腾的海水一直在地面下掠过……

要是船静悄悄的停在海面上,这里就是一个绝佳的观景区,可这条船一直都在不停的赶路,睡这间房就好像睡在一块飞驰的透明玻璃上……忒没有安全感!

可见这公主真是一肚子坏水儿!

但现在不一样了,柳子越挂在齐天林的身上,安全感是从未有过的充足,黑夜中看着房间灯光下照着的海面飞速泛起的白色浪花,两种截然不同的强烈对比让柳子越还没开始干啥呢,就全身发软,只知道轻声在齐天林耳边:“把灯……关暗一点……也别关完了……我想看着你……”

齐天林摘下挂在自己身上的爱人,把她放在宽大的**,说实话他也不太习惯站在这么一块移动的玻璃上,赶紧跳上床,柳子越以为他猴急,终于有点害羞的咯咯笑起来,尽量把自己的头埋在松软的枕头中间,瓮声瓮气:“你……随便……”

什么叫风情,这就叫风情……

没有娴熟的贴上来到处抚摸,也没有多性感的服装惹火,就是有些羞涩的蜷着,但是为了不传达错误的讯号,又尝试着尽量扭过来朝着齐天林,可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叫她完全张开腿是真的做不出来,于是就带点探询的意思,拉下点枕头眨巴着眼睛看齐天林,完全是因为太紧张。

齐天林就跪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遮住脸的枕头,伸手温柔的拿开:“这么漂亮的脸,遮住做什么?”

柳子越难得呐呐:“还漂亮么?都老了……”

齐天林深吸一口气:“漂亮……就跟我五岁时候看见的一样漂亮……”他现在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那会儿就是因为是个胖妞,都把他给吓得去参军了!

柳子越一下就没了紧张的情绪,笑着就伸手挂住他的手臂拧一下:“就知道瞎说……”

齐天林多娴熟的斜靠下来在她身边,伸手就开始轻巧的解扣子,柳子越就把自己的脸靠在他的胸膛上,低头看自己的肌肤一点点露出来,呼吸却有点逐渐加重。

齐天林没有毛手毛脚的猴急,边解就边把姑娘搂在怀里,彻底的感受到她的身体有点微微的战栗,当他的手指抚摸过她的肌肤,那种战栗的感觉就更加明显……

前两天有过一些亲昵的接吻,但还没太深入,齐天林现在就没什么顾忌了,有些投入的开始在柳子越的舌尖纠缠,同

时更用手在她的身上剥除最后一点衣服,柳子越连配合的动作都没有,实在是唇间,身上,包括腿边,到处都在接触,让她的脑筋忙得不亦乐乎,只能顺从的表达接受,根本顾不上什么迎合的动作。

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就惊讶的发现,两个人都没了衣物!

年龄不同,表现也不一样,柳子越周边的同事闺蜜这样的事情也没少听见过,那样的小电影什么也不是没看过,在孤寂的夜晚也尝试过自己满足自己的一点点欲望,所以现在鼓足勇气就伸手往齐天林腰下摸过去,口中给自己壮胆兼带分散注意力:“上……上次没看见这个……”

齐天林的手在她胸前呢:“我也没看见过这里……”

柳子越声音开始有点发抖:“喜欢么?”僵直的上半身尽量有个上挺的动作,终于知道开始迎合和展示自己匀称自豪的婀娜身体……

齐天林也跟着做上挺动作,也笑眯眯的问:“当然喜欢……你喜欢么?”

柳子越伸手握住,艰难的带路,声音越发呢喃:“喜欢……”睁开眼看着眼前魂牵梦绕多少年的脸庞,一下把嘴凑上去印住,双手也扣住齐天林的腰加力进入,接着鼻翼间就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

接下来的呻吟声没有停顿,却依旧从唇齿之间清晰的传出一声“我爱你……”

有点激动的眼泪也陪着这声音擦在齐天林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