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43章 意义

第二百四十三章 意义

第二天就能看见海岸线,到目的地了,安妮一点不奇怪柳子越怎么不露面,她俩都尽量不打照面的,所以也没觉察到什么,笑眯眯的坐在驾驶台上看齐天林跟冀冬阳和向左说事儿。

冀冬阳的责任心高,很快就发现核弹不见了,但是也不好到处去找,现在要靠岸才开口问齐天林怎么处理。

齐天林轻描淡写:“早就被我蹬下海去了,坐标我倒是记了的……你们呢,这趟回了公司,放个假?”

向左跟冀冬阳对看一眼才开口:“老冀放假吧,我还是跟着做事。”

齐天林无所谓:“反正你们自己安排,这些事情我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是也希望你们自己把握好分寸,逐渐了解我是怎么一个人,公司是什么性质,别错过了这么一个好机会,别老用那种斗争的思维来看待东西。”算是发送一个友好的讯号,不要被有些脑子不活络的人动不动就想控制他,最后闹得不欢而散或者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那就太不划算了。

简短的说完才自己到船头打开卫星电话给玛若报告消息:“今晚就能回来了……”离开利亚比海域,他就每天给玛若打电话,毕竟只要混进通讯频繁的地中海,就再没有什么通讯管制的必要性。

玛若有些许不满:“怎么现在变成她们仨都跟着你在外面?”她都是快两天才发现两个情敌都不见了,也联系不上,直到齐天林打电话才确定,很不满。

齐天林不道歉有许诺:“回头我们俩自己去美国旅游一圈?”

玛若迟疑:“她们不会跟着?”

齐天林也在试着处理这么复杂的局面:“我……分别好好谈一下嘛。”

玛若鄙夷:“谈……你现在可没什么威慑力了,先回来再说吧,我男人回来……情敌也跟着回来,这日子怎么过啊……”

靠岸才起床柳子越给自己找好了安排:“回去我先休息了……你自己去处理你的事情,早上我要看见你才起床……”

安妮靠了岸也勾勾手指头:“我怎么看你跟你老婆表情有点不对劲……我说了这趟回来要检查你有没受伤,明天自己好好安排,我要浪漫一点……”

还好蒂雅离开战地就恢复安静的状态,只帮着齐天林把枪械包,装备包都搬到车上,再帮柳子越翻开前排座位让她进去以后,才自己也弯腰钻进去,因为按照安妮的大高个,实在没法在这辆甲壳虫上坐在后排。

齐天林等安妮坐好,对去训练基地的亚亚三人挥挥手,才发动小车起步:“这辆车确实太小了一点,回头买辆大的?”

柳子

越还处在昨晚的疲劳中,实在是双方都有种积累爆发的感觉,折腾的时间跟次数都多了点,累得很,不多说话:“无所谓了……”

蒂雅更没意见,只有安妮斜眼看他:“买个加长的轿车?可以装十多二十个人的?”附近就是著名的戛那电影节主办地,经常走红地毯的明星们就最喜欢坐那种车。

柳子越不睁眼的在后面咕唧的笑一声,蒂雅领会不了这么深刻的含义,也学着闭目养神,但脸朝着柳子越,实在是也觉得这个演电视的今天有种容光焕发,脱胎换骨的感觉。

柳子越感觉到目光,眯着眼看看,不在意,却有种说不出来的优越感,什么几女共侍一夫?想想也就那么回事儿,反正自己的眼里就只有那么一个人……

齐天林对公主真没那么多恭敬:“我这是好心没好报,我看你憋着了……找个大车宽敞点不更好?”

安妮腿长,手也长,车身里面又狭窄,伸过来就在他脑门边点一下:“我看你怎么折腾!”

确实有点折腾……

晚上回了家,玛若看看齐天林身边没别人,还是没忍住刺他两句:“你那老婆,公主跟小情人呢?”

齐天林扔了手里的衣物包,就把她抱起来:“那你是什么?”

玛若有点委屈:“就是个可怜的小女朋友……”真有点楚楚可怜的模样。

齐天林笑着把她抱在沙发上靠在自己怀里:“事情就这样了……我会好好追求你,让你当个还算满意的女朋友……”

玛若玩他脖子上的皮绳:“还怎么满意?原本就是我自己的,嗯,你居然是已婚的,这也就罢了,还出来个公主,最后带个拖油瓶……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关键是我还自己从街上捡回来一盏灯!”

齐天林本来就好奇柳子越是怎么出现在船上的,柳子越那叫一个得意:“缘分!”再问细节就叫他问玛若去。刚才发现柳子越居然住在隔壁,真是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你跟……嗯,这盏灯怎么回事?怎么捡回来的?”

玛若嘟着嘴叙述了一下:“不过就是看她一个人稍微劳累一点,伸手帮个忙,谁知道居然是……”说着就又伸手拿手指头戳齐天林,很不满:“我现在觉得我是最没有存在感的!”

齐天林安慰:“你不觉得这是最正常的么?我们邂逅,相互爱慕,吃饭约会变成情侣……这才是最正常的情况吧,你看看她们仨,哪个是这么正儿八经的?”

玛若有点破涕为笑:“胡说八道!女人就喜欢不正常,有点特别的东西才值得怀念。”

天林只好挖空心思:“嗯,那就是不正常的吧……按理说你应该叫我叔叔的,对吧……”

玛若也觉得有点意思,呵着气在他耳边小声:“叔叔……”

嗯,搞得齐天林真觉得有点邪恶,抱着进卧室就行使怪蜀黍的责任……

可完事以后,玛若面带桃花的又挑刺:“估计这种情况,那非洲小姑娘更来劲吧?刚才我怎么觉得你状态特别好?”

齐天林哭笑不得:“我这状态还不能好了?”

玛若拉被单遮自己的脸扮面纱笑:“总之人性确实是有很多邪恶成分的!”她的肩宽属于比较窄,看来很有点玲珑削瘦的那种,这么光着就很让人想去疼爱,齐天林刚伸手过去揽住,就听见自己那部手机响了。

其实这部电话知道的人除了自己的母亲就是苏珊了……齐天林随意的拿过来,瞥见来电显示被屏蔽,就有点小心的接通:“哈喽?”

果然,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叛徒?”

齐天林寒毛都立了一半起来:“老鹰?”

果然是那个最后活着的人,原本从美军退役加入PMC队伍的老鹰!

那个一贯都是联络安排各种外部事宜,基本算是副队长的老鹰……

电话里面静默了一秒钟:“你……居然还活着?”

玛若能感觉到齐天林的身体有一瞬间的紧绷,仰头看着他,齐天林笑笑直接:“你是叛徒么?”

老鹰回答也直接:“我从来就没有背叛过我自己!”

齐天林不擅长文字游戏:“我问你是那晚出卖整个队伍的叛徒么?”

老鹰反问:“你这么一个一直在背叛自己国家的人有资格询问我是叛徒?”

齐天林不上当:“我是否背叛我的国家,跟你无关,我问你是不是背叛了那群战友……”

老鹰哈哈哈的笑起来:“你怎么不问问是不是你背叛的呢?”

齐天林斩钉截铁:“我没有!”

老鹰的声音有点趋冷:“没有?导演不是你干掉的?花猫呢……你敢说他身上的六颗弹头十一枚弹片不是你留下的?”

齐天林脑海中一闪而过:“原来你真的跟CIA有联系?”这个电话号码只会是在那个地方泄露出去的,当时他把花猫的尸体送回绿区,请美军的后勤部门帮忙做了火化,CIA也来例行公事的做了一个备案调查,取走骨灰的时候他在那里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就是这部手机,这么详细的花猫身上弹头弹片数量,也只有从那边军方才能了解到,更重要的是导演也

曾经提到过,老鹰回阿汗富找花猫去了。

老鹰显然没打算隐瞒这些东西:“我跟谁有联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在做什么?”

齐天林反问:“你觉得我在做什么?”

老鹰哼哼两声:“为什么你总是出现在某几个特定的点上?无论花猫的死亡,导演的死亡,甚至还有那个马达,为什么同时都能找到你的身影?”

齐天林的几次PMC工作基本都是直接以沙漠鹰公司这边的身份参与的,如果有美国军方情报系统的协助,不难查到在阿汗富和也门时候他的PMC资料,他也没有对资料做任何形式的隐瞒,因为他不急于去主动寻找对方,就有点暴露自己吸引对方过来的意思。

可此一时彼一时,情况有些不同了……

那时的他,孑身一人,生死不惧,纵有千军万马他也有信心杀个七进七出,抓住那个叛徒,可现在呢?

一个个挂念的爱人身影出现在脑海里……

已经逐渐开始恢复生机的公司,都在依靠着他在成长……

他深深的明白这一点,在这个星球上,只要被最大的军事机器盯上,他所有的秘密都不是秘密……

无论他身边的爱人,家乡的母亲,公司的战友,都会被列成一份份详细的名单展示在一个个攻击或者威胁面前。

而他那些深藏的机密,跟利亚比领袖之间的秘密,跟奥尔马独眼将军之间的秘密,要暴露出来,也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因为一旦把视线锁定到他的身上,无数的高阶情报分析员,自然会根据各种蛛丝马迹,把一个个碎片连接起来,做出各种推断,也许就能得到一个清晰明了的脉络……

那么,齐天林就将得到雷霆万钧的报复压力!

失去身边的所有一切!

纵然他活下来,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