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44章 走着瞧

第二百四十四章 走着瞧

似乎是感觉到齐天林的沉默和迟疑,老鹰的声音有些得意:“你到底想干什么?”

齐天林情绪有点低落:“找到那个叛徒……”

老鹰轻哼两声:“然后呢?杀了叛徒,就能让他们起死回生?那你为什么不保住花猫跟导演的命?你那么爱护你这些战友?却不惜用他们的生命来证明一个已经毫无意义的东西?”

齐天林的回答还是简单:“做了错事的人,就必须受到惩罚!”

老鹰声音变冷:“你认为这是错事?”

齐天林点头:“用袍泽的性命换取生命或者利益,就是错事!就是背叛……”

老鹰阴冷:“他们挡住了计划!挡住了整个策略的方向!我多次跟保罗要求改变方向,他总是鬼迷心窍!”

齐天林的声音也在变冷:“那你就是承认你出卖了我们?”

老鹰的声音没有颤抖没有激动:“每个人都是生活在各自安排好的轨迹上的,纵观全局,那六十多个人,不过是很小的一部分……”

齐天林的腔调也平静:“给我一个机会吧……既然我已经在那片荒野上死过一回,我不介意在你面前再死一次,有种的就让我站到你面前,我只想看你有没有勇气面对我说一句你不是叛徒,你没有出卖那六十多个弟兄,没有出卖导演,没有出卖花猫……他们都曾经这么问心无愧的对我说过……”

老鹰终于有点暴躁:“你以为你是什么?上帝?!你有什么资格审判别人?你别忘了你才是个叛徒!你连国家都没有!就是一个飘荡在世间的孤魂野鬼!”

齐天林的右手臂弯里躺着玛若,这姑娘一直都有爬到他身上听电话的习惯,现在越听越皱眉,嘴一张就准备喊什么,齐天林一把捂住,他可不愿老鹰记挂住他身边的女人,能争取一点时间是一点时间:“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下个月底,我会去美国纽约……你可以到那里去找我,我不介意你用任何的形式找我,因为我也问心无愧……”

说完,他就一下挂断电话。

叛徒……就是老鹰无疑了!

之前的所有推测最终都落到了他的身上,一切都符合他的身份跟意义……为着美国利益的奸细……终究在北非政变的某个时刻被启动。

那么,确定了目标以后,就是怎么做……

齐天林开始皱眉思索……

玛若趴在他的胸口上,慢慢的伸手指帮他揉眉头:“事情明了了?”

齐天林点头:“又要能够找到他,还要不能让他反击针对你们和公司……”

齐天林还是有点皱眉:“我不是一个擅长制定计划的人,这种事情也没法跟别人分享讨论,所以只有你……嗯?你不是说你没有存在感么?你才是最明了我在做什么的人吧?”

玛若探起身子,从床边抓过烟盒,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燃才放进齐天林嘴里:“嗯……那不过是身为一个女人跟自己的爱人撒娇罢了,当我作为你的合伙人,或者你战友的女儿时候,那种对你的迷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齐天林笑起来:“你说到战友女儿的时候,我怎么有点冲动?”

玛若侧脸给他一个娇媚的表情:“那是我的美貌有诱惑加成……而你呢,那种有点笨笨的执着才是最让我喜欢的……”

齐天林抱怨:“我哪里笨笨了……”

玛若摘下他的香烟自己吸一口,再把烟雾渡给他:“几年前爆炸的时候,你就是那么一门心思的把我压在身后,只关心会不会有弹片子弹伤害到我,现在呢,有什么威胁到你的时候,你第一反应又是不要伤害到我,当然,还有她们……你可能不太擅长说爱我什么的,但是你一直都会用行动来表达,对吧?”眸子里确实都是一种对自己男人的眷恋。

齐天林想想,掀起一点被单,看看下面的光溜溜,一本正经:“嗯,我确实只会用行动表达……”说完就摁熄手里的烟头,抱过玛若开始行动……

这姑娘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声音挺大的,窗户也没关……

一早齐天林过去看柳子越的时候,这姑娘靠在床头,身上终于换上自己的睡袍:“昨天什么事情?半夜好像听见猫儿叫?”

齐天林挠头:“我们换个地方住?”

柳子越小刺一下就不再继续,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出现在安妮的船上了?”

齐天林还是有点挠头,指指隔壁:“昨天听说了,有点小意外,看来这里真的很小。”

柳子越点头:“是啊……原本我打算呆个三个月,如果还不能这么碰见你,就真的没了缘分,现在看来这缘分不是一般般,你打算怎么处理呢?”拍拍自己的床边,示意端着早餐的齐天林坐过去。

齐天林拉过一张小几,把早餐放在上面,自己再坐到床边:“我打算好好的追求你,过点幸福生活……你想到什么地方生活都可以。”

柳子越有点玩味的笑:“你现在不是已经得手了么,怎么还要好好追求?”

齐天林腰板挺得有点直,双手放在膝盖上一本正经:“不管怎么说,我们原本是夫妻,变成这样的状况,总是

对你有些不公平,我只能给自己打气,我确实是不同于一般人的,那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才对得起你的下嫁。”

柳子越看着他的侧脸:“下嫁这个词可能用到安妮身上更合适……我倒宁愿跟你当一对糟糠夫妻。”

齐天林嘿嘿:“恐怕太糟糠的我,你也看不上。”

柳子越来兴趣:“你的工作我不太明白,你究竟有什么觉得自傲啊,当然跟公主那档子事就不用汇报了。”

隔行如隔山,齐天林还真不知道怎么给妻子解释自己的地位,憋了一下才开口:“在战场上,我就是最强的!”真有这个口气。

柳子越看看窗外明媚的阳光,蓝蓝的天空和海岸线:“可在和平地区呢,那你不是关在笼子里的老虎?”

齐天林认真:“所以我工作的地方大多数都在战乱区域……其实就算是在这些地方背地里都有各种各样的争斗,最近的时间,也许有些事情还会影响到这边,所以我也想换个地方住,让你不至于卷入危险中来。”说着转过脸看着柳子越,一身淡金色的丝绸睡袍,柔滑的衬托出她婀娜的身形,微微散开的V形领口,露出深紫色的蕾丝内衣边,搭配略带慵懒的神情,真的很美丽。

柳子越享受着他的目光:“我只觉得以前浪费了些日子……想跟你好好度个假,这些事情你安排吧,至于危险,哪里都有,我还没经历过这种呢,有你在,应该能保护我吧?”说着轻轻的伸手张开,睡袍的袖子顺着手臂滑下去,露出一双细长的手臂。

齐天林接住手臂把她抱在怀里:“返回国内才是最安全,要不你带着她们都回过去?”

柳子越不满的把头靠他肩膀上轻咬一口:“怎么跟我爸说……我,带个孩子回去……还差不多?”眼里流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也许是年龄的缘故,那一晚的初尝滋味对她来说一点不艰难,在齐天林的带动下,很快就体会到其中的感受,现在颇有点食髓知味的感觉,所以说着眼里就有点水水的低声:“昨晚听见猫儿叫……心慌,你给揉揉?”说着还咬嘴唇,那股初为人妇的风情真撩人。

齐天林自己本来也是穿的休闲服,抱着她的手正在四处滑动,闻言就轻轻解开她腰上的带子,带点调笑的意味:“我可不是医生……”

晨间的诊疗活动持续了好一阵才收工,柳姑娘还边治疗边咨询齐医生是不是很喜欢猫儿叫,自己是不是也需要多发出点声音?

她确实在某些环节没有玛若那么放得开……

所以等到了中午在办公室看见安妮的时候,这姑娘终于没能忍

住,一个劲的拿大白眼砸齐天林。

齐天林装没看见,跟她商量:“我想换个地方住……这边的安全系数不够,另外也想把小猫接过来住。”

安妮没那么多动手动脚的坏习惯,自己坐在办公桌后面提醒他:“接小猫?那你回去怎么给皇阿玛解释我们目前的状况?”

齐天林索性摊开来说:“我跟柳子越是离不了婚了……我俩再办个结婚证在苏威典应该问题不大吧?”

安妮瞪大眼:“你还真敢娶我?冒着重婚的名声娶我?”

齐天林耍无赖:“就重婚咋地了……我南非护照,在华国和苏威典重婚,我又住在法西兰,我就看谁来抓我坐牢了!”

安妮差点没啪的一下把自己摔桌面上,撑住腮帮子咕哝:“我又没说非要嫁给你。”

齐天林笑起来:“那今天晚点还找我检查受伤不?”

安妮满脸的鄙夷:“你能行么?昨晚跟今早我可没少听见声音……”

齐天林起身出门:“那就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