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0章 阔绰

第二百五十章 阔绰

电话果然是老鹰打过来的,时间也果然是午夜过后了,看来这个时差的推断,还是有点道理的,齐天林接通电话就打个呵欠:“你手还真狠?”

老鹰的声音其实有点典型的宽厚沙哑,比较低沉的那种:“你跑了?”

齐天林带点疲惫的味道:“为什么不跑,我是要找你对质的,不是留在那里等你一拨一拨的找人来杀我。”

老鹰带点劝慰的口气:“何必呢……我们都是各为其主,都只是工具,你也没法对我做什么。”

齐天林有点嘲讽:“你害怕了?我没有主子,别拿我跟你比,你是为美国政府服务?那我下个月底去纽约,要不要我给你在长岛带点小惊喜?”

老鹰哈哈哈的笑起来:“你是在威胁美利坚合众国政府么?我看你是在那些鬼地方呆久了,用恐怖分子的思维方式解决问题,我很欢迎你把我们的个人行为上升到政治范畴,我也好帮你立案。”

齐天林感谢:“嗯,谢谢你的提醒,我还是针对你个人吧,我会等着你的骨灰到了,再跟导演花猫的放到一起,带回那个山谷跟他们在一起……够义气吧?”

老鹰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你……找不到我的,我不过是无数个美国政府的雇员之一而已,既然我尝试一下先干掉你失败了,我就不在这个上面花功夫了,你好自为之。”然后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安妮居然已经挂在齐天林的脖子上睡着了!对她来说,那些国家层面的斗争才真是最不感兴趣的事情。

齐天林自然不会相信老鹰的鬼话,只是这个电话似乎算是一个宣告,老鹰向他宣告即将下沉隐藏,虽然没有承认自己是叛徒,也许从老鹰的心眼里就没觉得自己是个叛徒,他不过是在上班,在上班的时候做了自己的上级要求自己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入手去找老鹰的踪迹呢?

当然,当务之急是先把怀里的这个公主给安排好了……

懒得去另找酒店惊扰姑娘睡觉了,齐天林关掉电话,就把安妮抱着躺在放平的车座上,只留下了驾驶座,帮她盖上一床小毯子,自己就开车下山,把车停在距离那家酒店不远处的路边,直到天明,中途自己就打了个盹,倒是借着晨曦看了看安妮睡觉的模样,挺安详的,有皇家风范……

第二天在佛罗伦萨做了个简单的旅游,安妮一边小小的掩口打呵欠,一边担当导游,各种景点跟传说娓娓道来。

柳子越跟玛若反复打量,也没觉得有什么额外不同的地方,只是游览的兴趣少了很多,草草看完

就直接去到佩鲁贾了。

这是一个内陆丘陵地带的小城,华国人对这里有点印象真的就是因为那个意甲转播的年代,有支叫做佩鲁贾的球队,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既然关闭了那部手机,齐天林就打电话通知苏珊做好防备,虽然老鹰不太可能莫名其妙的对公司进攻,但适当的调一些人手到办公室来做警戒也是有必要的,谁知道苏珊笑眯眯的回答她本来就觉得现在的办公室有点小,乘机换地方……

好吧,亚亚在电话里说整个训练基地现在忙得很,如果谁来进攻,估计死得有点惨,萨奇的利亚比小组回来轮休,马克又带着人过去了,自从齐天林他们过去这么一搞,PMC的需求量激增,估计萨奇的人很快又要回去。

挂上电话,看看正熟练的开车在小城里寻找小金属牌上地址的安妮:“能找到么?”既然暂时脱离了危险,甲壳虫就被停在了佛罗伦萨,蒂雅把副驾让给他,自己翻到最后面,一心一意做她的保安工作。

安妮回复他一个笑容:“老保罗去世的时候,我顺便来访问过这里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柳子越给玛若一个探询的眼神,这边就无奈的解释:“教皇……梵蒂冈离这里没多远。”

柳子越的眉毛就一阵乱跳,这完全就脱离了一般人的接触范围。

齐天林就放心的把驾驶找路的职责交给公主,转头讨论:“主要是过来看看,这里这栋房产是蒂雅的,嗯,应该算是使用权,不过估计房东不会来索要了,正好最近觉得不是很安全,要不你们在这边度个假,等我去了美国把事情解决了再回去?”

后面俩都心不在焉……

安妮靠边停了车:“这就是那个米提拉大道,前面都是石块路,古迹,我们这车太重,走进去?也算是旅游。”

好吧,都没什么意见的下了车,气温跟昨晚在山区服务站截然不同,阳光相当的和煦,姑娘们还纷纷取出了墨镜戴上,只有蒂雅熟练的用黑纱在头上围了一下,留出细细的一条缝,露出点眼仁,慢悠悠的跟着。

其实这好像还是五个人第一次走在一起,安妮格外高挑的身材里面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外面罩一件卡其色羊绒开衫,下面一条细腿牛仔裤外加平底中筒靴,波浪一般展开的浅金色长发过肩,一副硕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浑身上下的打扮只能用简单休闲来形容,可越简单就越是很难穿出她这样的品味,一转身一投足都让人忍不住再多看一眼,过往的游人充分说明了这点。

同样是高雅的成熟气息,柳

子越就是另外一种,因为经常出节目,已经让柳子越穿衣服的风格有了一些定势,最近虽然尽量想休闲一点,可是新买的衣服都还是比较倾向于正装,现在就是一件到膝上的米色修身大衣,下面直接就是黑色丝袜打底加坡跟黑色镶白边皮鞋,脖子上围了一条豹斑的丝巾,腰间一条豹纹的宽腰带,又装饰,又修身,搭配盘起来的发髻,表现出一种典型的成熟女人风情,很得玛若的欣赏,评价她真的穿出了一点东方韵味……

而玛若自己就是走点小朋克的味道,一件黑色的机车皮夹克,下面一条牛仔裤加高帮运动鞋,头发也稍微有点零乱,随意的扎在脑后,脸边垂下几缕发丝,前面舒散的一排刘海儿,看上去非常随意,可那种清新的邻家女孩儿的风格真的很让人亲近,特别是夹克里面就是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充满女性的灵秀气息。

蒂雅没什么好描述的,就是神秘感的黑纱包头,身上是牛仔裤加夹克,只是纵然觉得有点冷,还是尽职的把夹克敞开,柳子越跟玛若现在都知道,小姑娘的衣服底下铁定挂着手枪跟手雷……

齐天林其实也差不多,也是一件夹克这么敞开这,也是为了方便随时拔出腋下的战刃跟战锤,一支P226就胡乱的插在背后裤腰里。

可是就这么走着,他也没能忍住频频打量自己的女伴,满眼的欣赏神色,蒂雅注意到了,眼珠子转一转,解开黑纱,神奇的重新怎么包扎了一下,就变成另外一种带点穆斯林风格的头巾,露出了大半张笑脸。

真是人比花娇,姑娘们很抢了周围老街景致的风头。

本来两边都是那种黄色粗岩石砌的两层小房,非常具有独特的地中海风格,很有看头,一楼临街都是一人宽的深褐色百叶窗,窗台下都有铁花打制的小花篮,一丛一丛的绿色植物这么探头耷拉着,石块拼成的地面两侧路基已经很窄了,却还是用铁条焊出了小花圃,种着满满的绿色植物跟小树,稍微仰起点头,屋檐都是白色的挑出来一米多宽,到处都是一片宁静幽雅的感觉,引得游人们都有些啧啧羡慕。

这时,安妮顿下脚步嘴里吱吱两声,指着右手边:“四十四号……”

齐天林接过蒂雅摘下的钥匙,等游人稍微走过没人注意的时候,才过去开门:“你们如果没这么漂亮,我们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了。”

玛若想笑,但还是撇嘴跟柳子越抱怨:“原来就觉得他老实,现在嘴巴是越来越甜了。”

柳子越喜欢:“甜点不好?”

玛若轻扶自己的额头:“法西兰的男人一个个嘴上都生

了花一样,我真是看腻了。”

安妮也在笑:“这么个小房子?卧室恐怕都不够吧?”抱着双手这么一看,两层的小楼充其量就七八米宽,一层能有两三间房就不错了。

蒂雅站在对街左右看着,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放在衣襟上,要是拔枪可能一秒钟都不到,眼睛浑不关心那栋属于自己的小楼。

但事情总是会有点出人意料的,齐天林打开门,就招呼姑娘们进门,他走前面小心的观察,叮嘱最后的蒂雅:“锁上门,暂时别随便乱碰东西。”

进来就跟目测的差不多,就两间房,还不是独立的,而是中间用超宽的拱门打通,有个扶手木梯上二楼,整个房子还不到五米深,但是后面阳光很好,几乎五个人都往那边走,因为室内现在到处都一片薄灰,虽然这一带空气质量很好,但是明显有好几年没有住人了。

可推开屋后的大门,几个人才大吃一惊,后面是个硕大的院子……左右好几栋小楼,中间是一片乱糟糟疯长的草坪和干涸的游泳池……正对这栋楼的对面才是一个庄园式的铁栏门,原来那边才是车行进出口,这边不过是个临街的后门罢了。

玛若忍不住就对蒂雅恭喜:“你还真是小地主了,就凭这个地方,你也可以吃喝到老了。”

齐天林不惊讶,能让首领的三儿子在这里住的地方,自然是差不了,不过也太阔绰了一点,随手就这么一给,这里的大院子起码值个几十万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