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1章 钥匙

第二百五十一章 钥匙

事实证明,玛若的恭喜还是说早了点,虽然蒂雅不在意。

安妮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那个城堡,交给我的时候,也是很古旧了,好些年都没有人去整理,我在那里呆了整整一个暑假,每天都做清洁,修建草木,到每一间古老的房里去追寻过往,真有一种探险的感觉。”

齐天林泼冷水:“这里可没你那么高级,不过是个花花公子的别院……”

对的,就是花花公子的地方,那么花花公子必备的一样东西很快就被惊奇的姑娘们发现了……

在铁门边的一排没有门的房间里,一排高高低低三部车盖着厚厚的油布,被闲逛过来的玛若跟柳子越看见了,女人对车没有这么敏感,可两人还是好奇的拉掉上面的篷布。

也许是手上这张重重的带点润泽的篷布有什么特别功效,几年没有动过的一辆红色跑车依旧散发出妖冶的光芒,红得那么刺眼!

都认得车头上那个黑马黄底的著名标志,一直梦想自己有辆跑车的小老板顿时有点屏住呼吸:“我……我找蒂雅要这辆车,算不算欺负她?”

柳子越参加过一些活动,在华国这样的车在富人阶层不算珍稀,可自己也没开过,笑着退后两步点头:“确实漂亮……”然后居然就从大衣兜里掏出一部手机:“来做点什么姿势,我给你拍照?”

好吧,女人其实对于跑车更多还是爱好外形,对那些几点几秒零到百公里加速的数据都不关心,两人有点傻不愣愣的居然就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一部红色跑车身边开始相互拍照,以至于忘了去拉开另外两部,直到安妮过来。

这姑娘却一下就哦圆了嘴,大惊讶:“恩佐!?”

这边俩车盲看她:“不是法拉利么?”

安妮扑上来,有点惊喜的到处摸:“2003款的……恩佐啊……是法拉利,不过是最贵的法拉利啊!”纵然贵为公主也有点垂涎的样子。

柳子越立刻把踩在保险杠上的脚后跟收起来,小心:“很好……很贵?”

安妮再伸手摸摸:“我刚考到驾照就想买一辆跑车,就想买恩佐,我爸跟我说没钱!”一点不忌讳暴露自家家底儿。

这边俩平民姑娘就大惊,得让王室都没钱买的车,那得有多贵?!

安妮转头看见笑:“当国王没多少钱的,古董倒是不少,随便卖一件就可以买,不过谁敢卖?所以都是光看不能动……”

柳子越再坚持一下:“这部车多少钱?”

安妮点头:“一般的法拉利十几万欧元到二十几万就差不多

了,这个么,六七十万起步,要改装还要更贵。03年的现在应该升值不少了……”

柳子越有点炫目,这么一个破落院子里藏的车,进口到华国,嗯,起码一千多万啊!

玛若看安妮爱不释手的样子,弱弱的开口:“我……我跟她先看见的!”

安妮跳起来笑:“不跟你抢,借我开开就行……嗯,三部车嘛,这边我选……”就伸手拉掉这边的篷布,珠玉在前,后面一部奔驰G500越野车跟一辆土到掉渣的丰田越野车就一点不起眼。

柳子越自己也开越野车:“嗯,还不错,不过这个丰田多少钱,相差也太大了吧?”

循声过来的齐天林看见跑车也是一惊:“哦?这种东西都有!丰田?嗯,其实别看那么多豪华车,真在恶劣环境下,这种日本车还是可靠,这个口碑在北非中东一带都是好多年树立起来的了。”蒂雅也蹦蹦跳跳的从齐天林身后伸个头出来看。

玛若恨不得把自己贴到跑车上:“这车还能开么?蒂雅……这车送我行么?”

蒂雅这孩子真大气:“嗯,你要你拿去……真好看,很像一把刀哦,胡子?”不懂车,但是有些东西真的可以直抵心灵,比如这辆外观凌厉到极致的超级跑车。

齐天林在周围的架子上到处找找:“他应该是有司机的,这边应该有备用钥匙,嗯……有钥匙,但是估计最好还是找拖车拖到修理厂维护以后再开,这种高级东西,放了几年还是要做保养才行,肯定发动机内部要清理一下。”光是用车钥匙打开那个独特的蝴蝶门就让大家叹为观止了。

玛若来劲:“我去找拖车!”拿了Q7的车钥匙就跑了。

柳子越也给自己找事情做:“那我来做清洁……刚才在那边看见有工具,蒂雅来帮我……”

安妮熟练:“我弄割草机来清理草坪。”

蒂雅没意见的就跟柳子越走了,只是目光看齐天林准备做什么。

齐天林对她笑:“我把游泳池清理出来,让你泡着?”

少女对水真有一种出奇的珍爱,赶紧笑着点头。

好吧,各司其职的开始做清洁吧。

可是安妮对清理草坪真的太熟悉了,用她的话来说,小时候第一份打工挣的钱就是给王宫草坪除草,一边弄一边跟旁边的齐天林打听:“你说的那个他是谁?这里的原主人。”

齐天林笑:“你不是说你热爱足球么,利亚比跟佩鲁贾有什么联系?”刚才一路开车过来,佩鲁贾足球队的训练基地就在附近几公里外,首领的三儿子在这个球队

打了两年球,其实一共只正式上场十五分钟,可这场比赛赢了以后他就高兴的给每个队友送了一辆奔驰!

安妮顿时恍然大悟:“他呀……不是说他死了么,你怎么联系上的?”

齐天林嘿嘿笑:“政治原因,我是不能告诉苏威典公主的……”

安妮靠近点,尽量化高雅为妩媚:“能不能告诉你的女朋友呢……”

齐天林难得卖关子:“那就要看表现了……”

安妮打算把美人计再使狠一点,这种情侣之间的小游戏,对她来说格外的新鲜,关键是齐天林完全能够忘掉她的那些头衔,可打岔的人无处不在……

两人刚有点情热的扭头把嘴凑近,就听见柳子越惊讶的声音从二楼传来:“老齐……安妮,你们最好来看看!”听声音,确实不在窗边,是无意识的。

气得安妮直跺脚:“你老婆是故意的!”

齐天林还是嘿嘿笑:“走吧走吧……去看看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生活不就这样么,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柳子越站在花园侧面一栋二楼的房间外,指指里面:“你们去看看?”

齐天林好奇的伸头进去,既然连柳子越都没有尖叫,估计也不是什么惨绝人寰的场面,果然,满满的一间屋子贴满了利亚比首领的图片,还有各种国旗跟家族成员的照片:“有什么特别的么?”

柳子越拍拍自己的胸口,米色大衣已经在做事的时候脱掉,里面就是一件包臀的长绒衫,V领的开口有点深,清晰的夹缝让齐天林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主播妹妹娇嗔着拍他一下:“看什么看……你不觉得好像是个什么极端组织的地方,他……他不是死了么。”主要是在媒体上班,利亚比闹得最厉害那段,她没少在电视屏幕里看见那个血糊糊被打死的脸,印象太深刻了:“我是从外面收拾着过来的,基本上之前都是有人专门做打扫,所以很干净,唯独这间房有些稍微有些乱,一进来就吓我一跳……”

安妮有之前听齐天林说过,没惊讶,埋怨她打搅自己的好事儿:“有什么稀奇的嘛……”外面看样子好像是书房,有一台电脑和几台笔记本电脑随意的放在桌面上,旁边有几张纸和几本皮质面壳的笔记本。

她就随意的坐在已经擦出来木头皮质转椅上:“劳动还真是累人……”手上也随意的就拿起桌面那几张白纸打量,不一会儿就认真起来:“保罗?……你过来看看,这个恐怕才是好东西哦……”

齐天林拿手指拨拉过一张白纸,上面潦草的写着一系列耳熟能详的足球队名字,主要是意

利大跟英兰格的球队,后面用阿拉伯数字标注了一个个三四位的数字:“这是什么?我不是很熟悉足球,只是初中的时候踢过……”

安妮看得认真,还把旁边的皮质面壳笔记本打开看上面写的东西……口中缓慢:“我对这个很感兴趣……”

齐天林伸头看看是阿拉伯文:“情报?”柳子越有看谍报剧的兴趣,也伸头看,结果什么都不认得,可双手抓住齐天林的胳膊,有点亲密的蹭着,注意力都不在笔记本上。

安妮不抬头,自然没在意到:“嘿嘿……那个老三传说当年买了不少欧洲球队的股份,用空壳公司通过股市购买的,因为欧盟冻结了所有利亚比的资金,所以他这些股份非常神秘,没人知道是哪些俱乐部,有多少……我觉得我似乎摸到了一把钥匙……这里就是我这两天的办公室了……你帮我把最后一点草除了,待会儿再端点饮料上来,肚子也有点饿了……”说着就伸手试着打开面前的电脑,貌似这个比汽车更经久耐久,电流声以后,顺利启动,安妮顺手就把几台笔记本电脑也都打开,一副坐在操作台前要大战的样子。

齐天林跟柳子越都不擅长经济类的东西,回应一声就出来,柳子越依偎着他小声:“有五栋小楼,十二间卧室,你是不是打算每间房都金屋藏娇?”声音就在齐天林的耳边咬着说,痒痒的热气喷他耳朵上,手臂还被卡在那个什么之间,委实有些香艳,可齐天林脑海中却反复闪过自己耳朵被老婆咬掉,迅速长起来的诡异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