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2章 了然

第二百五十二章 了然

清理工作一直持续到晚上,有钱就好办事,玛若开车出去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看似规模比较大的修理厂,原本还有点傲慢,说下午已经是休闲时光,可听说是打理一辆恩佐,这边的态度变得就好像翻书一样快,很快就开了一辆拖车过来把恩佐拖走,另外两部越野车简直就是沾光才一起被弄走,那部丰田车看老板的意思就想劝他们扔掉算了。

玛若一贯都节约,要求都弄好,抓紧时间,她实在是有些等不及想试试这种超级跑车。

柳子越名正言顺的拖着齐天林出去买菜买调料,没开车,步行出去的,一路上多次作出闭着眼打圈,张开双手深呼吸,拥抱阳光的浪漫动作,齐天林总是嘿嘿嘿的笑,做不出同样的戏剧动作,可是这样一位东方美女作出这种动作,在随处都可以拍出美景的这种古城街道中,立刻引来不少游客的闪光灯。

柳子越有状态,掏出自己手机要求:“拍照拍照!”然后迅速上传自己的微博,引起国内的下属跟粉丝们转载,纷纷留言祝她幸福……

柳子越一边挂齐天林手臂上吃吃笑着走,一边单手快速回复,口中还念叨:“幸福……确实是幸福,我真没想到,退后一大步,生活大变样……”

然后飞快的把手机伸到两人面前自拍一张恩爱照,熟练的在手机上稍微处理一下就发出去,得意洋洋:“我现在是真有人疼了……”

齐天林的行动反应就是干脆把她背起来走,柳子越真有点炫耀的心思了,又拍下来又上传,齐天林不太理解:“一定要把自己的生活或者什么东西摆在外面么?”他就从来没接触过这些东西。

柳子越不解释:“流行嘛……潮流嘛……今天晚上吃什么?”

齐天林边走边打算:“弄点川菜?辣辣她们几个……”

柳子越居然有点恶作剧的心态,使劲点头。

可等两人沿着有些下坡的石板阶梯路到比较热闹的市区,顿时就失去了自己做饭的心情,满街琳琅满目的各种特色餐厅,你说在这个时候不平常异国风情的美味佳肴,淘神费力的差这样佐料那样配料的炒个回锅肉来,有意思么?

得,齐天林就干脆背着柳子越在有些熙熙攘攘游人如织的街道上闲逛,什么都没买,什么地方都好奇的去看看,当然齐天林的兴趣不算大,柳子越抓住他的两边耳朵作为方向盘驾驶,她喜欢这些东西,一路看,一路拍照……

“我想象的恋爱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齐天林有点煞风景:“还是要物质基础的,一般工薪阶层还是满足不了吧,要是我

当兵退伍回去,估计是没这个经济能力的。”

柳子越想拿手机砸他:“我们现在已经结婚,已经走在意利大古老的街头了!”

好吧,齐天林闭嘴,笑眯眯的在路边摊贩上给柳子越买了根小项链,不算很贵,柳子越却挑剔:“这是什么,我看见安妮跟蒂雅的脖子上都有跟和你戴的差不多的皮绳,有什么含义?”

齐天林竖个大拇指:“你这观察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好,就是那次环球航海的纪念,没什么特别的。”

柳子越敏锐:“那为什么亚亚没有?”双手叉腰,一副抓到齐天林痛脚的样子。

齐天林哈哈笑:“我送大老爷们一根项链叫什么?莫名其妙。”

柳子越接受了这个解释:“那我要跟你换,我要你那根皮绳!”

齐天林提醒:“她们的很值钱,我这根不值钱哦。”

柳子越聪明:“不值钱才说明有意义!赶紧给我……不然就是不爱我!”这貌似华国女人最常用的招式。

齐天林就笑呵呵的摘下来给她戴上,柳主播还挺美,站在一个橱窗前面照玻璃:“风格有点独特,不过以后要是上节目,就得穿个高领遮住了,不然好奇怪的。”

齐天林也站在橱窗玻璃前面看反射:“你……你以前的衣服貌似上衣都比较高吧,最近怎么突然就开始往这种性感方向靠了?”是有点低胸,完美的拉出一道诱人的沟壑。

柳子越直接在玻璃上看他:“以前没人看嘛……喜欢不?”

齐天林当然一个劲点头……柳子越也很自豪,毕竟可能年龄大点,发育是最好的,完美的半球水滴呢……

忽然橱窗就打开,凑上一张欧洲大妈的脸:“两位想选购点什么?”

两人赶紧落荒而逃。

所以晚饭就打电话通知玛若开车带另外两位姑娘过来了,见了面玛若很有点阴阳怪气:“不是说买菜呢,就成了逛街?”

安妮是心慌慌:“为什么不在家里吃?我搞经济学研究啊,赶紧的,随便买点汉堡什么的回去。”

齐天林惊讶:“什么事情有这么急,吃顿饭嘛,来蒂雅点菜……”小姑娘笑嘻嘻的接过去,指着菜谱就是乱点一气。

但是餐厅是玛若选的,她毕竟在穆尼长大,算是古罗马帝国的范围,能说点简单的意利大语,沟通一番:“这家的通心粉是最厉害的……给保罗点个大份的牛排……我们随便吃点就好,不浪费嘛。”

柳子越还有点不以为然:“跑这么远来吃面?渝庆的面条才是全国,嗯,是全世界

最好吃的!”一起交流的人来自欧洲非洲,柳主播也不得不把自己的视野放宽到国际化的地步。

安妮还是心不在焉:“嗯……应该还不错,我记得这边是有方菇菌可以吃的……玛若,我们公司,上次投到期货的钱全部都收回账上没?”

玛若摇头:“没有完全收回来,苏珊说你认为还有一个小波动,可以顺带炒一下。”

安妮哦一声,又坐在那里沉思,齐天林不敢打搅经济学家的高深研究,专心跟其他三位姑娘等待吃食。

结果这次的通心粉真的完全打破在座各位对这种吃食的所有成见,侍者端过来不问缘由就唰唰唰的洒上胡椒粉,等柳子越看着上面的肉酱略微有点怕胖,卷了一点放进嘴里,细腻滑软的通心粉犹如绸缎,瞬间滑开,一口口咀嚼时,带有嚼劲的面食,又调皮地在舌头上弹跳舞动,四处弥漫它所独有的鲜美,同时那些新鲜的方菌菇,用它与生俱来的神秘香气,把美妙的味觉进一步升华。

姑娘很惊讶的抬头,发现齐天林早就西里呼噜的吃完,蒂雅正在把自己的艰难的挑给他,明显脸上有些舍不得。

玛若在百忙之中抬头给她一个探询的眼神,满脸得意于自己的推荐,柳子越赶紧送上一个笑容表示肯定。

确实好吃嘛……就算是情敌推荐的。

只有安妮,如同嚼蜡一般慢吞吞的用叉子卷,最后索性被齐天林跟蒂雅悄悄的换了盘子分而食之,公主毫不在意,只是慢慢的把手肘放在桌面优雅的抿酒,齐天林现在越发观察出这姑娘有点喜欢喝两杯。

最后还是这种侍者介绍很有名的草包酒把金发姑娘拉出了沉思:“嗯?谁点的……味道很好哦,待会买一瓶回去,我晚上喝……”

齐天林对付完牛排五个人上车,才终于开口询问:“什么事情把你想的这么入神?”

安妮嘿嘿嘿的笑:“有趣的事情……搁在别人可能也就看看,别的事情我也可能就看看,可是正好是我遇见这档子事儿,我就想拉出来遛遛了。”

柳子越今晚算是吃得热量超标了,正在询问玛若游泳池放了多少水,必须要运动一下,转头:“你说了这么多,还是白说,到底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念念不忘的?”

安妮想想清一下嗓子才娓娓道来:“就是你弄出来那些纸张和那几台电脑跟手写笔记,都是之前那个人的炒股记录,这么说你明白吧?不过他基本都是购买足球俱乐部的股票,虽然没有达到控股的地步,都是接近十年前的股权了……”

齐天林的眼睛都亮了一下:“你能操

作?”

安妮笑着点头:“他看来是个记性不太好 ,或者很随性的人,也许对他来说今天花几十万美元,明天花几十万英镑买点股票不是个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就要记录备忘账户,密码,走的时候明显很突然,这些东西可能对他来说都是小事情,就那么随意的扔在桌上,那几个手写笔记本里全是这种记录,用阿拉伯语、英语、法语甚至意利大语混合记载的,恰好我都懂……”

齐天林现在也在习惯她这种无意识流露的高阶卖弄:“恰好你还是学经济的……”

哦……一车的其他人都表示了然。

又能赚钱了?

安妮却笑着摇头,连自己的手指都拿起来摇:“马上卖掉肯定可以赚钱,金额还不小,比如他有购买曼城球队百分之一点七的股票,你们不是球迷,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个以前很便宜的球会前几年被中东大富豪注资,现在身价简直飞涨,所以我想做别的……”

齐天林皱眉:“不是所有球会都在证券市场上市吧?”

安妮点头:“这才是值钱的原因,他的国家资金被冻结了,这些东西很多都是通过空头公司转手直接找股东购买的股份。”

玛若只关心数字:“现在大概值多少?”

安妮笑:“买十辆恩佐是不成问题的……”

所有人都小声惊呼一下,只有蒂雅茫然,她下午刚送出去一架恩佐,这才是最大气的……

首领的三儿子都只是送奔驰的档次。

还得感谢小城宁静而淳朴的民风,居然没有小偷来光顾过这个尘封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