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4章 填空

第二百五十四章 填空

晚饭的时候,齐天林在饭桌上说了自己的安排,蒂雅还是被这个保护其他三位姑娘的任务说服,才勉强接受。

柳子越不说话,只点头,一副你工作我不打搅的神态,安妮则是若有所思:“美国啊?足球荒漠……不过贝克汉姆还是很有噱头的……”

齐天林的枪支一直都在训练基地的后勤部门那里,没有美国国防部的相关证件,他这种注册在法西兰的PMC也不能随意携带枪械进入美国本土,所以连他自己随身携带唯一一支P226他都留给蒂雅,就这么轻便的出发了。

玛若开着超跑送他去机场,姑娘明显有些神不守舍,齐天林忍不住提醒:“油门别太深……慢点,我不赶时间。”确实不赶时间,还有十多天才到月底,而且齐天林也怀疑老鹰是不是会出现在纽约。

玛若瞥他一眼,略微抱怨:“生活还是过得安逸,这个时候就有点舍不得你走了。”不到一个月的日子,仿佛是齐天林这几年来难得享受生活品质的生活,要不是跟蒂雅每天例行的训练,真好像就是退休以后的富家翁生活了,但玛若显然就喜欢这样平静而简单的方式。

齐天林靠在桶式包裹的座椅中侧身,轻轻摸她的长发:“这次把头发的黑色洗掉?我想看看你原本的发色。”

姑娘的眼神有些笑意:“想有点新鲜感?”

齐天林摇头:“看看你所有的样子嘛,我在外面也好多个想念的影子。”

真是好难得的一句好听话!

玛若大满意,忍不住就靠边停下专心亲一亲才又上路:“要继续发扬这种浪漫多情的风格……但是最好就运用在我身上!”

齐天林确实也在逐渐改变自己的家庭爱情观:“我努力,早点把事情办完,我也好尽快转变为一个住家男人。”这一次有点迫不及待的先行离开,何尝不是他也怕在这样太过舒适甜蜜的生活中消磨了自己的意志,让自己再也不愿回到那些战乱当中去,人嘛,总是会追求相对美好的生活方式的。

挥手告别的时候还有点笑容,可等那个有点魁梧的身影走进机场,姑娘还是忍不住有点情绪低落,转头就随意的找了条高速公路,狂飙一阵才算是稍解郁闷,可接下来她就更郁闷的发现自己迷路了,迷失在另一个城市附近的高速路上,这种超级跑车上的每一个部件都是为了速度而生,根本就没有安装GPS之类东西的位置,思来想去,只好很不情愿的打电话给柳子越求救。

最后是柳子越开着越野车循着GPS跟玛若报上的地点才把这姑娘给接回来……

齐天林

自然是不知道这茬儿,上了飞机就开始专心打盹,他直接飞加拿大的魁北克,宝宝的家在蒙大拿,都在加美两国边境上,只是一个在东边加拿大一侧,一个在西边美国一侧,这次就算是一次把两个地儿都串了,最后再去纽约,看能不能引得老鹰来对自己做什么,至于为什么要选择纽约,不过是因为那里按照中东人的思维,是美国的心脏,在自己的心脏,老鹰总不至于对他干出什么大动静吧。

和一年四季都气温和煦的穆尼以及全年温差都不超过二十度,一般都是十来度的佩鲁贾不同,魁北克这种接近北冰洋的地方在现在这样的秋冬季到来时候,让下飞机的齐天林终于觉得自己是不是穿得少了点。

但是和大多数抵达的旅客不同,他除了一个很小的双肩背包,基本就没有什么多余的行李,拣过这个托运的包,到卫生间取出按照工艺品规格包装的战刃和战锤佩戴好,轻松的走出机场,就在机场外租了一辆皮卡车直接上路,因为导演那个金属牌留下的地址是一个山区小镇的地方距离这个加拿大第二大城市还有两百多公里的距离,不过幸好这里虽然地广人少,但是却基本上百分之九十的区域都没有人居住,都集中在几个大城市周围,不算很遥远。

齐天林有国际驾照,在认可这种标准的国家非常方便,租车也非常方便,而在这里的皮卡车,就是不是在中东那种装着双联机枪的轿车头货车尾了,非常庞大,北美地区最流行的大型皮卡车,齐天林这个个子跳进驾驶座都有一种爬上去的感觉。

前半截看上去就跟个卡车似的,后半截倒是小小的一截货舱,齐天林主要是贪图这个东西可以随时就在后排睡觉,而且看看外面已经有些下雪的状况,开个别的车,没准还真会抛锚在山路上不知该咋办。

已经有些飘雪了,具备强大越野能力的皮卡车低沉的轰鸣着穿越在山间高速路上,一路向北,离开魁北克没有多远就开始进入一种覆盖各种树林的丘陵山区,宽阔的高速公路边更是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美丽静谧的小湖泊,但是更多时候就是荒原,一片一片的绿色石块的荒原,偶尔也能看见鹿这样的动物在山间跳跃,想来熊应该是要开始冬眠,可能不会出现了吧。

笔直的公路近似于直接横穿的形式把齐天林在三个多小时以后送到一个小镇附近,这里靠近一座巨大的湖泊,气温也接近零下,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厚厚的路旁积雪中,齐天林连续的敲开几家店门买点吃的跟喝的,顺便询问才确定导演留下地址的大概方位,不过令他惊奇的是他居然在镇上看见两三个华人,是能说

标准华语的华人,不是香蕉人,都是最近十来年投资移民过来的,不过也对,最近十来年加拿大和澳洲一直都是华国投资移民的主要去向国。

从另一边离开镇子几公里的山路,顾不得欣赏半冰面半水面的湖泊美景,齐天林驾车靠近一个距离公路大约几百米的栅栏院子,跟之前在佩鲁贾的那个院子差不多,也是荒芜已久的样子,只是这里到处都是雪层,而且放眼望去,周围都没什么邻居。

齐天林靠在栅栏边停下车,跳下来,有点皱眉,厚厚的雪层让他有些打鼓,他可不觉得导演这样一天到晚都生活在紧张气息中的PMC,会不做点什么来保护自己的这个金属牌子上的家,能被他如此重要带在身上的家,会毫无防备的张开大门随便谁来打探。

以他的习惯都是一年多以后,才逐渐放下那种无时不刻都在绷紧防备的状态,现在终于能够不在枪支的触碰和枪油硝烟味的陪伴下入睡了,所以从直觉或者道理来说,导演都会布下什么防备。

在皮卡车的车斗里面找到一把当地常备的雪铲,齐天林就开始从栅栏门边小心翼翼的给自己铲出一条一人宽的小道来,出乎他的意料,一直到他靠近大门口的门廊,都没有发现有什么格外危险的触发装置。

站在门廊上,掏出导演那块金属牌想一想,根本就没有去开门,绕到侧面掏出战刃一晃,几个引体向上的拉扯,就翻到屋面二楼,直接划开一扇窗,才小心翼翼的翻进去。

就两层楼,典型的北美风格小平房,楼上是卧室有三间,还有个书房,楼下是客厅饭厅等等,齐天林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被吸引到书房,因为这里有一台正在闪烁指示灯的电脑!

一直都开着的……

所有其他地方连灯都没有开,也没有任何电器有运转的迹象,齐天林自然也不敢去贸然打开什么灯,就借着外面的光线到处检查了一下,确定最近都没有住人的迹象才最后来到电脑前。

摁开显示器,齐天林站着躬身看了看屏幕,一连串的即时聊天记录静静的呆在桌面上:“今天……我已经得到老鹰的同意,答应帮助我进入叙亚利去寻找马达的踪迹……”

“听说马达已经进去三天了,我也即将跳伞进入,可我自身的颠覆工作也很复杂,居然要把一个反对派领袖带出国?”

“非常惊险,政府军在最后一刻似乎有个高手追击到了我的身边,真是擦身而过,差一点就把命丢在叙亚利了,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早就该丢命在利亚比那片荒漠上……”

最后一句是:“待会儿我就去找

马达,他同样是跟随叙亚利反对派到达也门,作为学者艾哈迈德的PMC,我知道的情况就是这样。”

齐天林只看了几句就明白过来,导演应该是利用手机上的即时聊天工具,就好像写日记一样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战斗事件经过发回到这个家里的电脑上来,只是从最后几条奔赴 也门的消息来看,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跟老鹰联系了。

他有些如获至宝的坐下里,慢慢开始从头翻看整个聊天记录,也就是导演最近一两年的日记。

其实是从一年多以前开始的,非常清晰的时间顺序,就在老鹰到医院接了他回国,独自回到这里居住开始的,最开始是用一个文档记录自己的东西,直到离开才改为这种利用即时聊天工具的形式。

可能就是为了在各种未知的环境下都能把自己的话语留下来,导演特别安装了一个自启动软件,就算这里万一发生停电,只要恢复,电脑还是会自行启动,就好像一个服务器一般,接收他的所有留言。

所以按照导演自己的整理,从他在战场上开始昏迷,所有的情景就展现在他的叙述当中来……

只是齐天林刚坐下来开始准备慢慢的看,就屏幕上闪过一个填空:“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___?”

齐天林完全是一激灵,就打上了那句永不后退!

然后填空题就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