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5章 巨人

第二百五十五章 巨人

齐天林可不会认为这是没头没脑,站起来伸头就看显示器后面,这是他唯一触碰过的开关!

果然,一根细细的双绞线就附在显示器电源上,当齐天林接通显示器开关的时候,某个电子装置就被打开了。

再伸头看看这部一直运行着的电脑,以齐天林对电脑不太精通的水平,也能看到一根数据线从机箱后面穿出来,然后直接在地面上有个洞,就穿到下面去了……

齐天林还不敢贸然关掉这台不知道设置了些什么的电脑,赶紧轻脚轻手的下楼去看,连在木楼梯上都尽量轻一点,说不定哪一级台阶下面就藏着一颗压发雷呢。

对着书房位置,那根线不起眼的顺着墙面角落就好像一根电视信号线一样,再直接穿透一楼的地板,接到地下室!

齐天林听导演说他的东西都在这里,所以头灯是有准备的,还是尽量不去开灯,拿着战刃,在头灯指引下慢慢走进地下室,然后刚刚稍微走近点就身上开始立寒毛,因为那种化肥的味道开始让他敏锐的捕捉到了!

这种利用化肥当中的硝酸铵成分来制作威力巨大的非金属类炸弹,是PMC在战地上最头疼的东西,因为在一定配比调整下,这种东西是拆弹专家或者探雷兵们根本用金属探测器感应不到的东西,何况很多时候,还一袋袋的呈鼓鼓囊囊的样子堆在一起,根本不会让人联想到炸弹。

轻轻推开地下室一个隔间的门,四个一百升的蓝色橡胶桶随意的叠放在一起,齐天林有点倒吸一口凉气,几百公斤的炸药这么在地下室爆炸的话,估计一下就可以把他炸成很多块,最高的肉块估计能飞上百米高空!

还能活过来么?

不知道。

他不是专业的拆弹专家,连搞爆炸都不如冀冬阳,深吸了两口饱含化肥味儿的空气,才过去一桶一桶的慢慢抱开检查。

明显安装的时候是一袋一袋倒进去的,所以没有他这样的异秉神力,没有谁能在这样的地下室直接搬动大桶,每桶之间的连接线终于在墙壁边上暴露出来。

那根从楼上一直穿透下来的数据线连接着一个看起来颇为复杂的电路板,上面密密麻麻的电子元件,外加一个小显示屏,一个倒计时的秒数正在快速闪动!

大约还有七十秒左右……

齐天林真没有什么让电路板运行停止的技术能力,只能是釜底抽薪,快速的从四个大桶里面抽出四个拳头大的塑料包,都连接在那个电路板下面,这个就简单得多了,每一个都应该是用电雷管来引爆

化肥炸弹的引爆装置,直接拉出来就保证这四个庞然大物不会爆炸,但他还要切断这四包雷管,因为起码这样的四包雷管近距离爆炸也有可能引爆炸弹,只是在他刚要用战刃把每个雷管包上的两根线截断,就发现其中两个是隐藏三股线……

这可不是什么电器上的接地线,这是战地上最常玩儿的饵雷,三股线通常说明其实电源已经通了,但是连接到一个电阻上,只要截断,对不起,另一根电线就直接回路爆炸!

齐天林在阴暗的地下室里简直是破口大骂,一边截断那两包双线的,一边飞快的拆开三线包,脑海中似乎总是萦绕着那个脑袋被打爆家伙阴笑的表情……

好吧,你真是让我牢牢的记住了。

脑海里飞快转动,手上可不慢,幸好战刃够锋利,剥开外包装直接找到电雷管,一根根的弄断线,一包里面居然有五六只手指粗的电雷管,看来导演是真想炸死过来用电脑的人给他陪葬啊!

四包雷管处理完,堪堪接近四十秒,齐天林最后再确认一下这根从天而来的电线没有连接到别的东西上,刚想歇口气,脑海里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东西,飞一般的往外冲!

往楼上冲,这个房子里什么东西对他最重要?

肯定就是那台电脑了。

一下冲进书房里,头上的灯都没有关,直接照着伸手有些小心的用战刃划开机箱,他是真没有时间去找螺丝刀来拆了,赫然一小包雷管也在里面!

虽然没有炸药扩展威力,但是把坐在电脑边的人以及这台电脑炸个粉碎,问题还是不算太大的!

齐天林继续开始对导演破口大骂,手上又开始拆雷管!

这一次完成以后,在齐天林下巴上都流着汗的紧张等待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终于可以坐下来看看这台电脑了?

齐天林还是先掏出小背包里面的一部数码相机,用数据线把文档全部拷到里面备份,才有点忐忑的坐下来从头开始看导演留下的文字。

真有点自己是坐在火山口上的感觉……

导演的描述就好像剧本一样,对白为主,几乎就是他跟老鹰的一系列对话……

从他醒过来首先询问的就是老鹰究竟是怎么把他带出来的,老鹰只是匆忙的解释当时他身上带了不少现金,买通了包围圈上的几个人,就近救了他就跑了。

而这个时候,导演已经躺在英兰格的圣玛丽安医院了,老鹰看到他醒过来草草的说了几句话,就让他安心休养,然后离开了,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和一部手机便于联系。

在那几个月的康复周期里,因为大腿上的伤确实比较严重,接受多次的植皮手术,导演额头和面部的皮肤很多都被剥下来包裹在腿上,这也是导致最后,齐天林看见他面部有些变化的原因之一。

所以除了手术就是等待手术,康复的过程极为枯燥无聊,也正是这个过程,让导演有太多思考回忆的时间,很多文字都是这个时候写下,他找护士帮他买了个笔记本,细致而精确的分析了从遇到包围追击开始,几乎所有人的反应和下落。

他就真的好像一个导演一样,把当时的场景一点点还原,确认死掉的人就抹掉名字,凡是他没有亲眼看见或者验证死亡的就留待考察,这样一点点把六十多个人全部列出来!

齐天林还特别找到关于自己的文字描述:叛徒保罗,来自华国,可能会有华国背景,鉴于华国在利亚比众多工程项目的缘故,华国应该不希望这样一次政权更迭,导致自己的利益流失,所以他跟叛军勾连的可能性不大,老鹰说看见他的尸体在现场。

可这所有人当中,唯独没有对老鹰的任何评价,也许是老鹰救了他,又或者是老鹰能接触到那个笔记本,所以导演对自己这个战友避而不谈。

但是在后面在这台电脑的叙述中详细的罗列了他跟老鹰的每一次谈话跟动向。

老鹰是在确认他已经可以起床走动的时候,返回医院接走他,让导演惊讶的是老鹰送他回国休养而不是公司。

老鹰的解释是那个导演询问过他好几次的叛徒也许还在,说不定就到圣玛丽安医院去窥视过他,所以为求安全起见,还是离开医院也不要到公司去,毕竟现在人人都说不清自己是不是叛徒……

接下来的日子导演除了讲述自己的身体恢复,顺口提到要在家里做一些准备,因为长期的调养,让他的心态越发急躁,一次次的打电话给老鹰,催问他有没有什么叛徒的线索跟消息,而且那种在战地上过惯了硝烟弥漫的生活,让他对目前平静如水的状态觉得要发疯。

所以最后,老鹰就跟他约定一起去了阿汗富,之前老鹰顺口提到过他在伊克拉呆了一段时间,老鹰给他的解释也是一样,既然叛徒是队里的PMC,多半还会在这些热点地区出现,所以之后他们在阿汗富的时间就逐渐跟齐天林追查花猫的时间吻合起来,直到导演一次偶然的在街头看见马达跟另外一帮PMC在一起!

可当时他们在装甲车上,等他回过头去就没有找到了,而老鹰却说他发现了花猫的踪迹,之后老鹰找到了马达所属PMC公司的信息,这个信息来源导演也询问过,

老鹰只说是来自美国国防部的一个朋友。

齐天林有点皱眉:“美国国防部什么人才会关心一个不起眼的PMC?”马达各种条件都说不上很出色,只能说是很一般的PMC,说到底整个沙漠鹰都是很一般的承包商公司,拔尖的PMC就没几个,真不知道美国国防部得有多好的闲心,才能连这种级别的PMC都关注到。

也可见美国国防部的资料库有多么庞大。

再然后老鹰和导演基本上就是分开在行动,导演专心致志的追杀马达,老鹰说他把注意力放在花猫的身上,可是两人在日本出差那次,一起去放松猎艳的时候,他无意中在老鹰脱下的衣服里面发现一张PMRI公司的名片,上面的电话号码就是他所熟悉的那个老鹰的手机号。

名片的名字是亨特尔……

导演只是叙述了这件事,并不表达自己的怀疑,因为作为雇佣兵,很多人都有好几个身份甚至好几个国籍,就跟齐天林这样的,不少见。

PMRI……

全称就是专业军事资源顾问有限公司。

前面没有任何国家或者地域的头衔……

如果说沙漠鹰在行内就是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头,那么PMRI公司就是所有私营军事公司当中当之无愧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