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7章 拜拜

第二百五十七章 拜拜

齐天林是选择的下午时分进入山区,因为一般来说这样的山区最困难的就是夜晚,走得比较深的,没有谁会选择下午才开始进入,因为这个时间段,没有足够的时间在里面建立庇护所,也就是搭个窝,很容易出问题,所以也应该是边境警察比较松懈的时候。

只是很快齐天林就不得不面临冰冷刺骨的水流,对他来说,这种山间的溪流比大山还讨厌,因为在这种秋冬时分把自己弄湿在山林里面,而且还不能随便生火烤干,真的是种折磨,对大多数人致命的折磨。

当他一头钻出山林,眼前颇有点轰鸣声的水流就让他有点发愣,不光是要越过溪水,他还得跟着这个足有十多米的水流落差下去,伸头看看下面的水潭,清澈见底,可没有多深,这么跳下去,纵然是他也多半会落个大腿骨折的结局。

水流倒是不太宽十米不到,齐天林拿着战刃很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学达摩禅师一苇渡江,最后还是还是决定不要做这种傻事,一根木头上怎么保持平衡,他在岸边试了试就觉得奥塔尔的平衡感一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把步枪和手枪以及备用弹药都包进睡袋里面装好,再把自己身上的鲨鱼皮冲锋衣,抓绒保暖衣以及里面的内衣全部都脱了裹在一起装进登山背包里面,只剩一条裤衩,才握着重锤这么一挥,利用加力,狠狠的把一大包东西扔过溪流落到岸上,再捡起脚边的登山绳开始准备涉水下降。

整个水流多少年来已经把这里的石头冲得光滑如镜根本没有办法从这里攀岩爬下去,不过办法很简单,手指粗的登山绳上每隔半米左右打个结,然后取中间的位置找个石头尖挂住,双股绳就开始往下降……

绳结可以提供攀爬的点。这种技巧的难度其实在双绳上,因为要回收绳子,所以相当于绳子是挂在顶上的,要掌握好两边的平衡不要滑动,可是等齐天林刚刚顺着水流下降五六米,就冷得直打颤!

这两年真的没有冷成这样了,强悍的身体让他在各种环境下都不畏惧,可是接近冰点的溪水这么一直往他身上冲,迅速的带走身体热量让他开始往低温状态靠近。

人体是个恒温的物体,一般来说只要体内温度下降两度左右,基本就可以开始呈现幻觉和产生低温症初期症状了。

齐天林冷得几乎手都有点抓不住绳索了,只能咬紧牙关,快速的往下降,可是也许是被他打了太多的下降结,又是双股,绳索不太够用,下面还有好几米的时候就没了,看看下面只好咬咬牙松开手,尽量的在空中展开手脚,力求能摔个门板在水面上!

果然齐腰深的水面托住了齐天林,来不及揉揉自己生疼的背,拉了绳子就赶紧上岸,脱了湿透的内裤穿上干爽的衣服就赶紧移动,用运动来产生骨骼肌肉的热量恢复体温,他确实没法在这样的山林间生火,那样只会让边境警察发现袅袅炊烟……

穿行在山林间,有时候还要手脚并用的攀爬,齐天林越发的意识到自己心态的转变,以前作为军事技能不得不学习使用的这些求生技巧,现在越来越让他转变为一种生活爱好,追求对身体极限的爱好,所以他也才会选择这样比较折磨人的形式来穿越国境,很有点乐此不疲。

因为他自身强大的战斗力,所以他同样放弃了山林之间宿营地逢洞莫入的原则,在夜晚即将来临的时候,尽量寻找一个干燥一些深一点的洞,这样才能生火取暖啊。

所以当齐天林在一个弯弯拐拐十来米的大洞里面发现洞壁上不少爪印剐蹭的时候,也决定还是在这里宿营,因为这里空气流通很好,明显里面还有有点深,能够提供足够的氧气量,对于里面是否有什么邻居,齐天林是毫不在意的。

手脚麻利的把火点起来,靠在洞壁上查看大概的距离和方向定位,前面也就二十多公里的直线距离,现在估计才刚刚接近边境线。

有了温暖的火光,那种刚才从水里起来以后,纵然步行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有缓解的冰冷感终于消失了,吃过新鲜的汉堡包跟披萨饼,收拾好包装纸,才拿出好几套在加拿大五金商店购买的简易感应防盗器,设置在洞内两头相距自己十米左右的地方,才展开睡袋在火堆边给自己说了个晚安,开始打盹入睡。

似乎最近两年的生活,已经让他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单独状态了,觉得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怎么都还是带上个人一块,亚亚的话,估计这个时候就可以帮自己弄点什么猎物回来了,不过要是蒂雅那个小吃货在的话,估计就会温馨很多?

一边这么胡思乱想,一边靠着步枪很快入睡……

简易感应防盗器基本都是华国生产,行销全球,原理非常简单,就是在窗户的两头一边贴一个红外线发射器,另一边贴一个接收器,只要有人翻窗户,挡住了红外线,接收器就会开始鸣叫……

接近清晨的时分,两三个报警器终于开始撕心裂肺的开始尖叫,把齐天林惊醒过来,火堆已经熄灭了,但是还有一堆红红的暗火在继续散发余温,正要打开头上的头灯,山洞深处就有三对幽幽的光瞳在摇晃!

那是……应该就是著名的北美灰熊,其实应该是棕熊的一个分支,但是在这片几乎没有天

敌的地方,它们现在繁衍得太大个了!

齐天林自认为对付一只就跟当年对付小猫的母亲一样,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三只?!

轻手轻脚的溜出睡袋,蹬上鞋,摘下头上的头灯,摁动开关,趁着灰熊们正被鸣叫的报警器分散注意力的时候,自己一下跳开……

雪亮的泛射灯光照亮了宽敞的洞内!

一大两小的三只熊正有些奇怪的在报警器附近转悠,现在被新亮起来的头灯吸引,两头小熊居然当先好奇的跑出来!

齐天林真有一种带一只回去给蒂雅当玩具的想法,可惜这里是北美,真要弄回去,就得让安妮横跨地中海来接他了,太不值得,不过这种看上去只有几十斤重的小熊憨态可掬,看上去真的跟泰迪熊差不多,让齐天林居然先掏出相机来拍了张照片,才开始打量它们的母亲。

相机的咔嚓声和闪光灯终于让大熊发现了人的踪迹,一声震耳欲聋的低沉怒吼,就开始摇摇晃晃的直立起来,给这个居然靠近自己领地的侵入者一个警告,然后马上就开始往外冲扑!

直立起来超过两米的北美灰熊!体重五六百公斤,移动撞击的力量可以达到好几吨!不亚于一辆轿车的冲撞!

齐天林没有硬抗的打算,也没有用枪击毙它的想法,毕竟对待动物他反而比对待人更愿意手下留情,于是转身就开始跑,拔出战刃就开始跑……

晨曦中的落基山脉非常的美丽,到处都还是有点蒙蒙亮的感觉,山间的薄雾和天空中的云彩都显得是那么混沌,而各种虫鸣鸟叫的声音已经在开始彰示这片沉睡的山林开始苏醒……

不过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齐天林就没有这么惬意欣赏的心情,只能飞快的在树林中间跟那只巨大的灰熊捉迷藏,一边跑一边用利刃砍下两段树枝,两段七八十厘米长碗口粗的树枝,一边跑,一边挟在腋下用战刃把表面的树枝清理干净,再解下手腕上的伞绳结,这是大多数军方出来的人在户外都喜欢戴的一个用绳子编成的手镯,现在拆开就是好几米长的细绳。

把绳子拴在两根木棍一头,中间留了一段一米多的长度,看看周围找到一棵大树,齐天林就开始攀爬……

灰熊毫不示弱,利用熊爪开始挂住树干表面,也能爬!

一个人还抱不住的大树也被这头起码超过四百公斤的大熊搞得摇摇晃晃……

齐天林爬过第一个分叉,自己再上去一点,就把木棍挂在上面的树杈上,自己就笑嘻嘻的再爬高一点,没忘了又把那个相机拿出来。

果然,等灰熊爬到这

个分岔上,就被头上摇晃的木棍打了一下,满心不爽的一巴掌扇过去,另一根木棍又砸过来,碗口粗的木棍这么晃悠着砸过来还是很有点力量,一来二去,轮流晃动的木棍击打着灰熊的头部,熊爪是没有握持的能力的,只能击打,越击打就换来越多的回撞,很快就彻底激怒了灰熊,使劲的坐在树枝分岔上,腾出两只前爪拼命的跟两根木棍较劲,完全忘记了自己爬上来的初衷……

齐天林还拍了段可爱的搞笑视频,才挥动利刃跳到旁边一棵树枝上,悄悄的顺着树干的背面下去,溜回山洞。

两只憨厚的熊宝宝一点没有危险意思,正在好奇的玩弄齐天林的睡袋跟步枪!

真想带走一只回家搞个动物园啊,齐天林抱起熊宝宝,拍个自拍,才赶紧收拾自己的东西,甩掉两只抱着他的小腿死不放他走的小熊,背上登山包走出洞口。

慈悲为怀,齐天林又不辞辛劳的从另一棵树爬回去,解开绳索,重新缠回自己的手臂上,才跟已经累得只能抱住大树喘气儿的熊妈妈说个拜拜,继续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