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8章 盯上

第二百五十八章 盯上

当一个人站在陡峭的山脊上,面对连绵不绝的山脉,郁郁葱葱密密麻麻的树林,没有东南亚丛林那种闷热潮湿的感觉,只有一种雄伟的大气……

山顶上终年不化的积雪,眼前茂密的针叶森林,宽广的山谷,清澈的溪流,开阔的天空,都让齐天林越发的终于能够体会到风景的美好,而不是以前那样只知道端着狙击步枪快速而专业寻找狙击点或者观察点,在安妮或者玛若的教育之下,终于开始逐渐学会欣赏生活中的美好……

比如以前他就从来不会在这种时候用相机拍照的。

好吧,这种偶尔停下脚步的欣赏也是在违法的偷渡中的,齐天林收拾好心情,快速的在山脊上移动,还得偶尔注意躲避森林警察的直升机巡逻……

得益于之前在加拿大购买的这件灰绿色鲨鱼皮软壳外套,这种PMC在温差较大地区最喜欢穿着的外套,既能比较好的御寒防水,本身又轻便透气,加上较好的可隐蔽性,实在是PMC们的必备佳品。

当然齐天林自身的听觉帮助也不小,很多偷渡者都是在直升机突然靠近才开始匆忙躲避的时候被发现追击的。

但是显然这一带的巡逻频率并不高,让齐天林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了攀爬翻越上,因此还在上午清晨时分就越过了国境线,中午时分还远远的看见有几个山间湖泊有独木舟在划行,其实已经可以逐渐靠近有人烟地方了,但是为求保险,齐天林还是继续在山间攀爬,又在山上住了一晚,只是这次因为没有落水状况,就没有选择山洞,而是直接在树上用登山绳在两根树枝之间缠绕出一张吊床,把自己装在高寒睡袋里面睡了一晚。

第三天早上才找了一条小溪,把自己洗干净点,清理得没有那么落魄的样子,才背着背包慢慢小心的靠近那个树林边,山脚下的小镇,只有九千人的小镇……

这是一个完全因为这一带的风景和国家冰川公园才发展兴盛起来的小镇,比国境线那头加拿大的小镇发展得更好,甚至有个小机场,可以让飞到附近大城市的游客们直接乘坐支线小飞机过来,几条并行的街上,各种旅游商店、度假村和汽车旅馆比比皆是。

先把背包放下藏在一栋房后的灌木丛里,空着手的齐天林才悠哉游哉的走上街,随便找个餐馆吃过一顿热食,然后找一家商店换过一身衣服,看着更没有偷渡的沧桑味,因为他的护照没有过境记录,所以没法用国际驾照一起租车,搜寻了一番,在一户当地人门口挂着SALE字样的地方,用一千美元买了一辆旧车,一辆十多

年前的卡迪拉克,写了一纸合同直接就开走,因为一般三个月左右才有过户的期限,齐天林是没这种考虑的,过去找到自己的背包放在后备箱里,就往宝宝家开过去,已经没有多远了一两百公里的事儿,也是个小镇。

地方小,找起来就容易,上次苏珊是在美国东部,打电话给宝宝家是邻居接的电话,说他妹妹跟男朋友去了南边,态度也不是很好,没有别的联络方式。

齐天林找到这个邻居的时候,才知道宝宝的妹妹已经把房子抵给了邻居,借了一笔钱去南边,几乎周围的人都知道,她是跟男朋友一起到靠近墨哥西那边消费海洛因去了……

宝宝的妹妹早就跟着她那个男朋友染上了毒瘾,在外面大城市飘来飘去的晃荡了好几年,前两年才回来,宝宝挣的钱都交给了妹妹,希望她能安定点过日子,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有时候也跟齐天林叨叨过一点,可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是这样。

齐天林有点挠头,不过无论对方把钱拿去做什么,那都是对方的事情,他只是按照战友的托付完成心愿而已,所以现而如今眼目下,还是把珍妮找到吧。

珍妮就是宝宝的妹妹。

坐在那部以前属于珍妮家的电话机前,一个个的查询存储在里面的通话记录号码,再一个个的用自己的手机打过去询问……

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齐天林才终于找到了那个可能正在什么地方吞云吐雾的珍妮,因为声音听起来明显有些虚幻:“嗨……?”

齐天林简洁明了:“你是珍妮?”

继续梦幻:“哈……应该是吧?!”

有点头大:“你在什么地方?宝宝让我来找你……”

“他?你是什么人?联邦调查局还是中情局?拍电影么?”根本就没法交流!

齐天林耐心:“我是他的战友,他死了……有东西要交给珍妮。”眼前的墙上,有好几个相框,其中一个框子里面宝宝满脸笑意的搂着一个有点胖乎乎的姑娘,姑娘也不客气的揪着他的下巴,下面有句花体的珍妮天使……

对面沉默了……

齐天林没有吸过毒,连大麻都没有抽过,不太能领会对方的精神状态,只能继续下猛药:“他死了,在利亚比的叛乱中死了,但是留下东西指明是给珍妮的……你在哪里,我给你送过去。”他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快递员,还是免费的。

还是沉默……

齐天林记下号码,决定过几个小时再打,也许那个时候会有不同的精气神:“那这样,也许你现在不太方便接听电话,我换

个时间再打过来,拜拜……”

然后一个带着泣声的女声飘忽出来:“别……别……他死了?”

齐天林又觉得自己好像是当时去露丝面前送罗伯特的死亡通知一样:“嗯,确定死了,我亲手收拾的。”

然后电话里面就如同漂浮着的鬼声一样开始萦绕着凄厉的哭声:“是你们杀了他!你们!就是你们!你这只该死的老鹰!你们都是侩子手……”

也许她说什么,齐天林都不是很在意,但是这个词就不得不注意了:“老鹰?你认识老鹰?”

电话里依旧是无休止的咒骂和哭泣,齐天林想想:“你能给我一个你确定的地址么,我过去找你,宝宝给你留下了一笔钱,他说只有你才知道密码,我必须要亲眼看见你打开账户,才能确认。”手上却轻轻的打开相框,取出那张已经有些黏在相框底板上的照片,揣进自己的衣兜里。

对方根本不接受这个诱惑,依旧有些狂躁的继续在谩骂和哭泣中快速切换,一点都不带磕绊的……很神奇,也许就是磕了药之后的效果?

齐天林把电话拿到屋外的邻居耳边:“您听听是这个声音么?”

有些花白头发的老太太听了就撇嘴:“不是她还有谁,你看看我们这个镇子上,还有谁像她这样没有教养?她的哥哥是个好孩子,看见谁都笑眯眯的,可是他们……没有爹妈,他又早早的去军队,珍妮就没了管教……”

齐天林草草听完大概的血泪史,直接挂了电话,把电话号码发个短信给苏珊,让她查查位置,等待的时候顺口询问:“珍妮的哥哥……最近一两年有人来找他么?”

老太太有些皱眉:“去年有人来过,说是CIA的,跟珍妮谈过一阵就吵骂起来……”

中情局?

上次在绿区因为花猫的死亡找他调查的也应该是CIA的人吧?

他们过来调查宝宝做什么?

难道宝宝跟老鹰有什么关联?

刚才珍妮也提到老鹰这个词……

当然这个词也有可能是代表美国政府,鹰嘛……美国政府对外一直都是以白头鹰自居,连国徽上都是么……

手机滴滴了一声,齐天林点开一看:“墨哥西蒂华纳市拉亚霍区恩萨达街47号,可在到达该市再通知我查询一遍。”

齐天林回复了一个谢谢,头却有点疼!

这等于说是他从加拿大跨过整个美国到另一头的一个国家去!

能不能跟边境警察说一声,我只是过路的,别算是偷渡……因为美墨边境线的监管力

度可以说是全球都排名前几位的,这是要挑战偷渡难度么?

虽然是这样,也得出发啊,一诺许他人,千金双错刀嘛。

笑着给老太太告别,齐天林就开着旧车出发了,从蒙大拿一路向南,开向这个国家的另一条国境线也是靠近西海岸的角上,美国本土最西南那个直角的地方,圣哥迭市,这个城市基本上就和墨哥西的蒂华纳完全可以并称一个市,只是从中间一分为二而已,就好像当年的东西柏林,因为那边的毒品价格非常便宜,很多附近的美国人都喜欢到那边去过个周末消费一下便宜的大麻或者海洛因,然后再回国,所以无论偷渡携带毒品,还是直接只是想偷渡到美国来,那里都是高发区,也是严查阶段。

齐天林现在有点被架在半空中的感觉,因为他没有入境记录,所以自然也就不能正常通关去墨哥西,还是只有偷渡。

只是好运气似乎在偷越美加国境的时候用完了,他刚刚越过一个州,就被警车在州际公路上高深鸣叫着盯上了……

美国的高速路是不要钱的,但是到处都遍布各种警察和摄像头进行管理,齐天林可是经不起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