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9章 冲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冲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警察盯上的,齐天林看看自己这部十多年前的二手车,觉得要是玛若那部超跑倒是可以试一下是不是能全凭实力逃掉,现在么,他在第一时间就乖乖的把车靠边停下了,并按照后面警车的扩音器提示把所有车窗都放下,并把双手都伸出左边的车窗外……

一个有些胖的警察谨慎的从警车上下来,完全持戒备状态的把右手一直放在自己腰间枪套上,慢慢的打量着靠近齐天林的车,并大声提醒齐天林不要下车,不要做任何动作,以免误会。

这就是美国公路上常见的情况,因为枪支的保有量比较大,任何一辆车里面都有可能携带枪支对警察造成伤害,所以警察在拦截招停车辆的时候,都格外小心,稍有不对就立刻拔枪射击,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警察误杀平民的事情比较多,实在是压力有点大。

谁叫白头鹰的传统就是拥枪自重不禁枪呢?

齐天林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伸手把脸上的墨镜和棒球帽稍微调整一下,从进入加拿大他就是这副面部打扮,尽可能的遮掩一下。

警察在看见后排座是空的,司机一个人并且把双手都伸出车窗,总算要松一口气,但还是用一只手按住枪套,另一只手按住T形警棍,小心的靠近左边驾驶座:“请出示您的驾照……”然后紧紧的盯住齐天林收回去拿驾照的右手,并用自己有些重量的身躯压住车门,防止任何突发动作。

这些教科书般的动作都是符合警方千锤百炼的科目技巧的,可也就是能防范一般人,对于齐天林这种非正常人……

因为齐天林做动作的是左腿膝盖和左边肩部,佯装右手稍微欠身去中间的扶手箱拿东西,拉开二三十厘米的发力区域,突然就这么团身而撞!

真的不是一般人,车门整个就被齐天林的肩部跟膝盖一起撞掉了,体重超过一百公斤的胖子警察几乎是被弹开的,就贴在门上一下被撞出三米开外!

齐天林跃出去,还准备一掌砍昏他,就发现胖警察已经晕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胖容易晕厥?因为往来在路上的车辆很多,齐天林动作也非常快的扶起警察就塞到后面警车里。

因为下车的时候这名警察就是从驾驶座下来的,齐天林就是观察应该车上就一名警察,才选择养的突击方式,伸手到后面拿出自己的登山背包,上了警车,就近找了个路口就马上下道,寻个偏僻的地方停车,换上警服把胖子绑着锁在后排座,然后开着警车到最近的小镇上,堂而皇之的穿着警服随意偷了一辆车,从这个冷冷清清的宁静小镇重新换了个方向上路。

然后一个半小时以后,他就到达最近的中大型城市,再换一部车,稍微绕开一点方向就到另一条纵向高速公里上,事发地点已经远远的甩在后面两百公里外了。

其实美国的高速公路或者国道非常简单,南北向的纵向公路是单数,东西向的横向公路是双数,齐天林就是换到另一条单数公路上绕行了一点而已。

大方向不变。

那辆购买的二手车肯定会被查回去,不过整个购买过程,齐天林都戴着棒球帽跟墨镜,做个嫌犯素描估计都难。

所以直到第二天上午,他终于到达阳光明媚的佛罗里达州,都没有了什么问题,这一次,他特别注意随时都把车跟在别人的车后面,以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再惹上警察。

进入巨大的圣哥迭市,这个排名全美人口第八大的城市,他就更加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在闹市区的停车场扔掉汽车,购买一些必需的补给以后,他就准备开始自己三五天以来的第二次偷渡……

如果说上次的偷渡是马拉松的话,这次就应该算是百米短跑,因为从圣哥迭到国境线那边的蒂华纳,就是一千米不到的距离,某些社区基本上就是隔着一条街而已,只是一道高高的栅栏一直树立在两座城市之间,无数的地面震动感应器和栅栏上的红外线探测器严密监视着偷渡者的往来。

买了一个望远镜,在一座靠近国境线的楼上观察了两小时,齐天林决定还是晚上穿越,而且也还是按照战斗习惯,在昼夜交换的那个短暂时刻过去,因为遍布在高点的热感应仪越到晚上气温降下来,就越容易发现人。

躲在楼房角落打个盹,吃过东西,研究完GPS上的放大图片,结合实际地形,选择好路线,齐天林就背上包,紧缚在背上,连胸前扣都紧紧的扣上,把战刃跟战锤都拉出来挂在腋下,就像个跑酷爱好者一样,飞快的开始在房屋之间奔跑起来!

因为毕竟不是监狱,没有那么多高点狙击手或者荷枪实弹的岗哨,更多还是沿着高高的栅栏墙的巡逻警车,以及在周边公路上的巡逻车,一旦被任何摄像头、感应器、探头、热成像仪发现了踪迹,指挥中心才开始调度各种警力上去追捕。

不过……因为基本上偷渡者不可能利用什么交通工具来穿越栅栏,更不可能从公路上冲卡,所以这边基本上都是步行穿越,连带警察们追踪到了一定位置也只能步行爬山,只是依赖熟悉地形,二来基本上都是在高科技的指挥下守株待兔,所以比起基本上是在黑暗中前行的偷渡者来说,占了不少便宜。

但是今天他们算是遇见

鬼了!

当齐天林窜出那片工厂内的厂房,就奔跑上了略微有些荒凉的市郊山坡,仅仅海拔几十米的山坡,因为圣哥迭市的另一边就是靠着太平洋海面的。

光秃秃的山坡上只有沙石砾跟浅浅的灌木丛,黄昏时分的目视视线略微受到一些影响,摄像头也不算很清楚,而热成像仪在这个时候还不能很清晰的把晒过一天的土地跟人体划分得那么清晰……

所以齐天林一口气冲上山坡,几乎没有被发现,然后就开始往山坡下跑,再越过那条机耕道一样的靠墙巡逻路线,翻过栅栏墙,就是墨哥西了!

就在齐天林根本不大喘气儿正往下面冲的时候,栅栏墙的下半截是那种水泥墙,忽然就就从墙头冒出了十多个身影!

吓了齐天林一跳,以为自己的偷渡计划被发现了!

然后就看见左手边山坡底下的灌木丛里窜出好几条身影,接过墙头扔过来的东西,转身就跑,还是朝几个不同方向跑!对方扔完东西的身影也熟练的退下去消失。

齐天林眼尖,一眼就看见是那种黄色方块包装纸,典型的海洛因包装,一包在北美要值好几万美元呢,就这么走私?

他还正有点叹为观止的要再加快点速度冲上去,就突然听见警铃大作,然后几盏高处雪亮的探照灯就照过来,接着有喇叭开始呼叫:“这里是美国边境警察局圣哥迭……请双手抱头,蹲在地面接受检查……”

也许是比较胸有成竹,并没有什么枪声大作对空警告的场面,然后顺着栅栏墙,一溜的警车就开始围过来,还有警犬的狗叫!

齐天林真的是霉运连连,这会儿又遇见边境缉毒了……

就跟他当年在华国南疆边境缉毒一样。

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没有收,没办法收了,他要是这个时候转头往回跑,那就等着跟那帮捡了海洛因的毒贩们一起被围追堵截吧,虽然齐天林很有信心逃出去,但是他是来越境的好不好!

于是就在狼狈鼠窜的美方毒贩们的身边呼啸而过,让这些被突**况搞得有些惊慌的家伙们发现居然有人反其道而行之,居然扑向了栅栏墙边!

有两个头脑不太清楚的,还埋头跟着齐天林跑了两步,才醒悟过来,又继续往圣哥迭城内跑。

个别警察也有点发愣,因为头上戴着头套和棒球帽的齐天林在反向奔跑中显得很有些打眼,边境警察们也想不到他要干什么,因为数米高的栅栏墙要攀爬还是很要点时间的,他们完全有时间来开枪瞄准射击或者上去拉住这个冒失的家伙吧?

是脑袋被虫蛀了么!

但是大多数警察已经爬上山坡了,那么一两个朝着边境跑过去的脑残分子,自有那边的同事处理,他们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围追堵截这些漫山遍野跑的毒贩,一旦这些人越过山头翻过去,就很容易进入市区不好抓捕了……

因为这种越境和走私毒品的行为基本上是日常天天上演的戏码,火力对抗强度不算很大,主要是体能对抗,几乎每次都要爬山翻越追踪,所以警察们基本上都是携带手枪减轻重量,连步枪跟散弹枪都是放在后备厢里备用。

而留守在车边看车的基本都是刚开始上岗的新手学警和女警,于是这三四个警察在一长溜的警车中刚拔出手枪给自己壮胆,就看见齐天林方向一变就直直的朝着他们冲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