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60章 必要

第二百六十章 必要

其实雪亮的探照灯也是有限的,高点的也就那么两三盏,也有个抓大放小的问题,齐天林这么一个人就没有必要浪费宝贵的灯光资源,这边栅栏墙附近就有点黑暗,全靠车灯和闪烁的顶灯,才能勉强看见齐天林这么冲过来……

有反应快的警察还是拔出了电筒跟手枪,口中开始高喊:“请蹲下抱头,不然……”

齐天林不听这种警告,本来在没有警察出现的时候,他是打算慢吞吞的翻过这个栅栏墙,刚发现被毒贩交易拖累,这里已经成为焦点地区的时候,他修改计划是准备用战刃划开铁丝网栅栏过去,可是现在他突然想起类似的做法自己在那个利亚比的美方油田也用过,万一被什么有心人联系到一起,自己不就暴露了行踪?那边可是关联到核弹的大事……

所以手中的战刃一挥,就扑到打头一辆越野警车旁边发力,三大步……从地面,车头,车顶各这么使劲用力的蹬了三下,借助最后一下在车顶的弹跳,尽量上跳,左手就抓住栅栏顶部的立柱以及探测头,把身体一下就拉上去翻动!

越野警车有快两米的高度,他自己也有一米八,再跳一些,四米多的高点真的就轻松抓到了!

警车旁边的留守警察只来得在黑暗中大概的朝他跑动的方位打了三枪,一来黑夜,二来动作太快,根本没法命中,只能目瞪口呆的送他上路。

下午齐天林就观察到铁丝网栅栏的顶部不知道是为了标榜人权还是表现人道主义,没有什么荆棘网,也没有电网,刚才那些对面投掷毒品的毒贩们也熟练的爬上顶部,并没有什么格外的防护手段,所以现在他放心得很,只是栅栏顶部大约有一米多分别向两边倾斜的部分,防止翻越,整个横截面也就是个Y字,那些毒贩通常都要下面有个人推着才能翻到顶点。

齐天林不用啊,单手就抓住最高点,把自身拉起来,战刃叼在嘴里,右手在跟着提拉,就翻过去,再翻过对面的斜伸栅栏,跳下四米来高的铁丝网,闷头就往事先看好的居民区里跑,人家墨哥西也是有边境警察的……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刚跑没两步,就发现一大群毒贩都呆呆的手抓着铁栅栏转头看着他!

也对啊,投过去的都是好几万美元的货物,他们好歹也要看看对面的状况嘛,至于这边的墨哥西边境警察,不好意思,相对落后,制度不健全的国家您要保证警力充足和不贪污腐败,很难的,不然这里也不会成为毒品的乐园了。

齐天林的动作,虽然说不上惊世骇俗,也起码得是个专业体操运

动员才能做得那么驾轻就熟,所以这些毒贩们显然被他的表演惊讶住了。

齐天林挥挥手,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马当先的就冲进几百米外灯火辉煌的蒂华纳市区。

仅仅一墙之隔,两边的经济状况就有很大的区别……

同样的建筑风格,同样的肤色样貌,就因为分属一个全球第一强国,一个是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发展中国家,这边的经济状态就明显很成问题。

迎面的感受就是脏乱差,说实话,就跟他参军前看见的华国国内小县城差不多,但是迎面就看见几幅巨大的夜总会广告和灯红酒绿的霓虹灯,告诉他这里有发达的娱乐业和色情行业……

齐天林不懂经济,但能感受,背着包,把头套摘下来,戴上增光墨镜和棒球帽,慢悠悠的在人群中行走,枪支早在进入美国国境的时候就装在背包里面包裹好了,对他来说携带枪支只是一种习惯,一旦遇见有什么战斗或者突发事件时候的工具,就跟亚亚没事就是削弓箭一个道理,并不是每次都要用。

走在街头,外圈是装修干净光鲜艳丽的旅游性房屋,但是越往深处走,就越发破旧。齐天林丝毫不觉得危险,越是这样不发达的地方,对他这种战斗人员来说,就有更大的安全保障,因为没有太多的先进科技来对他进行查找。而这个城市应该也蛮适合他,因为这里已经被列为全球最危险的城市之一,多的不说,最近三年已经有两位警察局长被干掉了,黑帮、毒品、走私构建了一幕幕火并的热烈场景。

当然他这个仅仅是因为翻跳越境的偷渡客,也不值得两国警察大张旗鼓的来找寻他,被那么一个包,充其量也就是携带贩毒资金回逃的毒贩,要知道每年光在美国海关口查扣到的非法现金回流都有三千七百万,而成功带到墨哥西的估计超过数十亿美元,这对于墨哥西政府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所以在有些环节稍微放松点也可以理解了。

齐天林却有一种奇怪的感受,这不是一两百年前的鸦片战争么?庞大的大清帝国不是也在鸦片的输入下慢慢被掏空了白银?他不太了解历史,但是起码这两种轨迹很有点类似?

但是无论黑暗社会是怎样,表面的城市总是充满热烈气氛欢迎来自美国的观光客的,各种夜场门口,花枝招展民族打扮的女郎们把气氛搞得是人声鼎沸,莺歌燕舞,所以齐天林这种明显游人打扮的,得到的招呼还是不少,他笑着在路边买了点零食,一边走一边吃,按照事先脑海中记得的GPS地图影像,走进那个拉亚霍区的恩萨达街。

城市其实就几条

街,步行穿过几条挂满晾晒衣服的破烂小巷,齐天林就靠近这边相对冷清一点的街道区域。

贫民窟也就是这个样子了,零零星星的能听见狗叫,刚才喧哗热闹的地方仿佛在天边,回头看过去,天空似乎也被那边映亮了许多,而这一带的夜空就更黑了,两边的小楼房无一例外都长得乱七八糟,套用华国内的一句话来说,这些都是违章建筑,参差不齐的胡乱修建,一些年轻人,三三两两的蹲在街道两边,有些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这个明显外地来的背包客。

齐天林的右手伸到背后的包底侧面,这里有个拉链,本来是用于快速放水或者存储鞋类的隔层,现在设置成为步枪的快速出口,打开拉链,继续往前走。

当他刚拐进一条算是抄近路的小巷,首先靠近他的居然是两个南美妓女,有些暴露的睡裙,厚厚的化妆,差点没把齐天林给吓一跳,,赶紧挥手撵开,继续往前走,只留下后面的一串笑声。

再有就是醉鬼,因为墨哥西人基本上是美洲地区酒精消耗的冠军,他这么一路走来,多次看见醉醺醺的人在街头蹒跚,总之夜空下的城市,就给他一种极度颓废的感觉,连某些战乱的城市都不如,在那些城市的夜晚里面,起码能看见一种对美好和平生活的向往,而不是这样一幅典型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间百态图。

很快齐天林就接近恩萨达街,苏珊的最新短信也发过来了:“信号依旧在47号,你的位置跟她也就三十米左右,朝北十点半方向。”

低头取出GPS稍微定位确定方向,那就去吧。

齐天林拔出P226手枪,摘下头上的棒球帽拿在手里遮住手枪,艰难的在墙面上寻找到大概的门牌号,简直是侧着身,才能走进两边都是木板或者铁皮的楼房巷道中!

同一栋两层楼的小房里面,光是一楼就起码隔出了十多二十个房间,歪七扭八的门缝以及根本就没有到顶的隔间上面都透出昏黄的灯光,能听见那种原始运动的喘息声,也能听见小声滋滋的吞云吐雾享受声音,更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咒骂声。

齐天林估摸着大概的距离方位,就用战刃直接划拉门扇或者有些用膝盖一顶就打开,不管里面的人在干嘛,快速的伸头看一看,又收回来,只引来一片片咒骂声,却没有人出来,因为那支黑洞洞的手枪晃一晃,提醒最好不要管他在做什么。

整个一楼看完都没有找到那个照片上依稀类似的容颜。

又上二楼,齐天林这个时候突然想给自己头上一巴掌,傻了么!

就这么站在楼梯口,他直接

开始拨打电话,然后倾听电话铃声……

真是杀胚业务做惯了,这么简单的找人都不会,果然一串电话铃声似乎就在二楼的一个什么方位响起,齐天林担心对方马上接听,赶紧几步条上楼确定方位就快步靠过去。

在确定好了房间位置以后,直接挂断电话就一下推开门进去。

因为用三合板跟木条组成的这样墙面跟门扇,对他来说实在是要轻拿轻放才能保证不要损坏。

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正躺在肮脏的床铺上,一脸呆滞的看着他,一部屏幕还亮着没有熄灭的手机就放在旁边的桌上。

整个房间也就两三平方大的样子,除了能放下一张一米二的床,一张很小的桌子,别的东西几乎是一无所有,但是各种香烟酒瓶,饮用水瓶、食物包装袋就好像垃圾堆一样填满这个地面,齐天林几乎是踮着脚才能习惯这种场景走进去。

虽然他曾经走过无数的尸山血海,可眼前的场景还是让他有种开枪崩了对方头的冲动。

一具行尸走肉而已,有什么活在世上的必要?

只是在他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