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61章 行尸走肉

第二百六十一章 行尸走肉

那张跟老鹰有联系的手机卡,自从去了意利大就再也没有开机用过,现在齐天林用的是一张新卡,只有四位姑娘跟苏珊还有亚亚知道,公司的其他人都要通过苏珊来找他,另外一个就是母亲了。

姑娘们以及纪玉莲都是几乎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的,因为天知道他在干嘛,万一惊扰了工作就不好了。

齐天林有点纳闷的拿起电话,是个华国的,一接听,柳成林的浑厚声音却传出来:“公司刚开完会,结果接到一个老战友的电话,想找你帮个忙。”

齐天林言简意赅:“您说。”

柳成林也干脆:“听越越说你去了北美……具体是哪她不告诉我,但是如果你能去加拿大,顺便找个人。”

齐天林笑了:“我怎么就是找人的命?您回头把资料发到我的手机上,我这边正在找人呢,要去加拿大的。”估计又是来自什么有关部门的事情,能帮帮柳成林,对他来说,举手之劳无所谓的,毕竟对于母亲来说,老丈人跟丈母娘的感情支撑是份还不掉的恩情,更何况现在还有妻子,柳成林最起码不会害他。

柳成林得到答复也不多说,只叮嘱一句注意安全,就挂断了电话。

齐天林才得以开始自己的询问:“珍妮呢?”

呆滞的瘦骨男慢吞吞的抬手不说话,齐天林有点奇怪:“问你人呢……”

瘦骨男开口说话,声音干涩:“你……是来嫖的?给钱,一会儿就回来。”

齐天林从棒球帽下抬起枪口:“你是她什么人?鸡头?强迫她卖**?”踮着脚实在找不到落脚处,干脆踩到**,用枪口挑起旁边一个枕头,准备当成消声器。

男人脸颊**的表情就好像橡皮一样,面对枪口也没有太多变化:“我是他男朋友……是她怂恿我来这里的,我强迫她?”

齐天林的枪口停顿了一下:“她人呢?”

瘦骨男一脸木然:“到夜总会上班弄钱……买毒品。”

齐天林打量一下他:“你都熬成这样了……她还能上班?”

男人终于有点苦笑:“体质不同……”

这倒是,在金三角混迹了几年的齐天林最深恶痛绝的就是吸毒,没少看见这样的橡皮人,但是也没少看见有些人同样长期吸毒,却从外表没有太大的变化,只要每天能够定时定量的嗨上一段,其他时间就跟正常人一样,可眼前这个家伙就是典型的身体迅速被毒品弄垮,基本上就是等死了,还更别说吸毒产生的那些连带后果,诸如艾滋、乙肝、血液肌肉化脓性感染等等……

都有点

因人而异。

这样啊,齐天林连在这具身体上消耗一颗子弹都觉得浪费:“哪家夜总会?”他打算过去找找,因为这样的不夜城一般要到凌晨三四点钟才会下班收工,那个时候天知道以珍妮的精神状态,又能看见什么问到什么,反正找不到也可以回来这里蹲守。

男人勉强吐出一个词:“哈巴那……”等齐天林转身出门的时候,背后还传来一声:“要给钱啊……”

齐天林被提醒到,转身回去抓起那部手机:“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表情有些怪异:“一直有电,一直等待……她说这是她最重要的电话……所以不能带到夜场去。”

展展眉毛,齐天林有点被触动到什么,想想掏出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扔过去,转身就下楼了……

一直快步走到街面上,他才似乎有从那种极度萎靡的环境脱身出来的轻松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是一直高度警惕的耳朵似乎捕捉到后面有机簧的声音!

不管是手枪套筒的弹簧还是击锤的弹簧,齐天林一个前滚翻就扑向左侧一个墙角,枪战中首先寻求掩体再进行反击是基本要素!

但是他现在的战斗力确实非同往日,一边滚翻一边就扔起那顶棒球帽,手中的P226已经向后伸出,借着路灯的昏黄灯光,后面一个年轻人正掏出一支手枪向着他的方向!但显然是对他这种敏捷而专业的动作感到惊讶,瞬间有点呆住了。

左肩落地的时候,手肘有个缓冲,顺势左手做一个固定全身的动作,右手中的手枪就朝大概身影就是一个快速的两连击!

伴随着两粒弹壳弹落在水泥地面上,清脆的枪声立刻响彻在杂乱的街道中,可周围根本没有人探出窗外来查看,更多的反而是关门闭窗的声音!

三天两头的夜间零散枪战,让这个城市的居民早就没有了看热闹的兴趣,赶紧躲藏好自己,免得被流弹伤到才是基本原则。

齐天林靠在墙边放下背包,左手摘下一个备用弹匣拿在手里,才慢慢的双手持枪探身观察外面,过了十秒钟左右确认对方不是多人围攻,才谨慎的移步上前,这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正在地上呼痛滚翻,一支勃朗宁手枪被扔在地面上。

捡起棒球帽,上前把手枪踢开点,齐天林才半跪的接近对手,顺便就用左手的弹匣死死的摁住对方喉部:“你……是什么人?”

眼前这个看上去还颇有些清秀的年轻人被他一枪洞穿了右手胳膊,另外一枪应该是打中了腹部,现在正在流血。

齐天林撕开他的衣袖就在胳膊

接近肩部打个结压迫住内侧血管:“摁住腹部伤口,赶紧去医院,可能还活得过来,赶紧去!”看看对方这种大衬衫大T恤外加大兜牛仔裤的嘻哈风格打扮,活脱脱的街头小痞子,应该是准备从后面上来持枪抢劫,结果去人有点自寻死路。

齐天林顺手摸摸他的身上,确认没有枪支,只摸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小包塑料袋,应该是毒品,就起身离开了,对他来说一旦进入这样的地区和状态,就没有怜悯,没有同情,只有你死我活。

提了包快步走出这个街口,顺手就拦了一辆出租车,相比之下找司机问路带路,比在街头路边的那些小混混可靠多了,天知道那些十多岁的少年肥大的T恤下面是还不是都插着手枪,这一带枪支泛滥的状况可以说是北美比例最高的。

坐在车上,随意的打开那部手机,有张拍照桌面,正是珍妮的自拍照,看上去比齐天林从她家带来照片削瘦了很多,但脸上起码还有一点笑容,不过手势倒是北美拍照最常见的三指摇滚手势,有别于东方最常见的做V字。

那倒是方便了齐天林用来找人。

司机听说目的地,稍微有点吃惊的后看一眼,开了一路快到的时候,也许看齐天林带着背包是个外地人,又也许觉得这个带着半透明墨镜的年轻人看上去没什么匪气,迟疑着提醒:“那里……有很多毒品贩子跟黑帮分子……”然后就不多说了。

齐天林看看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司机,下车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留下两百美元,在这样的环境还能保持自力更生并有一颗善心,还真是难得。

非常绚烂的的霓虹灯闪烁着硕大的墨哥西字样,HABALA字样也分外醒目的挂在这栋看上去也就三层楼的建筑顶上,在这个很平坦的海边边境城市里面,都显得格外抢眼。

在齐天林的指示下车开过了停在街头,远远抬头看看,走过去的过程中反穿身上的内外双色衬衫,在一个黑漆漆的巷子口垃圾桶扔下那个装着步枪的小登山包,就朝着一排狂欢舞打扮的浓妆艳抹女郎走过去,目光试图在这些厚厚的妆容上找到依稀的样子。

大门口本来就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招揽游客,这些女郎又分列两边,头顶上带着高高的羽毛花冠帽,身上是类似高叉泳装配网眼黑丝袜的打扮,后面却又缀着一条长长的羽毛尾巴!

不知道是模仿什么动物还是表达什么艺术魅力,总之齐天林这么一路走过来,还有点仰头,毕竟女郎们的高跟鞋不是一般的高……

很快齐天林就放弃了这个自我努力,索性把手机屏幕打开,从

一排女郎的面前这么展示过去……

终于在门口两个看门的大汉从黑暗中走出来逮住他之前,有个女郎迟疑的询问:“芭芭拉?”

齐天林不管是叫什么,一个劲点头:“对对对……请带我去找她……”说着就给她一张二十美元的小费,两个已经凑上来的光头大汉也一人一张,齐天林还笑笑解释:“熟客介绍……”

有钱开路,得到都是笑容了,那个女郎一步三摇的在前面,顺着大门口的红地毯,把齐天林带进大厅!

一股混杂着劣质香水、中美洲雪茄、汗水以及各种古怪味道的混合气息带着热浪扑面而来,齐天林简直觉得是有种实质性的化学武器击中了自己,忍不住就捂鼻子,最后还是佯装捂胸口,顺势摸住腋下那支手枪。

整个场地里面就是简单的中间亮周围黑,各种灯光闪烁的中心舞台上,正有一个脱衣舞娘在表演,周围各种打扮的游客以及各种打扮的当地人或激动,或冷漠或习以为常的躲在黑暗中,只有偶尔灯光闪过的时候,才能看见面部的扭曲表情,以及那些放在桌面上的塑料小袋,和用信用卡在玻璃桌面上刮出来的白色粉末……

然后就是毗邻的赌场,被那个羽毛女郎带着在赌场里面找了两圈,齐天林才终于看见一个按照兔女郎打扮的女子正站在赌台后为赌客服务……

同样的浓妆艳抹,同样的双眼无神,基本上是机械的做出各种动作,脸上挂着完全浮于表面的表情……

那种行尸走肉的感觉,就跟刚才在那个破屋里看见的男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