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62章 倒霉

第二百六十二章 倒霉

因为铁血每个字都算钱,所以我很少废话,解释一下,上周因为加更,。太累太累,我又是个码字不用提纲,纯粹即兴发挥的选手,可能这段时间我自己觉得不太满意,敬请各位谅解,因为那你们不但是我的读者,也是我的顾客上帝嘛……我会加油调整的,再次跟鞋各位的鲜花和订阅支持,谢谢……

一般来说,这种地方兔女郎打扮的是侍者居多,担任赌桌庄家的多半都是马甲领结打扮,可能这里为了更招揽赌客吧,几乎赌场里面的女性服务员和庄家发牌手全部都是各种高开叉的性感打扮。

齐天林从充满汗味和劣质古龙水中间挤过去,试图稍微靠近赌桌的后面,却被这边愈多的赌客挡住了去路,看看还在上班的那个女人,齐天林放弃了掏出手机吸引注意力的做法,能不惹事儿还是不惹事儿。

他就这么站在人丛中,慢悠悠的看着周围人玩牌,反正这种类似的工作最长也不会持续两个小时,以前他跟老妖、宝宝可没少去这种地方。

只是事与愿违,他想平平静静的确认一下这个女人,再安安静静的带走她,却很快被赌场的人盯上了。

事情很简单,在纷乱的赌场里面,是有无数的探头看着场内的,他这么一个既不赌钱,又不消费酒水和毒品的男人,其实是很打眼的,何况他还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一个发牌女,这种不和谐的因素很快导致一名西装男带着耳麦靠近他:“先生?请跟我到这边来……”

齐天林也有礼貌:“对不起……我等人。”

西装男口气开始强硬:“你影响到其他人了……请跟我到这边来。”

齐天林莫名其妙的看周围:“影响谁?”

西装男打个响指看看那边的发牌女人:“芭芭拉欠公司二十万美元……我们必须确认你是否打算协助她非法逃走。”高利贷,贩卖毒品然后强制拘禁的人还可以理直气壮说人家非法?

而那所谓的二十万,不管是跟他们借钱还是借毒品利滚利,对一个急需毒品的人来说,那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根本无所谓。

齐天林的眼角已经能看见几个早就守候在周围的大汉,开始不着痕迹的靠过来,打算在不惊动赌客的情况带走他。

那就不用继续啰嗦了,齐天林直接转身就往赌桌边上挤,那个西装男抬手就要扣住他的肩膀,被他一把推开,力量可不小,纵然周围很多人,还是踉跄着退出两米开外,有些赌客发现这边有争执,开始饶有兴趣的转头过来看。

齐天林不关心,直接推开赌桌前的赌客,打开手机伸过去:“是你

么?”

那个满是脂粉的脸上泛起一点表情,有些慢,但是手上却飞快的转过来,用一直都在机械动作发牌的的左手一下伸过来要抢,齐天林一缩,呈爪状的手指咚的一下敲击在铺满绒面的赌桌上……

这时已经有只手搭在了齐天林的肩部正在用力,不知道是西装男还是大汉了,齐天林根本不回头,直接这么一个后踢腿,把一条大汉踹出几米远,打翻了一排人,换得更多喧哗惊叫跟围观!

同时他的手已经一把抓住那只有些枯瘦的手往上一提拉,一个兔子装女郎就这么被摔倒赌桌上……

其实除了输得多要翻本的赌徒,大多数人就是来玩,来找乐子的,赌桌天天有,这样的事情可不更好看?而且谁没想过伸手要把兔子女郎给拉出来?哈哈哈的笑声跟鼓掌声居然就响起来!

只是兔子装的女人身上真没有什么好抓提的地方,齐天林把手机往兜里一放,不顾这个女人的百般挣扎,直接提来挟在左肋就往外走,左手放下手机,顺手就在多袋裤兜里取出两个手枪弹匣,右手已经拔出后腰的P226,不由分说,就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

本来就摩肩接踵水泄不通的赌场里面,几乎所有人在听见枪声以后都有一刹那的停顿,然后就好像突然断电又马上来电一样开始到处乱窜!尖叫声跟喝骂声此起彼伏……

齐天林要的就是这样的乱局,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被毒品掏空了身体,非常轻,对他来说简直就不是一个负担,所以提起右肘在身前,形成一个尖角这么加大力气直接往外冲撞着前行,就好像推土机一样,顺便还可以掩藏一下手里的枪。

几个大汉也在后面跟着冲上来,虽然没有齐天林那么大的力气,但是一旦事情真的闹将起来,这些黑帮分子就彻底除下那张平时看起来彬彬有礼的面孔,直接拔出手枪就嚷嚷着让赌客们散开!他们可不会有什么不得在人群中开枪的顾忌,只要看见齐天林的身影就要开枪。

真的是人挤人,旅客游客们尽量往墙边挤过去,又想看热闹,还得避免不要被流弹击到,有些胆小的倒是害怕待会儿子弹横飞,就一个劲儿的也往外挤,不一定非要出去,只是有门就行,离开这个赌场大厅就行,当然往桌下躲也不少,还有个别人趁乱调戏兔女郎的,真有闲情雅致!

齐天林撞得快,但是在他刚刚冲到那扇三米多宽的大门附近,马上就要通过一个几米长通道进入外面的夜总会大厅,十多个拿着手枪跟散弹枪的黑帮分子已经骂骂咧咧的在步话机引导下包围过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

后退半步,把身体尽量躲靠在大门边,齐天林右手的手枪就开始射击!

就算是没有射击经验的人,听见齐天林这一连串的射击声,也会感觉到这个枪手一定是有条不紊,毫不慌张……

是的,近距离的手枪枪战,特别还是齐天林这样的单打多,第一是隐蔽,第二就是命中率,特别是首发命中率!

从第一枪击中一个七八米外,手持散弹枪正要朝他这边开枪的家伙开始,几乎每一枪,齐天林都尽量击中对方身体,尽量每一颗子弹击中一个人!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手枪射击在十米左右要保证精确性是很难的,一支手枪也就十多厘米长,枪管也只有十厘米左右,瞄准基线很短,手腕的些微抖动和枪口的偏移都会导致子弹出膛以后的落点偏差好几十厘米,所以但凡手枪射击比赛追求精确性都是要把手臂伸得很直,利用手臂增加从眼睛到枪身的标准基线。

但是战斗中的射击不是这样的,最好是双手握持,有些射击法还强调要双手呈稳定三角形,这样才能尽量增加点稳定性,而齐天林现在是单手,基本上就没有端到眼前,只是根据手部的感觉指哪打哪,这起码也得是数千发子弹才能喂出来的结果……

虽然不能精确到说打鼻子不打眼,但是基本上都能直接命中身体,而齐天林要的也不是首发击毙,就是尽量的造成对方战斗力衰竭,毕竟非专业军事人员一般挨了一枪就会惊慌失措的放弃枪支转而关注自己的伤势了。

对方顿时大乱!

这就是专业射手面对业余黑帮枪手的差距了……

就这么一顿,对方十多个人气势汹汹过来的感觉顿时就变成了半数以上在地面翻滚,剩下的人也有些踌躇是继续进攻还是救助自己的弟兄……

就这么一愣神,齐天林嘡的一下枪机挂住,子弹打完了!

就因为之前在巷子里面已经遭遇过一次劫匪,开了两枪,刚才又捣乱的打了一枪,就比齐天林预计的快了点……

只能说对手比较菜,没能抓住这个稍瞬即逝的机会,加上喧哗的环境,根本就没有辨听挂机声的能力,齐天林有些从容不迫的按动弹夹钮,让空弹匣自动滑落,再把右手凑到左手边,塞进新弹匣,继续开枪压制,但是这次他就是又加速往外冲了!

后面的人也在开枪了,但是现在的场面有点尴尬,齐天林在中间,前后都是自己人,场面混乱,光线又说不上好,稍不注意就是误伤,刚打了两枪,就有人在呼喊,于是前后两边都楞了那么一两秒钟没有开枪,齐天林就是趁着这个间

隙,已经抵近到迎面枪手的一两米处,这个时候的开枪真的就是比心理状态了!

看着身边已经倒下的同伴,再看看横冲直闯,弹无虚发的这个枪手,纵然是在两三米内,对手的第一反应除了胡乱的开枪,首先还是想逃!

只要有想逃的念头,射击就不是主要任务了,心态的变化就会导致手上的变化,手腕不能绷紧,手臂不能到位,甚至手指扣动都是胡乱的。

几乎就是一群鸡仔面对豺狼的苍白抵抗,枪支在他们的手里根本就不能得到有效的利用。

两相比较,齐天林的抵近射击几乎就是冷酷到底,最近的时候,手枪枪口溅起的火星似乎都能砸到对方的脸上!

首先被击中的都是拿散弹枪的,因为这种面杀伤的武器,还是很有可能击中自身,何况乱飞的弹丸也会杀伤大量的无辜游客。

所以散弹枪们几乎是未发一枪,三四个人就倒下了……

因为都是快速射击,基本上都是朝躯干打的,各种各样的T恤跟衬衫上,几乎就是随着枪声的响起,绽开一朵朵血花,迅速的蔓延浸透血液,极个别还能反抗试图举枪的,只会导致再补一枪!

腋下的女人似乎已经被这种近身杀戮给惊呆了,喉头里只能发出一阵哦哦哦不成语调的声音!

只有齐天林,面对这样的黑帮分子或者说毒品贩子,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出来混的,迟早就会遇见这么一天……

算你们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