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63章 痛恨

第二百六十三章 痛恨

突破赌场跟夜总会之间的枪手,就那么一闪身,齐天林挟着人就消失在黑漆漆更混乱的夜总会大厅里面!

赌场的枪声已经传进了这边,刚开始灯光整体打开了一小会儿,似乎造成了更大的惊慌,这边居然有人自己就掏出手枪来对着天花板开枪!毕竟太多不法交易也正在这样的黑暗中滋生,某些神经紧张的毒贩以为是什么围剿活动……

这边的侍者、妓女、舞女更多,更多的尖叫声陡然而起,响彻云霄,那个脑残的开灯者下意识的关掉了灯!

等内部通讯系统气急败坏的要求他再打开电源的时候,对不起,等个十多分钟吧。

因为这样的娱乐场所大多都是用高发热灯具,第一次打开关闭之后,要冷却十多分钟才能再次开启……

所以齐天林自己都有点惊讶的钻进黑暗中,少数的几支电筒光这么胡乱照射,除了看见大量白花花的大腿跟惊慌的表情,什么都找不到,反而换来不知道何处的枪声袭击,赶紧关了电筒。

所以整个夜总会大厅里面一片漆黑,只有一些开始零散的舞台灯光还在闪烁,有些人就借着这点光照,冲出了大门外……

齐天林简直是如鱼得水,快速的跟着人流往大门边冲,只是忽然看见门口又冲进来一些人,甚至还有步枪在手,就有些皱眉,顺手抓起手边的单人圈椅,扔起来就砸向墙面的大窗,那些带点哥特风格的彩色玻璃窗哗啦啦一下就垮掉了,离窗户近的人,比他动作还快,抓起点什么东西胡乱的砸开残余的破碎玻璃就开始翻窗,别的人看见,顿时觉得办法好,赶紧如法炮制,因为夜总会的大门是开在一个街角上的,左右两侧九十度的墙面都有大型尖顶窗户,一共就十来扇,现在只听一阵哐当的暴砸声,无数的人都从这个两三人个人并排都可以出去的窗口翻出去了!

齐天林原本也是混在这些人当中的,可突然就听见哒哒哒的自动步枪声音,一下就顿住了脚,顺着枪口火焰看过去,原来不知道是谁下了命令还是个人行为,居然一个枪手就在朝玻璃窗开枪扫射!

尖叫声就变成了惨叫声……

几条身影从窗台翻落下来!

齐天林有些皱眉,放弃了窗口混在人群中往大门口挤过去……手中的手枪被插到后腰,轻轻的拔出了战刃……

借助黑暗,又有枪口闪动的火焰作为指示,齐天林悄无声息的就挤开人群靠过去,越靠近门口人越少,现在没有人敢朝大门口这边靠近,一排枪手站在这里,有两三个人都在开枪!

于是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条黑影挟着一个人慢慢靠近了大门口,因为夜总会的大门口总是有各种各样金碧辉煌的装饰,更加显得有些乱花迷人眼的感觉,此起彼伏的叫声和枪声,黑暗中闪烁的枪口火光,还有有些人点燃打火机或者手机屏幕找路,真的很花眼。

齐天林没有选择用手枪也是这个原因,在黑暗中开枪无异于暴露自己的方位,所以靠近用刀才是他最靠谱的动作,只是等他终于摸到大门口跳出来的一瞬间,整个夜总会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十几分钟的灯光冷却期到了,所有的灯终于打开了!

齐天林带着一副黄色镜片的墨镜呢……原本是为了掩盖面部特征的,现在却阴差阳错的帮了忙,因为从黑暗来到光亮中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闭一下眼……

被墨镜遮挡住眼睛的齐天林就是在这个时候,收割了第一个步枪手的性命!

战刃就那么轻巧的在喉间一拉动,他基本上就感觉到气管的破开跟血管的迸裂,没有接触到颈骨,他就收开手划旁边一个……

没有去捡对方的步枪,因为这些拿着步枪随意开枪的黑帮分子似乎都没有带备用弹匣的习惯,齐天林不认为那些二十发的直弹匣还剩多少!

在喧哗混乱的局面中,他这样轻脚轻手的动作,几乎是刀刃到了脖子上对方才会有反应,最多也就旁边的人看见,来不及反抗了……

最后几个人他就索性口含刀把,拔枪射击,然后一溜烟就冲出大门口在街面上拔足狂奔……

不过满街都狂奔的人,他这样的也不起眼……从窗户翻出来的人太多了……

到垃圾桶里面去拉出自己的背包,齐天林一手人一手包,起码跑出两个街口才找到一个巷子,放下女人,从背包里翻出一件T恤换上,看看那个被颠得在墙边直干呕的女人:“你是珍妮?”名字不重要,这些欢场女子通常都是顺口叫个什么名儿,实在是满脸的妆容让他觉得似是而非,现在更是一脸的胡乱,假睫毛掉在脸颊上,白粉抹乱得红一团白一团。

别人口中的芭芭拉艰难的抬起头:“我……是我……”眼光却有些混乱的看着齐天林,以及他脚边水泥台阶上放着的P226手枪,然后想起什么,就有点急切:“把……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齐天林如释重负:“我就是前几天给你打过电话的人,宝宝的朋友,我是专门过来把他的东西交给你的?”

化名芭芭拉的珍妮却一脸的茫然:“他呢?他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齐天林是愕然:“前

几天在电话里给你说了……他已经死了,死在利亚比的战场上了。”这种死亡通知的事情做起来还真是不咋地,特别是这么面对面的说。

珍妮却拨浪鼓一般摇头:“没有!他没有死……我还在等他给我打电话来,陪我一起生活!”一脸的决然,手却依然在齐天林身上乱抓,试图找到那部廉价的手机。

齐天林心下长叹一口气,估计是那天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嗑药,有点迷幻,现在更是有点臆想症或者精神分裂,强迫自己认为宝宝还活着,挠挠头蹲下来:“他已经死了……是我亲手处理的尸体,你……他留下一笔钱给你,你如果不喜欢这里,我就带你离开?”

珍妮满脸惊恐的双手撑地往后退,一直退到墙角边,双手还在无意识的乱撑:“没有!没有!他绝对没有死!都是你们……你们这群无耻的混蛋!一群吃人的老鹰!是你们隐瞒了真相!”这个腔调就很熟悉了,跟那天在电话里听见的差不多。

齐天林蹲着靠近一点:“他给你留下了钱,如果……如果你不吸毒的话,估计还是能过一辈子的,回去好好过日子好么?”不过一边说,他都一边觉得自己的规劝好无力,貌似他只会用枪口强制别人做什么,口头劝慰么,从蒂雅到安妮,再到自己的老婆跟女朋友,貌似从来都没有劝动过谁,每个人都在按照自己的轨迹行动。

珍妮果然也根本没听他说什么,自顾自的发泄着,随着一脸的疯狂,逐渐眼泪鼻涕乱流,越到后来就越发的胡言乱语,语不成调,已经处于典型的毒瘾发作状态,不能自我控制了。

齐天林又叹了一口气,从他看见那个躺在**皮包骨的男人开始,就意识到这一点,正把手伸向自己的裤兜,就听见外面街面上传来警笛声和大量脚步声,赶紧一把摁住珍妮的嘴,死死的把她压在墙角!

突如其来的动作对一个已经陷入臆想症和毒瘾发作的人来说指挥惊起她更大的反应,乱踢乱动,也亏得齐天林力气大,才不至于让她挣脱,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现在整个夜总会跟赌场都会追查你,你最好是马上跟我走……不然你就会被他们折磨得生不如死!”那个夜总会的损失不算小,被他杀死杀伤的人起码都是二十来个,必定会到处找寻这个芭芭拉……

完全已经失去理智,对自己的情绪放任自流的珍妮只会乱踢乱呜呜,齐天林不耐烦了,劈手就是一掌砍到她的脖子上,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从巷子口望出去,靠近圣哥迭市的那边灯火通明,比他前半夜看见的时候亮堂很多,明显墨哥西警察跟那边的美国警察都有些如临

大敌的阵势,发生这么大的枪杀打斗案件,就必须要封锁国境线,免得亡命之徒逃之夭夭了。

齐天林深谙这些道理,也没有兴趣这个时候去越境返回,想一想在巷口招了一辆出租车,随意指个方向就离开,从车后的玻璃望出去,那边一片火光冲天,难道后来夜总会也烧起来了?那损失就不是一般的惨重了。

由于有在金三角混迹的经历,又是缉毒工作出身,更是栽在这个事情上,齐天林对吸毒贩毒者极端痛恨,当时要不是看有很多游客,真想弄两颗炸弹轰了那个桌面上公然摆放各种毒品的夜总会!

情绪归情绪,齐天林收回目光看着外面,等瞅见一个大型超市外面的停车场就付钱下车,珍妮被他搀扶在手臂上,身上罩了件他的冲锋衣,不然那个兔子装也太打眼了一些。看看周围没人,就随意找了一辆车,用战刃划开车窗玻璃,拉线打燃,快速离开这个罪恶的城市。

换个地方偷越国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