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66章 毒贩

第二百六十六章 毒贩

齐天林就是来拔哨的,倒也不是非要来杀掉这些家伙。

从后面摸上去,把专心打手机游戏的小子一下砍晕,还伸手接住了要掉地上的手机,顺手放自己兜里,才转身把战刃搁到睡觉那个小子的脖子上,再一把摁住他的口鼻,膝盖压在他身上!

从美梦中被突然惊醒的小青年简直魂飞魄散!

本来做这些事情都不是什么正当人,不是怕军警就是怕仇家,睡梦中被这么逮住,肯定没什么好事儿,呜呜呜的嘶叫了几声,全都被摁在了嘴里。

齐天林看他已经过了惊叫的阶段才开口:“还有几处放哨?”手上略微放松。

小青年哆嗦:“就……就一处,多了惹人……”

齐天林指指窗外:“是地道么?”

小年轻使劲点头一点没有视死如归的气质,齐天林追问:“里面有多少人?现在搬运么?”

“三个人……白天,白天外面闹一些,不容易被发现……”

那倒是,美国为了逮住这些地下的鼹鼠,没少安装各种探测器,查探地面以下的声音,其实对于地道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探测地下声音,以前华国还在两千年前就总结出来用一口缸倒扣着埋在地下听个声,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更是有很多测音的仪器,所以这些毒贩就干脆白天工作,说不定还为了掩盖这些声音,还要用大型车辆开来开去的干扰呢……

齐天林明了的一把打晕这个家伙,撕下床单,把两人牢牢的绑好堵好,各自放在一间房了,绑那个正在值班的家伙时候,顺手弄醒他对了下口径,确实只有这个观察哨。

齐天林才放心的摸进了隔壁楼……

这边的格局完全不同了,搞得似模似样,就好像一个小型工作室,好些电脑这么打开着,显示器的光线前照着有些杂乱的办公室,看上去就真的好像是几个年轻人创业的什么IT小公司,可能也许是白天其实才是真的工作时间,一楼只有一个家伙还在打游戏,别的就没有人,不知道算是值班还是什么。

齐天林根本不想惊动另外两人,直接揪住这个家伙的脖子,单手大力的卡住往后一拖,让坐在滚轮椅上的家伙就算伸直了腿也踢不到桌面,瞬间窒息的感觉一下就让他的大脑缺氧,似乎都要昏迷的时候,齐天林又突然松开点手肘,一进一出的这个技巧,稍微掌握不好,要不是直接憋死人,要不就会让对方叫出声来……

齐天林简洁明了:“我就是借用一下地道过境的,带我过去!”

完全没有反抗之心的

毒贩指指墙角,齐天林用手枪指着他的头:“我过去了,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如果我被发现,第一个打爆的就是你的头……你走先!”

道理这么简单了,只要齐天林走掉就没他什么事儿,也没什么后果,所以毒贩一个劲点头,拉开地面的IT公司常用的防静电地毯,露出几块地砖,拿过电脑桌上的一个看起来好像玩具的金属杆,在地砖边缝上一插一撬,看起来严丝合缝的地砖就翘起来了!

熟练的伸脚进去垫住缝,又把金属杆放回原位,才躬身双手把四块地砖组成的不到一米整块掀起来,纯手动,有点沉,齐天林不帮忙,有点好奇的持枪在旁边看着,因为他也做过缉毒警,这种做地窖或者什么的伎俩他们也熟悉,主要就是看痕迹,经常翻动的暗门必然日积月累会留下痕迹,这帮人有点精明,用个金属杆工具过渡,只要小心不要弄碎地砖边角,就很不容易发现痕迹了,可是一般这种地面下面都是空的,有经验的只要逐个敲敲地面就能找到。

接下来的就让他有点叹为观止了,掀开的地砖正好可以靠在旁边的电脑桌上,这时才能看见下面不是黑漆漆的洞口,而是铺满隔音棉,被压得死死的水泥地面,而地面角上有个电源开关, 拨动开关,没有任何声音,厚厚的水泥块才往上翻开,能看见水泥起码有二三十厘米厚,下面的液压撑杆都有小臂粗!

这样的地面用什么来敲,跟旁边的声音都差不多!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齐天林都忍不住竖了个大拇指:“下了功夫的!”

毒贩似乎也感觉到他确实不是军警,有点卖弄的点点头,就双手撑住地面下去,齐天林也跟上,毒贩还跟导游似的介绍:“这会儿没人,就不用关了,平时上面下来人就关上恢复,安全得很……”下面就是抓着把手往下落,一直有十多米才落了地。

本来齐天林是打算找到洞口就打昏他自己走的,现在看来有个导游也不错,就点点头指指地道:“走吧……”

毒贩居然满脸骄傲:“不用走!”然后就伸手打开了旁边的电门。

一连串的LED灯泡就亮起来,体积小亮度大,关键还没有热量,不会让这样的地道里面显得越发闷热,一条上窄下宽的通道就出现在齐天林面前!

和他想象的华北地道战那种刀切斧砍的泥土地道完全不同……

人家这条地道是全部用光滑的木板把墙面封死,撑住顶上的板子,从地道口看,这些木板起码都是两指多厚的好木材,这里就看得出来频繁使用的痕迹了,地道口的木料

上很多擦挂的痕迹,真不知道通过这里已经运送了多少毒品到对面。

因为最惊奇的就是在地面,根本不是抱着毒品运送过去!

一对长长的钢轨一直笔直的架设过去……顺着LED灯光看过去,雪亮的钢轨一直延伸了数百米!

一部电动平板车就这么卡在轨道这头上!

我的个天啊……这一车不得拉好几十上百公斤过去?按照这个效率,要是满负荷运转的话,美国毒品市场估计都要降价了……

齐天林虽然痛恨毒品,却不得不佩服这些把运毒贩毒当成一件正儿八经事业来做的人,而且面前这个家伙明显就不吸毒……

他还得意洋洋的介绍:“包装都是在别的地方搞,根本外面不沾味儿,送到我们这里就是过路,警犬都没有用……”齐天林这个倒是明白,因为毒品大多其实有比较浓烈和独特的味道,别说警犬,有些品种连经验丰富的警察都能闻到。

点点头:“对面有多少人?”

毒贩摇头:“对面没人,那边是家正经的工厂,我们这个出口就在仓库里面,有个暗门,出去以后……”想想,从墙上摘下一把车钥匙:“后面有几辆车,你可以开走一部。”

齐天林有点惊叹于这个家伙的上道:“服务这么周到?”

眼前这个三十岁不到,看起来跟齐天林差不多年纪,头发蓬乱有点瘦弱的毒贩却笑着回应:“你这不是拿枪么,心情好点,或许不杀我?你又不是警察,过过路,大家以后也是朋友嘛。”

哦?

齐天林真的就又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毒贩,和一般人在这种情况有点胆战心惊或者强撑不同,眼前这个家伙的脸上似乎没那么惊慌:“你有把握我不杀你?”

毒贩居然主动伸手:“我叫古斯曼……这里就是我设计的,你看起来也不是一般人,为什么不能跟我有点合作的想法呢?”毒枭啊……这能成枭雄的人,气质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三言两语却能传达出不同的信息。

齐天林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却伸过手去握了一下:“我叫保罗,是个PMC,如果你有业务找我,也可以帮你解决……”也对啊,连利亚比首领和奥尔马独眼将军那样的人,他都可以结交,为什么不能跟这些毒贩打交道呢?对他来说,这些毒品又不是送到华国去,别跟他说什么毒品是万恶之源,在他看来吸毒者自己才是万恶之源,是他们自己选择了这条不归路,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祸害的可是美国……现在齐天林真有点下意识的想搞搞鸦片战争的思路了。

古斯

曼显然还不太明白PMC是什么意思,齐天林看看周围,顺手拿起挂在墙面上的一个文件板,用上面的纸笔写下一个邮箱地址:“就是雇佣兵,我们是最厉害的……给钱就行,但不便宜。”

古斯曼有点亮眼:“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钱啊……行!我们以前也有请过雇佣兵但是是南美的,真说不上很厉害,很多都是游击队出身的,说着牛哄哄,真跟美国警察一对上就歇菜!”

齐天林给点小情报算是报答:“现在对付你们的是DEA的FAST,美国司法部的缉毒警,很多都是军方高级特战人员退役过来的,论技战术比什么出名的那些特警厉害多了,你们那种水平是解决不了这种对手的……有机会来找我们吧,给你打个折,算是谢谢你今天的帮助……”

毒贩古斯曼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齐天林指点:“眼光放开点吧……你这里搞得很用心,但是要多到外面接触一下,才能知道形势……我得走了,这个时候我可信不过你……打昏你是必然的,回头隔壁小楼那两个放哨的你自己去弄出来……”

古斯曼咬咬牙点头:“也行……你……嗯,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齐天林不介意的说出了自己观察的破绽:“内部没什么问题了,放在有心人眼里,到这里来的接触才是最容易露馅的,自己好好琢磨吧。”说完就挥起一手刀把古斯曼打翻在地。

自己才跳上那架一米长六七十厘米宽的电动轨道车,在涂满黄油,垫着减震胶的轨道上,完全没有任何声音的就从地下穿越了墨美边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