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67章 参谋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参谋

果然如同古斯曼所说,齐天林这么悄无声息的到了河对岸,根本看都不看旁边屋角堆着的几十包塑料纸包,仿佛不知道那些都是几万美元一包的毒品,直接背着登山包,手里握着手枪,谨慎的顺着类似的通道一点点升上去,最后居然是在一个集装箱里!

满满一集装箱的货品,就在中间有这么一点可以站人起来的空间,有一边的货物是放在一个滑轮组上的,打开卡子一推,连货物带集装箱这边的侧壁,就一起滑开!

然后齐天林小心的出来,整个空间果然是仓库,按照内部结构正是自己昨天在对岸高处观察到的这个厂房区!

这个集装箱跟好些个集装箱放在一起,只要把这个好像切出来的部分推回去,就一点看不出来痕迹,整个仓库里半夜三更的没有任何人,齐天林打开自己的头灯,在墙面摸索一阵,按照古斯曼的描述,终于找到一个在角落的暗门,推开以后就在外面一家超市的停车场!

回头看过去,被隐藏在一片有点锈蚀的铁皮护墙当中的那个暗门完全没有任何痕迹,真不知道有多少毒品已经沿着这条路流进了美国……

整个安排可以说得上是天衣无缝,停车场上随时停放着的各种车辆中,散布着他们预先留存的几辆,齐天林只能怀疑这个工厂,对面整个社区的房地产开放商,以及这家超市的老板,都是毒贩的人。

背着小包,齐天林摁了一下手中的车钥匙,一辆不起眼的日本小轿车尾灯闪了一下,齐天林快步走过去打开门,顺手打开前面的扶手箱看了看,各种正规车辆手续以及在当地旅行的宣传单,甚至还有这两天的旅馆收费单据一应俱全,就是留足了手脚的后路。

齐天林一边感叹这帮人的心思缜密,一边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他并不会马上离开,因为这个黑夜的时间段,越境有必要,但是变成一个正常人的话,就最好还是等到清晨离开,那样其实更合情合理,不会被警察拦住检查。

他虽然不担心古斯曼会在这辆车上做什么手脚,但是小心第一,打开引擎盖和在车辆底部都看了看,只因为古斯曼当时在墙上取钥匙的时候,似乎有个停顿。

也许是他过于小心,最后没有任何问题,折腾一番,顺便就躺在车底打了个盹,天刚蒙蒙亮,齐天林就驾驶这辆小轿车飞速上路!

换了条线路,开车不紧不慢跟着别人,避免被警察看上,两天以后,齐天林终于又回到了蒙大拿,宝宝的那个家中……

邻居老太有些惊讶:“你怎么又来了?”

齐天林掏出那个珍妮的手机,

给她展示了那张桌面照片:“我在墨哥西找到了她,她已经过世了,让我回来整理他们在阁楼上的东西……另外杰夫是谁?她男朋友?”如果是把那个橡皮人托付给他,他是没什么兴趣管的。

老太有些感触的接过手机看了又看:“愿主保佑……杰夫,是珍妮的儿子,被社区儿童福利机构强制抚养了,她哪里有做母亲的资格?”

对比自己的母亲,齐天林连连点头:“嗯,回头我去看看他……现在能让我去阁楼上看看么,我把东西都收拾一下。”

老太太把手机还给他:“去看看吧……两个可怜的孩子……”

齐天林就这么上楼打开那个很有些灰尘满屋的阁楼,一扇封闭的阁楼窗上,阳光这么斜斜的射进来,无数的灰尘在光线中跳舞,让他恍若走进尘封的什么东西中。

齐天林找东西是专业的翻腾搜索型,这还是以前他当边防缉毒时候练成的功力,就从一个角落开始,把所有的东西都翻腾一边从一边挪到另一边,一点都不遗漏。

不过很快他就在一个盒子里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因为他一打开那个铁皮盒子,一枚金色的百威徽章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一只老鹰双爪各抓一支枪和三叉戟围绕着海锚,因为样子跟百威啤酒的标签差不多,一直被西方军队内部戏称为百威徽章……

轻轻的吹一口气,上面的灰尘散去,依旧那么灿烂……这就是号称百兵之王的海豹突击队员的队徽。

这枚被视为美国军人最高战斗力的海军特种作战三叉戟胸针,明确的就暴露了宝宝的实际身份,他之前就是一只著名的海豹!

海豹现役其实有四五千人,一线作战队员接近三千人,其他都是支援队员和替补,每年也有一定数量的海豹退役,基本上都是各大PMC公司举双手双脚欢迎的业务骨干,当然这些海豹离开的时候都会签署保密协议,基本上是不会对外提到那支神秘部队的具体情况的,所以他们的身份也很模糊,但是无论宝宝属于整个海豹的哪支分队,好手好脚的他都不可能落魄到去沙漠鹰那样一支二三流的小队伍小公司!

齐天林现在心里真的跟明镜似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宝宝就不会出现在队上了,所以干脆就坐到地上,开始慢慢的翻腾这个铁盒子。

三级枪炮专业军士长的尼龙粘扣标,曾经服役的部队标甚至911纪念章一个个的出现在齐天林的面前,这些沾满尘土甚至有一些深褐色血迹的陈旧徽标都说明了宝宝在服役期间,并不是一个只呆在后方训练的大头兵,

而是一个一直战斗在一线的海豹……当他退役出来,在沙漠鹰那样的队伍中,从来都没有提及以及表现出这样的经历。

在齐天林的记忆中,宝宝除了个人格斗的能力比较超群,别的什么都一般般,用他的说法就是在部队没什么事情做,就整天练身体。

有点苦笑……原来自己一直以为了解的朋友,有这么多隐藏的东西……以前宝宝说自己最仰慕那些特种作战团的战士,所以才喜欢随身携带一把SOG战斗刀,原来人家才是正儿八经应该带这种刀的主儿!

齐天林忽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一个队伍的人,原来细细的追查下来,几乎人人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让他这个一贯比较简单的人很觉得有些费脑,现在宝宝呆在沙漠鹰两三年的时间,多半是有什么特别任务的,齐天林都懒得去回忆他曾经休假过多少次,是不是跟老鹰恰好一起休假,又或者在整个过程中宝宝为什么没有逃掉,也算是被大水冲了龙王庙,死在了那一片的荒漠上,再或者宝宝就是那个唯一的叛徒?

齐天林有些头痛欲裂的回想着那一晚的场景,宝宝刚开始还在他的附近充当狙击手护卫,到后来,队形越来越乱,不断有人受伤,宝宝逐渐远离他的方位,开始去拉扯其他人……雪铁龙好像就是他拉扯到荒原,最后却被老妖一枪提前送上路。

为什么?

下面还有一些纸张,齐天林信手拿起来慢慢的阅读,他的英文阅读能力很一般,但是能看懂大概的意思,大多都是宝宝服役生涯中的资质证书,直到最后一张……

一张PMRI公司跟宝宝签订的正式聘用合同!

果然跟老鹰同属同一家战略PMC公司!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昭然若揭了!

两名受雇于PMPI公司的雇员潜伏在一家毫不起眼的PMC公司,也不知道有多少这样实际上服务于美国政府的PMC暗藏在各种各样的雇佣兵组织当中,有意无意的通过各种渠道控制各种事件。

举个简单的例子,美国现在高调从伊克拉撤军,阿汗富也在撤,一方面应付国内国际的舆论压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降低各种军费开支,可是实际上一支支国际雇佣兵队伍就换防进去,没有士兵军事法庭的约束,没有当地国家法律的约束,也没有雇佣兵所属国的约束,在希望达到的某些目的上,直接就可以动手,根本不用理睬什么联合国宪章以及什么条款,要是万一出了问题,直接把公司关停,人员调走,找几只替罪羊来承担责任就是了,比用自己的现役部队简直方便了不知多少倍!

然后呢……

齐天林该怎么做?

随着真相慢慢的浮出水面,叛徒似乎已经越来越从一个个人行为,慢慢的演变成了一场在背后用官方行为编织的网,齐天林感觉到自己个人的力量,也越来越有些无力。

一个人,就算是一个接近半神的人,怎么能跟一个国家对抗?

何况他还不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还没脑残到认为到处屠杀无辜的百姓给政府制造麻烦,就会让这个政府得到惩罚,这种很多恐怖分子喜欢使用的逻辑方式,在他这里行不通,他无法经过自己良心的那一关考验。

他真的不太擅长这种战略层面的思考,习惯性的拉出自己的三方案选择方式,可是似乎还是只有去PMRI公司看看,可是又能看什么呢?

齐天林这个时候才终于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找谁参谋一下……

谁比较合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