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68章 电话

第二百六十八章 电话

其实齐天林前脚走掉,四个姑娘后脚就分开了……

大家之间又没有什么格外的感情,一起扎堆在一个小庄园里干嘛?满屋子的嫔妃等着皇上回来宠幸么?新时代的独立女性可没这样的情绪,太难受了!

柳子越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宣布了自己的学业还是要去看看,所以稍微收拾了一点东西,她就打算开上那部奔驰G500越野车到巴黎去,玛若提醒她:“你没有驾照吧?”

柳子越才惊觉原来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开车的资格,所以玛若想了想,干脆自己也一块儿去巴黎,当然她是一定要开那部恩佐的,所以根本就没有第三个人的座位,两人几乎没有行李的就走了。

同时安妮有些兴致勃勃的开走了那部很掉渣的丰田越野车:“我得去周边几个足球俱乐部考察一下,算是收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蒂雅思来想去,那就继续履行自己的护卫职责吧,这些天都满脸严肃的坐在越野车的最后一排座位上,轻轻的摆弄自己的枪支,清理房间的过程中,她还在一个地下室发现了一小批军火,想来也是那个首领儿子的保镖们偷偷弄进来的装备。

所以现在她在座位底下藏了两支MP5冲锋枪和五六个弹匣,理论上来说,火力强大得可以让一堆男人都没法靠近。

安妮就觉得跟她说话格外的费力,两人中间还隔了一排座位:“你就不能坐到我的旁边来?也好一起说个话嘛。”

蒂雅有点生搬硬套:“朱迪说护卫最好还是距离VIP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既方便……观察,又能及时反应!”说这话的时候,她居然还偷偷的翻了一下自己手边的笔记本,就跟上课被抽起来回答问题一样。

安妮无情的嘲笑她:“谁跟你说的,我才是跟保镖打交道最多的人,一定要靠近被保护人……来来来,你还是我妹妹嘛。”

好吧,既然客户有要求,还是要满足的,小姑娘这点保镖第一要素还是记得牢,嘟着嘴就从后面逐次翻过来,顺手把一支冲锋枪藏到座位底下。

安妮看着她的动作:“你就打算跟这些东西打磨一辈子?”

蒂雅不满的看她:“不是这些东西救你,当初你在海上就被那几个海盗给弄成啥了!”

安妮的声音有点放柔,似乎也想起了那个夜晚:“我的意思是说,你就跟着我一起,做个正正常常的女人,不要太标新立异的好不好?”

蒂雅摇头固执:“这是我的**,也是胡子教给我的,除了这些东西,我什么都不信,也不会。”

安妮有点受伤:“我还不是你

的朋友?”意利大的城市之间距离不算远,就一个小时车程就可以去到不同的地方,只是她选择的几个俱乐部稍微远了点,车辆疾驰在高速路上。

黑衣少女转头看看她:“你如果……如果不跟胡子在一起,就是朋友。”

安妮有点笑:“我一定要在一起呢?”

蒂雅没犹豫:“那就是亲人……”

和安妮以为的敌人完全不同,她很有些惊讶的看了蒂雅一眼:“你这想法跟他说过没?”

蒂雅摇头:“不过……你身份那么好,为什么一定要跟他在一起?”

安妮也简单:“只有他才能带我变成一个平常人……”

蒂雅现在也会思考了:“那么多追求你的人,你出嫁了就呆在家里相夫教子,不就是平常人了?”

安妮挑剔:“我可不是要当黄脸婆的,我是要真凭自己干出点事业的……当公主就不可能做这些。”

蒂雅顿时就鄙夷了:“那你这个还叫平常人?你现在的做法不是凭着胡子帮你?哪里全凭你自己了?”也只有她才会这么无情的直指核心!

安妮居然有点语塞,顿了一下:“也许这就是我的问题吧,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有保罗才能恰好的符合我。”

蒂雅继续鄙视:“那你还敢说你这是爱?”

安妮又塞住!

黑衣少女大胜利……

这时安妮的电话响了,真的很少这么狼狈的公主赶紧一把抓起这个救命的电话,不管上面是什么电话号码:“喂……?”

齐天林听见安妮的声音分外热情,有点诧异:“你怎么了?”

安妮这一刻听见他的声音,不知道为啥突然有点皱眉,因为一种说不出的委屈感想发泄,对于这个几乎时时刻刻都要躲在各种面具下的姑娘来说,似乎只有这一个人才能倾听她所有的心思:“我……我不高兴!”也只有齐天林才能接受她有些肆无忌惮的一面。

齐天林原本是想打电话给自己周围最见多识广的人,稍微擦边的咨询一下自己该怎么做,听见她这句有点撒娇,又有些嗔怪,还有些苦恼的话,自己忽然也就心头一松,好像刚才冥思苦想的难事一下就烟消云散,是啊,生活中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自己为什么一定要钻牛角尖呢,顺其自然啊,当时自己打算寻找叛徒的时候,就是这个态度啊,所以一下就宽厚的笑起来:“嗯……我本来也是有些烦恼的,听见你的声音就全没了……我,我想你,好的,就是这样,我尽快办完事情回来,再见!”

然后就快速的挂掉了电

话,齐天林真的还是一个在试着谈恋爱的愣头青,虽然是试着同时谈几场恋爱,对于这种表达情绪的方式,还有些毛躁和慌乱。

可正是这种比较原始的方法,却让安妮一边开车一边拿着电话好久都没放下,似乎她的那点窘迫和烦恼也一股脑的消失了,情绪真的有那么神奇的不需要调整,就变化得到处都是喜悦了?难道这就是小说上提到的恋爱的感觉?

所以她就把电话继续贴在脸上,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话语,倒是蒂雅干脆打岔:“是胡子么?他可以打电话了?”这是她的原则,给谁打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时段她可以打过去了。

不过不用她拨号码,她的手机也响了,因为齐天林挂了电话,心情大好,忽然就想到是不是应该一碗水端平,要是她们都在小庄园,相互都看见听见了,说不得要怄气,所以直接就先拨给了蒂雅:“在干嘛?”

蒂雅先惊叹:“哦?你又换了电话号码,幸好我没有打,我在想你嘛……我跟安妮出去办事……她刚刚接了你的电话,现在在开车发呆呢……”只有面对齐天林的时候,那个一贯有些沉默寡言,开口就跟刀子似的少女才会突然变身为絮絮叨叨的小姑娘。

安妮从自我世界中被惊醒,专心开车,但却不由自主的竖起耳朵听对话,猜测对方说了什么,说不得是要跟自己的电话比较一下的,之前她可是只有戏谑的心态,从来都没有比较的意思!

蒂雅啰嗦好久才意犹未尽的挂上电话,认真的把这个电话号码存起来,看看在瞟她的安妮:“怎么?”

安妮有些嫉妒:“你们说了这么久!”

少女的脸上没有得意,只有满意:“我想他嘛,自然话就有些多……”

安妮居然咨询:“只要想,话就多?”

蒂雅点头:“是啊,因为想他,早上就不由自主的想给他弄早饭,发现他不在,心里不舒服,就可以说给他听嘛……这种事情这么多,说起来就多嘛。”在她看来喜欢一个人,真的是熟极而流,水到渠成的事情。

安妮终于有点羡慕了:“这么简单?”

蒂雅没忍住:“他跟你说什么……我看你那么发呆……”

安妮不大气了:“不告诉你……没什么。”但是脸上终于有点不成熟的掩饰和慌乱,完全不是她那种驾轻就熟的外交风格了。

少女不满:“我都跟你说了……他还先给你打电话的。”因为阿拉伯地区或者说穆斯林地区是普遍允许一夫多妻制,目前的场面,对她来说才是最容易理解的,所以她也在试着学习适应

这种场面,可关键是没人教啊!

安妮就有点得意,对啊……然后不可抑制的调皮心就起来了:“我们一人拨个号码,看他是不是在给她们俩打电话?”

这个有道理,蒂雅咯咯咯笑着就来劲:“我给演电视的打……”

安妮也喜欢这个称呼:“我给老板娘打!”

果然玛若的电话在占线!

安妮就有点更得意了……一路上吹着口哨就力求把快十年车龄的越野车开出跑车的味道来,现在有点后悔不开那一部奔驰越野车了,装什么装!

可玛若居然把电话直接拿给柳子越帮她接:“我在开车,危险……”

确实是,和越野车一般状态下也就一百码,安妮接了电话就下意识的降到五六十码靠边走的速度不同,恩佐那带着低声轰鸣的贴地感,驾驶舱周围完全把玛若包围起来的感觉,让这个内心其实有点庞克的姑娘,忍不住就要把油门稍微的踩深一点!

而且这次送到修理厂去清理,这辆恩佐更是按照玛若的身高体型,把油门刹车的脚踏板做出了专门的校调,甚至还贴心的对玛若做了一番超级跑车驾驶技巧的培训,让这姑娘几乎每一次开车都忍不住要拉起风来!

哪里敢接电话,脚上稍微踩重一点,几乎就是瞬间车速就可以拉上两百公里!

所以正在享受难得甜蜜幸福生活的柳子越一把就伸手:“电话拿过来!”

她可不愿送了命……

还丧命在丈夫的女朋友手里,这说法太难听了点!

追悼会都没法好好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