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69章 新业务

第二百六十九章 新业务

齐天林陡然听见柳子越的声音从话筒里面传出来时候,很有种丈夫在外面偷腥被老婆抓住的心虚感:“那……嗯,哦,你们一块儿的?”

柳子越擅长对话:“嗯……你的女朋友在开车,所以我就代答了,有什么事情要找她的?”

齐天林居然有点结巴:“没,没什么事情。”

柳子越揶揄:“哦,那就是有什么亲密话儿要说了,是不是觉得跟我说不太方便?”

玛若抗议:“用我的电话,你们说华文!不公平……”

柳子越居然给她道歉:“哦,对不起对不起……”换成英文:“嗯,玛若有什么要跟你的男朋友说的?”

玛若百忙之中瞟她一眼:“说我很想他……”

柳子越就照章复述:“你的女朋友说她很想你,你有什么要跟她说的没?”她自己还觉得这事儿很好玩,因为已经都这样半成事实了,还能怎么样?生活嘛,当你不能抗拒的时候,那还是试着享受好了。

齐天林不享受,这种跟老婆说女朋友的事情太离谱了,匆忙败退:“嗯,给她说我想她……我也想你……就这样了,拜拜……”

柳子越不放过:“好,我帮你转述,不过这个电话是打给你的女朋友,你也应该给你那个苦命的老婆打一个吧?”

好吧,齐天林只好挂了电话,又换个号码打过来,柳子越正在给玛若复述:“他说他很想你,但你也知道他这个时候的腔调就有点慌张,嘿嘿……一副男人心虚的样子,我的电话来了……喂?谁啊?”什么叫装腔作势,这个就是注解。

齐天林猛翻白眼,但还是老老实实:“太太好……我很想你……”

柳子越躺在桶形座位里面吃吃吃笑:“对嘛……就是要学着嘴甜一点,什么时候回来啊”

齐天林不知道:“还有些日子吧……你们,你们一块儿去哪?”

柳子越舒坦得很:“本来说去巴黎,可这一路上就是各种欧洲风情游,我们又不缺钱,还要注意安全,所以一路上就是住豪华酒店,看风景,估计到了巴黎也就是逛街买东西?玛若说这些天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回小城去。”

齐天林大力提倡这种友好的交往活动:“多逛逛,多买点!”

柳子越无所谓:“反正某些人也没有给我什么家用,还好我自己能挣点,不然可就只有看着别人买东西流口水的份儿了。”

齐天林一点没有在战场上叱咤的气势,委实招架不住:“我……回头我……”可他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活钱,顿时有点懊悔为什么不顺手拿

几包毒品出来卖?

柳主播就喜欢这个调调:“真想这个时候就站在你面前看你窘迫的样子,不再是那副气死人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调笑的口气中,一点不隐瞒自己眷恋的心情。

齐天林嘿嘿笑:“你这样也好……很好!”

柳子越看看不停瞥眼的玛若,竟然觉得还是不要太过分,要是这个小女人待会儿心神大乱把车撞向什么地方就不好玩了:“好了好了……情绪汇报完毕,记得注意安全,早点回来陪我……拜拜……”

玛若看她挂了电话,才有点试探的询问:“很甜蜜哦?”

柳子越不隐瞒:“嗯……”

玛若撇嘴:“你们搞复辟以前,我就是这样的心情。”当年法西兰的波旁王朝复辟很有名的。

柳子越哈哈大笑:“复辟,为什么是复辟呢?”

玛若皱眉:“你就好像是他的前妻,我承认,是有很多男人容易跟前妻这样那样藕断丝连的,可你们现在才开始恋爱,这个就搞得我很上火了。”

柳子越侧过头舒服的给自己调整一下姿势:“你还真的很年轻漂亮,又有钱,其实还是可以重新去寻找一个更靠谱可以单独疼爱你的男人嘛。”

玛若嘟嘴:“凭什么就要我走?我跟他才是最正常的自由恋爱,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惩罚我。”

柳子越又要笑,拿手指敲敲面前恩佐操控台上包满的碳纤维板:“这样的惩罚,嗯,人人都想要吧?”

玛若赌气:“给你嘛,你放弃他!”

柳子越嘻嘻笑:“这么便宜?几十万欧元就可以卖掉他?”

玛若也忍不住笑了:“那还是可以卖贵点……唉,就算你走了,还有安妮,安妮之后还有小萝莉……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哦!”双手还应景的拍拍方向盘。

柳子越心情是真好:“哈哈哈,你这个坐在豪车里面说这话的口气,有点安妮的架势了!”她们之间其实是很少互相谈话或者提到其他姑娘的。

玛若的心情还是多少受到点感染,也有点笑意:“你是怎么打算的?”

柳子越眉毛小跳几下:“安妮是个满肚子坏水儿的,她说你是小狐狸,我看还真是,咋了,你打算知己知彼?”

玛若脸上的小表情是真有点多,时而扮楚楚可怜,时而扮若有所思:“是嘛……我总是不甘心,要想想怎么办嘛。”

柳子越就干脆点:“本来我们就是合法夫妻,我先这么悠闲的过着吧,等这段就当是蜜月过完了,看看是回国呆段时间,还是干别的,都可以,没

所谓的。”

玛若小心提醒:“蜜月的话,已经有快一个多月了。”表情还是一副秘书的样子。

柳子越确实悠闲:“蜜年也无所谓的……”

玛若气得吼吼的!

轰一脚大油,强烈的推背感让柳子越吓得惊声尖叫!

总算才让玛若出了口恶气……

齐天林却是满心的温馨,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当他在没有人性没有怜悯和良知的战场间隙,却能真实的感受到有人对自己的思恋,那种充实的感觉,让他似乎没有了任何包袱:“那就顺其自然吧,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下去……”

首先就是尽量在不惊动政府力量的前提下干掉老鹰,这是最能威胁到他生活的一个人,最起码也要摸清他的踪迹,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至于PMRI公司,现在他是真没多大兴趣去看看了,去干嘛?他连去找谁出气都不知道,他也不认为面对一群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军士官的人,随意的绑架一个就可以问询出什么有用的情报,都是专业人员,特别是美军传统观念和基本操守原则,在这些人的眼中估计是比生命都还高贵的……

美军的被俘七原则,几乎可以让齐天林这种做法白费力气。

所以,还是按照跟老鹰的约定,到纽约去逛一圈?

柳成林要求他帮忙的短信发过来,居然是封邮件,这台手机没那么好的功能,齐天林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去看,现在顺手清理一下东西就下楼,向老太太询问了一下杰夫所在的儿童福利机构,以及镇上为数不多的一家网咖地址,就告辞了。

可是当他坐在镇上的这家网络咖啡店,打开那封电子邮件才被吓了一跳,原来这封邮件居然可以算是一封业务邮件。

国内有关部门以私人名义要求他们追捕外逃公务员的名单价码函!

以齐天林在国内的时候就知道,几乎每年都有这样那样的贪官污吏,特别是金融以及能源通信系统的高官,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卷款潜逃,而且这些人卷款的数目实在是有些惊人,动不动就是八九位数,要是只卷个几百万出国,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贪官。

而这些人外逃以后,最大的几个方向就是加拿大,澳洲新西兰,以及南美,因为各种政治上的原因,无法引渡,无法定罪,有时候明明就知道谁谁谁在什么地方,却眼睁睁的不能抓,而且动用国家力量来干这件事,一旦稍微走漏风声,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大事,因为这是极其不尊重对方主权的做法,总是喜欢充当老好人的华国还是不太习惯干。

一家注册于法西兰的雇佣兵公司,几乎是可以正大光明的以各种借口和名义来偷渡绑架这些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就跟美国政府对在伊克拉的PMC不负任何责任一样,华国政府也可以把这件事推得一干二净。

齐天林对这种人那是没有丝毫怜悯心,笑着就开始细细阅读这份首期列出来五个人的名单和详细个人资料以及活动区域地址,因为一开头就把业务的价格报上了,每一名外逃案犯的卷款额度百分之一自动归PMC所有作为报酬,资金追回的还可以分百分之五,其他的动产不动产齐天林的PMC公司可以代管处理。

算起来一个单子也就几十万美元的样子,可是……对雇佣兵来说,这种业务简直就是手拿把掐,对方都不是作战人员啊,轻松愉快得很!

最关键的是,这封函件提出这只是个模式的试水,如果效果好,再全面放开!

因为仅仅是官方对外宣布的业务单子就有数千份!

总金额超过五百亿美元!

这简直就是一个国际讨债绑架公司嘛!

而且针对的是齐天林相当痛恨的国家叛徒……

所以齐天林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先回复认可,再把邮件转给苏珊……

脑海里开始盘算,让什么人来协助自己干这件事,马克他们的战斗组就算了,有些意识形态的东西,他们可能有抗拒,而且他们当中也不乏类似老鹰宝宝这样的角色,那么亚亚的非洲小黑组肯定就很卖力了,萨奇的东欧组估计也很适合做这样的事情?

苏珊的电话也立刻就打过来:“要!这样的业务一定要接,我这边就安排人到加拿大去等你,一定要干得漂亮利落,把这个变成我们的长期业务!”相比她的女儿,这老太太才是个钱串子,根本没有什么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只要能赚钱,雇佣兵有什么不敢做的?

当年冒天下之大不韪都敢去给利亚比首领做业务呢……

好吧……可以新成立一个业务部来做这事……

真有点天时地利人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