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70章 孩子

第二百七十章 孩子

自从南北战争以后,美国本土一百多年都没有过什么伤筋动骨的战争,长期的休养生息,让美国的各种制度和机构趋于完善,儿童福利机构就是这么一个环节。

美国人或者说一部分西方国家对于儿童的概念和东方国家有很大的区别,从华国来说,儿童首先是父母的孩子,父母对孩子拥有无可争议的管理权,而西方社会首先认定即便是胎儿,只要是妊娠以后的胎儿,就是一个人,拥有和成年人一样作为人的权利,所以美国有些州堕胎是违法的,同样的道理,只要有人举报或者被发现虐待儿童,那么父母就不再拥有对儿女的抚养权,将由儿童福利机构强制接过抚养权。

譬如以前有过华人为子女刮痧却被认定为是虐待,最后失去对孩子的抚养权的事情,而有些州更加严厉到只要儿童独立在家就会被视为虐待,所以一般总会有个全职奶爸或者奶妈,那么珍妮这种两人都吸毒的情况,自然就会被剥夺抚养权。

齐天林想得简单,直接过去,为杰夫单独存上一笔钱作为慈善基金,这样就能保证他在以后的成长过程中,不会受到经济上的钳制,自己也能获得一个远程讯息的资格,想来安妮是很乐意做这种事情的,貌似她已经都收养了一个不太听话的家伙了。

所以当齐天林慢悠悠的跟苏珊在电话里确定了新业务的处理方式,就开车到了小镇附近一个社区的儿童福利机构……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这里居然有大量的警察!

齐天林有些意外,又不敢完全靠近,他现在可没兴趣跟一大帮警察交火,成为通缉犯的滋味可不好受。

所以远远的停了车,把东西都收到后备箱,连手枪都没有带,这么一脸好奇的慢慢接近人数不太多的围观群众。

和华国人口密度过大,稍微屁大点个热闹都可以瞬间聚集人山人海的围观群众不同,这些只有稀稀落落的一些街道居民,一脸的愤慨和悲伤。

齐天林试探着询问:“我朋友的孩子被送到这里了,发生了什么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站在自己平房外的长廊上,看上很有点慈眉善目。

老太太几乎落泪:“愿上帝能够保佑那个孩子……这家福利机构居然卖孩子!”

齐天林有些匪夷所思:“还有这样的事情?不是有很严格的收养制度么?”

老太太也觉得很难相信:“一个收养了十六个孩子的妈妈被抓住了,她全部都是从这里把孩子领养走的,但是她不但虐待这些孩子,甚至还在互联网上往国外贩卖,然后就借着

十六个孩子的名目到处索要慈善基金……”

因为一般来说只要有领养行为,一个孩子就可以从政府得到每个月四百到八百美元的补贴,居然有人也会用这样的手段来给自己找一份唾手可得的收入!

齐天林有点瞠目结舌,看来还是那句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任何完善的制度在面对人这个道德无下限,狡诈无上限的物种来说,都是一纸空文。

不得不说,这些年齐天林一直混迹在国外,有些觉得好的思想还是在接纳,譬如这个时候,宝宝做过什么他不知道,但是起码在那个最危急的时刻,宝宝没有单独逃脱,还在尽力的拖拽战友逃命,就算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总归是跟大家一起尘归尘土归土,所以齐天林觉得自己就要信守承诺,照料好他的家人。

珍妮的意外死亡已经让他觉得有些沮丧了,现在杰夫又遇见这样的黑幕,这一家人难道是被什么恶魔诅咒了么,齐天林使劲的摇摇头:“您……您能帮忙去询问一下有个叫杰夫的孩子的情况么,我是他母亲托付的监护人,但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所以我只想知道他的消息……您能帮个忙么?”

老太太义不容辞:“早就想过去质问他们了,既然拿了纳税人的钱,这些监管是怎么做的!他的母亲叫什么名字?”

齐天林还得回想宝宝那些证书上的姓名:“丹尼斯.珍妮,就在那边镇上第六街区的62号,因为吸毒而被剥夺了抚养权。”

老太太的脸上真的浮现出了一种悲悯的表情,快步就朝那边走过去,理直气壮的交涉一番居然就被带进了福利机构,齐天林干脆躲回点墙角,蹲在那里抽烟,偶尔回头看一眼。

这一去就好长的时间,几乎一个多小时以后,老太太才拿着一份表格走回来,满脸的忿忿:“那个可怜的孩子就在十六个小天使当中!现在他还在那边,我的天,这个孩子居然被转了好几次手,现在在田纳西州!这里是地址,我说孩子的父母曾经托我照看一下……他们说田纳西州居然还没有拘留那个收养者,理由是证据还在收集之中!这难道就是我们所谓的制度么?”老太太显然对民主和自由遭到践踏感到很愤怒,一边挥手嚷嚷,一边跟齐天林抱怨。

齐天林接过那张表格,是彩色复印的,有杰夫的照片,两岁的孩子,居然已经这么颠沛流离到数千里之外!

纵然以齐天林这样见识过多少人间惨剧的人来说,都没能忍得住狠狠的咒骂了两句,不光是骂这个收养系统,更骂那个极端不称职的母亲!

想一想,收起这张表格,轻声对老

太太说:“我……我打算过去带走这个可怜的孩子,可能是非法的行为,我想如果因为您刚才的查问给您带来了麻烦,我希望能表达我的歉意!”

老太太的眼中居然一下就闪亮起来:“好!就这样!就因为你这一句话我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人……我相信你,带走那个孩子吧,让他再也不要遭受这样的苦痛……她居然把孩子们关在笼子里,还用胶带把他们粘住,就因为孩子们的吵闹……”

齐天林深吸一口气,似乎才能压制住自己陡然而生的暴戾之气,使劲的点点头:“非常感谢您,请为我保守这个秘密,等孩子长大,我会带他来看您……”然后就快步离开。

人就是这么一个复杂的个体,有些善良美好的东西也就是瞬间,就可以让素不相识的人相互信任,可有些阴暗的角落,就算是最肮脏的动物也难以企及。

整整接近三千公里,齐天林倒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因为他要去到纽约,本来就要横穿整个美国,相当于只是中途拐开一下。

只是为了事情不产生什么突变,他就有点赶路……几乎是一路不停歇的开车过去,第二天半夜就到达目的地。

因为有详细的地址,基本上都不用格外的寻找,齐天林近似于直达的驱车赶到这个收养者的家,又一次让他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因为面前这个也是在小镇旁边还算有点偏僻的平房院子,现在才真是熙熙攘攘!

套用华国内的一句话来说,这里正在进行非法集会……

各种各样的人权组织、慈善机构、妇女儿童保护协会的横幅挂得跟华国糖酒会一样多,还有很多个人在这里安营扎寨,举着各种标语抗议,看看署名跟地址,真是来自全国各地。

最后就是十多家电视台的各种转播车,拍摄架,都围在四周,从高架上把整个现场尽收眼底。

齐天林想想,到后备箱撕开他购买的一箱饮用水纸箱,也找了一支笔写上什么标语,表达自己的抗议,然后就把车徐徐的靠了过去……

警察不少,但是主要是在平房边,整个大面积辐射了一两百米的半径范围都是一些志愿者在维护秩序,居然还有人在这里免费发放各种食物饮料,齐天林右手开车,左手把那块纸板伸出去挥舞,于是就顺理成章的被接纳引导进去,还有人煞有其事的分配:“是来自,嗯,南部的,在这边,请大家齐心协力,一定要政府出面拿个说法!”

齐天林估计他是看车牌看出来的,还被强行塞了一个热狗跟一杯水,上面都有某个慈善机构的标志,表明此次活

动是他们捐赠的食物跟饮料。

停下车,齐天林几乎是有点敷衍的一边上下晃动着纸板,一边啃着热狗就混进了颇有些热闹的人群中,好奇的询问:“都十二点过了,还这么折腾?”

确实折腾,搭建了一个小台子,不停的有人上去讲话喊口号,下面的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呼应,演讲的人什么都有,有慈善机构的人,也有被虐待经历的苦痛者,还有呼吁建立新的福利制度的,当然也有高呼打倒本届总统的……

这个一身嬉皮风格的专业游行户上下打量他一下:“新来的?必须要二十四小时轮流折腾,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关注,要是这么一停下来就也许就熄火了……”

齐天林看他话多:“里面什么情况?孩子们还在么?”

嬉皮风点头:“就是不准带走,一带走天知道孩子们会怎么样?现在有志愿者在里面看护孩子……”

吓!

这么大的阵势?齐天林要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