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71章 劫持

第二百七十一章 劫持

老太太拿回来的表格上,有详细的孩子个人体征,杰夫除了跟宝宝一样有一头微曲的小金发以外,就是右臂上有颗很小的痣。

可齐天林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进去?

场面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不是那种冷冷清清或者只有警察在场的情况,总不能在现场搞个炸弹吧。

所以吃过热狗喝完饮料,详细的打听了一番消息的齐天林开始热烈的参与志愿者活动,以求能够获得一份进去看护的资格。

不过这个潜入计划很快就破产了,因为人家甄选志愿者进去看护孩子的第一要素就是要妇女,最次也得是个很娘的家伙扭扭捏捏的进去了。

五大三粗的齐天林最后被分配到外围做接待!

眼前的状况很有点狗熊吃乌龟,找不到下口的地方。

那就从外围着手吧,齐天林胸前挂着一个志愿者牌,头上戴着棒球帽,有意无意的靠近一个外围的警官,看上去身材似乎跟他差不多,打算弄翻这个家伙,拖到无人处换上警服进去。

可是等他走到这个谷仓附近的角落,满以为可以动手,却发现还对他点头示意的警察背后,满满当当的就坐满了轮班休息的十多个警察!

齐天林很有些挫败的佯装忙碌的离开,心里无比怀念自己的太太或者女朋友,这个时候要是有个女搭档是不是要好一些,看来自己也不是万能,以后还是有必要一块出来。

带着怨念齐天林重新退到入口接待处,耳边尽是听见各种讨论,那个女人现在倒是被拘捕了,关键是孩子们的处理问题,很多组织表达不信任儿童福利机构的善后处理,所以才导致几千里之外的小镇那边也在清查问题,有些愿意领养孩子的家庭也直接过来参与抗议活动或者表达请愿。

于是现在就这么有点僵持起来,众多福利机构基金会不允许警方随意的处理这些孩子,表示非要官方出台一个改革法案……

齐天林听得无聊,在他看来不过又是一群有心人在借用某个事件达到某个目的罢了,这些孩子这会儿也不过是个达成目的的工具,等用完之后还是该去哪去哪……

可他这么转悠了一晚上,还被换班回去自己车上休息,都没有找到什么和平进入的方法,咬咬牙,齐天林就打算第二天晚上要是还没有让孩子们离开这里,他就只有当个蒙面大盗,强攻进去了!

毕竟在外面转悠了这么久,虽然没有进去,但还是抽空在窗台门口张望过,把里面大体的结构,孩子们所处的房间都看了个明白,就只要突入以

后辨识一下那个金色头发右臂有颗痣的小子了。

所以白天睡醒以后,他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做准备,先佯装加油把自己那部车开出去到镇上的一个角落停好,甚至婴幼儿的一些用品也买好准备在车上,这些东西还打电话咨询了苏珊,不知道是因为丈母娘的原因,苏珊现在对他简直有些纵容:“宝宝的侄儿?那就带回来,反正你们这次抓了那五个人,还不是要偷渡,我安排了后勤部一个非战斗人员参与你的行动组,他以前就是负责联络偷渡等事宜的,从加拿大偷渡过来简单得很。”

最后返回那个集会地的齐天林兜里甚至还装了几个奶嘴,仅仅在后腰插了一支P226就重新把自己混迹到那些志愿者当中去。

但是计划总是不如变化快,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往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到了夜色擦黑的时候,这里忽然就热闹起来……原来是这个州的州长刻意在下班以后,以一个非官方的身份,只是作为一个父亲带这夫人来看望这些可怜的孩子。

无论是作秀还是真心实意,总之就把整个场面搞得有些混乱,示威者们越发带劲,警察也更多,齐天林甚至还看出来不少的便衣耳部带着真空耳机,熟练的运用技巧把示威者跟州长大人隔开,然后就是各种媒体,有采访,有讽刺评论的,有抓拍围拍的,总之就搞得整个场面热闹非凡又混乱。

齐天林简直是大喜过望,嚷嚷着口号就要挤进去捣乱,然后瞥见有个摄像师在挥手示意自己的摄像机电池用完了,要马上到车上去换一块!

就是他了,齐天林立刻转身挤出人群跟在他身后,等这位刚拉开自己的厢式车,弯腰在里面找寻安装电池,齐天林就一掌劈翻他,剥下上衣换上,然后牢牢的捆扎好塞到后面的座椅下,自己就扛着那部摄像机屁颠颠的回去了。

这是一家相当有名的大型电视台,齐天林扛着这台高清摄像机,正好挡住自己的头,取景器更是遮住了脸,让他堂而皇之的就跟着那个主持人就在两三个助理的帮助下,慢慢的接近了州长……

齐天林就纯粹是换衣服的时间里面,端详了一下这台摄像机,现在勉强能把它打开,根本不知道所谓的走位、构图,只知道扛着机器在主持人周围转悠,还好场面比较混乱,光是摄像师都有七八个,相互卡位抢位也挺热闹,没有谁格外注意到他,何况助理们拿着的聚光灯基本上都是对着主持人的……

齐天林从取景器里面看着那个颇有点拉丁风格的漂亮女主持人奋勇向前,就跟游泳似的拨开周围的人群,还得注意自己身上的服装不要乱,保

持优雅的笑容接近被采访者,忽然就想起自己的老婆,工作中是不是也这么辛苦?

就在他略微走神的一刹那,忽然有人碰了碰他的肩膀,让齐天林浑身一紧,他真的很少在任务中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把有些粗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嘿……老兄,你忘记拍摄了……”

轻轻一扭头,另一个摄像师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稍微专业一点的摄像机前面都有红绿灯设置,主要是给被拍摄的主持人提示的,像这种新闻抓拍,基本上都是全程摄像,回去再剪辑素材的,哪有他这样挤来挤去,还一盏绿灯亮在前面的?齐天林连忙打开拍摄键,点头示谢。

就这么一耽搁,女主持人就已经挤到了州长旁边,有些不满的横了他一眼,看他到位,飞快的变脸面向州长开始采访,齐天林居然又想到自己老婆是不是变脸这么厉害,唉……有家的男人真的不一样啊。

所以等州长慷慨激昂的说完一番话,主持人又带着母性的语调采访了州长夫人,并且好自来熟的自荐自己想陪着州长夫妇进去看看孩子们。

政客其实就是需要这种看起来不经意其实是刻意的媒体采访,自然点头笑着答应,于是齐天林就在好几个摄影师同行羡慕的眼光中,扛着机器在警察和志愿者的严格看护下走进那座小小的平房。

真是运气不错的找到了一个好搭档!

进来就好办多了,里面面积并不大,所以里面的人反而没有外面那么拥挤,毕竟也要给孩子们营造一个气氛宽松,空气畅通的环境,十多个小孩或坐或站的呆在一间大屋里,最大的孩子已经有五六岁,最小也是在两三岁左右,警察根本就没有出现这边,只有三四个志愿者在旁边,是真的不厌其烦的慢慢照料这些孩子。

三四个稍微大点的孩子在铺满彩色地板革的地面玩耍电子游戏机跟玩具,大多数小孩就呆在三五张婴儿**两三个一组的玩耍,志愿者开始挨个介绍孩子的情况,几个受虐比较重的孩子更是特别重点指出。

州长夫妇自然是带着和煦的笑容和慈祥的表情,一个个亲近孩子,齐天林傻不愣登的把摄像机对着主持人,恨得主持人过来就是给他一脚,压低嗓门:“拍州长!人家马上就要进行中期选举了!”

哦,齐天林哪里懂这些!

主持人又立刻变脸,笑着在州长夫妇的旁边穿针引线提供各种话题头子,让州长夫妇可以由小及大,从这件事谈到他自己的施政纲领,总之就是借助这个事情好好的把自己秀了一把……

最后州长明显非常满意,在跟

志愿者们握手以后,笑着就要离开了。

这个过程中齐天林一直在取景器中寻找杰夫……

真的不难,两三岁的孩子就那么三五个,金发的就那么两个,其中一个一直满脸带笑的孩子,就跟宝宝笑起来一个德行,齐天林几乎不用撩起袖子看就知道这肯定是杰夫,就开始动歪脑筋了。

州长夫妇已经开始往外走,齐天林在昨晚到白天的志愿者工作中,已经完全把周围的人员分布搞了个明白,早就选定了一条强突路线,这边是背对着那帮警察休息区的,是示威人群的帐篷区,有些混乱,容易遮蔽,毕竟这些警察主要也就是来维持秩序,根本不会想到有什么人会来抢走一个孩子吧?

所以,就在最后出这间房的一刹那,齐天林好像是要放下一直扛在肩膀上的摄像机揉揉肩,忽然就一个转身,抱起杰夫,飞快的撩起衣袖看见那颗痣,然后把孩子抱在怀里这么用自己的胸膛遮掩住,狠狠的就用自己的肩膀撞击窗户,直接硬撞出去!

可是他觉得自己的腰上似乎还挂住了什么东西,人都落到地面一边戴墨镜一边才匆忙的回头一看,居然是那个女主持人双手挂他腰上,咬牙切齿:“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那就一起劫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