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73章 野花

第二百七十三章 野花

苏珊还是经常有跟女儿打电话交流各种公司事务的,顺便关心一下女儿跟男朋友的夫人相处得怎么样,时刻多多传授一点自己那些小三儿的毕生心得体会,于是顺便给玛若说了说齐天林最近的事情安排。

中午在巴黎回酒店休息一下的两位血拼姑娘,无意中就看见电视新闻了: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突然闯入位于田纳西州肯顿小镇的非法收养儿童案件案发地,突然抢走其中一名两岁男童,并且一并掠走在场的漂亮女主持人!

因为实在找不到任何跟齐天林有关的影像资料,连外貌身材都说不清楚,几个目击者说出来的长相打扮也是南辕北辙,搞得警方昏头昏脑,这就是齐天林这种雇佣兵的基本素养了,在不同人面前故意露出一些不同的特征,最后汇集起来就比较混乱。

所以杰西卡的资料就成了这件轰动劫持案的主要宣传内容,一张大大的照片显示在了屏幕上,还真漂亮!

玛若第一个反应就是:“他还真的去找了个拉丁裔的?”之前她的玩笑话难道要成真?

柳子越皱眉:“他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吧……”她们都认定抢孩子的肯定是齐天林,她觉得不会的是再找个女人!

玛若嗤之以鼻:“应该不会?不会的话现在怎么会这个局面?”

柳子越摇头:“这还是两码事,我们的关系有些阴差阳错,并不是他刻意要几头开始的,他还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玛若情绪不好:“他是负责任,对所有女人负责任!”

柳子越态度积极:“那我们就应该及时的敲打,表明我们的态度?”

玛若有点纠结我们这个词:“你已经能接受‘我们’这个身份?”

柳子越点点头:“不然呢?我是不会离开他,也不会离婚的,安妮么,我看也是个主意拿得稳的,蒂雅是死心眼,所以你走不走,都差不多的局面,只是二分之一跟四分之一的区别,我必须接受这个我自己没掌握好导致的结果,是我的错,那么现在我就要履行我自己的权利了……他身上有几部电话?我要挨个打,必须找到他表明我的立场。”

玛若有点呆呆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你,真有大妇风范了……嗯,我倒要看看安妮跟你能掐出点什么结果……我来找电话号码,他身上一共有两部手机,一部卫星电话,五张电话卡……这事儿要不要跟安妮她们说?”

柳子越摇头:“先联系吧,如果觉得力度不够,再要求她们也打电话施加压力,男人嘛,心花花是通病,老婆就必须要管,不然就跟孩子似的,乱套!”

玛若叹服:“我算是认输了……就我自己还真没法这么强势。”

所以,最后还是那部卫星电话把这边正处于凌晨时分的齐天林给找到了,看看刚又偷换的这部车后面有钓具,齐天林不想打搅孩子跟杰西卡睡觉,就随意的靠在山区路边小溪旁,开始钓鱼打电话。

只是当他原原本本把事情从头到尾都解释了一遍以后,柳子越才轻描淡写的回应:“事情就是这样了……希望你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恪守夫道,出门在外,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免得伤我们的心,你自己好好掂量吧……”然后玛若居然也端着态度跟他教训一番,说要是觉得压力不够,可以再让安妮跟他分析一下,蒂雅就算了,那傻孩子没立场的。

齐天林满背冒汗的挂了电话,一转头就发现杰西卡满脸好奇和惊叹的蹲在旁边的草坪上,显然把刚才齐天林讲述的东西都听了个全,当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情况。

齐天林想想也对,免得自己重新解释,只是得叮嘱这姑娘不要走漏了消息:“杰夫就是我战友家现在唯一的血脉,所以现在既然福利机构不可靠,就只有我自己带走他抚养了,我有这个经济能力。”

杰西卡有个最后的关键点不明了:“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直接正大光明的去收养这个孩子呢?”

齐天林不想解释他不愿老鹰发现自己已经去过宝宝家:“我是偷渡进来办事的……”

杰西卡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齐天林开门见山:“好吧,我的事情已经交代清楚了,现在的问题是你,要是你没有冒冒失失的这么跟出来,什么都是完美的,现在讨论的重点就是你怎么回去……”

杰西卡关心的点总有些跟人不一样:“刚才是……你的妻子?”

齐天林笑得温暖:“嗯,她在新闻上看见你的照片了,漂亮,所有有些担心……”

杰西卡也笑起来:“她都能看见了?现在我已经很有名了?”

齐天林提醒:“这部车上也是有电视的,你可以打开看看?哦,我们还是讨论一下……”主持人已经一溜烟的光着脚跑回车上,对她来说,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以后,也要搞清楚状况才能决定吧。

打开电视和卫星接收器,果然现在几乎全美各大商业电视媒体都在炒作这件事情!

所以说才会连欧洲电视台都会转播这件事……

杰西卡对跟过来靠在门边的齐天林嘘一声,把电视的声音稍微开了一点,在不惊扰杰夫的前提下,坐在一张皮椅上满脸惊喜的看电视。

因为首先福利机构爆出丑闻就已经很有新闻看点了,这个突发事件就更加带动眼球,几乎所有台都在转播或者自行追踪这一系列事件。

杰西卡专业,边看还给齐天林分析:“现在看上去是把我定位成为英勇的扑上去试图抓住你,但是你要注意,这个里面有两个推动作用是背后的影子,一个是福利机构,他们急需转移视线,所以大力的宣扬你的劫持行动,减轻他们的压力,再一个就是传媒机构协会,因为我是媒体主持人,被劫持,他们就需要这样一个宣泄口来传达他们的存在性,强调媒体工作者的危险性……”

齐天林佩服:“我太太也是做媒体的,你们看东西都这么从现象到本质……”

杰西卡哦一声,转头重新打量一下他,皱眉:“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面熟?你摘下墨镜我看看?”

齐天林才不上当,给她看见取掉头巾的下半张脸已经算是难得了:“你看完了想想该怎么办,我还是去钓几条鱼来给孩子熬点汤喝……”

只是他刚要转身,杰西卡就惊呼着叫住他:“看看……看看这个!”

这是一个新的八卦娱乐台,独辟蹊径,利用他们得到的一点新线索开始爆出一个新的猛料!

因为在现场经过排查,以及镇上的走访,一个刚到了一天的志愿者被列为重大嫌疑犯,但是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体貌特征或者长相说明,可是有个志愿者组织人员提供了一条线索,那个人是驾驶一辆亚利桑那州牌照的轿车,千里迢迢过来的!

哦……

如果杰西卡是别人也就罢了……她就是来自中南美洲的拉丁裔啊,基本上大多数从拉丁美洲过来的人都会从亚利桑那州临近的几个州过境。

于是在某个主持人的揣测下,八卦就变成了,某个杰西卡的仰慕者或者家乡的情人,为着杰西卡不惜甘冒犯法的危险,哗众取宠……

气得杰西卡破口大骂:“这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么!都是同行还有没有良心了……”

齐天林看得笑:“谁叫你要跟出来的?好了好了,我还是去钓鱼,希望我太太不会看见这一段……”

只留下咬牙切齿的小主持人在车上绞尽脑汁的分析形势对自己是否有利,自己应该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

杰夫醒了,依依呀呀的爬起来,看不到以前周围到处都是小孩子的场面,还是有点不习惯,就开始放声啼哭,杰西卡赶紧放弃自己的谋划大计,抱过小孩子哄,可技巧明显不熟练,越搞越乱,只好抱出去找齐天林。

杰西卡就觉得神奇:“哇……你对小孩子还真有亲和力……”

满手都是各种杀孽和血污的齐天林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亲和力,只是不太应景的指指双手撑住自己膝盖的杰西卡:“嗯,你的衬衣上口走光了……”

杰西卡一低头,可不是,银色衬衫的领口刚才抱杰夫的时候被拉开了扣子,现在这么一倾身,里面斑马纹的花边内衣可不就显露出来?

杰西卡有点脸红的直起身,一边扣扣子一边顺口:“你说……我被你劫持,无论我怎么解释,外界估计都不会相信你不对我做什么吧?”还是有点自恋。

齐天林抬头看看眼前这个姑娘,肤色应该是比蒂雅稍微浅一点,但是金色头发深浅不一,宽阔性感的嘴唇,浓密眼睫毛的大眼,丰满红润的双颊,还有那拉丁裔血统代表性的鼻头,以及南美洲特有的傲人上围,都展现出跟家里四位完全不同的奔放野性美……

齐天林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嗯,真是野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