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74章 追求

第二百七十四章 追求

杰西卡也在打量面前这个男人,衣服真的很一般般,双手看上去非常的坚韧有力,随手这么兜住小杰夫,就让孩子显得非常舒适,由此可见,身上是那种典型的穿衣不觉得,一旦脱了衣服,肯定很结实的类型,其他么,重点的面部被遮住了上半部分,看不见最能流露心态信号的眼睛,肤色有些偏黑,但是似乎能分辩出来是亚裔的那种黄色皮肤?也有可能是拉丁裔啊,只有脖子那里露出了一点点,却仿佛是一根女式的项链?要不是之前他说自己有夫人,这可是现在基友们最喜欢的打扮了,挺时尚的,至于头上,又被棒球帽给遮住了,什么都看不见……

作为一个主持人,就是喜欢观察人,这点杰西卡跟柳子越没有什么不一样……所以当观察的意图屡屡受挫的时候,杰西卡索性伸手想去摘齐天林的帽子跟墨镜,齐天林往后一缩:“别动手,小心伤着你……想好你自己怎么办没有?”

杰西卡习惯掌握主动:“你的行进路线是怎么样?”看看自己还能做什么文章,杰西卡不愿意已经造起来的势,就这么偃旗息鼓了。

齐天林想想:“现在我们是在弗吉尼亚州,我要去纽约,然后……然后我就会带着孩子越境离开……”

杰西卡皱眉询问:“还是从亚利桑那州离开?”

齐天林信不过她,含糊:“嗯……”

小主持人盘算,一张俏丽的小脸皱起来还是很好看,然后突然张开就有绽放的美丽感觉了:“那你干脆把我劫持到国外再放开!这样就不会有什么啰里啰嗦的追查细节了!”

齐天林差点没抱着孩子滚到小溪里面去!

“你,你为什么从来就没有表现出来对我这么一个劫匪或者持枪犯的畏惧?”

杰西卡有些笑容:“你猜我是从什么时候注意到你的行为不对劲呢?”不得不说,在那一瞬间,当那么几个人做孩童看护的志愿者以及州长助理等人都有点愣住的时候,这个小主持人居然可以那么敏捷的扑过来抓住齐天林的腰,还是很需要一些勇气和判断力的。

齐天林也略微好奇:“什么时候?”

杰西卡竖起一根细细的手指,动作很有点个人独特气质:“第一次觉得不对劲就是你在外面人群中拍摄的动作,有点外行,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你都没有打开摄像机,接着就是选位以及拍摄时机,你都不对劲,所以我就发现你应该不是卡尔了,只是以为你可能是顶替卡尔的什么新手,而且当时的环境也让我没法提出异议,毕竟州长也在那里……”

天林不丢脸:“你是专业人员嘛,当然熟悉你自己的专业……好了,我是这么想的,把你绑着丢在这辆车上,然后等着谁来救你?”

杰西卡简直匪夷所思的惊呼:“万一来个色狼什么的,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办?我学的那点空手道我还是知道都是花架子!”

齐天林笑出声:“对啊,我就是问你为什么你不畏惧我?你这么漂亮不担心我是色狼?”

杰西卡居然有点得意洋洋:“其实我不是过去踢了你一脚么,采访州长的时候……你不但老老实实挨了这一下,还居然有个下意识的避让动作,似乎怕伤害到我,我就知道你应该是个善良的人,所以最后你那么出人意料抢走孩子,我才下意识的敢抓住你,我相信你应该不是什么恶人……”

已经被蒂雅都定位成了恶神的齐天林看看自己右手的鱼竿,左手臂弯里的杰夫,翻了两下眼皮:“总之就是这样了,待会儿离开这里你就自己行动好不好?我们接下来有一段比较危险的经历,你最好还是不要跟着我们。”

杰西卡更加摇头:“危险?你打算带着杰夫去经历什么危险?你不觉得这样对孩子很不公平很不人道么?”

齐天林说自己原本的打算:“我把他放在酒店里?”

杰西卡简直撑着自己的小腰指着齐天林要骂人:“把一个两岁的孩子扔在酒店,这就是你说的要给孩子好的生活么?你现在很让我怀疑你的诚意!”按照美国人的思维来看,就是这样,让未成年人在充满各种危险的环境没有监护,就是一种犯罪。

齐天林呐呐:“我们……”本来想说华国都是这样,还是得了,别透露自己的老底儿。

杰西卡直接下决断:“就这样,我们到前面的镇子,我给你开张单子,你买些化妆品回来,我给你带孩子,你去处理你在纽约的事情,等越境以后,我们再分开,只要不是在这片土地上,我就好解释得多!”

齐天林想想,貌似有个保姆也不错,就屈服了,只是接下来的行程,他在前舱,杰西卡在后舱,尽量不交流。

路上还换过两次车,两人才开车进了纽约市……

两人抱着小孩儿走进一家豪华酒店的时候,全都变了模样。

齐天林居然穿上了一身银灰色西装,带了一副眼镜,头发居然是棕色的,连眼仁都是棕色的,有点唇上胡须,和他在那个志愿者组织的形象天壤之别,当然这种高档地方一般也就隔绝了大多数的可能性。

不过跟杰西卡一比,齐天林的变化就是小巫见大巫,变眼仁的带色隐形眼镜就是她

要求去买的,跟柳子越一样,长期在荧光灯下,对化化妆实在是太清楚了,头发染成了暗红色,剪短换了发型,耳朵上原来标志性的拉丁风格大耳环不见了,脸上也带了一副眼镜,肤色白了许多,为了衬托颜色,身上的服装也换了风格和色调,总之很难看出就是原来那个女主持人了。

不过最离谱的就是杰夫也被染了个暗红色头发,用杰西卡的话来说,我们不是扮一家人么,三种头发颜色?难道我偷人了么?

只是当齐天林把“太太孩子“送到房间转身就要外出的时候,杰西卡一脸的玩味:“你现在不怕我带着孩子溜掉?”

齐天林随意的指指电视:“你也知道我没做坏事,何况你的资料现在到处都是,我要找你,容易得很,你也是个善良的人,不希望杰夫被折腾……对吧?”

被看穿的杰西卡很无趣:“去吧去吧……早点回来……我还要回去上班呢……让我好好想想能谋划点什么好处……”

齐天林能做什么?

下楼出了酒店,就打开那部老鹰可以联系到的手机,把自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然后首先就买了套运动服运动鞋把身上的西装换掉,装在背包里面,摘掉眼镜换成运动风镜加绒帽的打扮。

只是他也是狙击手,尽量不把自己置身于能被狙击的地方就是了,所以尽量的在各种商场里面穿梭游走,悠悠闲闲的到处逛。

接下来就是不买东西……因为一旦暴露了自己,也许自己就会被跟踪被查探,所有自己购买的东西,刷掉的卡都会成为情报。

整整一天,齐天林都没有接到任何电话,也没有任何比较特别的接触。

他甚至还专门到巨大的中央公园去慢跑,制造各种可以接近或者格杀自己的机会……

都没有人来找他。

于是齐天林就关掉电话,慢慢的走到一个偏僻的街区背后,掀开一个白天到处游走观察到的地下排水设置窨井盖,钻下去……

先在里面静静的待了半个小时,确定没有人跟踪自己,才打开一盏头灯,沿着黑漆漆的地下通道,步行了起码好几个街区,才换上衣服恢复那个白领的打扮,随意的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窨井盖又爬出来。

只是回去的时候,忍不住顺手把白天逛街看见的一些衣服首饰还有别的什么饰品化妆品都买了,分别写上TO玛若、柳子越、安妮、蒂雅一起就委托商场物流部直接发回法国公司去,苏珊自然知道分发。

最后给杰西卡和杰夫也买了点东西,才叫了辆出租车回酒店。

齐天林的右手其实一直握住手枪,谨防室内就是一群警察……

事实告诉他,没有那么险恶的状况……

历史悠久的五星级酒店就坐落在著名的纽约61街上,旁边就是号称最为奢华的商业街第五大道,杰夫正坐在夕阳斜照的阳光飘窗上玩,杰西卡有些调皮的把厚厚的羊绒毯铺在小子的周围,发现齐天林在观察,就笑:“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他会摔到,毕竟我也没有什么照顾小孩子的经验。”

齐天林也笑:“谢谢你的照顾……嗯,这能否算是今天的酬劳?”递上一个首饰盒,一对镶钻的大圈耳环,齐天林前两天就注意到,这姑娘或者说拉丁裔的姑娘都挺喜欢这种风格的耳环,都是小钻,不算贵,还不到一万美元,比起他今天给四位姑娘送回去的东西,简直价格不值一提。

杰西卡很有些惊喜的接过来:“要不是我们现在这么特别的关系和背景,我都要以为你在追求我了!”欣喜的在自己耳边比划一下,真的很喜欢,不扭捏的就收下了。

齐天林哈哈笑:“肯定不会,我太太会要了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