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75章 霹雳

第二百七十五章 霹雳

晚上夜幕降临以后,伪装的一家三口甚至有出门溜达一下的活动,齐天林觉得自己要是让这个姑娘关在酒店带孩子,就真有点绑架劫持的感觉了,所以适当的出来放放风走一走也是应该的。

杰西卡明显对纽约比他熟悉得多,特别是一起走在第五大道上的时候,简直是对这里的各种奢侈品商店如数家珍,给自己也立下了不少宏伟志向:“要是我出了名,挣了钱,一定要买这个……还要买这个!”

齐天林不予评价:“名利场可不是个好东西?”

杰西卡有自己的标准:“我尽量靠自己,虽然有点艰难……看这次能获得多大好处了,知名度是上去了,白天我可是看了一整天电视,自己也盘算好了,到时候,你把衣服稍微褴褛一点,头发给我弄乱,扔到某个警察局就好了……。”

齐天林抱着杰夫想笑:“被绑架的还提要求,您这真少见……”

傍晚时分的这一段,就当是放松,两人都需要稍微放松一下,杰西卡是心理上的,齐天林就是身体上的。

因为接下来连着两天,他几乎是从早到晚都开着手机在外面闲逛,甚至到了第四天,干脆就没有回去酒店,露宿街头,蜷在一张板条椅上当流浪汉。

这个死心眼的男人,就只想把那个魂牵梦绕的叛徒引出来,也许有些人会认为他这样的做法没有意义,但是对齐天林来说,自己活过来的第一个意义就是找到这个人。

当然随着他对事件的越来越了解,叛徒这个词已经在他的脑海里慢慢扩散开来……

一个叛徒导致了沙漠鹰的暴露最终团灭,那么作为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用得最顺手的雇佣军,这其中要是出现一个叛徒,有意无意的游走在边缘上破坏,是不是也可以导致美国花费巨资进行一个个计划被干扰,甚至被破坏呢?

在这之前,齐天林并没有仔细的想过自己在找到那个飘渺的叛徒以后该做什么,现在随着事件逐渐浮出水面,老鹰越来越跟叛徒画上了等号,PMRI公司也就是直接的幕后操作者,美国政府是这个事件的终极BOSS,齐天林似乎慢慢的给自己画出了一个轮廓……

既然老鹰可以在某个事件中充当叛徒,为美国或者别的什么国家扫清障碍,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充当一个叛徒呢?

对他来说,这根本就和他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不冲突,甚至在这之前,他几乎都是下意识的有意无意的在这么做,就算不能阻止什么,我也要给你添堵,而且还要利用这种带点双面间谍的意思,从

中牟利……

不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么?

只是反复的思量来去,自己唯一的弱点就在公司女人身上,如果没有这两点,凭借他现在的状况,简直可以在各个PMC出没的战场上像根搅屎棒一样,把事情一件件的搅黄!

做坏事真的比做好事简单太多,建设不易破坏太容易了……

黑夜里,齐天林真的在纽约长岛的布鲁克林区,随意的找了个开阔的公共地带,远处一帮嘻哈小子正在街头篮球场斗牛,他就这么靠在椅子上横躺,除了腰间背后的一支手枪,就是战锤战刃不离身了,手里拿着一罐运动饮料,眼睛没有焦点的看着那些少年,脑子里天南海北的这么思考着,颇有点悠闲的样子……

整整一晚上,除了偶尔有几个结伴的小子过来桀骜的打量一下他这个新来的流浪汉,被他随意的撩起T恤,露出手枪把,表示别来惹我,直到天边渐白,黎明到来,都没有任何人来找他,那部手机也一声不吭……

齐天林到附近一部自动售卖机接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这样的清晨还真的有些凉意,想了一晚的脑子终于清明起来,还是自己太急了!

眼瞅着事情就要告一段落,似乎美好的家庭生活已经在朝自己招手,于是自己就开始有些蠢蠢欲动,不再是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狙击手,回忆老鹰电话中表达的话,他从来都没有觉得他做了错事,他是在为他的公司,他的国家服务,那么同样,对齐天林,他尝试直接灭口失败以后,最聪明的做法就是销声匿迹,齐天林这么一个小小的雇佣兵,能奈他何?

只有电影中才会死缠烂打,结果把自己暴露得彻彻底底,然后被主角干掉,可老鹰是一只无论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还是尔虞我诈的谍战中都娴熟进退的飞禽,齐天林这种土包子,还真是拿他没有太多办法,何况他的背后还有美国政府以及各种机构在撑腰。

人家根本就应该没有把齐天林的追杀看在眼里……

深吸两口气,齐天林的反省一夜到此结束,修正自己的计划,重新开始新的征程……

扔了咖啡杯,但还是追求保险的到地下过一遍,才换上衣服回酒店。

穿着一身丝绸睡衣的杰西卡睡眼惺忪:“昨晚你没回来,等你太久了,没睡好……”前两天齐天林都是在套间外面的沙发上过夜,这姑娘对他的人品倒是越发相信,所以现在的睡衣胸前有两个凸起的小点点,也不是很在意。

齐天林没空欣赏这种美人卧床图,顺手抓了床边的衣服扔上床:“准备出发了,今天就越过边境,

嗯,我现在打算越过的是美加边境,有点调整。”

正在翻腾自己内衣的姑娘一下愣住:“加拿大?我……我只熟悉南方的媒体啊……而其偶尔这些天南方的电视台炒得更厉害一些。”

齐天林随口:“北方还不是可以也跟着热闹一下,我去收拾孩子的东西,你自己做你那些准备……”

结果这个准备一直持续到了车上。

两人出了酒店随意的招了一辆出租车就被指引到一个街区超市,齐天林抱着孩子,杰西卡提着东西,很快就偷了一部越野车出来,杰西卡就开始在后面折腾自己那些准备,先把头上的染色剂洗掉,然后又撕扯衣服,调整自己的打扮,搞得不亦乐乎。

齐天林就加紧开车,就不用到蒙大拿那边去越境了,还是那个道理,从美国往别国去,要容易得多,所以,他直接开车就去往五大湖景区,那个著名的景区有太多边境线的公路,很多地方就连当地人都会无意中穿越国境,只是加拿大那边查得很松。

所以当傍晚时分,奔波了一千公里左右,装着误入歧途的游客,就把车开进了五大湖地区的一条公路,齐天林熟练的再次换了一部加拿大牌照的车,他就算是持合法证件在加拿大的游客了,指指墙面的便利店和不远处的警局:“我把你放在那里?”便利店外面有个长条椅,貌似很适合杰西卡这样有点落魄的流浪打扮,但是她只要过去不到一百米,就可以在警局获得帮助,继而引发一场浩大的新闻报道了,至于怎么编故事,齐天林没兴趣询问。

杰西卡已经换上了她设计的被劫持装,整整一个路程都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在背台词,还是在酝酿情绪,这时候才从后座探头看看,嗯一声,又不说话了。

齐天林把车靠边,半回头,伸手抱过杰夫:“那……就再会了?感谢你这些天对杰夫的照料。”

杰西卡明显有些思索的表情,抬头:“你为什么过了国境反而摘掉了墨镜跟头巾?”

齐天林莫名其妙:“我当初就是从这边偷渡过去的。”

杰西卡皱眉:“那为什么会有报道说你可能是墨哥西偷渡过来的?”

齐天林承认:“那边我也去走了个来回的,下车时间到了……”

杰西卡点点头,叹口气:“你真是个神秘的人……”伸手去开车门,又顿了一下:“以后我们再没有交集了?”

齐天林心情好:“你这么漂亮,我太太知道了,一定会大为光火,所以还是没有交集的好。”

杰西卡脸上居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索菲亚公主

会在意我这样一个小主持人?”

齐天林就好像被晴天霹雳给劈中了一样,但是脸上不变色:“你说什么?”

杰西卡一把推开车门:“我现在才怕你会灭口了,哼哼,你戴上墨镜跟帽子,我终于想起来你是谁!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没少在电视里看见那个模样动作……影子骑士!哈哈!这几天我想了好久……只有这时才敢说!”然后似乎真的趴齐天林开枪,一溜烟猫着腰就跑了。

齐天林也不耽搁,一踩油门赶紧离开这个城镇,直奔自己之前越境的那个国家公园,取车倒是小事,关键是抓捕队还有几天才到,五个外逃分子中,有两个都在那边西海岸的温哥华,计划就是从西到东,一并拿下然后从欧洲转移过去的。

只是脑海里不免就有点翻腾,只凭半张脸,这些日子就把自己给认出来了?

虽然化妆的时候摸摸捏捏的却是很熟悉自己的脸了,但是这也许还是得算是一种特殊才能吧?

再不就是动作了,人总是有些习惯性动作不会改变的……

但应该不会误事吧?

齐天林对这样的美女貌似还真有点下不了手,看来家里有四个姑娘不是个偶然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