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76章 热浪

第二百七十六章 热浪

法律很严格,杰夫被放在一个儿童汽车座椅上固定住,而且只能坐在后座上,齐天林从后视镜里偶尔看看这个小子,还是红头发的小子也嘻嘻哈哈的看着他,满脸的笑意,丝毫没有被劫持的架势,齐天林自己也觉得凑巧,要不是得干一票多人绑架的活儿,可能带着这个小家伙离境还有点麻烦呢。

不过既然要偷渡出境,是不是就顺便去抓了那只小熊宝宝?

齐天林真的没有发现自己,实在是有些太过宠着蒂雅了,不过想干就干,反正也不是个多复杂的事情,当他把车开到国家公园,看见自己那部租来的车蒙上灰尘停在那里的时候,把一些东西转移过去,主要是儿童用品,就决定还真要去。

不过这个时候,就真觉得要是有个保姆就好了,所以只想念了那么一瞬间的杰保姆,就把主要精力放到眼前的攀爬中来,只是在他的胸前婴儿袋里,杰夫显然对户外远足感到格外的新鲜,依依呀呀的手舞足蹈,其实个子比熊宝宝还小。

毕竟已经走了一遍,还专门针对上次那个水流的关卡携带了长绳,反正抓到熊宝宝还要原路返回,所以路线设计就要考虑得多一些,稍微有点慢,在山头露营了一次,才上午接近跟熊妈妈斗法的树林。

齐天林还是把杰夫护在胸前,打开一支强力电筒就往山洞里钻,手中拿着一只在加拿大购买的电击器,他思量再三,还是觉得杀熊不是个什么好事儿,可带着个小孩儿跟熊妈妈打一架还要偷走一个宝宝,貌似有点困难,所以电击也许可以帮助自己。

可让他比较失望的是,山洞里面居然没有?!

难道随着天气进一步变冷,迁徙了?不太可能吧,对动物最多也就看看动物世界的齐天林觉得带着两个孩子还要迁徙总不太靠谱吧,何况熊好像还要冬眠的。

有点垂头丧气的出来,考虑今天是不是要在这里住一晚再走的时候,忽然发现远处的雪堆有点奇怪。

山间已经开始有些未能融化的雪迹了,针叶树林也干枯了不少,但是最冷的时候还没有到来,所以那边一块很大的高高雪堆就有点抢眼。

齐天林好奇的过去一看,才发现居然就是呼呼大睡的熊妈妈!

好端端的洞里不冬眠,打算就这么在雪堆里睡觉?

雪已经把这只大熊盖住了大半,也许就是它的存在才让这一片雪消融得没有这么快,齐天林不敢打搅,小心翼翼的在周围用树枝戳戳,果然在它的身侧靠着两只小熊!

也在酣睡,应该就是冬眠了。

齐天林好一番抉择,才随便抱了

一只就开跑,直到跑出去快一个山头才仔细打量满头冰渣子的小熊,依旧是那么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鼻孔有气儿……

所以接下来齐天林的驾驶生活又变得小心翼翼不要被警察逮住了,毕竟走私野生动物也不是什么小事儿。

不过冬眠中的熊宝宝就好像打了麻醉针一样,不闹不动,后来齐天林干脆把后备箱戳了几个眼透气,把小熊放在后面,免得自己心惊胆战破奥这小东西什么时候醒过来袭击旁边的杰夫。

小车逐渐接近温哥华,这是加拿大西海岸最大的城市,拥有超过二十万的华人,所以一个根本不懂外语的华国人也可以在这里过得很自在,加上加拿大意识形态跟法律的原因,成了外逃贪官最爱的地方。

不过从齐天林这种PMC的角度对这里更知道点消息就是所谓的黑帮……

赫赫有名的华人黑帮大圈仔的主要活动势力就在这个地方。

从齐天林的角度来说,他是瞧不起黑帮的,因为对于他这种一直都在枪弹横飞前线作战的雇佣兵来说,黑帮那些一两支枪,扣扣扳机主要是靠音量吓人的手脚,实在是差了太多级数,只是这个大圈帮因为传说是以前自卫反击战那几年从华国出来的狠角,比一般的黑帮心狠手辣许多。

不过那也是传说,齐天林并不在意,靠近城市就找了家酒店住进去等待抓捕队。

真是萨奇带的队,三个东欧人,外加亚亚跟另一个小黑人,五个人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就乘飞机过来了,面对这样的任务,实在是没有必要大张旗鼓的偷运什么武器,打主意就是过来有什么用什么。

齐天林跟他们在一家快餐店碰头开会,小熊依旧在路边小车后备箱里睡觉,六个男人带个红头发小孩儿的样子实在是有点诡异,萨奇看着齐天林这个样子也觉得好笑,伸手要过杰夫:“哪里是你这么抱孩子的……你们几个跟亚亚都分开坐远点,免得看着怪怪的。”打量他们的眼神是不少。

亚亚有些日子没有见齐天林了,嘿嘿嘿笑着舍不得走,齐天林也笑着叫他坐在自己身边:“我们仨也不奇怪……来说说这次的事情吧,温哥华就两个,但是看上去最难的两个都在这里。”

资料很全,五个外逃人员,有四个都有详细的近况资料,只有一个的地址是模糊的,就在温哥华附近。

其实外逃的生活不是想象中那么愉快的,背叛一个国家,不是拥有千万资产就可以让心安定下来,很多接收国家除非有特别能说服人的理由,一般不会给予所谓的政治避难待遇,毕竟还是要看有什么值得利用

的,就捧着一大堆钱来逃命,从国家层面来说,哪里稀罕了。

所以这些人大多分为两种,要么使劲的花钱,买豪宅好车,竭尽全力的消费自己用前途跟后半生换来的金钱,或者干脆就只住在高级酒店,因为酒店里面人来人往,似乎能够提供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要么就隐姓埋名的躲在大城市周围的小镇上,做个平平常常的社区居民,企图这样躲过似乎无所不在的窥视目光。

所以除了那个需要大概寻找一下的家伙,另一个就在住在温哥华唐人街最豪华的一家酒店,随时都处在热闹之中,一静一动,可以说就是两个极端,相比之下,资料当中居住在多伦多周围小镇有具体资料的另三个家伙就显得简单得多。

齐天林拿手指敲桌面上的资料:“反正先搞掉最难的两个,特别是这个比较飘渺的,就得拿时间来盯,万一耗时,我们就分出人手蹲在这里寻找,其他人去抓那三个。”

萨奇嘿嘿嘿:“追踪盯梢可是我的专项,苏珊跟我谈了,我建议这个业务就干脆交给我们业务二部,亚亚这边调几个黑小子给我,他们有种莫名其妙的野兽追踪感,跟我们的痕迹学搭配,很专业的,所以你就当是来玩票吧。”

齐天林翻翻白眼:“那就这样,我先带亚亚,去打探一下那个酒店的,你们负责找那个不定位的,先分头试试,算是找找这种业务的模式,还是要形成一个规矩的,以后那么多人呢。”

萨奇顿时有点搞业务竞争的感觉:“好!那就说定了……晚上再碰头,小孩儿给我带,你们去酒店不合适……”居然招招手就要走。

齐天林想想:“我这里有两支枪,你们带走,我估计在酒店里面用不上,你们在外面可能跟需要一些。”

萨奇不推脱,就在路边从齐天林的车上提过那个小包,和两个同伴带着一个小黑就走了,还有在他怀里给齐天林傻乎乎挥手的杰夫。

齐天林招呼亚亚跟自己走:“你那帮弟兄现在训练得怎么样?”刚才那个小黑,齐天林还是认得,就是当初跟亚亚一起到海边开车回去那个图安,现在俨然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亚亚嘿嘿嘿:“很严格,很苦,但是以后能少死人……”

齐天林满意,顺便问:“你会训练熊么?”

亚亚茫然:“熊是什么?木木的名字?”非洲大陆基本上是没这玩意儿的,可他的哥哥,却拥有这个绰号……

齐天林哈哈笑:“翻开后排座位你看看后备箱里面?”有些老款车的后排座位是可以跟后备箱连通的,亚亚敏捷翻过去看着那一团

棕色毛乎乎的小家伙,却突然有些泪流满面!

齐天林在后视镜里看见:“咋了?”

亚亚轻手轻脚的把小熊抱出来:“这就是您……赐予给木木的新生命么?”

正在开车的齐天林差点打了个趔趄:“这就是熊!我刚在那边抓的,打算送给蒂雅当宠物的。”

亚亚无所谓,破涕为笑:“也行也行……只要在我们的身边,能够陪伴着长大就行。”

齐天林看他一眼:“还想念哥哥么?”

亚亚轻轻摸过小熊的毛,摇摇头,不说话。

两人把车停在一家豪华酒店的门口,亚亚已经把小熊塞回去,手中拿起一粗几细的几根树枝,这就是他跟图安在开会时候做的事情,他们几乎从来不参加讨论,只是服从………

两人把车交给泊车的服务员,挺挺胸就走进去,迎接他们的是扑面而来的热浪!

在寒冷的加拿大冬天,显得格外和煦……

这里有一家规模不小的赌场,非常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