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80章 先后

第二百八十章 先后

齐天林本来还询问了一下萨奇,对在非战区搞这种枪杀行动有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萨奇这个老鼠摸摸胡子:“可能在欧洲不行,北美么,嘿嘿,我是塞族……反美的。”

齐天林好奇:“为什么呢?”塞族当年好像是被美国和北约阴得不轻,但是具体到士兵层面上,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格外的的憎恶感吧?

萨奇嘿嘿两声:“我们被美国人坑到了底……一开始我们的战斗力是占绝对优势的,对方被我们压制到了只有10%的地盘上,美国人没有直接参战,用空袭也没有把我们打垮,你猜他们用了个什么招儿?”

齐天林摇头:“特种兵渗透?”这可是在伊克拉以及阿汗富最行之有效的战术了。

萨奇呸一声:“他们只要敢把特种兵撒进去,我们就能一个个找出来杀掉!他们这帮狗娘养的,居然搞军事培训……”

齐天林见过阿汗富的军事培训:“这有什么稀奇?阿汗富跟伊克拉的安全部队现在也是他们在培训,战斗力那么差……”

萨奇有点愤愤不平:“那是因为他们故意不上心,这两个国家的战斗力培养好了对他们又没什么好处,说不定这些人转身就变成基地分子……况且我们那个时候,克族是被他们最好的那个什么PMC公司,叫什么来的,弗吉尼亚的那个小五角大楼!”

齐天林脑子一亮:“PMRI?”

萨奇拍大腿:“特么就这是这个狗娘养的公司!等我进了PMC公司才知道,这家公司完全不是那种带着士兵在场上打靶训练的培训啊,人家是从将军到团长,排长再到士兵,每个职位都有人成建制的培训!知道不?一派就是几百人的培训队,从上到下把克族那帮民兵从上到下捏合了一遍!”说到这里萨奇越发有点愤怒,解开衣领喝口水。

另一个他的同伴抬起头:“民兵?说民兵都高看了之前的克族武装,整整十万人,散乱得很,因为之前军队里面基本都是塞族,克族没多少军人,但是那么一打理,步炮协同完全就是美军的那一套,一个星期就把我们打得兵败如山倒!多少战友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全部都死在那一片了……”三十多四十岁的人,说起十六七年前的往事,还是唏嘘不已!

齐天林惊讶:“这么狠?”

萨奇摇头:“武器、培训、弹药什么都到位,我们怎么打得赢?所以这种手法用在种族之间,他们太熟练了,伊克拉和阿汗富没那么多反对民族,搞不起培训,他们才自己来,你看看利亚比,初期的反政府武

装是什么样?后来的战斗力怎么样?再看看现在的叙亚利……嘿嘿,就等着瞧吧!这该死的PMRI!就巴不得把我们巴尔干雄鹰打掉翅膀,变成他们的猎鹰……”

齐天林只知道PMRI擅长整体培训,没想到厉害到这个地步,拖了三年半死了二十多万人的波黑战争就这么被他们培训三个月,打仗半个月就搞定了!

有点咂舌,也对自己暗地里的对手有了一个更高的地位……

林高官明显不懂英语,看齐天林叽哩哇啦的跟三个欧洲人聊天,多半天都不问自己,终于有点坐不住:“你是华国人吧?”亚亚觉得齐天林没让他说话,就不许说话,站起来,顺手拿手里的一叠100元的加币钞票抽嘴巴:“闭嘴!”很响亮,也很爽……

齐天林其实是给大家姐确认了一下,那边就默许放弃对林高官的保护,反而派出几个人在酒店下面维护,免得被当地警方发现这件事,地头蛇嘛,战斗力也许不行,但是干这些事情是最顺手的,连萨奇他们下午没有找到的那个家伙都干脆把资料报给大家姐,希望这也是报酬的一部分,那边满口答应,说在温哥华的地面上,只要是华人,谁家养的猫生了崽儿,他们都能查出来!

所以作为交换,对越南帮的打击成为抓捕队的首要任务了。

那么先跟参战队员聊聊天了解思想动向,参战斗志才是齐天林关心的吧?所以侧头看看林高官:“你就等着被千刀万剐吧……”

林高官有对话就有气质:“哼哼……按照法律……”

齐天林不耐烦:“我们不按照法律来的……而且我们也不会马上把你弄回国或者交给华国的人……我们是雇佣兵,是来你身上榨油的,你就慢慢等着吧……”

萨奇看过资料,知道这个家伙有钱,看齐天林对话,还担心对方是抗拒不交代,主动请缨:“我有俩塞族的审讯专家,年纪有点大,快六十了,可手上的人命那是一串一串的,需要介绍过来不?”

齐天林只恨这家伙不会华语,不然这么一说,威吓力真不是一般啊,林高官的眼睛就定住,慢慢的争取变淡然,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齐天林不擅长威逼,招招手,亚亚就跟图安开始汇报打家劫舍的成果,这俩小黑人娴熟的就把整个豪华套房翻了个底儿朝天,把所有东西罗列在齐天林身边的**,一叠一叠的现金,还有十几张卡以及一大叠文件,还有几个电脑U盘,其他的行李就被堆在箱子里,亚亚肯定:“不会再有什么遗漏了,连箱子夹层我们都检查过了!”

萨奇笑眯眯的坐在

椅子上翘二郎腿:“我们怀疑他还是有什么存储的地方,因为他的证件都不在这里。”

现金其实不算多,十来万,比起他传说中的卷款金额不过是九牛一毛,齐天林却干脆的起身:“萨奇把人打个包,结实点,晚点我们把他带出去放在什么地方,这两天肯定要大动作,先等那个家伙归案,然后我们再打越南人,最后拿钱走人,这样既可以建立跟这个华人帮会的关系,以后一方面帮他们收钱铲人,又可以请他们帮我们找人,两全其美。”

萨奇跳起来点头,招呼自己那两个人干事儿,果然专业,根本就没有等到齐天林审问的林高官,在半个小时左右,就被萨奇他们用胶带绑成婴儿状,然后一个东欧大汉匆匆下楼,去超市买大皮箱,准备晚上就这么把个大活人装走。

齐天林蹲在林粽子的面前:“我根本就不会花时间来拷问你,我只会把你没吃没喝的绑成这样……”摸出一个廉价手机:“这东西没卡,但是有录音功能,一块绑在你嘴边,该交代什么交代什么,因为跟你废话还不如让你尝尝什么叫绝望,那个时候有一丝的希望你都会想抓住,也许可以换得什么。”顺手把那叠银行卡在林高官的眼前晃一晃:“这就是你拼了命跟前程换来的东西,如果不知道密码,我会用这些东西一片一片的在你活着的时候,塞进你的皮肤里面去缝好,陪你一起死,我并不在乎这些钱!”被绑得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孔的林高官呜呜想说什么,齐天林都懒得理。

然后就把手机丢他身上,吩咐萨奇:“装箱子的时候,多填点隔音的东西,把嘴打开,留下通气口,就不用管他了,死活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无论是政治牺牲品,还是什么逃犯,都有极强的心理防御力,齐天林可没那么多花巧心思来搞心理学讨论,就是战场上那一套直来直去的东西,直接摧毁对方的神智。

接下来就等着大圈提供消息了。

托林高官的福,这个高级套房连叫餐都是算在房费里面,几条汉子叫了一桌美味,坐在桌边大快朵颐,连杰夫都分到一份高级儿童餐,乐滋滋的坐在专用椅子上咿咿哇哇,齐天林看着小孩儿,刚才捆绑林高官的时候,杰夫看得是目不转睛,心里就恍惚觉得又一个小孩儿要被他们这帮杀胚带下水了。

消息很快,之前留在林高官身边的一个华裔男子拿了一个牛皮纸口袋过来,匆匆在门口递给亚亚就离开了。

越南帮原本是打算把大圈在外面三个话事人之一的大家姐给干掉,因为这个军人后代的女人才是现在大圈最强硬的人,这样另外两个一

个负责毒品交易,一个负责放高利贷的话事人自然就会服软……

但是两次攻击都没有得手,自然也会严密收缩防守,甚至不惜借助警方力量对自己的地盘进行保护,从下午就开始连续在自己的地盘上制造小型混乱,让警方调动了大量防暴警察跟市警。

加拿大的警察制度比较特殊,分为骑警、州警、市警,其实不是一个从高到低的三级警察制度,而是各地不尽相同,温哥华就基本以本地的警察局为主,现在已经获得骑警的支援,大规模的开始进入市区,开始三五成群的在街头执勤维护秩序,阻止华人黑帮的报复行为……

而大家姐第一时间就主动到警局坐班喝茶,一方面算是对下午发生事情录口供,一方面也是为也许即将到来的大场面避嫌。

齐天林看看越南帮的势力分布,看看两个正把林高官往箱子里面装的东欧人,就顺手把这张图表递给萨奇,他只关心另一张标明第二名外逃高官地址的地图。

今晚就一口气先擒人,后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