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81章 无穷

第二百八十一章 无穷

和大多数外逃官员不同,吴建中是技术型外逃,他在华国国内期货市场做总裁时候,既当裁判又当选手,自然是赚得钵满盆满,东窗事发就卷款潜逃留下一地的烂摊子。

所以和大多数之前是官员身份的外逃人员不同,从一开始钻空子做期货,吴建中就明白这是条迟早要翻的船,早早的就把老婆孩子送到加拿大来取得国籍,经营投资多个空壳公司,自己再过来投奔,很容易也获得了加拿大国籍,然后就辗转在西海岸一带,偶尔还会入境到美国,那边也置有房产,实行狡兔三窟的方式,已经八年了只是不能在美国长期居留,怕暴露。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建中心中的惴惴不但没有削弱,反而更加如一块石头压得越来越沉,因为时刻关注新闻媒体的他,已经看到加拿大最有名的外逃分子已经被引渡回国受审,表面上国内现在没有任何媒体还在提到他这个国营期货市场总裁,几个亿的外逃资金也不算很抢眼,但是几乎所有涉及到期货交易的回顾或者技术类文章都会提到他这个在政策不完善时期的典型代表,似乎表明,他做过的事情,永远都不会被忘记……

所以最近两年他搬家愈发的频繁,让他那个老婆不厌其烦……

正是这种频繁的搬家,才让大圈的人很容易就在一个下午时间就把他找到,因为吴建中已经尽可能的避免了居住在华人社区,可是夫妇俩都不熟悉英文的结果,让他找了家唐人街的搬家公司,是大圈控制的……

手机真的被调到录音状态,然后绑在林高官的嘴边,无论咽喉处紧裹的胶带,还是胸腔被死死绑在大腿上,都让林高官无法振臂高呼,只能对着嘴边的手机呐呐自语,萨奇有点新鲜的看齐天林:“你这种逼供方式很新奇嘛,有效么?”

齐天林笑:“不知道,试试看了……”他也是个有探索精神的人嘛。

两个东欧大汉拉着硬壳箱就下了楼,一个大圈的汉子在门口,给他们招来一辆九座面包车,一声不吭的递上钥匙就消失了。

萨奇三人带着箱子上这车,齐天林带着亚亚图安,抱着杰夫开他自己那部租来的大型皮卡车,在前面带路……

按照大圈提供的详细地址,直接到达吴建中的家门外,最后一段基本上就是无声的滑行过去。

这确实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中产阶级社区,车库位都只有一个,可齐天林却知道这个家伙在美国那边的地产却是豪华得很,虽然带出来的资金换成美元或者加币在北美也不算什么大富,可是这位跟其他外逃官员不同,这些年继续利用这些资金在期货市场上

很赚了些钱,最好笑的是,这个口口声声申请政治避难把华国形容成为邪恶专制国家的叛国分子,一直都看好华国经济,暴炒跟华国有关的项目,获利颇丰。

详细的资料截止半年前就没有了,所以这栋小平房应该是最近半年才搬过来的,留下一个东欧人看车跟在前面路边把风,其他四个人跟在齐天林身后悄无声息的往屋后走,半路又留下一个东欧人贴墙警戒。

因为这几乎成了习惯,北美小平房最好的突破口就在后面,最多有个栅栏,翻进去就是接着厨房的后门,有些只要打碎一块玻璃就可以进入了。

可是亚亚跟图安刚轻巧的翻过栅栏,一道低吼的身影就扑过来!

该死的居然在后院养了狗?

齐天林伸手挡住正用P226瞄准的萨奇:“他们能解决……”自己也拔出战刃,跟着翻过去……

确实能解决,亚亚依旧拿着一粗几细的木棍,下车就变身为弓箭,图安手里也有,只是他嘴里横叼了一把厨房的剔骨刀,坐在车上没事儿都用雪白的牙齿磕刀刃玩儿,现在吐出来反握在右手里,左手尽量的撑住狗头!四只狗爪已经在他身上乱抓,也就幸好是狗,如果是虎豹类的前爪,基本上就可以把图安开膛破肚了……

小黑人不惊慌,左手就跟钳子似的扣住这条黑背大狼狗的咽喉,使劲的上举,右手的剔骨刀就这么反手一拉!

亚亚再抵近了嘣的一声,一根木箭就从狼狗的耳部钉进去!

呜咽一声就倒下了……

齐天林都不看的,快速贴近后门,惊讶的发现这边居然在后门装了一个不锈钢栅栏门!

和国内大多数平民家庭都喜欢装防盗门窗网不同,加拿大的盗窃案发案率还是比较低,大多数北美地区的社区都不怎么装这个玩意儿,看来这里还真是华国来的人?没有安全感的典型表现。

齐天林就直接用战刃切不锈钢,好早他就觉得有了战刃,自己似乎就可以做这种偷鸡摸狗的活儿,现在看来,还真是趁手……

轻易的就开了门,黑暗中萨奇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开的,只是谨慎的持枪跟在他背后,齐天林打开一只强光手电,就开始悄声进入……

解决了狼狗的亚亚跟图安也跟在萨奇的身后进来,然后快速的越过他,在齐天林的身后两侧,四个人飞快的形成一个菱形,小黑们现在在基地的训练不是白费的,他们天生的战斗基因加上十多年的山野磨练,现在再调教一下现代战斗技巧,战斗力真的不可小视。

这俩小黑都是光脚进屋的,一点声音

都没有,加上全身黑,就完全融进黑暗中,齐天林的运动鞋反而都有些细微的声音……

狼狗处理得很快,那条狗真是只咬不叫的典型,现在屋内没有被惊动到,齐天林对楼上指指,亚亚跟图安就无声的窜了上去……

然后齐天林刚在客厅里面看见一个秃顶中老年人坐在电视机前看华文节目,就听见楼上有小声的惊呼戛然而止!

老男人听见了,神经质的一下跳起来,右手就抓过沙发边的一支双管猎枪,手都摸到枪管了,却怎么也拽不动!

萨奇估摸着地方打开灯,齐天林一只手抓住猎枪枪托,另一头被老男人使劲的一拽一拽,有些机械的一拽一拽,似乎这根救命稻草怎么都舍不得放开。

齐天林熟练的伸手按动机簧,掰开猎枪枪身,两粒12号猎鹿弹就掉下来:“东西玩儿得不熟,会不小心伤到自己的,是吴建中么?”

老男人不做声,楼上的动静却有些大,中间还夹杂着女人的声音,但是都立刻被捂住了,支支吾吾的声音很让人遐想,老男人终于有些变色,跳起来:“祸不及妻儿,我就是吴建中,一人做事一人当!”

齐天林扑哧一声就笑起来:“你这是哪门子的规矩,不利于你的时候就要这些规矩,捞得顺手时候什么规矩都不要,省省吧……”顺手把手里的猎枪枪托放开,战刃也插回刀鞘。

也许是看到他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吴建中抓着猎枪枪管就砸过来,有点疯狂的想冲向楼梯,被齐天林左手往外一翻就抓住枪身,右手握拳,没有任何花巧的一拳,结结实实砸在吴建中的左下颚上,一声闷哼就捧住自己的下颌骨摇摇摆摆的要昏倒了!

可楼上的动静还在,几乎是强撑着,这个老男人又徒劳的往齐天林这边冲,齐天林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还是这么一拳,这次就稍微高点,打在颧骨上,一下就把男人打在沙发上,除了能哼哼呼痛,连站起来的力量似乎都没有了,昏得很……

齐天林满口的嘲讽:“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悲壮,很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想过你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没?”

吴建中艰难的翻身,双眼中的怨毒愤恨是毫不掩饰,搞得齐天林就好像是个打搅了人家平静生活的恶魔……

楼上的动静终于小下来,然后就看见亚亚跟图安一人拖一个,用床单这么随意的捆绑着两个女人下来,一点惜香怜玉都没有,直接这么在楼梯上一级一级的磕着下来!就跟刚在荒漠上抓了只羚羊一样拖回来。

齐天林跟萨奇都对他们这种原始做法有点

傻眼,一般来说,面对女人还是会稍微礼貌一点,可能在他们眼里觉得太丑就不需要?小黑的世界外人是难以揣摩的。

其实母女俩都还不错啦,女儿也有二十来岁的样子了,长年养尊处优的生活,都白白胖胖,穿着睡衣有些破烂,刚才肯定还是撕扯了一番,毕竟女人疯起来也是蛮有潜力的,只是现在被撕烂的被单绑住,嘴也塞住,满脸惊恐的看着屋里这几个男人。

齐天林对萨奇招招手:“把几个箱子都拿进来,顺便把那一箱也打开透个气……”

萨奇点点头就从前门出去了,没多一会儿,另一个东欧人就跟他一起,又提进来几个箱子,齐天林先打开林高官那一个,不顾那张嘴似乎急着想说什么,转头拉给吴建中看:“认得么?”

用肚脐眼都能想到,这个被绑得跟粽子一般的造型,加上旁边打开的三口空箱子,这一定就是自己一家三口等会儿的造型,吴建中的表情终于开始有些惊恐,看向齐天林的眼神有些哆嗦,但真的不认识,国家那么大,到处都是贪官,哪里认得完。

齐天林真的就跟个山大王一样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就在吴建中的旁边:“待会儿我们还要去杀人……现在就没有时间跟你废话了,十分钟,你把你能收集到的所有财产证明以及文书,信用卡还有密码等等等全部列在这张茶几上,那么等我们杀完人回来,你们就可不用保持这个粽子样,不然我们回来自己找到任何财产隐藏的,就跟他一样,找到一块钱加一分钟,无限期保持下去,直到发疯为止……赶紧!”

老男人几乎是在有些筛糠的状态下,被亚亚跟图安押着去找所有财产了。

所以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

林高官现在被绑得已经奄奄一息了……

没所谓,人的求生欲望也是无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