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82章 搜寻

第二百八十二章 搜寻

等吴建中稍微镇定一点拿着东西下楼来,就发现自己的妻女已经被熟练的绑成了粽子,正用无限哀求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求他赶紧让她们摆脱这种状态。

齐天林看看手表,才夜间不到十点,就开始慢条斯理的查看眼前的整整一文件箱物品,那个东欧人又开始捆绑吴建中,口中还念念有词:“这种纸基银胶带太贵了,下次还是用黄色塑料胶带好了,每次都跟裹木乃伊似的,一个人三卷,我还是批发一箱好了,能控制成本一些,对不对?萨奇……”

萨奇深以为然,开源节流乃是抓生产促效益的不二法门,站在门边,不时透过门口的窗帘缝隙观察外面放风那个家伙,还通过手里的集群电话关心杰夫:“你能不能把那只熊稍微离孩子远点,我知道是在冬眠,万一醒过来呢,车厢里面可是开了空调的……”北美这种短距离可以充当步话机使用,远距离就利用手机网络覆盖的集群电话很流行,萨奇熟悉这个,飞机一落地就每人买了个这玩意儿,连齐天林都有,毕竟无线电管制很严格,要是为了方便工作带些步话机被发现,因小失大就不划算了。

捆绑完粽子的东欧人汇报:“楼上我看见有个婴儿房,要不,我们先把孩子放在那里?”

齐天林打量一下那个貌似还没出嫁的吴家女儿,想想点头:“也行……不然总觉得有点碍事。”原来他们是打算反正要留人在外面把风,就把杰夫放在车上放好了,现在实在是觉得让个两岁的孩子跟着去血海漂泊,太不人道了,而且这里晚上估计是没什么人来的。

草草的看完箱子里关于五处房产,六部车,以及各种银行账户,期货账户,总价值还增值了不少,真是个生财有道的业务好手,顿了一下,就把银行账户跟期货账户分开,各自装了一个信封,把期货的资料全部放进自己的小背包里。点点头,吴家三口就被装进箱子里面封起来,四个箱子全部利用滑轮拖到楼梯下的储藏间里。

放好杰夫,他们就开了吴建中车库里面的一部皮卡车出门干活儿了。

还是谨慎一点好,大圈提供给他们的那辆面包车被藏在车库里。

没有进入唐人街,就在附近的一个地方,齐天林刚把车停好,放下车窗,一个华裔年轻人过来确认一下他,回头招招手,一个黑色的大包就被人提到车斗里,有点重,双手上举那个小伙子还有点吃力。

随着皮卡车开动,亚亚就拉开大包查看,全都是黑亮亮的AK47,五支,十多个弹匣,还有几枚手雷外加几支五四式手枪。

不过这一帮子都是对AK特别熟悉的,无论原来就属于华约组织的东欧军人,还是只有AK才能在非洲艰难生存的小黑们,而华国也就更不用说了。

可等大约到了地方,齐天林却摇头:“你们仨在街对面警戒,尽量不要开枪,现在整个城市的警察神经都是绷着的,亚亚图安跟着我过去就是了……”所有的枪械都没有消声器,确实不太适合在这样的大城市里面搞屠杀,突突突的声音只要一响起来,大把的警察就会蜂拥而至,把自己围得水泄不通,齐天林可真不想跟任何政府正面对抗。

萨奇明白道理,点点头:“那你们小心……”三个人就端着步枪下车散开。

这是一个温哥华东区的街道,算是越南人聚集比较多一点的地区,面包车避开大道直接开到背后的社区中间,最后停在一个背街巷中,能够看见十多米外明亮的大街上,头戴头盔手持盾牌的警察三三两两的在街头执勤,还有一些骑警也在街面上慢悠悠的溜达,一些越南人嬉笑着在街头跟过往的警察打招呼:“我们也是纳税人,谢谢你们对我们守法市民的保护……”

“不过你们有空还是去好好收拾那些CHINK!”

齐天林都好久没有听过这个对华国人带有很大侮辱性的称呼了,就好比对着黑人叫黑鬼一样……禁不住有些翻白眼,还好自己习惯用动作解决问题,而不是用口。

远远的距离带着两个小黑,大摇大摆的走上街道,亚亚跟图安还有点嘻哈的打扮,因为都最多拿了点树枝条,所以警察根本没有注意两个黑人,反而是亚洲面孔的齐天林被盯了一下,但是就一个人,也无所谓,在他们眼里华国人跟越南人看上去也差不多……

一钻进对面的街道,周围无论文字还是听见的声音,都有很多越南风味了,三人有些慢悠悠好像游客一样顺着街道,逐渐接近那栋大圈指定的四层小楼……

其实这是一个针对双方的问题,在警方大肆防备大圈报复的时候,越南帮也被多次突入室内搜查,所以越南帮也没有在自己的总部囤积什么枪支弹药,要是有武器不是就给警察落了口实么。但是这边就聚集了很多人,帮派里面只要拿得出手,经得起查验的帮众,尽量都到总部来凑热闹,甚至还从整个温哥华大区,周边的卫星城镇都调集了很多人,希望能够体现出一个团结的气质,争取一次性抗击大圈成功,要从气势上压倒华国人。

所以在一楼的大厅里面,聚集了上百人,热火朝天的在举行一个所谓什么团拜会,类似茶话会的样子,就是用大量的人数集会来壮胆,二楼才是

今天白天参加过枪击行动的打手们在聚餐喝酒,三楼四楼就是一些高层人士在商讨聚会了。

齐天林有详细的分布图纸,但是确实没想到里面居然有这么多人,玻璃门大开着,两边的玻璃幕墙上也能看见里面的人,甚至还有两个警察就干脆站在小街对面,监视着这个集会的具体状况……

只能继续装着游客这么走过这栋楼,毕竟这也算是做业务,要是直接这么扔颗手雷进去估计也符合大圈的要求,可那不就是显不出国际雇佣兵的水平了么,要做就得做个让人家大圈觉得以后后值得上门求救的活儿来看!

所以前行两栋楼就若无其事的上了楼,两个小黑根本不问为什么就是两三米的距离跟在他背后,进电梯直上楼顶,然后找到天台门,直接弄断上去,在八九层楼的高点这么一看,周围警方并没有设立什么高点观察哨,也许针对这些外强中干的黑帮分子,警方也就是在街面上做出姿态就能够抑制他们的活动了。

越南帮的楼顶也没有什么动静,齐天林决定了潜入计划,直接就解开三人手腕上的伞绳,凑成六七米长的双股绳,然后他自己打头,提着战刃一跃而过四五米的两栋楼,落到对面的楼顶,亚亚再抓住绳头缠住自己的手腕,奋力一跃,齐天林在空中把他拉过来,图安如法炮制……

然后从这栋楼开始下去,下到五楼左右,直接破开一间公寓,不顾里面正在颠龙倒凤的一双亚裔男女,娴熟的就捆绑塞上嘴,用被单裹起来扔到卫生间,就从窗户又一跃而过落到越南帮的楼顶,借助战刃的轻飘,无声无息,回头亚亚跟图安再这么跃出窗台被齐天林拉过来,这两位脱了鞋赤着脚更没声音,三人就这么切开天台门锁开始下楼。

资料里面有大概提到里面的格局和分布,齐天林走下楼梯拐角,就看见四个穿着西装的越南人站在楼道口把守,虽然背对天台这边,但也还算有防守的态势……

齐天林慢慢的伸出双手,右手虽然握着战刃,却也跟左手一样伸出食指,给自己身后的两个小黑各指示了一个人,然后收回在自己的脖子上指示了一下攻击位,回头左右一看,两人都在给他点头,慢慢的拉起手中的弓……

距离其实只有六七米,对于小黑来说,这是个百发百中的范围,反而是齐天林,轻轻的在楼梯台阶上一踮就飞跃出去……

就跟跳水一样,这滑行的一段距离还是有风声,只是对方还没有来得及转头,左右两名西装男,就被手指粗的箭矢直接穿透颈部,而齐天林右手的战刃狠狠的扎进右二的颈项中,然后放开刀刃,双手扣

住左二西装男的下巴跟脖子这么一拧!

直接弄断了颈椎和气管,说起来这个才是最先死的……

亚亚跟图安跟着就扑下来,一人一个抱住被箭射穿脖子的家伙,死死的摁在地面,防止对方挣扎出声响,而那个被战刃几乎割断了脖子的家伙,更是被齐天林顺手拉过手中的尸体压住,拔出战刃,做个防守的手势,自己就沿着走道进去!

亚亚跟图安居然就用四具尸体简单的搭建一个面对楼梯的工事,在对方身上怎么都没有找到枪支,就拔出血红的箭支,以及自己的各两支黑星手枪,防备下方……

四楼属于高级头目的地方,是左右两边酒店客房的形式分布办公室跟住宿客房,齐天林就老实不客气的从第一间开始直接无声的破门而入……

不知道是他的幸运还是对方的幸运,因为来自各个周边城市的帮会成员都来了,所以几乎所有的总部人员都下去迎接安排指挥,只有一间财务室,还有两个人在忙碌,齐天林一进去,直接就放倒了背对他的一个女性,剩下那个男的却下意识的准备拉抽屉,被齐天林扑上去就是一刀,割开咽喉,接住身体放倒,打开抽屉,一支手枪藏在一大叠的报表下面!

看看满屋的报表,齐天林就索性查看一下,果然在男性背后找到一个保险柜,娴熟的找到保险柜旁边的电源线切断,防止任何形式的报警器鸣叫,然后才切开保险柜,看到一叠叠钞票,立刻就转变为窃贼,找了个塑料袋统统装上,然后顺手把对方所有的报表文件纸质类东西都堆在一起,才把钞票袋放在门口,继续自己的搜寻行动……

八间房屋,一共只发现七个人,有两个男的密谈,还有一处是两女一男,观摩了一下忙碌的原始活动,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时候才出手,最后接近走道尽头的所谓BOSS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