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83章 长啸

第二百八十三章 长啸

如果说之前齐天林在整个四楼杀掉了不到十条人命,还秉承雇佣兵的传统,你给钱我做事,不问事情对错,当他打开这扇走道尽头的双开门,顿时浑身如同血在烧……

一种发自内心的战栗感从脚底往上冲,一直想要冲出他的脑门心来!

右手中的战刃,那轻薄的刃尖似乎都在不停的颤抖……

这个双开门其实是开在整层楼的中间部分,等于说这个越南帮老大的办公室就占了半层楼,齐天林轻手轻脚的切开门锁,无声的推开一道门缝,里面就泄露出一丝光来,他以为里面在开会或者干嘛,立刻停住手脚侧耳倾听,没有任何声音,顺着门缝看过去,却是一组射灯的光芒,再推开一点,原来是在进门的地方就树立着一幅竹编的屏风,几盏射灯这么照射在屏风上,让这里的光亮特别强,也让每一个走进来的人,不由自主的就会把视线集中在屏风上……

一面充满战功的屏风!

十六顶华国80式钢盔!

有完好无损漆面光亮的,有被子弹打穿,也有炸裂,但更多都是锈迹斑斑凹凸不平百般摧残的!

可无一例外都在上面用白漆写上了时间!

是这些头盔原来的佩戴者失去它们的时候么?

也是这么佩戴者失去自己年轻生命的时候么?

在十六顶头盔的中间,赫然就是一柄黄铜手柄的匕首,正是八十年代做工粗糙的那种,上面歪歪扭扭的手工阴刻了自卫两个字!中间还用一颗五星来分开……

匕首直接插在屏风中心竹筒上,钉住的是一张虎头臂章!

上面没有任何华文,只有一个编号,3-22……

别人也许不认识,齐天林认识啊!

这个十年前就服役于西南边陲军中的汉子,当然认得这是那场战争中赫赫有名的猛虎侦察大队队标……他的团长,无数次骄傲的宣称他为猛虎大队当过陪练!

这些也许是用来彰显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战功的东西,几乎瞬间就点燃了齐天林内心那种暴戾的因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海中似乎一片空灵,一片清明,又似乎闪过无数张黑白照片的面孔,那都是他们那个部队失踪的前辈……

好吧……那就让自己用这些残余分子的鲜血来祭奠这屏风上的英灵吧……

左手缓缓的抽出战锤提在手中,右手的战刃依旧在手,原本有些轻手轻脚的试探动作,现在挺起了腰,昂首阔

步的直接绕过屏风走进去……

齐天林怎么会在这么多双英灵的眼睛下偷偷摸摸?

真是羞煞人也……

出乎他的意料,背后宽大的办公室空间里面空无一人,几张皮沙发和大班台上都放满了各种文件夹,显然在不久之前还开过什么会议,然后在办公室的侧面能看见栏杆,似乎有可以下楼的楼梯?

另一侧就是几扇门,齐天林虽然没有什么白领工作的经验,也没有少在各种VIP护卫工作中稍微见识一下老板的办公室,这些休息室或者小型洽谈室都是很常见的,甚至直接就是一套住房或者卧室。

直接推开门,都没有人……

展展眉,踩着厚厚的地毯刚走到楼梯栏杆处,就听见下面传来慷慨激昂的声音,混迹在金三角的时候,齐天林就只能勉强听懂一点越语,现在更是听不太明白,但是从下面的阵阵掌声和回应声不难判断大概的内容和人数……

楼梯侧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两幅装饰画,玻璃镶嵌的镜框,被齐天林利用上面反射的影子,立刻看清了下面大概的格局,两排座椅在两侧,中间摆了两把椅子,这个梯子在侧面,中间首座只坐了一个人,正在挥手讲话,听声音起码六十岁……

难道是个曾经参加过那场战争的人?

齐天林嘴角有点哂笑:“很得意么……运气不好遇见我了……”把自己身上的东西稍微清理一下,想了一下,回头去拔下那柄黄铜手柄的匕首,摘下那张黑白的臂章,小心的放进自己的胸前衣兜,再把匕首插进战刃本来的刀鞘里,就这么施施然的顺着楼梯走下去了!

因为楼梯在侧面,他这么走下,有一边的人突然就先发现了他,上身暗绿色冲锋衣,下身一条牛仔裤的齐天林显得是那么诡异,不声不响就从上面这样出现,真的是让这里轰然一下就闹将起来,那些背对他的一排高背座位更是只见对面惊慌的眼神,不知背后发生了什么,简直有些狼狈的跳开,有两个甚至还是驴打滚!

齐天林简直有些哈哈大笑……

他这一笑,对方好像还回了点魂,喝骂着就开始靠上来,一部分脑子灵活点的,就随手从旁边的兵器架上抓东西……

这是三分之一层,就好像一个聚义厅一样的场地,是用带有亚洲风格的大开门整个跟其他地方分隔开来,外面似乎是一个大厅或者什么,没有开灯,就这个空间亮着灯……

在北美,大多数亚洲黑帮都是以开武馆,道馆作为一个合法聚集的场所,这里也不例外,左右两排椅子边,靠墙就有两副兵器架,齐天

林随意的这么一看,还真跟国内古时候武馆的差不多,只是那种青面獠牙盾牌在这里变成了藤牌而已,他其实是就算下面的人带枪,今天也要硬碰硬的打杀一场,没想到对方这些人最多也就是抓起那些冷兵器,开始围过来!

也有人在开始摸电话,但似乎这里十多个人都是头头,没有谁跑出去喊,也许觉得对付一个人没有问题,只是通过电话似乎在招呼人……

那就不等了!

齐天林朝着首座上面就开始快步前行……

步子越走越快,步伐也越迈越大,只是双手的锤刃都不曾挥动,全凭他自己的力量在奔行!

擒贼先擒王,何况这个老不死才应该最有仇恨感的东西!

首座上坐着一个六十多岁,鹤发长须的老者,看上去似乎很有点仙风道骨的气势,站起身,也确实是见过风浪,狠狠的把手中的茶杯这么一砸,高呼一声……无外乎就是给我上之类的。

要不是在提气前冲,齐天林真想仰天哈哈大笑几声,这些什么东西都在照搬华国的,十八般武器,高背雕花大椅,就连这所谓聚义堂的格局,最后还要也这么来砸杯为号,老子倒是要看看有没有五百刀斧手了!

他的动作却是有些快,兵器架是靠着大门那边,就还没来得及过来,这些黑帮分子倒也悍勇,最近的三四个抓起椅子就挥舞着砸过来,齐天林根本就不让,直接迎上去,手中战锤这么忽的挥动砸上去,一股巨大的力量,简直就是把那个沉重的雕花大椅嘭的一下蹦炸开!

没等舞动椅子这个瘦小精干的汉子眯上躲避木屑的眼睁开,冰冷的战刃已经轻巧的划过他的咽喉……

齐天林这会儿是真的有点含恨出手,那削铁如泥的刀刃就那么反手一拉,就从气管切开,刃尖只是轻轻在动脉上碰了一下,颈部的胸锁乳突肌和颈阔肌就齐刷刷的被切断,现在齐天林越发对战刃用得娴熟,几乎能感知那薄薄的刀刃已经触碰到颈椎骨,再一加劲,直接把骨头削断……

话说是这么多字,动作只有那么一下……那个头就无力的往后耷拉下去,只有后颈窝还有一点皮肉连着,但是陡然展开的人体断颈和手中还握着的椅子残片就这么轰然倒下,血才开始一个劲的往外倒!

混黑帮的,都不是善茬,见血是家常便饭,更别说这其中还有很多有军人背景,但可怖到这种地步,还是一下就有点镇住人,似乎有那么一瞬间,都楞了一下……

齐天林不楞,步子都没停,直接一锤击打在另一侧一个也举着椅子的人头上!

战锤是

从上到下这么劈砸下来的,从炸开椅子到劈开对方的头骨,就那么零点零几秒的时间……

噗的一声闷响,跟砸开一颗西瓜差不多,还得比较生的那种青瓜!

右手的战刃,和左手的战锤,似乎有种扭曲感,但是对现在愈发熟悉这两件家伙的齐天林来说,似乎这种扭曲让他愈发的愤怒,愈发的想去挣脱,变相的有一种狂暴的气息在他的身上蔓延飙升!

一共就十来个人,五六个去抓兵器的,三四个不知所措的,两三个迎上来的,齐天林浑身是劲的连杀几人,带着一身的红白血腥加骨头沫,横着就是这么一下朝着这老人家砸过去!

他不砸头,就这么一锤,就把这老头砸得胸腔内陷,估计是胸骨多处骨折了,齐天林不管他听不听得懂华语,反手拔出那柄黄铜匕首,嘡的一下,就穿透对方的手臂肘窝处,直接牢牢的钉在首座旁边的花梨木大茶几上,口中很有点阴测测:“老子不杀你,让你看看猛虎团的人是怎么杀掉你这些徒子徒孙的!”

带着这个老头满眼的骇然和尖声疼呼,齐天林转身就迎着那些手持兵器的家伙冲上去,奥塔尔那种好久没有跟冷兵器对决的爽快感简直让齐天林想长啸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