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84章 钉

第二百八十四章 钉

还是有人从下面被呼叫上来的,不多,因为上面都是老大,二楼是最狠辣的一批人,电话里面也只是说来几个把人带走,因为老大们满以为十多个对一个怎么都能重作冯妇,抓住齐天林的!

所以匆匆忙忙的几个脚步声跑上来,几乎就是在提醒亚亚跟图安,齐天林那边也许被发现了……

要论到忠心,这帮普勒图族的小黑,才是对齐天林无限忠诚的,这种忠诚来自于他们对信用的淳朴认识,来自于对齐天林信守承诺的对等交换,也来自于对齐天林那种传说神奇力量的崇拜,所以在这个时刻,两个小黑对看一眼,不由得就往下挪了几步……

看见三个身材瘦小的精干汉子跑上楼,就推开大门往里跑,门都没有关……

两个小黑看看后面没人,就轻脚轻手的跟在后面,也进去了……

这是一个硕大的办公室区域,齐胸高的隔断在白天上班时间,一定有不少来来往往的白领,处理整个越南帮明面上的各种生意和事情,可是现在么,借助那边隔断大门的余光,就没有开灯,所以这边对小黑来说,也就是跟灌木丛一样的作用了……

两人简直是如鱼得水的冲进了隔断中,很快就从另一边包抄到了三个匆忙脚步的汉子侧面。

耳中已经能听见那一排隔断大门里面的喝骂打杀声,这三个人有点惊慌,其中一个掏出步话机,一个掏出手机,似乎都准备呼叫别的人手……

没有听见齐天林的声音,但是眼前的状况不能再增加人了,两个小黑突然从办公区域的地毯跳上桌面,轻巧的在满是文件夹和报表以及电脑键盘的桌面上熟练的半蹲,双手伸直,平握木弓,快速放箭!

还是那种高速的搭箭放箭,就跟连珠箭似的……

俩小王八蛋还有点比试的小心思,亚亚一直都是族里现在最厉害的猎手,图安看他离开了一年多,不知道他有退步没,所以两人动作那叫一个快!

各自放倒一个打电话和那个拿步话机的,这种分配协调的活儿根本就不要什么交流,长年的各种打猎活动已经让他们太过熟悉,谁是什么站位就应该袭击哪个位置,已经成为他们与生俱来的本能了……

就跟特警长期练习各种CQB战斗技巧一样,可那不过是一份工作,对于小黑们来说,错了,也许就会有族人没的吃,所以……容不得出错!

都是两支箭,先后扎在十米内距离人体的脖子上!第三个人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被两个小子争先恐后的又是各两支箭钉在脖子上!

都没地儿落脚了都!

真是烦死人……

两人还跳过来检查落点,拔箭支,还要分个高下……

总之就是消无声息的就把外面来的人解决掉了!

里面的人也来不及喊了……

真的好难得,因为外面到处都是警察,才会在这样一群黑帮中间没有枪支,而齐天林也是因为亚裔面孔,刚才穿过街道,未免被搜身,又自恃浑身是胆,刚才在财务间看见一支手枪都没有拿。

于是在二十一世纪,居然还真的有这样一场纯粹的冷兵器打斗!

这些能在温哥华越南帮坐到老大位置的黑帮分子可不是什么善茬,基本上越南的黑帮人员都有在军方或者公安服役的背景,阴毒狠辣是很多人对越南帮的共识,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国家的人,无论男女无论是从奠边府对法战役还是美国越战,又或者是跟邻国的交战,一直都在打仗,悍勇狡诈的特性多少年积淀下来,那是非常有特点的。

既然已经呼叫了外面,现在又死了几个人,瓢把子也被钉在了桌面上,真是个不死不休的场面,抓了兵器,一窝蜂的就上来了!

有长有短,长的无非就是矛和棍,因为别的什么高级钺戟之类的没个十年八年的功底不会用,何况这种兵器放在架子上多半就是摆设,只有长枪跟白眉棍,那是几乎人人都能乱用的……

短的就独特了,除了最常见的唐刀,还有一种折铁刀,就是西瓜刀似的,但是有圈形护手,护手上还有万字型的卡扣,可以把对方的兵器绞掉,这是一种在南方洪门很喜欢用的短刀,众多香港古装片里面也很喜欢用这玩意儿,所以一手刀一手藤牌的一个家伙冲在了最前面,后面还有个经验丰富的叫喊并肩子上,别落了单,不过齐天林听不懂!

他也不需要听懂,一力降十会,再来一利破十坚!

战锤略长,首先就一下招呼到藤牌上,这位本来的打算可是先挡住,再来个撩刀,从下往上撩,不可谓不阴毒,可就这么一锤,藤牌是没碎,却把整个力量直接传递到后面,小臂带动上臂,顿时肩部脱臼,前臂也眼看着骨折,然后齐天林的另一只手就挥舞过来,齐刷刷的就劈开了藤牌在这位的胸口上这么一划拉,得,您也不用关心伤势了,直接给破了心脏!

跟上再是一脚就把尸体踢起来,带着飞溅四散的血迹摔向后面的长枪,齐天林借着这么一闪神,扑上去就是一刀长枪变了短棍,脑袋被战锤直接砸进胸腔里!

这种打斗真的是一边倒,奥塔尔是谁,北非大陆那么多勇士,他是杠杠的第

一把交椅,这个专一擅长冷兵器肉搏的人形核武器都还只有一把锤呢……

带着一身还在滴嗒的血迹,脸上飞溅着碎肉跟红白斑点,齐天林从最后一具尸体上面抬起战锤,随手在对方的衣物上擦拭几下,转头朝那个还在挣扎的瓢把子走过去,这个时候,也许这位破瓢把子就要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装13选用最名贵的花梨木茶几了,这种木料那么重,要是做个三合板的可不拉着就跑?

齐天林容不得他跑了,几步就走过来,顺手在他身上又擦拭了一下战刃跟战锤,这种类似要用刑的动作终于让这个老人凝固下来,双眼怒睁的看着齐天林!

把武器放在桌上的齐天林无辜:“我就是个过路的,人家大圈花钱请我而已……可你又有那场战争的背景,反正你也听不懂,送你个五马分尸还是千刀万剐呢?”

老人居然用纯正的华语开口:“你究竟是什么!”

有语言就好沟通嘛,齐天林居然露出点笑容,可看在对方眼里就是万分戏谑的冷笑啊:“你……你究竟要干什么?”

齐天林收敛笑容:“我是曾经是一名华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这样的回答可以解释今天的行为么?”

老人应该还是有必死的觉悟,没有什么乞求和惊恐的表情,一脸的凶悍:“老子这一辈子是值了,无论华国兵还是华国女人……”

齐天林听不得这个,伸手噌的一下拔起那把老头子怎么都拔不出来的黄铜匕首,在对方的痛喝声中,直接一手按住对方的头,一手就把匕首从张开的口腔一下又钉在桌面!

其实老头子这两刀都有点惨……

第一刀在手肘内侧穿透,没有伤到动脉,就没有大出血,只是痛……

这一刀就更惨,口腔后面并没有什么大型的血管,只有无数的神经……所以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就是疼……就好像一只被钉在血板上的黄鳝一般,除了挣扎,连叫都叫不出来,因为声带也被钉住了……

齐天林凑到他耳边:“如果你不说刚才这句话,我就杀了你走人了……现在我打算再下一层楼,让更多人给你陪葬!”

老头子连挣扎都不敢,其实口腔后面的神经这样被匕首切断,他已经接近于高位瘫痪,颈部以下的身体肌肉已经失去了控制,大小便已经开始失禁,屎尿横流,但意识却格外清醒!

哼哼两声,看着这个挂在桌面上的家伙,齐天林提起自己的两件武器转身,打开门就看见门口哼哈二将的小黑,黑漆漆的吓他一跳:“干嘛呢!”

亚亚伸头看,景仰:“啊……满

地的死人啊……”

图安也有作诗的冲动:“满地的血啊……”

齐天林踢人:“跟老子去下面杀人……那边有两袋箭,看能用不!”

俩小王八蛋跳过去很是撇嘴:“都是好看不中用的东西,马马虎虎能用!”人家这些箭支都是用上好的黄杨木做的装饰品,那叫一个笔直,上面金灿灿的箭头还雕刻了不少文字花纹,比他们那些随手削制歪歪扭扭的木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居然还敢瞧不起?

所以,说是这么说,还是一人一袋十来支挂在自己的腰间皮带上,旁边插了一支五四手枪,要多不伦不类,就有多古怪!

只是他们还随手拿起挂在武器架子上的漂亮弓这么一拉,哗啦啦的就断了!这才是真的华而不实样子货。

齐天林不讲究,一马当先的走前面,带着两个王朝马汉就杀气腾腾的下了二楼……

那就再杀一场?